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露挂树梢

时间:2016-05-14    阅读:334 次   
作者:汪雨佳


  假期得空走入小学母校,那里似乎一切都变了,变得好小好小,没有记忆中的开阔。又或许,是我的心变了,是我长大了。
  
  惊叹时光像一尾顽皮的小鱼,我们像想要紧紧抓它在手中的小孩,却只能无奈任它从指缝间溜走,留下触手而过的滑腻和狼狈冰冷的水珠在空气中蒸发出的沁凉入肌理、入脾肺、如胸腔,然后一如记忆,被风干成美丽模样。——题记
  
  早上第一节课望向窗外,春阳裹着薄纱姗姗来迟。心中的万千便随日光中肆意的埃尘辗转,恍惚间忆起光着脚丫坐在妈妈自行车后座的日子,似乎也是在这样的日光里,童年驾着七彩祥云姗姗来迟……(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你,轻轻地握住我玩泥巴的手,用温软的腔调说了些什么,我已听不清,穿过时光的隧道,你的声音已化为风中的呢喃。但你常说的“你能行”,我却记着,也真的做到了,无论是一张张白纸黑字、吞吐着我的悲欢的“恶魔”做斗争,还是和心中名叫“不可能”的妖怪誓死抵抗,我都做得到。你为我开心吗?你呢?怎么样了呢?
  
  你,伸出小手擦掉了我“吸溜”着的亮晶晶的鼻涕虫,于是,并不知道“朋友”是什么的年纪,我拥有了第一个朋友。我像得了隔壁小孩那颗最漂亮的玻璃弹珠一样欢喜,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欢喜是为了什么,我却是接受了。你带我发现校园里最可爱的一棵小树,你给我从河滨公园里带回的一块光滑的鹅卵石,你陪我去看生态园里的“麻雀之墓”。一切的一切,像块巧克力一样香甜,而岁月却是那么吝啬的资本家。
  
  你,薄薄的唇一张,便能说出气煞我也的话,喜欢和人作对,喜欢和人拌嘴。在“秘密基地”的悄悄话中,你“臭名昭著”我便暗自欢喜,终于有人和我有同样的看法。可你为什么又那么聪明呢?可以解出老师出的所有思考题,可以在我对着数学卷子苦大仇深时,踩着轻快的步伐从老师手中接过100分的试卷?“真是讨厌呀”,很多时候不由自主地想,却又更加不由自主地钦羡。你不知道吧?每当挑灯夜战题海时,我总会想,你现在在干什么呢?看漫画,还是玩游戏呢?“总之,不会和我一样吧”,这样想着就无比懊恼。可是,令我无比懊恼的你,现在有在哪儿呢?
  
  有时想,时间真是个伟大的东西,绣口一吐,便是物是人非,便是半生年华。我像一棵树,慢慢地,又仿若很快地成长着,记忆,就像树叶,枯萎了,陨落了,有长出新的。可是啊,我们可以忘记老师,但忘不了那谆谆教导;我们可以忘记朋友,但忘不了那纯纯友爱;我们可以忘记对手,但忘不了那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沮丧。年轮会记录下所有珍贵的,在次之前,请允许我以这样的方式作为祭奠,再,见,了。
  
  那些流年似露晶莹地挂在树梢,可要迎接今日朝阳的明媚,又怎可留下昨日月光的泪痕呢?
  
  流年似露,终是蒸发人间了吧?又或许被拋却在了风中,终是回不去原来的模样。

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0836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