文学之路

时间:2017-04-18    阅读:53 次   


  篇一:论中国文学之路
  中国文化上下五千年,渊远流长,博大精深。但为何无一人获诺贝尔文学奖?当然现在作家莫言获奖除外。这不仅值得我们深思,也是我们应该首先想的第一大事。难道中国13亿人口真的没一个有实力获得此奖吗?要我回答,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真的是让人难以诠释的答案。毋容置疑,从古到今,涌现了许多诗人,例如李白,陶渊明,孟浩然等,现代又涌现出鲁迅,巴金,季羡林等。他们书写着我们名族的豪气风情,旷世奇景。在他们书写的笔迹中,我们仍然可以找到他们对文学之路的探索。在作家与诗人的眼中,一个名族的文化只有得到国际化认可,才能算的上传播和发扬。说了这么多,我国为什么迄今为止无人获诺贝尔文学奖呢?是我国没有这样卓越的人才还是评委没有眼光?究竟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当今中国教育的失败?仔细斟酌,我们不得不深思:中国选取人才注重综合分数,可以说考试是选拨人才的手段。但你没有想过,那些具有特殊才能的人却被忽略掉?而那些人却往往有可能获得大奖的人。这也许就是我国与外国教育方式的不同,这也导致了我国与他国人才水平的不同。
  说到底,要想我国文学之路发展的更快更好,就必须从教育制度的弊端着手,把不公平的选取方式舍弃。大胆开拓新的选拨制度,把偏才,怪才等也作为培养对象,采用“人尽其能,任其发挥”的模式去实行。虽然在当今我国国情不太可能实现,但我们可以慢慢去行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得从我们身上找原因。许多高考落榜的学子,并不能说明你某个方面差,只能证明你分数不够。所以你不要气馁,你应该知道曹雪芹吧,他最后也成为伟大的文学家啊!人只要专攻一行,术业有专攻,就是这个道理。只要你自己认为对某方面有天赋,那你就努力从这方面下手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爱文学,希望大家跟我去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学之路。虽然诺贝尔文学奖离我国的作家与诗人们有一段路,但总有一天,中国的文斗星终究会世界上方闪烁。
  
  篇二:文学之路

  秋季,还像春光时的颜色,满眼的绿意葱葱,只是深沉了许多,黯淡了许多,像一位无精打采的年青人,仿佛萎靡不振的样子,心事重重。
  早上起来,头昏昏沉沉,睡眼惺松,迷迷糊糊,好似不知自己要往哪里去。已经懒散惯了,不刷牙,不洗脸,吃了个鸡蛋,喝了点汤,就早早结束早餐。心里其实早已灰心丧气,忐忑不安,矛盾重重。到底是写呢,还是不写!
  许多次,我兴致勃勃的坐在电脑前,打开散文网,左上角的那朵玫瑰,鲜艳而华丽,不记得准确的内容,大概是母亲节快乐的字样,顿时,便觉心情有了一份温暖的感动。世上最珍贵的情,便是母亲的爱,因了母亲慈祥的面容,因了母亲勤劳的双手,因了母亲温柔的呵护,我才有了写作的动力。一朵玫瑰一份情,献给天下母亲,而我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便感觉有一股清澈的暖流荡漾心间。
  许多次,当我的指尖在键盘上跳跃舞蹈时,一种熟悉而自在的感觉像春风般撩动我空虚寂寞的心田;当我每每写到春之景,心像百花盛放,与春天水乳交融的感觉,真美。当我写到夏之景,心如荷塘里的田田莲叶,盈满了生命的律动。当我写到秋之色,心情好的时候,“秋风秋雨愁煞人”“雨打芭蕉梧桐叶”的句子,真是应了心里的意境,无限凄美。当我写到冬之寒时,心的泥土埋下的种子,就会安静的睡着,不久以后,当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光景不再,就会有一种种子破土而出的惊人力量。
  许多次,当我用真情与真心抒写美好生活的时候,总是泪眼涟涟;许多次,当我悟出生活的真谛,想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心情豁然开朗;许多次,当我想起远在他乡痛苦呻吟的外婆,将常常深深的眷恋用指尖将喷涌的情感流泻而出,心里装着满满的回忆与思念。许多次,当我抒写着对朋友成家立业,而疏远了我,连一句问候,一通电话都没有的时候,我的心好痛好痛,几番思虑,几番落泪,几番恋恋不舍,才明白,朋友,一生有一个就够了,在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中,能相遇相知相识,本来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缘分,匆匆过客,回头一瞥,难再相见,却也是一种如花般霎那开放的美丽。
  许多次,当月色凄迷,指尖里流淌着寂寞与悲伤,听一首同样悲凉的歌曲,文字中满是怀念与患得患失的阴霾,蓝天,白云、花朵、树木、清风、鸟叫、蝉鸣,总是在这样醉人心田的初夏,我与她,在紫色的花海里,穿着紫色的蕾丝衣裤,风儿吹过泛着淡淡清香的紫色的花海,吹起我们紫色香气的秀发与衣摆,她的美丽,阳光般的笑容,纯真深情开朗的眼眸,银铃般的笑声,与香气四溢的花海如胶似漆的缠绵在一起,记忆里的浪漫,回头间的温暖,不久后的灯火阑珊处,她已不在,她的灵魂在天堂里,会回首这段美好的情谊吗?
  许多次,当我看着网海里的颗颗如珍珠般闪光的文章,那些或美如诗,幻如梦,香如花,或淋漓尽致的生活气息、农村人的淳朴、牛的老实忠厚,或快乐、悲伤,或飘洒一幅凄美的梁祝画卷,或谱写一段直播唯美旷世情缘,或用泪水浇灌荒芜的心田,或用心叙述对情人无尽的爱恋与思念,或者用微笑坦然的心态稀释心中的不快……在他们的文章里,我看到了一个个关于生活与情感的故事,几多愉悦,几多忧伤,几多悲愁,几多分离,几多不舍,几多寥落,几家欢喜,几家愁……
  许多次,面对网友一次一次的批评与指正,心里真不是滋味。一酸大哥,一个写小说的能手,偶尔涉猎散文的范畴,他说我的文章只有华丽的辞藻,词语描写欠缺火候,而且很喜欢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我虽然一生积极的面对人生,但总是被一些莫名的东西所牵绊,却苦于没有办法。我拿母亲的文章给他看,他又批评到:写文章,就是用文字来把人物刻画出来,文字就是画家手里的颜色,画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侧面的,文字描绘也一样,有正面的,也有侧面的,如果要想提高自己的文字水平,还是要多看文艺评论文章,多看理论性的东西。听到此,我心凉了半截。
  许多次,我将文章发给远在外地的姐姐,开始的时候,她总是用鼓励的语气为我加油,说我的文采好,只是情感的表达不自然,我努力着,去寻找情感的源泉,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只顾雕琢文字;等到情感的表达丰满而真挚了,她又指出节构不匀称,逻辑不紧密,自此,我的文章大多经过深思熟虑;等到又有了进步,姐姐说,我的文章没有一个明朗的“形”,没有给人一个清晰的轮廓,重点不突出;好像这样下来,文章就完美了许多,可是姐姐又好心的劝道,我不能再写那些忧伤、关于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无病呻吟的文章,我不能再活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如果要提高,必须换不同的题材,从别人的角度看世界,写进别人的心里去。她耐心的教导着我:题材的新颖别致、语言的深度、逻辑的完美、细节的雕琢等等,但这些都是别人教不了的,要自己体会。要是写不好,基本上是不可能靠一点意见和修改就能改好的,所以不能急,写好一篇文章后自己要从读者的角度一点点推敲,多试几次,就会有感觉了。
  许多次,面对着网友的批评与指正,面对文友的耐心指导和真诚鼓励,我的心真的有点感动。不过,其实,我发文章给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夸我一翻,一次不夸,第二次我再写,直到他们将我的文章捧上了天。许多次,我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文章总是不上了首页,心里的难过谁人知道?心里的泄气谁人明了?心里的不服谁人清楚?(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我矛盾着,我的文字之路到底是否应该继续。如果我继续着文字的梦想,我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千百倍的努力,可是我已经十几年,在十几的病魔中度过了无数空虚、寂寞、行尸走肉、醉生梦死的日子,从来没对文字下过功夫,从不读书学习,从不勤于写作,从不用心感悟生活,身体不好,是万万不能走像写作的耕耘者那样的写作之路,只能像不胜酒力的小姑娘,偶尔小酌一杯。如果放弃,那就等于选择了终止梦想的脚步,放弃了别人对我肯定的机会,我不服,我不甘心,我不舍!
  心绪难平,此时,阳光暖暖的照射着大地,树上的叶子泛着柔柔的光辉,不再那样阴沉,其实,我的文字就像是南方的秋天,依然充满着绿意盈盈的活力与正能量,只是我的脑子突然短路,回忆着那一篇篇对我来说充满真情实感的文章,我想,那就够了。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春天一样百花怒放,人人称赞;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夏天那样绚烂夺目,烁烁生辉;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白雪飘飘、天堂一样圣洁的冬日,燃烧芍芍白光。只要,只要像秋天那样平静,那样真实,那样还存在着希望,哪怕还隐藏着阴霾。
  秋风,其实很暖,带着丝丝熟悉的凉意,那不就是一酸大哥的赤诚之心吗?为什么我将他的教导当作了前进的阻力?秋光,其实很烂漫的耀眼,一点也不勺热,那不就是姐姐对我文学之梦殷殷的期盼之情吗?为什么我将她的关怀当作了失望的源泉?
  既然不服,既然不舍,为什么不做秋日里那一棵绿意仍在的大树,偶尔飘下几片落叶,偶尔伤心深沉一会儿,那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历练啊!何苦要与文字轰轰烈烈的做一场不切实际的恋爱呢?那样不是伤了自己又毁了梦想吗?
  别人的目光真的那么重要吗?得到肯定真的那么急切吗?为何不像这轻轻漫漫的温暖的秋雨时光,在自己的世界欢呼雀跃,自己为自己喝彩呢?!
  
  篇三:莫言文学之路
  我没有读过多少莫言的书,在他发获奖感言的时候才认识了莫言。对于莫言获奖我不敢议论,只能妄自猜度,发点感慨。
  莫言的获奖正如他所说,他是站在人的立场,专注于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把人当作人来写作的。把人当作人来写这话说来简单,实行起来决非容易。在莫言笔下的人,没有好人坏人的简单划分,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立体多面的、真实的人,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多年以来,文学依重于理论的程度太深,塑造典型成为当现代文学的主流。正面人物高大全,反面人物矮恶丑,千篇一律,一统文坛许多年,人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真正的文学,是关于人的文学,这是文学的真谛。因为文学的写作者是人,对象是人,读者也是人。用文学的形式去诠释一个概念,去象化一种理论,那是对文学的背离。形式主义盛行、样板作品泛滥成为那一时之潮流。当今正值民族复兴之时代,它必将引导民族的文学回归其正确的轨道,成为对人自身的一种审视和思考,即站在人的立场上,关注人的命运、人的情感,这才是文学的真正使命,也是莫言文学的真正亮点。
  莫言文学的成功,还在于他忠实于人物,忠实于人物的内心,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到人物身上。他让人物用自己的情感经历、命运悲欢来表现人这个主题,这是写实主义文学传统的延续。正是这样,莫言的文学才具有震撼力,才能与人共通,才成为读者的一面镜子。在莫言的作品中,读者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的命运悲欢故事和情感纠葛,产生了共鸣。莫言的心是自由的,他没有被许多理论桎楛所约束,他可以自由的进入到人的内心,发掘人的真实的内在情感,对话人的鲜活的灵魂。心是自由的,文学也就获得了自由。
  莫言的获奖,一个最主要、但也最不重要的原因是他满足了西方读者的审美口味。那些读者和评判者把他们追求异味的触角伸到了一个中国乡土作家的作品中。正是莫言应用了西方人热衷的所谓魔幻手法描绘出的东方故事,让他们如狂如痴。他们从莫言的书中,看到了一种有异于自身的人群的情感冲突和命运故事。那些西方读者当读到东方人本能冲突中那种残缺的性野美时—正如红高粱中所表现的那样,他们似乎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灵魂深处的原始人性的冲动,开始产生了对现代文明与远古野蛮的思考,就像笼中野兽回忆起旷野和山谷一样。
  文明是应用规定的明文对人的本性加以约束的养成。任何文明的明文,无论法律的和道德的,还是约定俗成的,都是限制人的本性的,是对人的本性的背离。于是就有了对人性的追问:文明和野性究竟谁更趋近人的本性呢?中国古代的儒家说,人之初性本善,认为人都有善良的本性,应该发扬。法家却认为,人之初性本恶,人都有自私的本性,应该限制。这是一个无解的古老哲学命题,谁对谁错,争论了几千年也没有结果。
  还是回到莫言的获奖吧!莫言的心是自由的,他骋文以游心,独游于人的心灵境界,他的文学是自由的。莫言是真诚的,他作品中的人也是鲜活而真实的。他以文学为人立言,却不为自己立言,这该是对莫言的最好注脚吧。
  莫言的获奖,是为人的文学的获奖!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9786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