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时间:2016-01-04    阅读:289 次   

  【篇一:宁静致远,不忘初衷】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古语有云:多躁者必无沉毅之识,多畏者必无卓越之见,多欲者必无慷慨之节,多言者必无质实之心,多勇者必无文学之雅。浮躁则难以坚持忍耐,畏惧则容易被束缚,贪欲甚重则忘记道德礼节,言多必失则易飘飘然,过勇者鲁莽粗犷少有满腹经纶。
  
  多躁者如西楚霸王项羽,刚愎自用、任意而为、缺乏忍耐,也就始终看不穿刘邦如何收买人心。多畏者如南宋赵构,贪图半壁江山、畏惧两圣归京、金人南下,却不知王朝已经山河日下、苟延残喘。多欲者如秦始皇,横征暴敛、纵欲而为、焚书坑儒,却无一丝恩泽苍生之节。多言者如赵括纸上谈兵,救不了赵国,也丢了性命。多勇者如关羽张飞,没有温文尔雅的书生意气,更无言语之注意,因此得罪江东孙权。纵观天下大势,成大事者,必有勇有谋、镇定自若、处事泰然、不拘小节、坚毅质实、常怀感恩、不惜金财、笑傲江湖。
  
  诸葛孔明说,非淡泊不以明志,非宁静不以致远。我想淡泊一切的人才能沉稳大气、宁静处世者方能笑傲江湖。淡泊是龚自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现身精神,淡泊是苏东坡“难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的洒脱与豁达,淡泊就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超然与平静。而宁静如同王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与恬静,如“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人生静谧,如陶潜“守拙归园田,复得返自然”的立身于天地山水之间。遗世而独立,羽化而成仙。
  
  人要有五常“仁义礼智信”,才能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就是后世所说的《大学》“三纲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后世称之为《大学》的“八条目”。唯有淡泊,才能心诚意正,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唯有宁静,才有一番格物致知,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梁启超谈坚毅时说道,青年应该是“温柔而不软弱,成熟而不世故,谨慎而不拘泥,忍让而不怯懦,刚强而不粗暴”的。我想如此我们才能“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不忘初衷,方得始终。
  
  【篇二:宁静,致远、致深的境界】
  

  中秋夜,阳台上的昙花同时开出了六朵,把我赏月的兴致冲淡了。从傍晚到深夜,看着昙花开了又谢,生出了许多感悟。
  
  最早知道昙花还是读高中的时候,那时迷上了普希金的诗,记得有一首写到了昙花,现在记着的也只有“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两句了。但昙花的意味却在我的心目中打上了很深的印记,我把昙花与纯洁、美丽、幻影、精灵等字眼联在了一起。
  
  参加工作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第一次见到了昙花。那是在帮朋友搬家,不小心把一盆花碰倒摔裂了花盆,当时朋友说这是昙花,原就不太喜欢扔掉算了。听说是昙花,引起了我的注意,尽管它的样子与我想象的相差甚远,但我还是找了铁条把花盆绑好,并把它带回了家。
  
  我精心养护,可令我失望的是三年了它一直也没有开花。以后随着结婚、生子、家庭和工作的波折,各方面压力的增大,年少时的情致和浪漫淡了、少了,对于昙花的那份特别的情感与记忆也慢慢消失了。即使在它的花期我也只是偶尔想起时才去阳台看看,并没有引起多少心灵的触动。
  
  或许是中秋夜特有的氛围,或许是由于心境的变化,或许是六朵齐放的壮观,今天的昙花却把我深深的吸引和打动了。
  
  月亮已在中天,此时昙花开始初放。在如水的月光里,在微风的轻拂下,六朵昙花颤抖着将花瓣渐渐张开,有的倒挂,有的反转,有的直开,形态各异煞是好看。随着花瓣的渐渐张大,昙花的花蕾也随之露出,并散发出阵阵幽香。此刻昙花开放的声音我似乎都能听的到……
  
  月光下,六朵碗大般的昙花似乎在竟相媲美,它们所展现的超凡脱俗的高雅、华贵、大器,使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纤尘不染,什么是冰清玉洁,什么是光辉星驰。这种美真的就象普希金所描述的那样——有如幻影一般。我庆幸,二十年前所想象的意境终于在今天领略到了。
  
  此情此景,让我想的最多的不是这慑人心魄和幻影般的美,却是昙花的品格。
  
  这棵昙花跟随我已有十余年了,除了最初几年,可以说它一直是在遗忘和忽视中生长着。日常中,我时常会忘了为它浇水,也未曾记得专门为它施过肥,即便是它现在用着的花盆也是在一次搬家中因原有那个碎的不能再用才随便找了一个换上的。因它除了开花平时并无特色,更谈不上什么美感,所以它从未登过大雅之堂。而它却从未计较过这些,在阳台的角落里,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充实着自己、完善着自己、成长着自己……
  
  几年来,我也曾养过茶花、杜鹃、栀子、米兰、桂花等等,对它们尽管小心伺候,关注备至。夏天要拿到楼下阴凉处度夏,冬天要放到室内保温,还要时常注意通风和湿度,浇水施肥也有讲究,可活的最长的也不过三年。现在阳台上剩下的唯有这棵昙花了。
  
  面对月光下的昙花,我似乎感觉到了它的灵性,现在与其说是在赏花到不如说是与它心灵深处的交流。它让我想到了人生、事业、成功,想到了马斯洛的需要层次,想到了人的自我价值的实现。
  
  人人都在渴望着成功,追求着成功,当目标实现时那种顶峰的体验的确让人兴奋、让人陶醉。但真正能够成功者毕竟是少数,而成功的兴奋和喜悦在生命的里程中也仅仅是短暂的一瞬,就犹如这昙花的一现。而更多的是追求成功的过程以及在这过程中的寂寞和忍耐、波折与艰辛、付出与等待。
  
  面对月光下的昙花,我感觉到了它的涵养与超然,自信与成熟并使我感到了羞愧。近年来,面对生活的波折和困难,我多了浮躁与消沉,少了宁静与坚韧;多了苛求与奢望,少了淡泊与勤奋;看多了人生的得与失,想少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今夜月光下的昙花,使我顿悟,它所展现的品质,不正是我所崇尚和追求的淡泊、宁静,致远、致深的境界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5380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