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时间:2016-10-13    阅读:60 次   

  
  一
  
  旧歌
  
  一首歌喜欢不是它多好,只是曾经一起听过……
  
  他静静地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那迅速退隐在身后的树发呆…­
  
  ­真的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了,尤其是这个本该是乘车高峰的暑期,大概这种一节车箱只有五六个人的待遇算得上恩赐了吧。­
  
  没了空调的列车只剩了小得可以忽略的风扇吃来阵阵热风,要是冬天多好,他心想。他看了看那小可怜的东西摇来摇去,叹了一口气又转向窗外,手托着下巴,什么也不想说,也没人可说,五六个人,这空间似乎又太不合情理了,如同他那空荡得不能空荡的心……­
  
  他拿出了手机,听起了歌,还是那几首,永远也只会那几首了!每次都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手机都没电了还没听够~或者那才叫喜欢吧!只是谁也不会懂那其间含隐了什么,只有他懂,他有时候甚至自负的说,他才是最懂这歌的,连同作者或者也不过如此罢!­
  
  ­二
  
  秘密
  
  真的,忽然有一天他有了手机,又忽然有一天手机里就有了这几首歌,只是谁也没想到,至今却依旧只是这几首…­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秘密的,至少曾经一个老师是这么说过的。他也是有的,只是那当真只属于他的,没有一个人听说过那其间的情节如何,只有他自己,就像那几首歌一样神秘…­(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他向来这么沉默的,有时候真怀疑是否自闭,可与他交流又那么随意而快乐,让人觉得完全不同一个人了…­
  
  ­歌又放完了一遍,可他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有那双偶尔转动的眼睛,才让人觉得这不是活体塑相,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连他自己或者也不知道,记忆象被打乱的碎片在脑间快乐插播…最后终于在歌声戛然而止中,他回过了神,断了的歌也断了他的梦…然而那梦却不止断了几多次…他回过头又看了眼小可怜的风扇,叹了口气,收起了手机,又看向窗外…­­
  
  为什么总是在这个时候没电了呢?我的歌呀,为什么没有人能懂?他想了想,或者如同窗外闪过的树一样才是完美吧,看不清原来也是很美的呀!!当真很美,可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明白怎么总是来得这么晚呢!可是明白了,以然太晚了,当真太晚了!对于历史来说他这点觉悟或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的确算来是无意义的了!无羊的空牢补了又有什么意义,又能有什么意义呢?或者在有一天,当生命的灵离了老皱干涸的躯体,来到上帝的面前,也许还强算点忏悔的遗迹,是呀,我懂了,当真懂了,从未如此彻底的顿悟,然而却晚了,晚得如此可笑可悲又可怜,然而却不会有别人来怜的,只有自己在冰凉地板上看着自己来时的路一遍又一遍地叹息,就像那被自己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的旧歌一样无力!没有人能懂的,或者那歌,或者他自己!他如此想!但转念又自负的自语到,我自己懂就好了,他们是不会懂的!这才是我的歌,这才是我!所幸,在别离前我无悔地说,我是懂我的!他想到这,笑了笑,那么无力,但却心满意足,那声笑是发自内心的,不同于以往对人的笑,那么假,自己面对镜子前的笑都有种想撕破那张道貌岸然的脸!这个社会教了他很多很多,就比如这笑,又夺了他很多很多,连同理想,梦和纯真的心!甚至连哭的勇气也被剥蚀得一无是处了!­
  
  ­三
  
  轮值
  
  几年又过去了,在人家那里是那么的不经意,轮值到自己又似乎那么的辛苦!人生才几个几年呀?就这样一直下去了吗?­
  
  他累了,真的累了!只想痛痛快快地睡上一觉!于是他隐忽地躺在了座位上睡去了!­
  
  接着是没完没了的梦,那么美的有,那么可怕的也有!但都没有了结果!他梦到了少年,在那个穷山僻水里,纵然过得萧条,却无忧无虑,但后来书来了,课也来了!再后来,梦想都有了,但自由却丢了,笑丢了,自己也丢了,似乎什么都丢了,却惟独没丢梦想,什么都没有,却只有没用梦想…­
  
  ­四
  
  梦回千里
  
  他梦到了她,那么熟悉,但是却开始陌生了,梦到了蓝天,梦到了白云,也梦到了船…梦到了雨,梦到了风,也梦到了沙漠,梦到地狱与天堂…但都只是如此短暂的瞬间,在他还没理清点思路,梦就变了…­
  
  他是不懂爱的,至少是不懂得珍惜爱的!曾经的那些都来得太容易,就因为这天生的好脸蛋,让他不觉得有什么理由珍惜!青春对于他来说,如果没有了浪费,才是最大的浪费,于是他若无其事地过活,玩笑,有些放荡地浪费那些个青春,但是生活终于还是惩罚了他的无知,当青春即将进入尾声,所有曾自以为会永恒的,都如烟花般瞬逝了,在生活面前,自己到底被玩弄了!青春没了,梦却还是那么多,梦想还是那么多,可是梦想又都还只是梦想,没有一个成现实!他只不过一个被生活玩弄的破落户罢…­
  
  ­五
  
  注定
  
  窗外的雨打进窗来,打在他的衣服上,落在脚上,凉凉的,他打了个颤,从梦里惊过来,看看表,已经是深夜了!他起身关上了窗,又抬头看了看小可怜的风扇还不停的摇着!只是这会的风却透着丝丝凉,他又打了个颤,看着窗外的雨,又叹了口气,拿出包里的一件衬衣勉强披了起来,困意又来了,于是倒头又睡着了…­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梦,有多做过了一遍又一遍,几乎连下个情节是什么都了然但依旧还是要做下去…如那几首老歌,一遍又一遍…­
  
  他辗转着,睡着了却从未沉睡过,这些日子,每日做梦,把他的身子搞得越发疲,找过几次医生,吃了几次药,却不见有什么好转,梦依旧是会做的,后来他也就不理会他的梦了,注定是要做的,就象注定舍不得删那几首歌一样…­
  
  ­六
  
  伤过
  
  不知谁说的,人生本不该太在意,得失天注定,何须强求!他相信了,并几近以它为信仰,于是以为自己可以就此简单看破。可是,当真失去了才发现,心中有太多不舍难以述说,心口还是会很痛…原本是说得太容易,做到却不是那么简单几个字所能左右,心到底也由不得自己意识左右!就象说好不哭一样,转过身,眼泪依旧悄悄滑落。­
  
  然而伤痛终于会在时间中冲淡,有些人有些事也可以忘却,但终究伤过,怎么努力不让自己难过,疤还是在那,那是个不可磨灭的痛…­
  
  ­七
  
  辗转
  
  他看着窗外黑色依旧发呆,沉醉在他自己的梦里,似乎窗外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在招唤他的心,实际却是什么也没有,即使有也只是一阵黑色,黑格尔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当真可以找寻光明?我看不到窗外能给予我什么光,至于他,我却不知道,或者有吧!或者又只是个梦…­
  
  许久的呆望,他回过了头,看看四周空荡荡的座位,那几个人早以熟睡,至少表面神似已睡得深的样子,他仿佛又回到高考那年的离别,很多人都走了,惟有他最后一个,看着别人离去的背影,多少不舍,又多少无奈,在这个十字路口,到底还是各奔了东西…泪眼相去还历历在目,如今却都生疏得如此田地,到如今才知道现实太骨感,由不得你,诺言这东西经不得三载五季,才想起那时的毕业赠言上写过,常联系这句,事实却是联系甚少,或者干脆没了联系,有时候偶然听起老友说起一个名字,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他一时兴起想起了她,还有那串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然关机,换了电池,拨出号码才知道号码已空,竟是如此可笑,彼此曾经无话不说的情意,也经不了时间的空隙…到底是自己太久没联系呀…这还是那个曾经的自己吗?他如此想到,又不住地遥头自语,大概不再是了吧!平生第一次发现自己变了,周围的人事变了甚者连同世道变了,终于相信沧海桑田了!只是没想到,变得这么快,我诗曰:我本没想过,对于曾经他的确没有真正细想,因为信仰随意,所以生活也随意,从未细想,如今似乎却想得太多,一下子明白许多,让他更加无奈,接连叹了几声,又转向窗外,看来这夜注定无眠了…­
  
  ­八
  
  放下
  
  三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如今才大至完成三分之一吧,当太阳射进车窗,刺痛他眼睛的时候。这一夜,从夏天过到冬天,从雨天又转向晴天,人生竟也是如此瞬变无常的吧,他如此想到。­
  
  窗外不知名的红花,诱引了他的视线。生活本太多诱惑,太多合理又不合情的东西,人性本弱,追求太多,常常身不由己地就沦落…­
  
  或者上帝是有罪的,上帝创了万物,却也创了罪恶,注定人会犯错,注定犯错就要承担一定后果,归结一点终究就是上帝不该创造罪恶,他如此想到…又自嘲地笑了笑,还是放不下吧…­
  
  ­九
  
  方向
  
  生活大致平静,平凡者终于还是占了绝多数!而他却连平凡也算不上了吧,落迫到如此,又岂还平凡得下去呢?­
  
  列车又停了,一个不曾耳闻过个小站,或者这地方本不小,然而对于他而言,没曾听过的着实太多太多,又岂止这个小站?­
  
  其实列车的快慢,对于他而言是不重要的,或者说他到是不介意甚至有些期望它走得如此之慢,相比于陌生的终点站,他到更留恋不算得上奢华的车箱,至少这还有得个座来安放这身皮囊,至少这车还有个方向,而终点站却是自己所不能预想的,落脚的地方还是个未知数呀,到了又该怎样,又能怎样?关于终点站的城市一直有所耳闻,但却从未了解!未来在哪,他看不到方向…或者本不该来,可又能去哪,口袋那几个钱也就只够到那了,还是这最慢的车,(好在离家近了,)不去那也想不到去哪,从来没有这么迷茫过,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看来的确是想得太多了…­
  
  ­十
  
  世道
  
  有时候,人得到的太多反而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总想得到一些不合实际的,然而当真一无所有的时候,也才发觉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如今的他到不如说是个逃难者了!从一个陌生的城市(尽管在那里呆了好些年,也曾风光过,但那些都过去了,就在一个月前当公司面临破场,所有曾经的那些朋友都避而远之的时候,它就已然是个陌生地了)逃离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这却是他所没到过的地方),相比之言,他更愿选择后者,毕竟伤心的地方离得越远越好…但也就只能远到这了,因为只有那几个钱了…人心的冷漠所给予的痛远比公司破产所带来的痛来得深,来得透,于是他对于人自以为看透了,开始以为这个世界就这样了…如诗人言,上帝死了,他开始恨透这个世界,开始恨自己…­
  
  十一
  
  遇见
  
  当列车售货员走过时,他用所剩的钱都买了啤酒,世界都死了,所幸也醉上一回吧!酒量向来不好,到底是醉得彻底了…­
  
  列车停在一个大站上,上来几个人,其中有个少妇带了两个小孩,一个三四岁光景的小女孩,另一个却只有五个月左右,坐在他走道旁的另一侧座位上…他数着人群,人群却并没有太在意这个落迫人,当目光,扫寻到少妇脸上时,少妇朝他笑了笑,那么温和,那么友善,他到有些羞愧起来,心灵深处某个角落被触动了,他开始觉得这个世界得救了,还是有爱的,当真是自己少了发现美的眼睛,手上滴落一滴热泪,这点笑,却让他如此激动得落泪!­
  
  这种突然,倒着实惊了少妇…她弄不好眼前这中年男子到底怎么了,有些害怕又有些羞愧起来…­
  
  她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来,又细想自己到底哪里错了,竟引得这男子落泪?但终于还是出于好心地问了男子,声音却显得柔而小,毕竟有些害怕:你怎么了?不要紧吧?说着递过一张纸巾,由于抱着小孩,动作有些吃力。­
  
  ­
  
  ­十二
  
  过去
  
  他看着少妇,不好意思起来,到底还是接过纸巾拭去了泪!此刻他到是不想多说话的,但还是出于礼貌地,回了少妇一句:不要紧的,你见笑了。看着少妇又和善地笑了,他到开始感激起的她来。有些话说开了,就有话说了,而且还一句连一句的,原本说话也可以上瘾的吧!­
  
  旅途顿时活跃了许多,纵然人依旧少。但终于可以有人说话了!那么多的话要说,那么多的苦待诉,哪里停得住…­
  
  其实少妇倒很少说话,只微笑地听他说这说那,他的少年,他的家乡,他的梦,他的事业,他的公司,后来他的落迫,人情的冷暖,也有他的歌!他说得那么平和,好象在说别人的事一般,所有的恨都在那笑里平了,所有的痛都在那眼里淡了,其实他不知道,那时他却是真正看透了!以为过不去了,却原来如此容易!或者是我们想得太多,看得太重,才觉得生活太难,世界太冷,其实当一却回归平静,什么都不过如此简单,很多事原以为怎么也过不去的,却都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就象他如此平淡地诉说一般,他又开始相信生活本该随意,看得太重反而失去得越多,他的信仰又起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看透吧…­
  
  人生的旅途本是少不了挫折,是自己放大了失败,却看淡了自己。­
  
  十三
  
  站起
  
  他笑了,那么纯真,看着眼前的酒瓶,又看看少妇,他彻底醒了!他拿起酒瓶,摇了摇残余的液体,又笑了笑,走向垃圾箱,丢了进去…­
  
  人生的事本不是酒精所能解决的,就像伤痛一样,不是用手捂住就可以不痛!他至少是明白这点的,至于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生命在没有告知停止,那血就还要流动,心就还得跳,路还得走,饭当然也还要吃,一切都得继续…­
  
  他回到座位上,看着少妇正安置小孩睡觉,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母亲的一举一动,又想起家中他自己的母亲…­
  
  十四
  
  故里
  
  那几年家里穷,但是却过得自由,曾经以为每天吃饭有肉就是幸福的,天天能吃上大米饭就是幸福,天天能够不早起就是幸福的,那时候的幸福,竟然如此简单,一顿饭有肉就能抱着母亲又拉又扯的,高兴得不了,而母亲是不吃肉的,至少那时有段时间他如此认定过,后来才知道,吃上那顿肉不知花了母亲多少心血,或者是母亲一个月编草席卖的钱,或者是母亲两星期帮人洗衣服换的钱又或者帮人插秧的钱,又或者…但终究那是要一两星期,一个月,或者更久的时间所换来的,有肉就是幸福的,那就是当时他天真的想法!
  
  偶然发现母亲在厨房吃自己啃剩的骨头,才知道母亲只是不舍得自己吃,他决心努力学习,努力赚钱,以后天天让母亲吃肉…
  
  十五
  
  后来
  
  他的成绩一直很好,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当然他也是村里惟一一个大学生。后来他的公司成立了,逐渐有了房有了车,但肉却不再让他幸福,几次想接母亲来城里都被回绝了,或者母亲是不舍得那一亩三分地,又或者怕离了村,地边坟头里父亲孤寂…
  
  然而如今,他想接母亲也不能了,想回家也不能了!他又有什么脸面回去?
  
  十六
  
  长江上的诗
  
  火车过长江大桥了,天灰灰的,已然近黄昏了,远处有农家炊烟袅袅!他想起了那首诗: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是呀,我在等你,可谁又知道呢?他想起了她!那些歌却也是因为她,因为一起听过,所以总以为听歌就能回到原来的时光,可知一遍又一遍,还是依旧不见她!或者那个人早已不再是那个原来的她了!但他还是想等她,纵然在他有钱的时候,也不曾忘过!他说过,这一生或者只要两个女人,一个是母亲而另一个就是她!然而这些话她是不知道的,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吧!那年毕业的匆匆离别,以后就真的少有见面的机会了!
  
  十七
  
  错过
  
  他选择了北方,而她却留在了南方,他去北方却也是因为她,或者是为了躲她,又或者只想让她找寻她真正的幸福吧!有时候真的会很想,但一想到当时的决定就放弃了打电话,发信息,甚至书信,邮件,或者qq聊天…但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想,于是他写日记…却始终没有联系…那串熟悉的号码如今却空了…而空了又何止是那串号码呢?
  
  南北的距离太远,到底是千山万水呀!原以是为她好,到底还是不懂爱呀!可又有什么抱怨的呢?那是他当时自己选择的路呀!
  
  缘分就这样错过,那是他犯下的错,可是错过了就真的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十八
  
  梦醒时分
  
  小孩的哭声惊醒了他的梦,连同记忆被打破得七零八碎,怎么再拼不齐!他看看小孩,又看看少妇,显然她也醒了,或者本来就没有睡,毕竟两个小孩要她一个女人来看,哪睡得着呢,他如此想。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少妇道歉到。“不要紧的,我也睡够了,三十几个小时的路途,一路睡着来的!你看我现在到是轻松了,很久没有睡过这么久的觉了,倒是你,大概都没睡吧?谢谢你听了我那么久的唠叨!现在我到觉得心里宽松多了!对了,还不知怎么称呼呢?”“我叫楚小晴,你呢?“”我呀张志远。我妈给取的,名不错可我如今却荒废了她的心意,落迫到如此田地。你要到哪去呀?”“终点站,A市呀我男人在那一个小矿山上做工,快一年没回了,你看这孩子出生他也没回,快四个月了他到没见过面,说是请不到假,谁知道这世道竟这样了,家里女人要生也不让回,我这不带上小孩去看看!”
  
  你也真不容易,不过世界就这样,赚两个钱哪那么容易,帮人干活打工哪由得自己拿主意呀。不过很快就到终点了!他说着看看手表,大概还剩一个小时车程吧…三十几个小时居然这么快就要过去了!未来的路是怎样的呀?他还是不大敢想!
  
  十九
  
  照应
  
  你睡会吧,我帮你会小孩,看你也怪累的!他说到。
  
  谢谢你,不带紧的,还好丫头都挺静,不闹,要不然还真累!很快就到了的。也不知道到那他来了没,说是会来接的。
  
  会的,别担心那么多,还是睡睡吧,横竖我帮你着小孩!到了我叫你,如果他没来,我和你一起找他去。
  
  二十
  
  睡容
  
  那我眯会,到麻烦你了!少妇睡了,婴儿放在他手中。另一个孩子则睡在少妇旁边。看来这一路真把她累够了。看她熟悉的睡容他又想起了那个人,那个曾经那么熟悉的背影,她真的很像她,至少睡着的样子很像,他差点就以为是她了!终于还是清醒着,理智帮他看清了事实,那个她这些年一直陪在他的记忆甚至生活的一点一滴,这也是他这些年那么不舍得删除那些旧歌的缘故,毕竟那是他们曾经一同听过的呀!或者这就是宿命吧,他本不信命的,可现在也有点犹豫命运是否存在…
  
  记忆总是勾人魂似的让人几乎迷失自我,过去太美,而现在太“冷”。他有些沉醉了,那日日夜夜,有她的日子,多少快乐,又多少悠闲,学习虽苦却从未抱怨过,因为有梦,连吃黄连都是笑着的…
  
  他想起那个晚上,他和她在操场数着星星呆了一晚上,直到她在他的怀里睡着,借着远处投影的路灯光,他看着那个睡得那样安稳的她真美,连眼睛也不敢眨,怕一闭眼就再也看不到对方,他脱下外衣给她披上,自己却冻得冰凉,露水浸湿的衣裳,以为这样可以永恒…但天亮以后到底还是离别,还是忧伤…
  
  十九
  
  车到站了,三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居然就这么结束了。少妇醒了,显然她还有睡意,但下车的时候到了。他背上包,一个小小的旅行包,这就是他全身家当了。车里的人都迅速的下了车,他帮忙抱着小孩也下了去。出了站,少妇的丈夫到底来了,两人相见到了寒参了几句,道了谢,那男人就要领她走了,说是要早点回,不然就进不了宿舍了,还好这来得是晚上,不然还不让人来接了。少妇笑着接过小孩,对他说不要灰心,好好加油,能行的。只好跟着那男人走了》
  
  他到是没注意那男子的脸,已然黑得像焦炭了。这就是挖煤工人呀!或者曾经那是张俊脸呀。他很感激少妇的话,但站在那已经空荡的车站,却失落得一无是处。心没地放了,脚也不知道向何方。肚子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该吃饭了,想想竟然一天多没吃过了,饿一个字已经不能形容了吧。他摸了摸口袋,只剩了一个一元硬币。他苦笑了一下,看了看硬币又放了回去。
  
  二十
  
  游走在陌生的夜,这么大个城市,居然连个蜗居的地也没有…
  
  未来怎么办?他不敢想未来…或者不配,或者不敢,或者根本就没有了吧?但人活着就还要吃穿,还要活着像个人样,不然倒也像死了没两样吧!他向来是要强的,不想就此屈服。可如果不快点找到活干,那只能饿着等死吧,他是决不会去做乞盖的!
  
  他看见前面那个酒家在招小工,就过去询问。可人家一看他这年纪,又西装革旅的,立马就回绝了…他还是诚恳地诉说了一方,但人家死活不要,也只好作罢!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和原则。过去他对别人不也是这样的吗?或者这就是所谓轮值了吧?!对,报应,他想到以前自己的那点事都有点做呕了~
  
  他也没有那么无赖地非这个工作不可,于是又无方向地飘移在街头!看到一个浪人在那角落拉二胡卖唱。曲调深沉,断断续续却很伤感。他的泪也被引诱了下来。看看自己到有几分沉沦,又几分释然。又伸了伸口袋,还是那个硬币。想也没想,就扔了下去。他是不会就此沉沦的!纵然这些天来有些秃唐了,但绝不会秃废下去!他现在虽然沉默着,但绝对不会灭亡!想到这他毅然向街头走去,纵然现在很饿很饿,但他却完全忘了这回事。他在想着重组他的事业,未来,还是应该有的。饿其体肤不算得什么的,他现在要的是一个能吃能睡的窝和提供这些的工作。
  
  到底是饿到了极致,脚都开始不听使唤,眼也在发颤,看不大清路。他还是要就这样找下去的。他还期待着重振他的事业,重温那些旧梦,重新顶天立地,更重要的是他还担忧着那两个曾经深爱的女人,放不下几小时前那个微笑…
  
  非诚说,做一天要做,就此做到死也要做!那种决心他或者还是有的吧。虽然曾经有那么一刻他想到了死,也曾试图着要死,但此刻的他还是一心一意地坚持着要活下去…至少活着终究还是好的,就如那个微笑一样美妙!
  
  二十一
  
  但是他实在是累了,饥饿也强迫不了要停下的脚步!他在一个角落倚下了,地有些凉他也没在意,或者在身体触接地板的同时他的眼连同心都就此沉沉的睡去!也许这会是最美的晚上,没有压力,没有负担,连同思想也被抛弃得干干净净,只有沉重的睡意才能安扶他失衡的心。这一个晚上,连那些曾经的梦都不曾来过了!
  
  当骄阳洒满全身,他被饥饿,干渴还有燥热与及疼痛折腾醒了,他看看自己手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才发现疼痛的来源,但这个伤口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破的。疼痛也罢,干渴也罢,饥饿也罢都实实刻刻在提醒着他要快点找到工作!他看见前面有一个水龙头,就走过去喝了个水饱!又用水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征程!
  
  不知被回绝了多少次,总之那都不重要了。他已经开始习惯了被拒绝,但他从没想过要放弃。他想哭,但眼泪能解决什么,也许在冷落面前眼泪只能让人觉得软弱,搏得一些无关紧要的同情,别的却什么也不会再有了。他到底还是忍住了泪,他要坚强,要努力把伤痛埋藏得深不可测的地方,要把自己武装成一个无孔可入,百毒不侵的强人,直到他觉得不会再有人再可以把他伤害…
  
  所幸在夕阳即将告别的时刻有一家餐馆同意试用他为洗碗工,幸运的是有吃也有住,还有八百一月的工资。八百元的工资的确太少了,但现在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如果有或者只是饿着等死了吧!在那几个菜面前他很快就被征服了,不用什么华丽的语言,只要一碗米饭,几根咸菜,就可以打发一切不着边迹的借口,他从没有想过如今这些曾经难以想象的东西如今却都成了铁的现实,曾经问都不问的菜肴如今成了美味,当一切理想摆在温饱面前却都是虚幻!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把饥饿用米饭埋葬,填补这几天来的空荡!当饱餐一顿之后,他还沉醉在美餐的余味之中…也许这一辈子的记忆都不再会有这两天深刻了吧?他不会忘,不敢忘!他又在构思起他的梦来…在那里才有他真正想要的东西,那才是他想象的天堂!
  
  二十二
  
  干活的累折磨着他的心,但他忍耐着。任凭别人把他的尊严放在脚下踩了又踩,也不会让他流下一滴泪!此刻他完全是个百毒不侵的汉子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会再有人把他放在心上。然而这才是他想要的,沉默才是孕育暴发最好的地方。他期待着那一天!
  
  是呀在别人面前的尊严又算得什么,只要自尊自爱才是真呀!他虽然任别人踩着他的尊严都无所谓,但他从来没想过要放弃自己。他知道他现在也没什么理由要求别人来尊重他,作为一个只为乞口饭吃的洗碗工,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他每次看着别人的脸色,却想着勾践的尝胆之志。当然他却不再想起过报仇之事!不过他的什么都没了,梦却依旧在,还有那似乎越发遥远的梦想。日日想着,以为那样就能够重振疆山,可是要重振那该要多大的勇气,要有资金,要有时运,然而这些如今都没有了…他等待着暴发,可是是不真能暴发吗?谁也不能说!眼前,只有等待,等一天要等,等到死也要等,只有忍耐,但他却坚信一定会有一天不用再忍耐下去!上帝不会丢弃他的,即使他那么坚信上帝有罪,但他还是这样安慰着自己!一个人,是不能够被打败的,现在即使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的,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忍耐着,不敢想就此放弃,更不敢想放弃之后的一系列后果!
  
  或者正如人言“上帝对于世人向来是心怀仁意的”,他在那么多的世故之后才开始真正懂得世故了。以前的一切来得太易却也去得太快,想留也留不住!但对于他而言,如今能有口饭食已然算得上仁慈!他是知道感恩的,纵然很多人把他的尊严踩在脚下,他还是会笑着,感谢这一却!到底也是这些人让他看清之前的自己是多么无赖,比起之前的作呕,还不如现今到来得快乐!他感谢所有人,无论敌人,还是朋友!生活的学习对于他这只是个开始…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踩着他的尊严快活自在,与他一样的人笔笔皆是,但象他这样的态度与心情,却少之又少!是呀,尤其是年轻者,年少而无知又气火太盛,怎能够甘愿被压制在别人脚下过活!饭店的打杂人员走来了,又走了,却独有他呆得长久!或者他不愿再流离失所,但更多的是他要在这积蓄沉默下暴发的力量!那个信仰其实一直都在,一刻也未曾忘却过。可想一个曾经梦回千转的梦,一个自己朝思夜想的人,一个无时不被踩贱的尊严,都在无数次地激励着他前进,这个时刻我们又怎么可能忘却,又怎么忍心忘却得下去?
  
  梦都死了吗?为什么这两天来一个梦也没有,纵然那些曾经一直困扰他的思绪,当一切平静下来时,他又平静不下来了…
  
  然而人终于还是活着,没有梦,生活依旧继续!即使心灵的创痛多么的重,肉体的感知都是一样入骨,只是或深或浅,或短或长,或者有的人忍受得长些,有的人忍受得短些,但存在就还是存在着,不会因为别的什么因素而削减,除非当灵魂脱离肉体才被宣告就此终止了…
  
  有的人倒下了,马上就爬起来了,纵然不久又倒下了,马上又会爬起,如此数次之后,有的人依旧爬了起来,有的人却真正地倒下了!对于他而言,倒下了再多次,心都还是立着,或者下一次爬起之前还要很长一段时间,但他一直坚信自己不会就此完结,毕竟是不再年轻,要再爬起当真不是那么轻巧之事!他的沉默让人以为他的一生也就如此而以了,可谁又知这只不过是戏曲之前短简的序幕?
  
  如果说,一个人只单为吃与睡之间,那他离猪也就不远了!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都有沦沉的闲疑!至于体征是不是,那都不重要了!他是不会这样的,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看贱自己!他还在日夜思考着未来的出路,仅在饭店洗洗碗,一不小心或者就把自己的一生洗完了!他不想这曾经给予他新生的地方,又成了埋葬他一生的坟墓!这是绝对不可以,即使死在奋斗的战场也不能死在安乐的“狗窝”!
  
  二十三
  
  他日夜思索,想得头痛,想得快要发疯了!然而终于还是没疯!有人说,疯子与天才之间往往也就差一步!他不是疯子,却可能真成了天才!虽然现在可能还不算,但从小对于数字的敏感,却至少算得上是一点小聪明!对于数字,他有着过目不忘的天分,而且对于数字间的关联也有着独道的见解。也许暴发的起点,也就要从这里开始!
  
  两年的转瞬说得容易,却不知道让他痛了多少回,然而终究都过来了!痛过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现自己活着,而只要活着,什么都还是有希望的…他到底是还有些积蓄了,这两年工资由八百涨到一千五,然而任由它涨吧,他就是分毫没有动那个工资,到如今已然有了几万元的存款了!或者他该有所行动了!他依旧一边洗着他的碗,但他时时关注着那些报刊,新闻。他相信那些看似一文不值的边花新闻,新人旧事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却少有人知道!这或者就是他的过人之处!他思索着,嘴角含着微笑!他看到那些美好的东西一个个靠近他,那个山,那些水,那些曾经深爱的人都在向他微笑!却不知道,他又开始做着那些熟悉的梦…有一点,他是自信满满的!那就是总有些梦会实现,而有一些又即将是现实…不管后来是否当真如此,他自己是坚信不疑的…
  
  二十四
  
  中山街上的桂花又开了,香气用不了什么风都飘扬得一塌胡涂。他就喜欢这季节,不冷不热,就喜欢这条街,也是不冷不热的那种,在这个喧嚣得醉生梦死的世道,也就这几百米还算得上清幽静逸,加上这醉人的桂花香,象极了故乡的那条老街,他开始有些醉了,没有酒,却醉得透彻,心忽然有种感动,因为这花,更因为这街,惟独而今却只剩只身一人,冷不丁的就失落下来。离开家太久太久,都开始快忘了那些熟悉的泥土气,快忘了母亲深燧的眼睛,望眼欲出的泪与情,快忘了那个开始陌生的她熟知的睡影…周围一切都显得那样陌生了呀…不敢想如今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那片桑梓地…他的泪如今却忍不住落下来…
  
  听,有人在拉二胡,鲜有的,只是这几天才有了,不知道是从哪来传的乐音,曲调伤感,他向来是喜欢这乐器的,象在说的一个悲凉的故事,就象是在说他自己一样…
  
  是呀,在他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审视自己走过的路途时,就越发觉得这是个悲剧~即使不悲也算伤感~反正不会是喜剧吧!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坚信着他那不可预期的梦…或者有一天,真的成了,可未来的事谁又能晓知呀?摆放在面前的路就这么一条,惟有坚持才有一丝希望,信念未灭,活着才觉得眼前的一切苦难多少微不足道,才觉得忍受得有意义…
  
  二十五
  
  近日来欲发觉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可梦还是遥遥无期…虽说青春再美总是伤的,可即使再伤,希望终究在,可是如今连青春也没了,伤痛已然彻底了…或者已然没有知觉…
  
  青春,多美!可永远过去了,就像流水一样,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他或者没有什么后悔好言了,至少在那个无知的年头,自己疯狂过,胜过同龄,挥霍过,更胜过于同龄,爱过,也被爱过,一切都值了!然而美之不足却是留下了遗憾,不可原谅的遗憾!如果说无知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不可磨灭的痛与折磨,从醒悟,到现在,在未来都是痛,分不清痛在何处的痛!然而这种痛却更痛得彻底,痛得无奈!人一生,当真可以犯错,却惟独不能留下遗憾吧!毕竟这种痛也算得上永恒了吧!他恨自己,什么都可以不懂,怎么就偏偏不懂爱呀!一生中错过了的人,也许就永远找不回,然而能错过的人又能有几个…他看着窗外的月,辗转着,似醒似梦…或者无眠,又或者长梦了,而这个梦的主角叫无痛之痛…他一次次叹息,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一个人总会有那么些时候会觉得孤独,即使朋友再多,也冷不防落单的时候。小时候后如此,长大了更是如此,人毕竟更喜于群居着…对于他,一个落泊得沦为洗碗的知识分子,一个被世道欺骗过,对朋友没了概念的人,尤为显著!那种孤独来得彻底,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人能理解他,也没有人打算理解他。知识与见解的岐途在他与那些平日的洗碗工中隔了一条深深的沟!或者,更多的原因是他自己!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曾经被如此深深伤过?朋友?他如今已然不相信这些!纵然心中还是有些隐望,然而却再不敢多想!只是偶然想起那年头上学时,几个毛头小子的情义来,夜深人静的时刻拿出那些个泛黄的毕业照片和留言,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多好呀!只是都过去了…他长长的叹息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呀!这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发怀念那些消逝的日子!思念如一首老歌,曲调低沉却令人消魂!又一个万丈的深渊,一不小心就掉下去,再也爬不起…
  
  秋日的风吹散了他的衣领,他游走在这段熟识的路途,却丝毫没有在意这阵阵风意!是呀,清风何解人情,只平添凉意,落了花,残了叶,秋意凉,凉透人心…
  
  二十六
  
  不要问我为什么老把双手插在衣袋里,不是因为喜欢,只是那个曾经牵的手早如远去!
  
  他看着被风扫下的秋叶,才发现不知不觉又一年了!三年了,已然足足三年了!流水无情春去也,白发新添志难成呀!记起当年那片还残存在书中的霜叶,只是那个拾叶人已不知何处去了!他看着这满地霜叶,又想起曾经。曾经…美好却如这霜叶般凋零了…
  
  忽然好想找一只能牵手的手,然而看看自己满是老茧的手,剩下的就只有失落了!
  
  那些在别人眼里的滑稽,只有亲身经历,才越的伤得彻底,笑?又怎么能笑得起?有的只剩了酸楚吧!就像明知人一生很多事是徒劳无功,还是依然要经历一样!就像那些歌,即使再烂,不断的重复,还是会喜欢!不因为什么,只是我们习惯那种熟悉的感觉!或者那就是我们一生不愈的伤!一旦触动就忍不住痛,越痛就越忍不住触动!
  
  二十七
  
  他总是习惯把音量调到最大,试图把自己融到歌里!尽管那一部原因是因为孤独,尽管他知道这对耳朵很伤,尽管他知道把自己隔绝于外界其实会更孤单,但更多的是他一直坚信这是接近回忆最近的地方!的确,那些歌是见证他与她唯一的信念了!也只有在这里他感觉活着还有那么点意义,感觉生活还能有那点梦想,还会有光不会总是黑暗!
  
  其实,对于他,黑暗也算不得什么,看多了职场那点九,早以习以为常!或者当初看不惯一切他,却开始看惯了一切!
  
  那些记忆,不用忘记,因为他知道,即使刻意也忘不掉!更却的说可以不想,但却不允许想不起!那些记忆就是他整个青春呀!
  
  即使那些记忆多痛,他还是要用历史的笔在心上狠狠地刻下那死不了的过去!现实中再回不去的事,他不梦里不知来回了多少次!惟一不变的是更狠冷的结局!他用实践证实了那已成往事的回忆,也不曾放弃过,不曾原谅过自己,但终其一点是他没能放过自己!(未完待续……)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39882.html

  • 上一篇: 小小说
  • 下一篇: 没有了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adm#sanwen.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