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烟沙

时间:2016-05-04    阅读:762 次   


  篇一:半城烟沙,随风而下
  一池墨色,半盏时光,拈支素笔,难诉离殇,傾城几许,纵盛世烟火难抵一纸寂寞,几逝流年,一半惆怅,一半清欢,几许相思几许愁,几时醉酒几时休,娉婷身影,清浅素颜,潋滟山水,长天与共,阑珊夜,寒月当空,醉酒舞剑,挥笔泼墨,望星河流转,绝笔墨痕干,了红尘,泪染红眸,这一世,曼珠沙华叶花散,花开无叶,叶生无花,情深缘浅,离迹斑驳,相遇执着,相守成空,三途河边,忘川彼岸,开尽一世荒凉。
  半城烟沙,随风而下,痴痴单行何人依,烟花易冷,繁华易逝,红尘翩跹心却殇,饮一杯忘川的酒,三生有念,一时情毒造一世荒凉,菩提树下我苦苦守望,等待一场清浅的相遇,最后的等待,只是一个转身,只身入殿,手执木鱼,心已死,泪轻流,我在佛前虔诚诵经,只为下一世的凝眸相遇,桃花渡,相思庵,花开花落,遥望处,青丝扬,谁的泪落悴红颜,斑驳影,素衣舞,一曲断人肠。
  琉璃盏,天涯望断,独倚城楼,一江春色万物媚,多想揽你入怀,让多情山水点缀你我尘世绝恋,化蝶飞,肩头依,三千青丝风中扬,百花丛中,你是那一朵不娇不媚的入心,我用尽前世今生的缘分,只为在茫茫人海中把你来暖,倾尽一生,簇拥你那绝世的芳华,追随你那冷艳的高贵,素色似莲,画一幅笔墨丹青,染三千情丝,定格在那两个人的天下,炊烟袅袅,平凡烟火却也勾勒出一幅人间美眷。
  那一世我为帝,你为妃,朱宫砂,为谁守,华清池鸳鸯戏水,连鬟并暖双飞翼,自你入宫,三千粉黛无颜色,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江山可弃,子民不顾,为博红颜一笑,朝政不理,花前月下与卿对饮,欢愉甚,点滴与共,天仙妒,世人传,胡蛮侵,犹可不会,山河碎,繁华殁,失了天下,去了红颜,乱了心智,荒废余生只因用情深,那一世的情成全了这一世的爱,等待恍然间成了我今生的主题,守望顷刻间造就了我一世的永恒。
  凡尘凄凄幽单,折翼紫蝶,花容闭,弹指风花雪月,一壶情丝饮不尽,一梦断,一梦起,却是旧相识,念,一朝一幕未曾歇,寻,三生三世未可断,我在那多雨的江南,手撑一把油纸伞,在陌陌风尘中只为你庇护,在烟雨江南中只为你守候,断桥边,我修三世情缘,怎奈缘浅,相遇倾心却难相守,两情终非久长时,也许这就是命,一种轮回中的背道,我画下一个圈,种下一颗树,待到花开时节,依旧会相思染满天,花自泣,情无止,离迹斑驳,琥珀残缺,梦碎难解情结。
  明朝事与孤烟冷,山黛暝,风雨愁人,那一个轮回的转身,在你那衣炔飘飘中幻化成一阕古典的唯美,那一个彼岸的凝眸,在你那青丝飘扬中深谙一曲相思的花开,那一个尘世的擦肩,在你那素颜如画中追寻成一段凄美的婉约,琵琶声起,挥剑独舞,断念剑,斩不断相思弦,一曲残红映泪痕,和风立,许多情,梦境相逢,情丝难剪,念念中还惹得旧时恨,不能休,不能罢,离去的路,我苦苦守望,那一年我种下十里桃花,渡口相盼,直到桃花谢了春红,三生不渝又有何用,一诺永随又有何意,太匆匆,原来我与你无关。
  倜傥不存,风流已消,瑶池之巅,诛仙柱下,我受尽尘世煎熬,轮回中一碗孟婆汤也未能让我在下一世抹去你,心相牵眉宇成川泼墨泣血亦无怨,十丈软红愿为卿故,难奈难消,早春迎,向消凝里,风丝一寸柔肠,三生石,一诺心许,刻入骨,剜开心,解不开,情为何物,画情为蛊,入了髓,透过骨,百花谢,莫问归去,情劫不复,断了肠,难了断,情这一物总难涂,魂断香销,笑靥消逝了无痕。
  落地残花,指尖蒹葭,终究是你错了我的天下,千山晚霞,花翻蝶梦,终究是你乱了我的江湖,一池寂寞谢在掌心的相思渐渐,孤星残月,清风劲起,终究是你苦了我的等待,青衣悠悠,三世痴恋,空顔之灵,破印成幻,月莲孤眠,一眸一浅笑,一眸一伤心,一眸一劫难,尽管记忆再悲伤,我却笑着,不愿遗忘,人已远,情已去,心已泯,寥落风,凌乱罗衫,何时能将我吹醒。
  爱,不过一世、一人,三千水,只取一瓢饮,百花艳,只摘一朵戴,觅不见魂牵梦萦人,风月沉,爱恨,只是怜怜自饮,回首处似梦非真,身心无所往无声,只恨世间无绝情,孑然一身,相思惊梦断,陷凡尘,只一眼便知是宿命,只叹痴心只叹梦碎却只能静静沉溺,葬旧情,湿青衫,青未了,柳回白眼,红欲断,杏开素面,桃花开,相思渡,一帘春梦鲛绡透,只是念到情浓处,你可知,每一次想念都是一次心的淬炼,你可懂,每一次凝眸都是一次泪的荒凉。
  
  篇二:半城烟沙
  今生,风烟流年,执手红尘,朝朝暮暮,凝字为爱。两相依,如花眷恋,你是我独守的暖,不相负,繁华唇语缠绵。那日,长空阴晦,如我的心情。踩着碎碎的感伤,两眼含霜,有风吹过,寒依然。闭上眼帘,记不起你完整的笑容,千年红尘,就在这一刻泛起绵绵情愁,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倩影销,客还立断桥;纸伞薄,观云惨天高。醉殁西郊,吾吹箫,欲挥毫。清明哀悼,祭一世孤傲,泪把烛火摇;流年轮回,葳蕤已覆秋水蒿。苏幕遮,红楼举觞酒为歌;虞美人,姌袅舞姿谁錾刻;醉花荫,潺湲凄寒伶仃过;金缕曲,经卷浮坱落几多;鹧鸪天,凝眸送进前生缘……烟雨渐远,冷月铅华略泛浅,怎怜?怎眠?(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淡墨香,倾城颜那一世的天荒地老,轻轻地弹开身上的烟尘,模糊的思绪为你画上一道浅搁,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海枯石烂的誓言中,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风花雪月的言语里,是谁描绘了人情世故的悲哀,在乱世里蔓延,是谁的残局花季,在午夜中倾诉,是谁的泪水,在流年里飘洒。
  情切切,意脉脉。情田种,印双心。拼却痴心逆俗尘,飞鹰解情越南北。君意浓,我心痴。千般娇,万般怜。纤手相拥,柔情相偎。缠绵绣帏遮,缱绻羞春光。一颦一笑系君心,一语一言暖我怀。回想前生未了缘,泪滴成冢怨孟婆。误尽几世佛前愿。鸳鸯并颈已成空。恨悠悠,不休。
  煮一杯酒,温热冰封的心肠,饮不尽世间聚散离合的沧桑;闭一扇窗,掩不住满目悲伤,谁还在云幕那端浅浅吟唱;剪一道光,透过天色的红妆,你是否是口是心非之前的模样。梦醒过来,寂寞就无处躲藏,你是否和我一样念念不忘?
  远香的余味飘近,闻不见誓言燃烧,等愿望都化作灰烬,再祈祷。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好早,时间总是越等越漫长。无想,分不清梦境过往。情愿背弃了光芒。只为你守在身旁,我只想,诺,一世痴狂。
  相思泪深,天涯苦远。一缕叶落秋风残。苦海无边,回头怎是岸?过尽千帆,怎可回首曾归处?空悲切。独望千年的遥远,执念回忆的深陷,轮回的终点可不可以不说再见?寂寞的沧桑惹的谁人断了柔肠?泪眼的背影隐藏了谁人的思念?穿越了千年的忧伤,谁将我的最后一滴泪埋葬?
  蝶影分谁一世情,独为你谱一曲,千年恋歌,甘愿为你舞尽一世芳华。画地牢房。等不到的天荒地老,贪恋了这尘世风花雪月的飘渺,挂满泪珠的眼角,谁会为我轻轻拭去这伤透我心的毒药?纷飞的眼泪伴随着痴心的牵盼。我奢望着,花儿不落,缘分不破,你不要错过我。
  流韵婵娟梦花楼,独享枫叶燃花香,寒衣温雪山,轻狂年少烽火犹自念,醉饮血欲停旧楼,染蒹葭,言已尽,命忧天,心空焚,寒序留恋明肌媚,挥袖一笑,醉贪命犯一幕桃花,心已乱,才叹落花难寻回。
  迫于寂寞有染,无妨孤独等待。徒留奢望在心。破碎心扉在己。轻声叹,许下几世繁华,美如卷,抵不过逝水流年。若能回到伊人伴,问君在醉几杯又有何妨?烽火狼烟,爱欲迷眼。画地为牢,锁心几时?君亡已。天下战火硝烟,伊人醉。能与日夜几何?君虽有江山盛世,妃若不能在身伴随,得有何用?
  残觞酒凉,彼时西厢,玉屏风上雕鸳鸯,坐对铜镜贴花黄,薄唇点绛,影斜云纱窗,“梧桐叶上已三更。”反手琵琶语,弦月满西楼,绒雪沾衣袖。魂醉依旧,江畔枯柳,摇落繁华几时休?欲寄离愁,半生等谁回眸?
  一曲歌,一杯酒。断了人肠,苦了相思。若流年倒转,能否携手弹曲遍天涯。倘重生轮回,能否谱曲只为伊人。错错错,错歌错曲错过一生。念念念,念忆念人念怀一人。听听听,听暖听寒听懂心曲。若为女子,请随曲哼唱。若为男子,请品词安念。
  为你执剑,千山越尽不知倦,万水覆河山,纵惊涛拍岸,天地血染。跨马临崖斜阳暖,许你一生的誓言,不变,只因你,我今生唯一的眷恋。破狼为斗,孤星寒;乱世红尘,七杀斩。紫微斗天,何堪?乱世之引,以一剑开天,不忍你看这浮生的离乱,却终是以这破碎的江山,葬了红颜!
  一缕轻愁,悲恨相续,魂飞千载寻伊尽,唤不醒,相思人憔悴,夜半静听万千泪。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烟波碎,人已醉,红尘滚滚皆是泪,风逝一抹暗脆。倾尽了风华,寂寞了容颜。跌碎了谁的思念?一袭霓裳,抚起月亮的寒光,穿越过万水千山的屏障,只为短暂的缠绵。
  轻落,一点一点消融。遥望中,一丝一丝心痛。花落花开开不休,上善若水水自流。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情难舍,心难留,花朝月夜,转眼便成指间沙。那一刻,繁花落尽君辞去。那一刻,韶华远去无处寻。那一刻,孤影成形泪湿衣。
  尘埃落定,洗尽铅华,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那些繁华哀伤终成过往,请不要失望,平凡是为了最美的荡气回肠。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荏苒岁月覆盖的过往,白驹过隙,匆匆的铸成一抹哀伤。-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那时年华静美,望穿了一川秋水,奈何,冬雪枯萎,断一生的孤独依偎,岁月洗涤心碎,修成陌路轮回,彼岸花开叶已落,最是两相错过,千年等待寂寞陪,心愁难醉。休说还说,情到心悸,终是逃不过,逃不过那一眼初见里,彼此承诺,休说还说,爱到缘尽,却也换成了,换成了那一句再见里,彼此皆是失落。
  粉黛苍,人哀伤,红颜泪滴点朱唇,半世痴情终是离殇,心已凉,睹物思人伤已恙,奈何,情丝几结,笑颜带泪光,曾忆往日温柔乡,逃不过,相思一场;伊人不待,深情最是无处思量,却是爱恨皆殇,甘愿咫尺天涯梦一场,不醒不眠就此一世哀伤!
  夜静谧,佳人为何泪悄落,一丝纠缠,谁倾了天涯的思念,道是相思不成双,抹不去别离相思,留不下相思别离,终是缠绵开始,陌路离去;难言难说,爱是离别失落,却是那一回眸中,背影淡淡的萧瑟,真是难过,言尽了白头偕老的承诺,走到各自一方的角落,独自数落,忧伤的生活。
  似水流年芳尘去,鬓老身残思已休。重执彩笔断肠句,滴滴浓墨伤心间。扬州二十四桥明月,人影斑驳意阑珊。篁林有恨吹横笛,晓风残雪满关山。庭上黄昏,心间月沉,早不见风花雪月。久作天涯客,负了佳人,总千般风情,也只是相怜相惜。流年不再,早白发,缘愁万缕,负了青春。
  蓦然回首,前尘不堪流连,自卿离去,暗淡了这俗世繁华,只余孤影几度徘徊,独酌月下,对影成殇;陌上花开乏人赏,红尘孤飞凭谁引?独自憔悴,把剑凄然望,来时路上,再不见那一痕素裳淡雅。堂前燕,沐烟雨,鸣月孤飞,月下荷,濯清涟,伴泥摇曳,楼中人,染相思。
  生命中有无数过客,来来往往,擦肩而过,幻梦一般。然而又什么也留不住,一个一个的刹那,像凤吹稚活像水漫蚁穴,一瞬间便缘生缘灭。三千过客中,总会等来一个切合心灵的知音,相知于今世相约于来生。我愿用无数浮华的刹那,换的一个不灭的永恒,延续一个不朽的篇章,不过,也许,只是一个梦。
  奈何桥上的最后一次回眸,把对红尘的最后一丝留恋化成那苍白双颊的两行清泪。泪入孟婆汤,驻首三生石,前世今生,重重轮回浮现眼前,千世的冰封,万年的孤寂,那一刻全部回归于寂静。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奈何来世的重逢。浮生若梦,百折千回!
  别时相思扰心,苦涩如药,愁肠几结,恰用心痛着离别,淡漠依恋,可晓旧人颜,别时泪涟涟,问卿思情否,一杯忘情酒,独赏孤月,千世清高,自圆自缺,求独醉于世,漠然不解情伤,欲仅醒余我!执迷轮回恋想,卿之芳华,可记可忘,睹物不思人,两相陌路,伊人美,倾国与倾城,迷离天涯,一轮皎月,看尽天下。
  陌芦殇,半是残花香,长门清宫人不唤,胜逝一江秋水寒,莫问卿,忆解难,别是自古君王不深欢,难难难,爱恨当未完。情丝幻,一缕愁肠断,对月啸歌犁不乱,挥洒清幽别时憾,不落孤单,梦忆梦不还,亦是此生禅。胭脂不掩红颜暮,道是哀伤别是露,两相深情留不住,相思不往,淡看繁花暮。
  一座桥,名为奈何。一条河,名为忘川。三生石畔,伊人仍旧。愿,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忆,美人如玉,破碎虚空。惜,飞鸿过尽字字愁,情难思量。境花水月弹指间。他,笑饮孟婆汤。她,不掬美人泪。和雨烟雨两不胜,天上人间一样愁。若有来生,为君倾城。这份爱,谁懂!
  往事懒述,朦朦月儿驻,风轻摇叶,瑟瑟初秋暮,淡陌相思寄哀愁,谁可慰,心思悄瘦,夜未央,谁人不寐,皎月悄落泪,身只无人随,思量或已碎,青丝晚成雪,寞见花不谢,痴痴忘勿为,千城不觅,道是轮回,忘川不忘情,自哀泣,奈何心念,不相忘,道心毁,终不成绝情,痴不放…
  陌歌祭,相思不泣,别是忧愁,恰是忧愁,一缕心伤,半生寻觅,咫尺不相见,天涯忘不尽,何其思量。小酌亦伤情,却是哀伤,最是一丝情意浓,却成离别不相逢,莫道销魂相思沉,鬓霜容颜瘦,伊人影朦胧,握不住,昔时温柔手中驻,当是未完,却是结局落幕,浮华三千年,两世不擦肩,只乱尘埃路。
  前世回眸,今生结缘,滚滚红尘,谁人可依!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佳人难依,泪流千行!凭窗独倚,月洒憔颜,自顾盼,独悲伤!情丝难剪,相思难断,日日思,夜夜盼!喜鹊临枝,凭添凄凉,心无所望,泪洒裙裳!岁月如梭,怎堪蹉跎?红颜易老,怎奈流觞?若相依,莫别离!
  是谁在阡陌旁徘徊,是谁在古道边等待。千年的回眸,百年的孤独。寂寞谁同,孤独谁共。前世的擦肩,今生的相逢。爱在风中飞舞,情在雨中嬉戏。曾经的痴心妄想,曾经的意乱情迷,梦醒已随风。此刻:爱已无言,情已无声。泪却湿了双眼,流满心间。
  一路走来,沿途的风景,花开花败,人世间的冷暖,触痛多少无言的感慨,狂野不堪的风吹散了相聚相散!一粒沙子可见海底,沉醉了万年的等侍,一滴水可见全世界,悲和喜都化着了雨水和眼泪,一个人,一份残留的伤,清晰可见,历经千年,如何能忘。
  
  篇三:半城烟沙,一场夕月
  茶香古道,未尽情缘,断魂处,多少尘寰客事,逐鹿于潇湘云捻之巅?卧衾婵媛,浮梦今生,看红尘烟雨处,多少世间情画?染指红弩,一曲曲动人传说纷纷扰扰,如泣如诉,如歌如醉。
  流年烟花,一场梦。悲鸿清欢,各风云。爱也潇潇,恨也萧萧。遁红肖厝,痴痴念念,牵牵绊绊,忧忧愁愁,一生风雨,醉不堪。遍衣罗衫,满身痛。碎是离殇,痛断肠!
  一朝颦绾,随行付诸,两地花瓣染指风间花语,将我三世水秋池容颜,紧紧锁眉。屏风梳云,四海轻歌,一地烟花醉。此处不尽风尘,涂拈花,六宫粉黛无颜色,谁为荒凉,吟半生?
  寒香落衣,七琴香,错估红尘一览幽梦枉费然。独坐楼台,空自许。叹物暮瘦,心又寒。谁家依人,在水一方?犹抱琵琶半遮面,独芓影?月落无题,谁作画?八面玲珑,心欲碎。看空一场风月,九州冷。十里烟花湿离殇。半是语疼,伤半剩。
  尘嚣遇事,多少愁?情入厌倦,是无奈。萍乡锦亭,不相问。却是冷残,半身佛。云吹雨落,终不然。事处怏然,痛手足。梨雪飞花,满是愁。卧半惊心,雨苍凉。夜褩物语,空自愁。一处茫然,不知何时醒?
  花落枫叶,树枝愁。空芳玉莹,独自影。秦岚花雀,一处悲。寒香铺雪,一身冰。冷红袈裟,羽衣薄。池红藕,龚馨玥。梦染尘埃,落小轩。
  夏雨凝落,烟雨遥。馨染绾衾,花间错。同是玫瑰,枝上寒。碎是风铃手足痛。一片冰馨,半朵雨。刺骨穿心,怎尽情?空谷画心,一场寒。
  莲步尘池,懒梳妆。月落朱砂,空清照。梦破怏然,谁依偎?风吹夜语,几清欢?谁知雨打芭蕉芙蓉瘦,一场惊鸿遭霜打。云落瑶溪,人间愁。不明芳菲,字乱红。情难解。忧思,焚心,照清台。各自门庭,花语湿。
  云深雾隐,情淡薄。一纸辛酸怎倾诉?水波烟凉,万千寒。悟道沧桑,几轮回?心伴城池,冰心诀。玉骨倾城,谁别远?过目沧桑,谁御寒?一场烟花一场梦,一场游戏一场梦,
  赋霖扬州,岸边影。吹花影低,谁陌间?墨临逍客,天涯冷。几处知音,愿闻祥?投城烟花,几时换?夜梦阑珊,语轻轻。画眉额角,谁韶华?落红轻纱,谁舞蝶?半抹香脂,谁雪鸢?
  一城繁华,谁蜀锦?一尺红菱,寄咏荷。半梦轻纱,谁摇落?夜梦惊鸿,诉说还有啥?庭院深深,深几许,一世风情为谁捻,为谁怨?为谁愁?为谁叹?
  人缘散尽,桃花去,一杯浊酒,饮凄凉。霜城夕月,落花愁。流星忱雨,风月冷。一场残红,空欢喜。半城烟沙,一场冷月,凉透了,谁的指尖?碎是万般,无奈,无奈!
  
  篇四:半城烟沙

  城,楼兰古城。
  兵临池下,楼兰王站在夕阳下的城楼上,红晕泛在他满是血的脸上。如一尊塑像,任凭风撩动他的发,目不转睛,看着城下的这一地残骸,还有那片血染了的红沙。他不动,在飞沙狼烟中奋战三天的他不倦,因为他是王,桀骜不驯的楼兰王,只会在站中死,不会在枕边亡。
  长空雁唳,四野一片萧瑟,死寂的大漠,依然暗藏杀机。
  王的女人捧着毛裘,轻轻走上城楼,看到夕阳下这垂血不垂泪的男人,心中一片酸楚。她是王唯一的女人,在这个坚韧如石硬如铁的男人面前,她是这般小鸟依人;而在这个温如纱柔如水的女人面前,王又是这般温存。她轻轻走到王的身后,为王披上裘衣,王回神过来,侧身回望了她一眼,无语,轻轻把她搂入怀中……
  “王,您战了三天了,回去歇息吧!”
  “兰儿,你先回去吧,照看好母亲。”
  “让我陪您一会儿。”
  没有再多的言语,王搂的更结实了,享受着这最后一次的温柔。
  日薄西山,暮色四合。月光下,兰吹着箫,呜呜如泣,与月相吊,凄楚泛泛……王轻轻抚着兰的发,应和道:“黄沙漫漫飞满天,壮士饮血卧楼前。何时卸甲能归田,协兰看霞红满山。”
  ……
  恍惚间,杀声四起,王忙起身,部署防御。兰醒了,听到城外嚯嚯兵戈相接之声,柔弱的她好不畏惧,她撩下几缕头发,缠在王的剑柄上,交给正要冲下城楼的王:“兰儿永远陪着您。”王凝视片刻,率仅存的八百战士冲杀出去……在敌人的千军万马中,王浴血奋战,握着手中的这缕牵挂,他毫不退却……
  大地的喉咙被黄沙封住,风更紧,雁唳愈来愈凄厉……随后的一片死寂结束了这一切,只留下这半城烟沙,随风而下……
  
  篇五:红尘过往,半城烟沙倾葬
  这个季节的忧伤,就到此为止,以后的岁月,只想,独自踏遍山河,
  笑看红尘纷扰,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完。——题记
  时光总是匆匆,回首,青春早已随风。岁月如水,静静流淌,那些留不住的过往,在不经意间,带走了流年韶光。岁月凌乱凄风雨,落花天涯何处觅?我曾无数次流浪在关于你回忆里,乱红了梦里的多少千帆过尽?写下了忧郁的痴缠,寻找零碎失落的片段,疏影轻轻缕缕在心弦间的清幽里,惹尽相思。落絮无情,把所有的曾经,烙印成为无法回首的往昔,再也不回头了。
  一朵宿命的花开花败,在尘世的梦境中,随风凋零成尘。谁轻盈如雪的踏过旧日的城,许下辗转流离的一生?心总是被痛过之后,才深深的记住了,有些人,动情真爱过之后心才会疼,擦肩而过的爱,也是一种缠绵,缠绵了整整一个曾经。
  细数这一生的行程,我们都是岁月的过客。默默地静言,看岁月无声的老去,人情世间冷暖,转眼已随浮云。经年过后,不堪回首且是落花无痕。看时光悠悠,流年是掌心握不住的沙,那片片枯黄的落叶,在诉说着它的奈与离愁。回望过去,我在记忆的尘埃里,看到了俗世中的悲欢离合是如何上演在这斑驳流年。
  我多想冲破这平仄的光阴,挽住那似水流年,如花美眷。只是时光在远去,诉说着关于年华的故事。流年的风里,来来去去的那些人、那些事,也终将逝去。一路走来,岁月留下的斑驳记忆,始终无法抹去;一季花的落败,充满了惆怅的喟叹。只想,许自己一份宁静,愿时光安好,不再流离于温暖之外,从此天涯各安!
  多少花落的故事,在风烟流年里欲说还休。用一缕淡淡的悲伤,将秋的漠漠轻寒婉约成旖旎的诗行。也许这样静美的午后,应该面朝大海,笑看世事喧哗,让自己回归最初的平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谁路过一场波澜壮阔的爱情,邂逅一场天青色的烟雨?那些惊艳的旧时光,刺痛了多少人的心菲?
  红尘陌上,流年纷拥,我们已错失了很多。错过的,我不再奢求拥有,而拥有的,我会倍加珍惜,即便因为当年的不坚持,不挽留而错过,我也一笑而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然后云淡风轻,于似水流年中低吟浅唱……
  红尘深处,经历了太多,心早已穿过万丈深渊,而那些追寻不回来的记忆,便让它随着时光,模糊了岁月,浸透忧伤。也曾想用一朵花开的时间去遗忘美丽的过往,希望不要再泛起生命里最深的忧伤,却总让一滴泪在不经意间就点缀了夜的惆怅和梦的荒凉。无你的世界,半城烟沙倾葬,在鸳鸯相戏的池塘,再没有了曾经的缠绵深情绕指长,你许的美好皆成为我舞步的哀伤。
  罢了,罢了……深也红尘,浅也红尘,红尘情缘深几许?透过了千里烟波,望尽一切秋色。这个季节的忧伤,就到此为止,以后的岁月,只想,独自踏遍山河,笑看红尘纷扰,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完……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9435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