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时间:2017-10-01    阅读:17 次   


  城市的夜很美很宁静,霓虹灯闪烁着刺眼的光,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最后消失在夜里……那年,我没有考起大人所谓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大学,在爸绝望的眼神下,我背上沉重的行囊,独自走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混混恶恶的,不知道去做什么,自己能做什么,我彷徨,但也只能忍着。朋友们的欢乐,好像永远也不会属于我,在他们看来,只要能离开那个除了山还是山的地方,哪怕只有短暂的十年二十年那也是高兴的事。
  
  朋友帮我介绍了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在这个十分狼藉有地方,那花花绿绿的工棚,拉起了一段美丽的风景线。看着这里的农民工,把自己的脊梁暴露在这青天白日之下。才醒悟,原来自己也是这其中的一个了。卸去黑色的背心,黝黑的背上是几道惨白惨白的印记,仿佛一道沉重的枷锁,残忍的勾住自己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翻开手心,是钢筋留下的褐红色锈迹,原本细嫩的双手却逐渐被一层层厚厚的茧覆盖。撑直了腰,抬起头直视着日光,眼睛却模糊了。回到零乱不堪的工棚里,浓厚的异味,让我的呼吸越发的沉重。躺在床上。硬邦邦的床也不能抵御我疲惫的身躯,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中国散文网www.SanWen.com)
  
  看着水表慢慢的转动,却不知这是自己的劳动,在每个夜里,为了节约这微弱的花费,许多工友去接那因为水龙头没有拧紧滴落的水滴,仿佛这一滴一滴的水可以挽救他们生命一样。我不懂他们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活着,活着是为什么?也许是我真的还没有融入他们吧。当日光在次升起时,我又得假装和他们一样,去为那自认为工资很高的工作去工作。弯下自己的腰,再次把自己的脊梁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就这样日覆一日年覆一年。直到我再也不能动为止。
  
  我总在想,这一座座的高楼大厦是农民工建的,又有那个农民工能住,这城市这么美,又有那个农民工能在这里生根,为什么最脏最累的活都是农民工做,享受的却不是他们。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有的人,一分钟所获取的报酬却是别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获取的。我想这就是人,在不同的层次,有着不同的生活吧。就像我一样,到现在都还不懂,那年爸呆滞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1817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