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轻狂

时间:2017-04-17    阅读:301 次   


  篇一:青春路、我们年少轻狂
  十五岁、那个花季、有过不舍的友情;十五岁、那个花季、有过难忘的悸动;十五岁、那个花季、有过错误的叛逆。十五岁、那个花季、我们年少轻狂。
  【一】青春的友情
  寒冷时的一件外套,那是温暖;
  生病时的一句问候,那是关怀;
  难过时的左右陪伴,那是照顾;
  困难时的温暖双手,那是帮助。
  一双手、如此温暖;一个微笑、如此甜美;一滴泪水、如此苦涩。
  青春、友情、欢乐、不舍
  【二】青春的悸动
  梧桐树下的身影,脑海、挥之不去;
  粉色信笺的喜欢,脸颊、微微泛红;
  唇间暧昧的话语,嘴角、缓缓扬起;
  不间意时的微笑,心中、温暖甜蜜。
  一个微笑、那样伤感、那样甜美、却不曾记得我泪水的苦涩;
  一个背影、那样梦幻、那样唯美、却不曾记得我转身的落寞;
  一句誓言、那样感人、那样肺腑、却不曾记得我心中的空寂。
  青春、悸动、唯美、青涩。
  【三】青春的叛逆
  曾经、有过争吵打骂;
  曾经、有过转身离去;
  曾经、有过悄然逃课;
  曾经、有过大胆顶嘴。
  一句争吵、泪、潸然落下;一个巴掌、泪、潸然落下;一阵恨意、泪、潸然落下。
  青春、叛逆、年少、轻狂。
  眼神不再深邃、背影模糊、只有旋律依旧清晰;往言不再涟漪、形同陌路、只有气息依旧温暖。华尔兹乐曲徐徐落下,我们也该华丽丽的转身、退场。泪水、苦涩,微笑、甜美,拥抱、温暖。
  
  篇二:年少轻狂不畏无知而为坚强

  曾经的我们年幼无知,曾经的我们年少轻狂,那时的我们总幻想翱翔太空畅游四方,那时的我们总喜欢舞文弄墨弹琴奏乐,梦想哪一天能成为文坛巨星一代天王。
  我们对酒当歌,故作深沉地笑谈人生几何?我们畅谈明天和理想,希望清晨花开的时候心中的梦想也能吐芳绽放开遍四方。
  我们不是歌者,但渴望拥有镁光闪烁万众瞩目的舞台;我们不是圣贤,仍盼望自己的文字杀青付梓万古流芳。
  曾经,我们年少轻狂。
  那一年,春花秋月何时了?
  那一年,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那一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那一年,梦在心头爱转角。
  转过熟悉却又陌生的街角,淹没在接踵而至的人潮,那里昨日今日的故事轮番上演,我们拿青春演绎着明天。走过书声朗朗的教室和人头攒动的绿茵场,有多少期待和梦想正要从这里扬帆起航。
  然而等待我们的不只有旖旎多姿的梦,还有凤凰涅盘的痛。
  当我们离开母亲的襁褓,蹒跚学步、牙牙学语时;当我们背上沉重的书包,脱离卡通漫画奔向未知前程时,时光的大门将我们的童年重重地关在了身后。
  曾几何时,当我们遥望头顶的灿烂星河,那夜夜的星辉依旧洒满我们的心房,却不见了为牛郎织女感伤的泪光。因为长大,而不再相信童话。
  喜欢彼得潘,他可以永远不长大。可是在时光的洪流中,我们却渐渐长大。曾经的梦想,不知正在哪里漂泊流浪,脆弱而敏感的心灵被世俗蒙上了层层灰迹,我们却谓之成长。
  可是我们依旧善良,当周遭的尘埃落满我们的心灵时,我们挥挥手将之拭去,却不得不忍受心灵这不忍触摸的痛。年幼无知,我们不懂成人世界的规则。
  当我们从童话故事里醒来的那一刻,我们就故作坚强地面对着这世界,孤独而冷傲。家境的贫寒、升学的压力,鞭策着我们的内心,哪管它前路泥泞坎坷荆棘丛生。
  年幼的孩子,是单纯无知的天使,善良得让人怜爱。他会学着把头仰得很高,只为了不让眼里的泪水落下来。尽管很受伤,他也会故作坚强地转身、微笑,告诉你:我很好,真的很好。
  生命是一场华丽的烟火,我们不愿停在原地徘徊留恋,纵使头顶漫天的火树银花。追梦,循着歌声一路向前。
  忘不了,那年,骑着单车的白衣少年,还有扎着麻花辫的可爱女孩。
  忘不了,那岁,躲在草丛中的蚂蚱和飘上天空的纸风筝。
  忘不了,那些流年那些歌。
  忘不了,我们曾经年少。
  
  篇三:执笔青春,再不见那抹纯白。染指流年,若不再年少轻狂。
  时钟滴嗒,韶光已逝,转眼千年。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季芳华盛,像亘古不变的记忆,牢牢扣住春的光影,从远古走来,带着绿的气息,穿过岁月的哀愁,穿过厚厚的冬墙,冲撞这季的碧海青空,然后在某一回头间才惊然发现,樱花已落芳草盛,
  寒风远走碧波来。
  桃林遍至蝶纷飞,
  总遇孩童放纸鸢。
  花树花开花海花,
  花花相连花泽花,
  落英缤纷纷飞花,
  不晓年华花咏花。
  放肆的青春弹一首不灭的千古绝唱,匆匆的年岁刻一章华美的转身,春光里融一季的傲颜,三月的柳絮不飞,因为春风恨你,三月的桃花不开,因为芳华妒你,弹指挥间的光泽,亮一世骄傲任凭风霜也如初清澈,是不是,这样的青春最难忘?是不是这般的年华最深刻?
  喜欢初夏的气息,喜欢青郁的色彩,它没有盛夏般茂盛,也不似春天的艳丽,它像是一个淡淡的季风,风一过,就到了夏天。来去的年华,漏出岁月拓下的痕迹,匆匆的年光,韵墨墙角残缺的白棱,渲染了一片没有跌宕的青春。(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流年,曾在岁月里放肆的张扬,浅痕的记忆,影印一张张飞舞的青华,断序的章节,演绎一场风花雪月的虚无,是不是,总有什么,是我们所不能自主的,是不是,总有什么,是我们一定要忘记的。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又有着谁不知道的语句。
  踏过苍茫,踏破执念,该怎么描述现在的自己,那些走过的路,那些说过的话,那些遇过的人,那些岁月的痕迹,好似千年前就预备了退路,像一场月,下了,积了,最后化了。然后世界仍旧是世界,踩下去的脚印,浅若无痕,原来青春,就是这样脆弱到无法挽留的东西。
  为什么不可以把时光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为什么回忆里总是心疼的模样?为什么花季年华一定要刻上悲伤的字样?原来,那些曾驻足在过去的企盼中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线早已被时光的气流一并载走了,不知落去何处。
  这个城市太繁华,连灯光都那么耀眼。
  霓虹遮蔽了夜空的星光,在晚间的某刻里轮回了气场,即使雨天,也始终光芒万丈,没有呼吸,没有恬静,永远纠结,永生不灭。一个人,徘徊一条老路。一首歌,回忆一段过往。一份愁,埋藏一把时光。是不是这样的年代,一定要把自己伪装才算坚强!
  沧桑是谁把语言化作纷扬的尘土,把浮华呈耀一世的苍白,镶进可遇而不可及的年轮里,然又搁滞青春,逗留一地痴梦。
  时光悠悠,洗尽铅华,转瞬飞逝,徒葬一语凄凉,带离一方空白,时过竟迁,只愿岁月静好,寂若安年。
  
  篇四:那时,年少轻狂
  很多时候,一个人吹着迎面吹来的不痛不痒的风,染墨的记忆便会涌出很多很多。
  还记得那一年,我们都很坚强,忍着眼泪,带着笑容,挥挥手,说再见。可,那一年,随着时光的逝去已渐渐远去,现在,我们只能跟在时间的背后,慢慢的往前走,偶尔停下脚步,在脑海中回忆那些稀疏零散的过往旧事。
  遥想当年,我们都有一个令人兴奋的“大学梦”,为了这梦,我们不断的努力着,不断的拼搏着。在雪白的纸上一页页的写着梦想,画着蓝图。那些梦想、蓝图,如今却只有看着那泛黄的扉页才会把当年的豪情壮志想起。
  那时年少轻狂的我们,几近疯狂,都不曾害怕岁月的磋砣,不曾畏惧它隐藏中的锋芒。此时,当我再次翻起那写着梦想的纸时,扉页因久压箱底而染上的木头味道轻微的刺鼻,于是,我缓缓呼吸着,近乎屏息凝神的看着,想着。一行行扭曲的斑驳墨迹歪着脑袋打量着我,它定是不认得我了!而我,也只是看着它的时候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突然忘却了什么,这种滋味很不好受。此刻,我缓慢的转过身,蓦然回首,那些早已不在灯火阑珊处。
  慢慢明白,曾经以为的一世坚强,是经不起风霜的击打的,曾经以为可以地久天长的友谊,是很难经受起时间的磨韧的。一切的一切,是要怪我们太傻,还是岁月太无情?最后的最后,谁也琢磨不透,反而把自己打的遍体鳞伤面目全非。将要远走他乡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不舍。曾经,那悲伤的、快乐的画面一幕幕映在脑海,挥之不去。以前的我们,是多么的率性而为,又是那样的肆无忌惮,就连欢笑声都要比别人大上十来分贝。
  时间的脚步永远要比我想象中的快上几分,难以和它同上步调。来到大学已有大半年了,仿佛就在转眼之间,恍然发现这里没有我们当年梦想中的那么美好。曾经以为可以在此华丽起舞,可却成了蜷缩在墙角的蜗牛,那些被叫做曾经的东西已被黑夜侵蚀的所剩无几,我曾狠狠的想起,可留给我的只有微微的疼痛。
  不要偏移最初的梦,即便迷失了方向,也要记住,路的旁边还是路。我任由自己漂浮在水中,坚信终能看见彼岸花开绚烂……
  
  篇五:叹尘世沧桑,笑年少轻狂
  看,暖风袭寒,融雪润地,又是一轮季节的交替。
  瞧,柳絮摇曳,懵心初开,更是一年丽春的展演。
  ——题记
  茫然间又一次的花开花落花又开从我眼底悄悄映过,但我依旧躺在岁月的摇椅上,任尘风吹过指间,静看这消融的红尘……
  岁月,多么沉重的话语,无论是年少的轻狂,中年的漠淡,或是年迈的惋惜,无不藏于心底默默品味。因为,他们依旧留恋于这迷惑的尘世。
  置身于高耸入云的峰顶,看那夕阳下静静的云海,唱那星月下许许的红尘。聆听那蛙声和禅语的乐曲,静感那明月和繁星的交辉。这一刻我动容了,我开始着迷于这一世!
  但当我聚眸凝视时才发现,曾今那懵瞳的忧伤,年少的轻狂,早以变换成这黯然的冷漠,成熟的感伤,我以无权在涉足这许许尘烟,只能悄然离去,不管心中是多么的不舍,也要把这淡淡思绪深深的埋入心底,任岁月侵蚀!
  飘飘的白雪纷纷落下,落在了孤灯下我的手心,丝丝凉意沁入心底,柔而轻,静而明,仿佛在安抚着我那心底不安的思绪。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往昔”鲜花依旧绽放,季节仍旧交替!唯独我的心无法再回到过去,
  拾一团柳絮,轻轻一吹,便漫天飞舞,就如同那儿时的内心般经不起吹拂!曾经已逝……
  悄然的走回原处,继续着以往故事,理去了少年时的轻浮,拾起了尘世间的沧桑。
  感叹世间红尘如此沧桑。藐笑萌瞳少年如此轻狂。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9783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