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岁月的脚步

时间:2015-12-23    阅读:489 次   
作者:王金娣


  褪尽岁月的浮华,品味时光流淌的沸腾与平静,你抑或另一个你,是那样闪耀、那样流光……
  
  历史与现实用最迥然的姿态诠释着伟大与渺小,短暂与永恒。而中原腹地的河南则在用历史、用深邃的文化勾勒着淌过千年万年的时光,书写着神舟大地之中最为广博、最为宽容的品格之厚重、精神之永恒……
  
  范蠡之度
  
  “羞愧啊!曾经有过的狂妄!生着不如死亡!梦中熊罴呀,洪水茫茫。大禹在世啊!天下世方!仁慈的上王啊!你是拯救邪恶的力量;勾践本不该生啊!既有鲲鹏展翅,何需燕雀翱翔……”越王勾践声声震撼人心的忏悔怎能隐藏那绝地求生的希望?卑躬屈膝的柔弱又怎是心悦诚服的归降?令国人世代敬仰“卧薪尝胆”故事背后那因退让而获取华丽成功的智慧,无不饱含着你——-范蠡一代智者的荣光。
  
  中原大地的广博给予你大度的容纳、超然的隐忍,而正是你无人能及的智慧造就了春秋最后一霸——-勾践。当流传千古的故事散发着它应有的芳香流淌在岁月的河流,人们怎能不知勾践是站在你肩膀上的巨人。向勾践慨述“越必兴、吴必败”之断言,进谏“屈身以事吴王,徐图转机”,勾践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十年,你相随左右;为保全越王你设法巧妙地与夫差周旋,后又拟定“兴越灭吴九术”助勾践复国,可谓劳苦功高。
  
  你的胸怀、韬略、隐忍和宽容乘着智慧的翅膀,飞向了凤凰涅槃的方向,洒下滴滴血泪,在历史的长河泛起永不消逝的涟漪……
  
  而理性的冷静又成为了你人格魅力中沉甸甸的分量,你的理性超越了所有的欲望,幻化成为常人永远也无法企及的目标。功成之后你断然请辞,在你看来“半个江山”根本比不上你心中一个角落里那宁静的宽敞,一个忠心耿耿的理由成全了你对理性、对勇气的最好诠释。当你告诫朋友文种: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时,同样身为开国功臣的文种,却因将信将疑缺乏丢弃那份名利浮华的勇气而命丧黄泉。
  
  功成身退,便是你最经典的处世之道。人情冷暖,你看得清,也放得下。你后又改名换姓隐居民间,经商暴富后把钱财散于众人,免遭嫉妒,始得安然于世。功成难,功成身退更难,你内心的冷峻与不期待,便是一种最高境界的禅性。
  
  你处事智慧的成功,让人品味到了一个社会形态的无奈与悲哀。也许,我们的人生就是一场战争,而你——-范蠡,这场战争中完美的赢家成为定格在历史苍穹中耀眼的那颗星!
  
  杜甫之忧
  
  站在世纪的长河上,看那牧童的手指,始终不渝地遥指着一个永恒的诗歌盛世——那是歌舞升平的唐朝,是霓裳羽衣的唐朝,更是风雨飘摇的唐朝。你轻盈地撩起唐朝锦绣的珠帘,向我们走来。生活在那样一个充满太多的繁华与不稳定的朝代,有着“诗圣”之美誉的你——-杜甫,面庞却写满了疲惫和沧桑,充满才情的双眸闪烁着淡淡的忧伤,国之忧,民之愤,流淌在你柔柔但却铿锵的笔端。
  
  贞观之治的繁华已然褪色,唐皇杨妃也只几缕无奈拂去了风流,而你,仍不懈地坐在青史的草堂里,疾呼!呐喊!你写“感时花溅泪”,你作“会当凌绝顶”,你愤然留下“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和《石壕吏》的凄凉。
  
  在漆黑的夜晚,你用“夜久雨声绝,如闻泣幽咽”的泪滴诉说国已破,家已亡的感伤。你纵有壮志凌云,却不知如何才可定国安邦!你的泪水打湿了唐朝那曾无比亮丽动人的天空,你的悲愤化作了字字珠玑的文字,让后人去抚摸你那颗怦怦跳动永不停歇鲜活的爱国之“心”。
  
  “三年奔走空皮骨,信有人间行路难”,生活维艰,小儿子饿死也无法改变你“穷年忧黎元,叹息热中肠”的执着,这是怎样一种忘我?这是怎样一颗满溢着赤诚和慈爱、悲天悯人、包容一切的心灵!“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个人的遭际,在你的眼中又算得了什么?苦寒到此已极矣!
  
  曾经无比繁华,曾经让你投入包括生命在内的所有热情的唐王朝无情的抛弃了你,而《壮游》、《三吏》、《三别》、《北征》、《秋兴八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却成就了你名垂千古的辉煌,延伸着你拳拳爱国赤子的钟情。
  
  现实主义诗人之伟大,忧国忧民情操之忘我,倒映在静静流淌岁月之河的中央,那样灵动、那样鲜活、那样动人、那样辉煌……
  
  翻开一页页散发墨香的纸张,站在河南历史文化的河畔,一叶叶扁舟驶过眼前,我分明看见了范蠡,看见了杜甫,看见了庄子、老子、墨子、商鞅,看见了陈胜、吴广、张良、陈平……还有,还有张仲景、司马懿、韩愈、刘禹锡、李商隐,我已无法看清后来船只上那一张张千古流传的面孔,因激动和自豪流淌的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滴落在蕴育河南灿烂文化的广袤、厚重的土地上……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9435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