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时间:2016-10-14    阅读:28 次   
作者:陈晓琴

  
  Land? Land is a ship too big for me. It’s a woman too beautiful; it’s a voyage too long,a perfume too strong. It’s a music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I could never get off his ship. At best, I can step off my life.
  
  ——Danny Boodman T.D.Lemon Nineteen Hundred
  
  这是意大利著名导演朱塞佩.托纳托雷的作品《海上钢琴师》的台词。一个被遗弃在弗吉尼亚的孤儿被一个填煤工人抚养,并为了纪念这一天,为他取名为1900。
  
  在昏暗的灯光下等待着故事的结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千丝万缕的不安。极致的画面描述,倒出了主人公传奇却极具悲剧性的一生。城市的夜晚透着谜一样的光亮,走出阳台,凉爽的清风轻袭,寝室里熟睡的人发出细微的呼声。闭上眼睛试着把面前层层递进的楼房抹去,也许我也可以看到那片海,那片蔚蓝的海域。主人公眼里,这繁华的城市,是一座围城,条条街道互相缠绕,看不到尽头。这里有太过漂亮的女人,这里有太过浓郁的香水,这里的音乐是他没办法演奏的。然而这个围城里困着世界上所有的人,除了他。
  
  他的人生,是悲剧,也是幸运。上天赋予了他很多,也剥夺了许多。作为一个孤儿,他是在弗吉尼亚这个大摇篮里长大的,他的生活从一出生就脱离了人群。上天对他也是怜爱的,赋予了他神话般的音乐才华,他用他的手在有限的黑白键中弹出了天籁般的音乐。他是自由的,也是违反常规的。他的快乐在于他的音乐,对于似乎活在世界另一端的名利以及财富,都是没有诱惑力的。陆地上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太过于遥远,大陆上的一切诱惑都在浮沉的海水中进行漂洗。
  
  “I was born on this ship, and the world passed me by, but two thousand people at a time. And there were wishes here,but never more than fit between prow and stern. You played out your happiness, but on a piano that was not infinite. I learned to live that way. ”
  
  船上也会有世俗,但是那些东西随着船客的来来往往,局限在大海的波澜之中。如果说大陆是一副绝妙的西方油画,那么那艘船将是中国素雅的水墨图。油画中的色彩斑斓犹如大陆上极其繁华的元素,而那幅水墨画中的主角只有一个——1900。他只适合在黑白分明的水墨画中发挥他的价值,假使把他放到油画中,再美的色彩也只是与他无关的事物,再多的繁华在他面前也只是束缚他自由的一座围城。
  
  世界上爱情是唯一能让他走到大陆上的因素,那些被他朋友所描述的淡雅的爱情比起名利在1900眼里可靠的多了。他愿意为了那段一见钟情的爱情走下船去,可当他站在船梯的中央,看着陆地上陌生的人群和街道,对于一个从未下过船的1900来说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他忽然想到也许他并不适合下船,他原本就不属于那个世界,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再好的大衣,再美妙的香水,再繁华的都市,这一些比起单薄的船板什么也不是了,因为他的灵魂依附在船上,再美妙的城市对他来说都是徒劳。比起安逸的船,大陆更像一座围城,有一些不明的因素拉住人们的阵脚,把人活生生的困在那里。他知道一旦他下了船,他就没有机会踏上。他突然摘下他的礼帽朝大海扔去,回过身跨上了那艘船。然而他一生中唯一的朋友却选择了下船,因为他原本就是属于大陆上的人,船只是他劳累时的一段插曲。1900也知道一旦他下了船,就不会再上来了。(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每次当弗吉尼亚号驶向纽约时,自由女神像由模糊变得清晰,船上的人以为到达了纽约,就是抵达自由。但是那是自由吗?一旦触及陆地,所谓的自由就被这座大城市所淹没。五彩的霓虹灯下,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酒醉灯迷,大部分的人都将被现实埋没,都将为了生计,徒于奔波,更有些人将在这座围城中迷失了自己。金钱,名气,美貌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束缚着你,那是一些有形的无形的城墙,把人们紧紧的拴住,但是这一切,每个人似乎心甘情愿。利欲熏心的人们为了一切出卖自己的肉体,自己的灵魂,自己的生命。然而围城里的人们在这些假像里,并津津乐道着。
  
  生活在这座围城里,世俗埋没了本性。1900在最后的一刻选择与船共同毁灭,也不愿踏足这座围城。许多人都为他惋惜,可是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他的音乐随着破碎的船四处飞扬,沉没在他熟悉的海域。这预示着他的音乐将超然于世俗,凌然于世界。也许世界上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他的选择,因为许多人都愿意选择委屈的活着,而不是选择安静的离去,这也包括我。因为我们是围城中的人,我们始终无法摆脱那堵墙。1900的幸福无人知晓,因为所有的人都以围城里的瞳孔解剖你。在你短暂的一生中,你安心的沉浸于自己的音乐世界,拥有了大陆上鲜有的友情,还有那段令人向往的朦胧的爱情。也许还有许多,可是我无从知晓,因为我是围城中的人。
  
  走在每一个街头,明亮的灯光并不能为你指路;闻着每一种香水,鲜红的唇彩并不能为你选择爱情;听着每首音乐,复杂的旋律并不能净化你的心灵。露水开始打湿了我的额头,睁开眼睛,这个世界依旧在黑暗中透着迷离的色彩,困在围城的我依旧看不见那蔚蓝的海域。
  
  “在那个无限蔓延的城市里,什么东西都有,可惟独没有尽头。根本就没有尽头。我看不见的是这一切的尽头,世界的尽头。”——1900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3994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