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

时间:2016-11-04    阅读:39 次   


  篇一:遗梦潇湘
  林花谢了一次又一次,过往的燕儿,可曾旧时相识?
  流水自西向东循环往复,那水中的垂柳,可还记得曾经葬花的娘子?
  年华散落,伤了几多红颜。那残花上斑驳的影,是谁心头,难以抹去的痕……
  时光飞转,跨过几世轮回,不见的菱花,难觅镜中的娇艳……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念你,在那三月的桃花下,只一抬眼,一定眸,灵河岸边的情愫,无限蔓延……
  只因你早把心意相许,断了两人的别路,才落得,香消玉殒,魂安天涯的结局。
  幽径九转,丛丛青绿的深处,潇湘馆仍旧。
  碧竹上点点的泪痕,窗檐下不绝的哀音,将天尽头的凄伤写尽……
  千红一哭,你哭得最动人;万艳同悲,你悲得最凄美。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未落,人先亡。在风的记忆里,朱砂染旧,清泪两行……
  眉头紧蹙,更漏模糊。临窗的红烛,滴开朵朵泣血红花。
  一声轻叹,化开寒夜的静谧。
  风,吹动满庭的竹叶,沙沙细响。冷月,诗魂,相对无言的沉寂……
  跨过千年的光景,月似当时,人似当是否?
  
  篇二:威海遗梦
  威海这地方,在山东半岛的东北角上,小城不大,依山傍海而成。白天,人在威海的街上,本能地想朝东走,赶紧看到大海,不然就心里发慌。看到急急向海边的人,威海本地人都笑,人家早就看出,这是异乡人,刚来威海,不看海看什么呢?!
  异乡人当然不是一个或一群,夏天时,来威海看海游海的人,多着呢。这里面,既有来自山东的客人,更多的是来自中国中西部的有闲之士,三五结群的有,跟团随社的也不在少数。有一年早秋,一家新疆旅行社组织了三百人的大团,浩浩荡荡前来威海,半夜一下火车,其中几个人就说,这里的空气怪怪的,导游问是什么气味,他们笑答:空气里有大海的味道嘛!
  一批批的异乡人就在威海住下了,少的三两天,多的五六天。小城虽不大,外来人口比例却是居高不下的,满街的行人,东北口音的占多数,到处是“大哥、老妹儿”的声音。你真想听原汁原味的威海方言,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年轻人都嫌方言土气,改口讲起了普通话。倒是商业街上的店铺里,中年的威海女人,操一口纯正流畅的本地话,把个异乡人说的,又心痒又迷茫,交流是不要指望了,人家的方言,怎么也有个千年万年的寿命,你轻易就能听懂、就会开口说不成?
  小城不大,异乡人不用打车,走着就来到海边。威海的建筑物,越临近海边,越是建得新鲜气派,隔着环海大道,海水在不远处平静地晒太阳,可是海水并不蓝,天倒是蓝得像块透明的水晶。当地人对此习以为常,有说夏天的海不蓝,到秋天就转了,有说冬天的海是最蓝的,反正说了一圈,证明了一个事实,在威海的近海,想天天看到海蓝色,是不可能的梦想。
  真到了海边,蓝色与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是真正的大海。前面是刘公岛,在威海这边看,这岛与陆地有着看不见却摸得着的联系,甲午海战后一百多年,这岛像是威海的一个儿子,近在咫尺,在前方保家护国。曾经与外敌拼得血肉横飞,却始终保持威海卫的英雄本色,宁可自尽,绝不低头。
  海水在阳光下自由起伏,一百多年的往事,在这潮起潮落中远去了。海风中,威海的梦,来到异乡人的眼前。立在海边的松林中,人的情志由远及近,渐渐清晰,又渐渐模糊。眼前的小沙滩上,三对新人在拍摄婚纱照,沙子极细极白,上面已经没有像样的贝壳,全是人的脚印。异乡人不由想起头天看过的四眼老楼,那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留下了脚步呢?
  威海是有梦的。有梦的地方,也多数是有人迹的,只是这人迹,不见得被发现被记牢。座落于环海路七号的四眼老楼今天已经是茶楼了,这座英国文艺复兴风格建筑,是当时英国海军司令的避暑别墅,由英国人EliasJR在1904年兴建,到今天仍然岿然不动。花岗岩的主体,铜制的雕花窗棂,前廊的棕红地砖,都是当年的原始形态。可是,仅是一个躯壳而已,里面完全是按照现代的装修风格来做成的。四眼老楼其实是一个“回”字型结构,中心的部分是一个天井,当然不是露天的。天井里,当初是一眼水井,现在则填充后,改建成养锦鲤的池子,还带着喷泉的装置,一通电,水就乖乖地从莲蓬头喷射出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梦还是要继续。又有一处六角楼要修缮,也是超过百年的老房子,异乡人专门去拍了照片,又询问工人修缮了何用,却无一人能给出肯定答案。这些格局复杂的西洋建筑,也是沉淀了一些梦的,从历史的档案中,这里有了山东第一批电话电灯和电报局,英国人开办的照相馆、报馆、咖啡馆、西餐厅,规模不大,均建在海边的半山上,海边的足球场、高尔夫球场,私人汽车可以自由进出……威海的旧梦,就这样存入了发黄的卷宗中。(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海边的黄昏开始热闹起来。几个月的休鱼期刚刚结束,渔家纷纷下海,撒下了秋天的第一网。傍晚六点钟,海边小码头上,一字排开了几十户渔人,面前亮着新捕的鲜活鱼虾贝类,买的卖的,南腔北调,议价算帐,不亦乐乎。还有性急的男人们,直接用弯刀破开新鲜牡蛎,生吃下肚,那眉毛眼睛里,都是一个“爽”字,女人则忙着目测海蟹的肥嫩程度,不说买,也不说不买。空气中的海腥味,已经到了发酵的地步,人们早就习惯了,就像海面上的木船,真离开了海水,就失掉了生命一样。
  这也应该有梦,有梦,就有了继续的理由。在海边,人们集体生出了希望,如海鲜般生猛。不是说好运的浪头,一个胜过一个吗,异乡人想,这梦也是呢!
  威海,带着威海遗梦,在黄昏里转身而去。
  
  篇三:廊桥遗梦
  每过一个村落,一个小镇,不论其名与否,我总喜欢找个地儿坐下来,切一壶茶,听着当地的曲子,诉说着当地的民风。每一个地方的故事都是平凡且朴素的,没有华丽的篇章,没有奢侈的高调,仅仅只是一张陈旧的谱子,在世间万物轮回中,静静的犹唱着小镇的故事,小镇的春秋。
  记得初见西塘时,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就是一身素朴且不食人间烟火的文人墨客。在烟雨西塘中,总有说不尽的故事,尽管不及丝绸中描线的那般金翠,但一如墨画中的轻烟,总能勾起些许的陈年往事,或往昔几十年,或穿越几百年,或轮回几千年,江南的墨画水乡,西塘的烟雨袅袅,叫人怎能忘怀?而今,踪迹西塘中,还是免不了一番品茗,这里且说品茗或许来得太高雅,毕竟我还喝不出其中的真味来,只觉得好喝,便就喜欢上了茶,或者是贪恋罢。
  在西塘,临水而建的茶楼颇多,建筑风格大多离不开江南小镇的风韵。由于临水,游客坐落沿水茶楼中,总能将西塘的景色一览无遗,至少可目览了七八成。自然这消费也就提了上去,但也有许多价格实惠的茶楼,大多是小市民或是农民去往的地方。其实在江南,在西塘,茶楼不在于贵贱,凡是能品出个味来,它就是上等的。
  当然,我算是为了寻梦,小花了一笔吧。从上海赶去西塘,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寻梦。这样说来或许有些牵强,但我的确为了在西塘寻踪而来的,这几千年的小镇,在千秋万载中,过了风雨,过了岁月,过了春秋,白天在晨雾中烟雨袅袅,傍晚在夕照下沉醉,晚上在月光下安然睡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蹉跎,有辉煌,但一路如初,如初江南烟雨中的画卷,不曾褪色,不曾变质,从古由今,不改朱颜,依旧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踪迹西塘,寻了千年的梦,千年的故事。一番醉游,让我置身如梦画中,唯有在临水边,看着烟雨西塘,看着古老的马头墙,看着曲载春秋的古桥,而后,再来一壶茶,品茗中,听着越剧,彷如时光倒流在千年,吴越文化穿透在虚实之间,令者不知是梦还是现实?
  我让服务员给我上了一壶茶,据说茶名为三七茶,在冬天比较适饮。当然,心境好,环境好,这茶也不分季节了。其实我是比较喜欢铁观音的,但听人家说三七茶,是游客点的比较多,而我这人也喜好热闹,也就顺着这热闹一把了。自然,心里难以控制的并不是这茶,而是身处西塘的江南穿越。坐在茶楼二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犹如当初我在客栈二楼,耐不性子等待小二哥上菜,便不安分的走到窗边,开始一番神游。
  而今,几乎是不变的剧情,但地理位置变了,环境变了,看这江南水乡的心情也就不一样了。尽管同为江南。茶楼的风格具有相当浓郁的徽派民居,在江南水乡,见到徽派,坐在马头墙下,阅读着西塘的风情,别是一番滋味。而楼内的风格却具有江南墨居,身置其中,宛如走进文人的书房,坐在窗边,看着君子兰,翻阅着诗书,再是一杯茶,我想这是再闲情逸致不过了。这样的风格,令我陶醉,忙从随身的行李背包里,拿出了关于余秋雨先生写的《江南小镇》,说实话之所以会买这本书,完全是处于我要寻踪江南踪迹的缘故。
  翻开第一页,草草的读了几排,便无了兴趣。眼神与思想总是醉游在窗外的小镇,书籍的墨画,文字的渲染,总不是能替代眼前给我一切现象:一路廊桥,承载了多少年的梦。人文的精神与历史的精华,在廊桥下的青石路上,走过了多少年的春秋与岁月?已然,这已经是模糊的了,看着破旧的石阶,泛黄的记忆总在晨雾夕阳中,或袅袅或沉沉,西塘的含蓄,西塘掩藏的美,在烟雨蒙蒙中,总不能被掩饰。品读中,我手中的茶,不安分的飘溢出几度清香,有点普洱茶的味道,轻轻小品,不知是茶香还是西塘香,我又开始陶醉…
  坐在二楼,位置或许不是最佳的,但廊桥就在我脚下,近千米的廊桥下,每天都在上演着怎样的剧情,诉说着怎样的故事,不得而知。但看廊桥周边的挂灯,在古老陈旧的木桩上悬着,夜来是灯光映射下临河,整座西塘都倒影在月光的河岸上,如梦如画,若没有一首诗赋上,似乎是枉费了我对古诗词的钟爱,就好比没有给西塘梳妆,没有给廊桥描眉,再美的容颜,总有缺陷,不禁是一番不忍。于是我人生的第一首《廊桥遗梦》由此而生——
  “初见你,
  你的容颜醉在烟雨里,
  你的踪迹醉在墨画中,
  初见你,
  你的等待演变千年春秋,
  你的初梦上演世间轮回,
  初见你,
  你的醉容描写在水乡,
  你的遗梦孤留在廊桥。”
  
  篇四:天桥遗梦
  等待的那人,那人未至,不是他忘约,不是你执着。
  生命本就如一条静静的河,缓和也好,湍急也罢,一路流逝,看过的风景不会再重复。遇见的人,容貌再相似,神态再相合,也不是当初的那个。错过即是错过。
  很多人没办法陪我们一直走,留下来的那个可能不是最期待的,却是最感动的。一个约定,有人还在赴约的路上,有人一直竟在原地等候。但传说的不见不散,太过浪漫。现实爱给人措手不及。一念之间,即是擦肩,再也无缘。你可以回眸,但时光没有复原当初的能力。
  于是低头,路还在,花未败,撑伞的人一路守护。
  天桥上总是离天空近一步,说近一步,其实就是拂去一层喧嚣,又不想完全脱离尘世的纷扰。相较于桥下的车水马龙,人声稀落的桥上,哪个点都适合等候,也适合遐想。你说在此等候,她便早早到来,人未动,心已远。相约,还是会有太多可能会错过,选择执着等待,只是不想留下薄凉的理由。宿命,仿佛早就注定。人所能为的,只是给自己寻找安慰。
  灯又明,月华初。夜晚的天桥像一条霓龙,横卧在有生机的人群里。一个人在上面走走停停,四处都是华美的夜景,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