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的启蒙与救赎——《鹅毛笔》影评

时间:2016-10-13    阅读:26 次   
作者:宋双双

  
  这个世界本无可救药,人们挣扎或者屈服,神不参与,看着我们胡闹。如果说救赎,那么除了相爱,别无他法。
  
  ——前言
  
  《鹅毛笔》是一个精彩的电影,民族细节刻画尤为出彩,124分钟的影片,徐徐展开,情节紧凑而毫不冗长,人物形象鲜明而个性,尤其萨德伯爵的演绎,把历史上他的倨傲执狂表现的入木三分。暗色调却深沉的瑰丽感对人心理带来持久的冲击,有关思想的震撼也许正是这部影片想要对观者所表达的。
  
  一。萨德:“写作就像呼吸”
  
  萨德(Sade),18世纪法国才华横溢的作家,本身就是一个电影式的传奇,充满了难以理解和不可思议,令人闻声变色而又难以自抑。而他生来又不是为了让人理解和接受的,他活着为了他的天堂和地狱,书写着他心中的魔鬼和天使,影片中的萨德不可能是载满非议的历史人物的再现,影片也只是默声的传达什么东西。
  
  《鹅毛笔》的影片名字,更像是一个变态了的自由言说的象征。萨德以鹅毛笔书写,作品因含有大量性爱描写而声名狼藉,被当时的最高统治者拿破仑视为异类并关入精神病人疗养院。即使在那里,他的书稿也能在洗衣女美黛莲(Madeline)的帮助下秘密转出以印刷传播,在平民中继续着轩然而风靡的影响。
  
  性欲和写作的欲望同时存在,而后者更是他维护的最终,他的思想里他不能不写,就像存活离不开呼吸一样。只是他写作的内容为所谓的道德和权力世界所不容,所以遭到以柯拉尔医生(Royer-Collard)为代表的外界势力的围剿和镇压。
  
  但是欲望是可怕的疯狂,顽强而聪明的驻扎在人心中,当他赖以发泄和述说的鹅毛笔被剥夺之后,他挖空心思不折手段乃至诱惑他人以得到帮助来平息内心书写的狂热,而美黛莲和年轻人们对小说的迷恋和实践又说明了这种疯狂是多么的容易侵入和占领人心。
  
  舆论和权势的压迫只让他更加执着,萨德的自白“写作对于我就像呼吸一样”,在他这里欲望自然流出而不可抑,哪怕死,肉体的殉道。吞下十字架的场景充满了他对外界的嘲弄和不屑,他是对他的信仰忠贞至此,毫不屈服的生命简直是一个革命斗士。作品色情与否道德与否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觉的反抗精神和对写作自由的维护。
  
  他的小说在影片里具有启蒙的作用,唤醒了年轻人而不是道统之人的天性的觉醒。
  
  但是启蒙的限度与写作的欲望和禁忌,在这里有着绝望的囫囵的荒唐的杂糅,无处可去只有毁灭是归宿。萨德的狂傲是别无他法,他就这样一边坚守,一边自我毁灭。而美黛莲在他无望的世界里作为幻想和写作的对象,他最终才明晓的唯一的一丝温情。而一切因果相由,火葬在水里。
  
  二。神父:“我和魔鬼见过面”
  
  深深的悲悯在里面,观看影片的时候。那片污迹斑斑烟雾缭绕的狱界里他任由自己的魔鬼毁灭掉了。艾比本是统治和管理那些魔鬼的神的孩子,而信仰在此时如此无力,在爱情与欲望的面前他内心无比挣扎,脸上深深的恐惧和绝望让人不忍。他怀疑和动摇了,即使最终还是倒向了上帝的那方,而怀疑已是那个时代的胜利。我们还能让他做什么,苦涩的孩子。
  
  只是爱情没有去路,欲望也只是斜出。(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艾比对美黛莲的感情真实而温暖,但是在他的信仰的虔诚面前没有出路。所以痛苦扼着他的心,他只能与自己做斗争。想不通这样的信仰既然压抑人性本心,存在与发展的理由又何在,它本不是为人所求幸福的吗。
  
  艾比教美黛莲识字,后来得知她因此阅读萨德的书并不遗余力的帮助他写作的时候,失望和痛苦所露无遗,他是神父,本担任着救赎的角色,对美黛莲进行教育和启蒙,并单纯而深情的爱恋着她。而穿越现象的内里,美黛莲又是他的启蒙者,带他认识了感情,懂得了爱和人性,这才是天使的诱惑,不是带他远离上帝,而是领他接近天堂。
  
  当艾比剥夺了萨德的纸笔乃至声音,宗教在此扮演了刽子手的角色,有种残酷不用说,是宗教的手段,不让秩序的破坏者发出任何具有攻击性的言语。宗教代替施刑,医生站在后面,再后面是整个道德社会和政治权力中心。
  
  难过的是,在那样的宗教体制下,艾比甚至不敢或者不能承认他爱美黛莲,那句我爱你,是作为上帝的孩子的爱,让我们痛惜而觉得荒谬,如果宗教就意味着拒绝爱情,如果对上帝的忠诚就意味着扼杀自己的感情,那么,这种信仰真的很脆弱,或者,很狂热。所以借萨德之口说出,艾比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那不是外界的魔鬼的诱惑,而是自己的内心的,人性和爱情才是可信仰的神。
  
  三。美黛莲:“阅读使我得到救赎,看过人间的光怪陆离,很难有什么使我有兴趣。我将自己带人他的故事,若不是那样我就不能做现实中的乖姑娘”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没有一方净土,不去认识那些欲望和兽性怎能真正拒绝世间明里暗里的虚伪和诱惑。总觉得美黛莲在影片里是唯一清醒的那个,她迷醉萨德的色情小说,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面对引诱她清楚的眼神告知“有些事情只能想不能做的”。美黛莲在地狱也不会真正沉沦。当尽可以放纵而不放纵,当尽可以堕落而不堕落,当了然了所有丑恶而仍然相信爱并且内心依然纯洁。这样才是天使的本色吧,相对之下神父对信仰的守持像从没有见过善恶的洁白羔羊,怎能不在面对爱情和欲望的时候痛苦和悲狂。
  
  而最终也是毁灭,火的热烈到水的寂静,全部戛然而止。
  
  四。柯拉尔医生:“你知道一个妻子该怎样做的吧”
  
  施虐狂的一种,代表着金玉其外而精神败坏的整个上层建筑。他远没有狂乱的精神病人或者狂傲的萨德来的可爱。当他带着一种快意“欣赏”着对美黛莲的鞭刑,当他一步步将艾比置于痛苦的位置,当他以卑鄙的手段骗取萨德夫人的钱财,当他把妻子像鸟儿一样关在上了栅栏和锁的房间里,当他以残忍的手法对待病人,他称得上魔鬼了,他破坏并控制的是人的思想,人的自由,人出于天性的伟大爱恋。这时,再壮丽宏伟的宫殿也关不住可做他女儿或者孙女的妻子,纯真的小修女用上帝的诗歌书皮裹着萨德的书籍,然后在色欲情节呓语般的感召下勾引英俊年轻的建筑师私奔。如此的反讽和嘲弄,让人忍俊不禁并包含了点点苦涩。里面都有报复吧。失去的要在别人的苦痛里找到血色的安慰,然后才能心满意足。不堪和丑陋在世俗的掩盖下嚣张的张牙舞爪,而什么真是死了,什么真的是疯的。
  
  在结尾,美黛莲的妈妈递给神父艾比的纸笔有了极具反差的效应。悲剧性意味浓重到无言以对,只好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收尾。对着现实冷嘲热讽。
  
  充满原罪的人间,信仰本不是拯救,而是让人在世间的熬煎中获得笃定的心安。当道德或者宗教发展的越远越强大,就有了非信仰而野心的目的,在这时,失去原本的意义,极为可能转变成为镇压和抑制人性的武器,权力意志的帮凶。表面的冠冕堂皇,内里的凶神恶煞。
  
  当伴随着个别强势力量的觉醒和自由的坚持,无论以何种光明或不堪的形式,引起的冲击力都会飞快的漫延乃至震撼的撞击。当这时,没有明确意义上的光与影的对峙,也不管是旗鼓相当还是远胜于彼,都不是重要的了。只有对人的思想的冲击,涟漪久久不散,孤独依然。
  
  战争本无胜负之分的,压制和反抗也是。
  
  120分钟的影片段落刻画颇为有力和丰满,细节出彩,视觉的感受在这个影片中获得满足,一边不忍的回味,一边香香的苦涩。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3987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