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

时间:2017-02-16    阅读:42 次   
作者:安生


  绵长悠悠,雍容又带着无尽哀思的片头曲响起,紫禁城沐浴在一片祥和的阳光中,这时溥仪第一次走过正午门。年少无知时被安排好的命运,无论福祸都砸向了他。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里,曾表述过这样的话:“我曾经做了四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岁时继承先人的皇位。第二次是1917年,张勋在北京复辟,拥戴我做了十天的皇帝。第三次是1932年,日本人在东北把我扶上了伪满洲国皇位,这一幕在1945年结束。第四次当皇帝,是在前年,我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获得了选举与被选举的全部权利。现在我同其他中国人民一样,是一个“集体皇帝”。”在这本半是回忆半是忏悔的书里,溥仪打开紫禁城的大门,像主人一样走走转转,敲敲打打,其中哀思,已是无人知晓。
  
  三岁登基,江山早已风雨飘摇,帝国之梦也演绎到了最后一回,交到溥仪手中的便是这样一番天下。深宫寂寞剪影下,陪伴他的也唯有一群太监和那只蛐蛐罢了。后来庄士敦做了溥仪的老师,那也是他一生为数不多的一段欢乐时光。
  
  溥仪逃往天津的时候,他的帝国梦早已经破灭了。后来被拥护做的十天皇帝,也如美丽的泡沫一样稍纵即逝。到孙殿英盗窃慈禧陵墓的时候,少年心中的忧郁完全转化为愤懑,这天下,早已不是他满人的了!
  
  似乎高高在上,又似乎被深深囚禁,满洲国依然是个牢笼。影片中溥仪充满戏剧性的两次追赶,都仿佛隐喻了他一生都逃不出的囚笼。第一次时乳娘离开宫城,少年在她的身后拼命地追赶,在阻挡住他的门前,他喊道,开开门,开开门,开开门……门前的侍卫一动不动,终于,他的声音慢慢低弱下去。第二次是陪伴他十几年的妻子被遣送疗养院,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他在阻挡住他的门前大喊,开开门,开开门,开开门……(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之后的俘虏与改造不尽累述。
  
  看过影片之后沉思久久,这样的一生真的是太沉重了。少年的尖酸刻薄与戾气,中年的壮志未酬与委屈隐忍,到老年来满腔悲愤只化为一声平静的叹息。
  
  少年已是垂垂老矣,溥仪买了门票走进故宫,这是他曾经俯瞰过无数次的紫禁城,是他年少时的家。他坐在那把龙椅上,眼眶已是瞬间湿润。小孩问他,你说你住在这里,有什么证据?溥仪从椅子下掏出一只盒子,递给他。小孩疑惑的打开,一只蛐蛐缓慢地探出头来……
  
  绵长悠悠,雍容又带着无尽哀思的片头曲再次响起,唉,溥仪啊……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8134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