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爱

时间:2016-10-11    阅读:34 次   
作者:何雪玉

  
  她第一次听到那个故事是在小学五年级。那时,贫穷让她不敢昂着高贵的小脑袋进出校园,期末考试,老师板着面孔说:“没交学费的同学不能参加考试。”她憋红了小脸抓起书包跑出学校,蹲在马路边大哭。一位好心的大婶扛着锄头经过,停下来,一把拉起她:“我看看这是谁家的闺女哭得这么伤心?”她捂着脸挣脱大婶的手,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除了回家,还能去哪里。爸妈去干活了,她趴在床上哭啊哭,泪水打湿枕头,她小脸贴在枕头上睡着了。傍晚,他和妈妈收工回来,他已了解了情况。伸手摸了摸他凌乱的头发,他陷入沉思。
  
  她睡醒了,然后从他嘴里听到了一个让她小小的心一阵阵抽搐的故事:一个小女孩刚出生不久就患上大病,高烧了几个星期后陷入昏迷,大夫已经发话,不保证能救活她。穷得叮当响的小家再也支付不起高额的医疗费。所有的亲戚都借遍了,直到所有人都摇头表示爱莫能助,他年轻的脸庞因要为她借钱而不知厚了多少倍。那天,护士小姐告诉他,再不交医药费就停止供养和用药了。年轻的爸爸冲出医院,一头扎进雨里狂吼,他骂天、骂地,恨这世界为何如此不公。他耳边回荡着亲友们的劝告:“别再浪费钱了,她是不成人的,别治了,生死由命吧……”他突然大喊:“我是她的爸爸,我必须救她!”他决定冒险,借不成,只能去偷,只能去抢!他瞄准了一家商店,决定半夜动手,连工具都准备好了。
  
  所幸,在他行动之前,一位好心的亲戚连夜送来刚借到的钱,阻止了罪恶的发生。(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她病好出院后,家依旧穷,确切的说是更穷了。三岁那年,一天,她靠在他身边看着他切猪肉,那是准备拿来榨成油留着平时煮菜时放上一小勺用的。小女孩突然冒出一个请求:“爸爸,我要吃肉。”他突然很恼火,冲她吼:“吃吧吃吧!”小女孩感觉不出爸爸的怒气,踮起脚伸出小手在砧板上抓了一块生肉往嘴里送,他心里突然被什么东西赌得难受。他开始夜不归宿,打着矿灯到田间去捕青蛙。小女孩每天早上醒来,看到墙角一个特制的竹篮里传出的“哇哇”声就会开心地冲妈妈喊:“今晚我们又有肉吃咯!”
  
  小女孩兄弟多姐妹少。六岁,小小的她背着表哥用旧的小书包、穿着改小的小男装高高兴兴的上学去了。就这样,到了五年级。小女孩的成绩越来越优异,却越来越安静。穷,成了困扰她的难题,无法面对,又难以启齿。然后,终于在这一次期末爆发。
  
  他拍拍她的背:“爸妈让你受委屈了,可是我和你妈一直在努力干活,我们从来都不敢偷懒。我们多么想让你吃最好的、穿最好的……”她鼻子一酸:“爸,别说了,我知道了……”
  
  他的爱,在故事里,可,那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她知道,故事里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他,就是那个坚强伟大的爸爸。
  
  初中,时光在她的沉默中悄悄溜走。
  
  高中,她用优异的成绩换来三年的免读和奖学金,可是黑色七月无情的撕碎了她的梦。十二年寒窗后,落榜,是她无颜面对的现实。学校已经很冷清,同学们都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家了,她整日躺在床上漫无边际的思考漫无边际的问题。他来了,默默地帮她收拾东西领她回家。她一进门就抱住妈妈大哭。他拍拍她的背,说:“考试,谁也不能保证结果会怎样,大不了明年再来……”他劝她复读,可她死活不肯,强烈的自尊心使她不愿听到别人唤她为“高四生”。他发火:“你的面子就那么重要?你就为了你所谓的‘面子’放弃你的前途?我们没有放弃你,现在你要放弃你自己?”
  
  九月,她收拾行囊回到学校,继续去挤那个曾目睹她坠落的独木桥。
  
  鲜红的录取通知书寄来了,狠狠地盯着它,她泪水突然泛滥。
  
  再后来,无论在哪跌倒,她总会像那年期末考试一样,抓起行囊义无反顾地跑回家,然后再坚定地走出家门,去迎接新的旭日。
  
  她问,爸,我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烦恼,你烦我了吗?
  
  他看着她,笑了笑,嘴里却发出一声叹息:“唉……”

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3970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