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时间:2018-02-03    阅读:46 次   


  李宝是十年前来到这座城市的,那时候他是个刚退学的高中生,没考上大学,他就选择了出来打工。李宝是个穷孩子,每当夜幕降临,他都会到海边走走,晚风拂面,看着身边走过的红男绿女,他对自己说:不管多难,都要给自己闯一条路,然后体面的留在这个海滨城市。十年间,他结了婚,有了第一个孩子,老婆跟他一个村子,长相一般,但在当时,也只有这个平庸的女子肯下嫁与他。李宝在建筑行业打拼,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第一桶金,然后买房安家,女儿上了小学,他也有原来的打杂工变成了部门的负责人,美好的生活画卷已经缓缓打开。现在他遇到了一个小问题,原来是他的老婆负责给工人做饭,他的职位提高以后,老婆就提出在家享受,只给李宝一个人做饭。李宝也觉得在让老婆做饭不合适,就对手底下干活的说:谁回家给招个工人,要干净利索点的。
  
  连翘是家中的老大,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这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可把她的父母累坏了,就指望那几亩田地,是没法再供她们姐弟三人上学了。父母把她们姐仨叫到面前,分析了形势,妹和弟咧嘴就要哭,连翘说:都别哭,我成绩不好,我退学供她们。这个丫头过早的担起了生活的重担。
  
  大伯家的堂哥跟连翘最要好,两人年龄相当,打小就在一起玩,她听说堂哥回家招个做饭的,就急忙跑到他家,说:哥,带我去吧。
  
  就这样,十八岁的连翘第一次出了远门,来到那座美丽的城市,与三十三的李宝见面了,谁也想不到,他们的以后是如此的纠缠不清。当他的工人领着这个丫头来到他面前时,他看着她,心里一动:她长的真好看,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羞涩又倔强的迎着他的目光。李宝说:你就负责给工人做饭,活不累,但要勤快,有什么困难跟我说。
  
  李宝活了三十三年,年轻时没谈过恋爱,一个穷小子哪有资资格谈恋爱?跟妻子确定关系后,没几个月就结婚了。再说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也没时间考虑其他。可是现在,面对这个比他小十五岁的女孩,李宝心动了,还是一见钟情。(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建筑工地本身就是男人的天下,突然多了这么个水灵的丫头,那些半大小伙子有事没事就爱逗连翘,连翘害怕他们的热情,总躲伙房里。这一天,她正在给工人们做饭,突然闯进来一个小伙子,夺过她手中的饭铲就往外跑,连翘想也没想跟后面追,这个男孩却往地下室跑,一边跑还招手:来呀来呀。连翘涨红了脸站楼梯口,说:快给我,菜糊了。她不傻,她知道他的龌龊用心,所以她哭了。两个人正在僵持不下,在外应酬的李宝回来了,这一幕被他看的真切,一股怜爱的心情油然而生。他怒骂了那个工人,还安慰连翘:饭糊了没事,就让他们吃糊饭。
  
  连翘说:谢谢叔叔。李宝带着微微的醉意回答:以后叫哥哥就行。
  
  转眼间,连翘也工作了三个月了。李宝的心里全是她的身影,这个为生活打拼了多年的男子,这个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男子,情感出轨了。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还记挂着,其余的时间都在想怎样才能离连翘近一点。附近有家电影院,他带着全家来看过几次,李宝心想:我要是能约她出来看场电影,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就约她自己,万一让老婆知道了,会起疑心的,还不如把二、三十号工人都带来看。他去买了几十张票,就等到时候跟连翘坐在一起。
  
  谁知,李宝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那些男孩争着抢着要跟他位子,都想跟连翘坐在一起。如此反复几次,李宝再叫大家一起出去,连翘干脆躲着不去。
  
  连翘是个聪明的女孩,隐约觉得李宝对她有想法,在他们认识一年的时间后,连翘选择了离开。
  
  连翘离开后,又去了青岛的一家制衣厂工作,这才是女孩子应该干的工作,跟姐妹们在一起多好啊。青岛的水土养人,连翘越发漂亮了。她已经在这工作了一年,还是会有男孩追她,喝醉了酒闯入她的宿舍约她逛街,其中不乏优秀的好看的男孩,连翘都没兴趣,她害怕。
  
  自从连翘离开后,李宝茶饭不思了一段日子,表面上恢复了正常,专心的投入工作,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想起连翘,想起她那双羞涩的大眼睛。
  
  李宝低估了这段感情,他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忘记这个女孩,当他从别人的嘴里无意中得到连翘的消息时。他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跑到商场精心挑选了一款女性手机,然后驱车几百公里去了青岛,来到了那家制衣厂。
  
  连翘听门卫说有人找她,还半信半疑,出来一看是李宝,惊问:你找我有事吗?李宝把手机递给她说:送给你。上面有我的号码。我有事必须走了。当天晚上,李宝向连翘表白了,他始终一个人在说,连翘没有说话。
  
  几个月后,李宝又抽空去青岛找连翘,连翘躲着不见他,他就傻呼呼的在工厂门口等了一夜。李宝窝在自己的车里,尽量把身体放平,他很累,需要休息。当东方出现鱼肚白时,天亮了。连翘肯定以为李宝走了,所以她和同事们有说有笑的来上班,然后她就看到那个叫李宝的男人双眼通红,满脸倦色,她愣住了,只听李宝恶狠狠的说:我真想掐死你。
  
  李宝又在青岛逗留了一天,晚上,连翘答应和他谈谈。李宝找了一家旅馆,房间很干净,有两张床,两个人各躺在床上,李宝说:我想跟你结婚,如果你愿意,我马上跟她离婚。连翘并不爱这个男人,她才二十岁,而他,三十五了。她没有听他的絮叨,自顾自睡了。李宝看着熟睡的她,心里邪念迭起,要是自己赶鸭子上架,连翘是没有力气反抗的,他数次想温香软玉抱满怀,又总是下不了决心,只好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一盒烟抽完了,他坐起来,在烟盒上写了几行字,在连翘的额头上轻轻亲一下,开车回家。睡梦中的连翘翻了个身,好梦正甜。
  
  醒来的连翘,看到李宝已走,长舒了一口气。
  
  在事业上,李宝越来越成功,去娱乐场所的机会也多起来。刚开始,他是洁身自好的,在一次酒后,他放纵了一次,醒来时,摸着额头发晕,这是哪里?身边的女人开口了,“哥,再睡会。”他猛然明白了,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说:滚。这种事只要有了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他沉醉在温柔乡里,不知归路。
  
  连翘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过年回家时,有人给她介绍了对象,她看了,觉得也好,人老实,长相说的过去,只要能养家就行。彼此留了联系方式,青年很勤快,农忙时就去帮连翘的父母干活,父母认可了这个年轻人。连翘过节回家,两家人就坐在一起给她们定了亲,然后各自回单位工作。
  
  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难免磕磕绊绊,连翘一向要强,嘴巴不饶人,青年是家里的独子,也不服软,两个人针锋相对,越吵越凶,最后连翘离开了单位,也不接他的电话。连翘心想:要是李宝给我打个电话,也许我就决定嫁给他。
  
  李宝没有跟她联系。
  
  连翘还是结婚了,没有告诉李宝。婚后一年,连翘生了个男孩,家里多了一口人,用钱的地方一下子多了,而这段时间,男人没出去工作,日子变的紧巴巴的,连翘让男人出去借钱,男人抹不开面子。连翘生气了,她想起了李宝,就给他打了电话,借了两千块钱。
  
  李宝正在舞池里飞旋,借着酒劲搂着会计在跳舞,他趴在会计的耳边,说:姐,你真美!连翘给他打电话时,他一下子清醒了。一曲方罢,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他唱了一首歌,:“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马背上……”,他的声音浑厚磁性,众人鼓掌,他的眼睛里分明有泪花在闪。
  
  她是他的软肋、死穴、命门,不能轻易碰触。而连翘,也习惯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但是,她什么也不能给他。
  
  公司早就给李宝配了电脑,下班后他就上网,他是在女人堆里滚过的人,他知道女人需要什么,想听他说什么,一个叫暗香盈袖的女人对他动了心,他说:你最近好像胖了?这个女人马上脱下衣服,让他说到底哪儿胖了。李宝觉得喉咙发干,于是松了松领带。
  
  这些已婚女人还好对付,不好对付的是那些小姑娘,一旦被缠上,就不好脱身。李宝已经不是柳下惠了,而这个十九岁的丫头还对他不依不饶,想要去见他。这个叫西西小朵的女孩来到了他的城市,李宝投降了。
  
  他领着这个可以做他女儿的网友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然后翻云覆雨。他的心里,想起了十五年前,初遇连翘的样子。
  
  早晨醒来,他习惯性的掏出几张纸币,然后说:滚。
  
  他把女孩送到了车站,说:“以后别来找我。”
  
  李宝把这事跟连翘说了,连翘气的浑身发抖,摔了手机,把各种诸如流氓、畜生、衣冠禽兽的名词扣在了李宝的头上。
  
  李宝已经不是当初的李宝了,而连翘也非昔日的连翘。
  
  李宝有些苦闷,他没有像往日一样,走进洗浴中心,而是来到了一家偏僻的小饭店,点了几个菜在自酌自饮,已微醺,嘴里反复念一句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2107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