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时间:2017-09-17    阅读:23 次   
作者:香山居士


  人生璀璨,岁月如歌。蓦然回首涉世足迹,无非是寻觅一种感觉,一种心境。
  
  高楼虽光耀,大厦也辉煌,老屋的昨日为何难忘?只缘老屋是“家书”的扉页,它记载着美好,记载着幸福,记载着三口之家的欢乐与梦想。
  
  上世纪末叶的我,大学刚刚毕业,姨妈便急忙帮助物色对象,只图她们单位待遇好,成家有房住。那年月,有个砖瓦结构的房子也算是理想的居所了。
  
  婚后,我俩像勤奋的劳燕。精心装扮着自己的窠臼。
  
  宽敞明亮的窗子里,墙壁是雪白的。爱人喜欢干净,平素备用一瓶白油漆,见哪有了污点儿,立即用砂纸擦掉,然后涂上,仍是白璧无瑕。不过也有例外。
  
  一次,五岁的儿子拿起画笔,口里念叨着外面学来的儿歌,画了起来:今天考试得了二分,我妈瞪我一眼,我爹踢我三脚,我一撅撅嘴变成个鸭子。
  
  不认真学习,就得受到惩罚,然后变成丑小鸭,是吧?我顺势教育他。儿子便说:妈妈,我一定好好学习,总给你得一个麻花俩烧饼(100)。这个鞭策儿子上进的鸭子在墙上足足罚站了六年,再一次粉刷墙壁时,它才得已获释。
  
  在这个家里,我们栽培志趣,观赏诗画,学烹佳肴,美化着休闲的时光。
  
  老屋面积不过六十多平米,两室一厅的格局。但装修总能够与时俱进,家居永远追求新潮款式。
  
  开始实行的,大衣柜,写字台,五斗橱等。没过几年,旧的给了人,换了一批。壁橱,吊厨,彩电,冰箱等一应俱全,陈设焕然一新。
  
  东侧卧室正面墙普面镶了块大镜子,三口人无事对着镜子照相,说话。
  
  我问儿子:爸爸潇洒吗?儿子答道:潇洒。爱人一米七六个头,很标致,有模有样。
  
  又问儿子:妈妈漂亮吗?他指着我鼻子说:妈妈漂亮,只是鼻子上有几个小点点儿(雀斑)。人本来喜欢阿谀,可是此刻对儿子的挑剔丝毫没有反感,而且很赏识他善于追求完美的精神。
  
  再问儿子:儿子帅气吗?孩子表现得很矜持,没好意思夸耀自己。爸爸接着赞扬道:我儿子将来一定是位才貌双全的男子汉。儿子得意地笑了,笑得那样的坚毅,那样的自信。
  
  西侧卧室正面墙悬挂一张木雕大壁画。一只矫健的雄鹰振翅欲飞,脚下是巍峨的万里长城,头上是一轮红日映射下醒目的“大展宏图”四个精美大字。我们两个多么期望儿子学业有成,鹏程万里,大展宏图啊!
  
  这个家庭,温馨自在,惬意舒适,大家无拘无束地尽享天伦。
  
  屋子里谈笑风生,院子中的花儿更是合不拢嘴。
  
  房前大约有一百左右平方米的小院,春季到来,生机盎然。几十盆的桃子开满了花,蜜蜂嘤嘤嗡嗡前来采蜜,唱着悦耳的欢歌。
  
  花盆有序地摆在不碍小苗生长的菜畦边上,甬路两旁。宽敞地儿留种各种各样的蔬菜,吃上自己亲手侍弄摘得的瓜果,放心的纯绿色食品,那个香甜透过胃壁直潜滋到了心里,爽极了!
  
  小院用钢筋焊接而成,上面涂着朱色油漆。红绿交辉,相映成趣,煞是好看!
  
  栅栏里里外外都是花。繁殖牵牛花可一劳永逸,一次种下,年年出生。挤着菜苗了,不得不忍痛割爱。如不碍事,任其生长。倘若孤零无依,帮它扯个小绳,让它或攀栅栏,或爬小树,或上屋顶。鼓励它恣意发挥其能势,为它提供足够的自由生长空间。
  
  最明智的要属院门两侧依附门柱的几棵牵牛了,规则地镶嵌在门框四周,很是惹眼。看那粉红色的花朵,浓绿茂密的叶子,比图画还要美丽精彩。
  
  栅栏外面是黄花菜,一簇簇均匀分布着,俨然守卫家园的哨兵一样。
  
  黄花菜不仅鲜艳漂亮,还是一道美味佳肴。蓄根的,生命力极强,更是野火烧不尽,春天它又生。
  
  金风细细,碧叶疏黄,霜染一帘清香。
  
  茅檐人静,苔痕入庭,只闻雁语悠长。
  
  迁居省城已有三年多的光景,老宅托付给一位远房亲戚照看。人迹罕至,萧索寂寥,我为它而悲怆。
  
  前几天,趁出差之机回趟家园。走近别了几载的老屋,如见到久违的家人一般,亲切无比,百感交集。它饱经风雨沧桑,却依旧傲然挺立,英姿不减,可敬可爱!(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诚然,室内墙壁已不是先前那样白,镜子也不如以往那样亮,肥肥的桃子道还是令人垂涎三尺。看着可人的桃子,心生怜悯,怎忍去伤害它呢?只有疼爱地托在手上,泪水簌簌下流!
  
  欣慰的是,壁画上的苍鹰已日趋成熟,即将乘上凌云之志,去广袤的蓝天翱翔!
  
  在这个家里,可以倒转时钟去寻找岁月的足迹,可以打点行装扬帆远航。但无论行至天涯海角,我都会想着回来看你。
  
  我亲爱的老屋,还有我魂牵梦绕的故乡!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9457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