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共苦,安之乐之

时间:2015-12-07    阅读:799 次   

  富亦乐,贫亦乐。甜亦乐,苦亦乐。同苦同甘,安之乐之。
  
  --题记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幼时,吾与祖父祖母同居古舍,至今已是十载余年。不幸,祖父已逝世,吾悲痛矣。现今,吾已初长成,家中兄长二十有余,慈母渐衰,家父亦是如此。家虽贫,然无争,款语温言互待之,家室其乐无穷矣。
  
  夜阑,独望天窗,忆起祖父,泪染眼帘,哀莫大于心死。仿若未能觅及家居之幼童,何其悲也。吾尝闻祖父曰:“齐家齐室,心善志坚,同苦同甘,安之乐之。”吾尝未解,现今,恍然悟之。父母俱存,兄弟无故,方为福。家室长安,且互爱之,方为乐。
  
  观史册,无论群臣,抑或布衣,皆为帝者子民。朝官之责,在于造福苍生,效劳于民。心无贪欲,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方为贤臣。布衣之道,在于精忠报国,重信义,方能令人钦佩之至。无为而善者,不拘小节,胸存宇内,心方可乐之。
  
  无论群臣庶民,心若为莲,坦诚互之,彼敬彼爱,同甘共苦,方可安之乐之。群臣若欺辱百姓,由之庶民苦饥寒,庶民便揭竿而起,轮迫暴民。百姓若安居乐业,何来舍生揭竿之念。但凡为庶民者,皆望寿长,与子欢聚同堂,猝,非所欲之。
  
  望秦川,施暴政,百姓苦不堪言,权不为民所谋,利不为民所图,且中饱私囊,凌辱百姓,夺之财物,由之百姓鸡犬不宁。百姓家若不安,心何其乐乎?朝官压之,引之官民厮杀,血染江山,国之兴乎?然也,大唐盛世,百姓安居乐业,朝官无贪婪之欲。若外境来犯,同甘共苦,抵御之,由之敌不敢来犯。大唐之盛,在于臣民一心,在于百姓同甘共苦,方使国泰民安。百姓若无饥寒,安居乐业,便一心图求报国。
  
  看今朝,少许官员,为谋利,不惜施爆,强迁百姓舍居。但凡有良知者,皆骂其行不及飞鸟禽兽矣,呜呼其哀!其民奔波诉状,官官相护,皆无果而返,使其民万念俱灰,焚火跃楼自尽矣!为遮瑕疵,欲逃法网,畏惧其家属亦上诉,官员谴人抢尸,其行可恨。然也,恶行终被所揭,其官员被贬为庶民。若干年后,其官复原职,调任他乡,乃子民不幸也,乃官风不幸也!
  
  秦亡,在于暴政,在于法不为民,权不为民,利不为民。官复原职,如此惊骇之举,由之世人悲恨。若欲国昌盛,必先家居乐业,解黎民之难,由之百姓有冤可伸,有苦可诉。家安之,臣民一心,同甘共苦,民方可乐之,国方可安之。
  
  无论何时,贤士乃王者甚重也。得一英才而施教,为夫子之乐矣;得一贤才而孝养,为家之乐矣;得一贤士而忠国效民,为国之乐矣。
  
  孔圣人,拥弟子千余人,授业解惑乃其心志。夫子弃锦食起居,与弟子安聚私塾,饱经诗书,同就食也。进学之时,夫子传德授业,不乏疲身,乐在其中。
  
  现今,吾渐悟有孚在道,贤才为仕途者,抑或医者。然也,稍失德,悲哉乎!尝夫子之教而稍逝,官者不为民所求,医者不为民所治。夫子尝与学者并膝畅谈,道尽鸿儒志向,将必生所学为之民。呜呼哀哉!夫子若知,安能为尝弟子而欢乎矣?安能为尝得一英才施教而乐之?
  
  无论舍亲抑或路人,无论夫子抑或学者,无论官者抑或百姓,皆应互敬之,互爱之,同苦同甘,方能安之乐之。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8613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