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楼记

时间:2015-12-07    阅读:378 次   


  庚寅腊月初,安君薇置楼于文学吧名曰墨缘。壁赋其诗文,常有客至,述留墨迹。谓予曰:“我欲以文志之,然文之不济,旺须助我,述之以文,以示吾意。”
  
  予观夫此楼,立于胜地之角,浮云时迁,似有隐者之风。予尝与薇言志,曰:“志在隐也。”惊问其故,曰:“我少阅国史,乃知国史之多姿;我后阅古文,乃知国文之精深。然自胡鲁以来,古文之道鲜有矣。我尝欲师古文道,然人多有相阻,欲独习之,世人多有讥讽,以我为怪也。终习二年,感世同人之凋零,心亦孤矣。遂有离尘意,心独归山林。”
  
  吾闻薇言,怅然有天涯沦落人之感。惜古文之不传,叹韩柳之卑微。何也?简之以存而繁者去也。自五帝以来,世间多为此道也。
  
  于是予有叹曰:繁所以为繁,简之未有也;简所以为简,人心之惫也。假以世人多为从简,则繁必失也。夫其繁者,简之母也,是以简自繁生,简必繁有,而繁义简未必有也。是故通繁,则简者皆得,通简,则精义必有所失。而薇之言,通繁之心也。然世之辈皆以简用。嗟呼,于此为者,繁者必失而简者自危也。
  
  呜呼!吾观斯楼,有孤者之意,然楼何以孤?盖墨缘楼主之孤也。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8613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