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终惘然

时间:2015-12-16    阅读:424 次   

  花开花落,我只记得,曾经爱恨情仇。
  
  ——题记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字字珠玑,抛不尽相思血泪染红豆,又谁知,花开花落为伊人独舞。
  
  那是一场怎样的红楼一梦?原只是看破了水中月,触透了镜中花的虎兕相逢大梦归罢。也随他,也随他,如何心事终虚化。
  
  有人喜欢那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林妹妹,亦有人喜欢那肤若凝脂,冰肌玉骨的宝姐姐,也有人喜欢那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的宝哥哥,还有人喜欢那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的凤辣子……这一切的一切,都生根于那温柔故里——大观园。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帐舞蟠龙,帘飞彩凤,花招绣带,柳佛春风。说不尽繁华,道不尽风流。而是否应了那句“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不论是谁,金陵十二钗在大观园中可算上空自繁华了,而后平添华发千万丈。是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乱子定从家里出的,也不怨家道中落。那王善保媳妇倒是会卖乖,说些什么下流秽语,若自己有个本事,也就别狗仗人势地嚼舌根子,免得叫人看着都觉得害臊。
  
  那些个丑恶嘴脸的奴才倒是给这大观园添了一点“风景”呢,也是呢,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招式谁不会,点头哈腰的,多忠诚不是?这家道往小了看,毁哪了?还不是这些没事找事的下人手上?逐司棋,害晴雯,退四儿,斥芳官……弄得大观园鸡犬不宁,探春边哭边发出“亡家先内乱”的感慨。谁说戏子是狐媚子?有那本事倒会说这话,怎不见得戏子们唱戏子个不听?整日念念叨叨,在指责他人时,王夫人,你也不回头想想,你自个做的是多么过分?别人不过赏个脸不说罢了。
  
  好个“繁华”的大观园呐!
  
  初入大观园,兄弟姊妹们吟诗作对,下棋比画,一片惬意,却怎了?那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冰冷繁华处还是昔日暖意融融的大观园吗?答案是简单冰冷的一个字,我不愿说,你们也知道。什么嫡亲孙子,什么尊卑有别?按理说来,倒是黛玉的不是了?落了个非亲不探的后果,呵呵。可听见了?黛玉逝去那一刻天边的萧肃琴音?可看见了?那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月下吟对?是啊,都散了,散到天边了……
  
  若我走进大观园,第一眼不是瞧我怜惜的林姑娘,而是好好看看这秀丽风景,免得叫那些人糟践了,便没机会了,可要怎样伤心?
  
  呵呵,黛玉,你曾经可待在这繁华的大观园呢!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8979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