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心托流水,暗流至天涯

时间:2015-11-26    阅读:44 次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暝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余寒早已退却,弥散于梅林之间的已是那早已酝酿好的朝早晨光。微霜疏落,止于梅梢,白的凄凉,白的惨淡。余冬的瑟风自北方稀疏进退,残势依旧负隅顽抗,竟送来一缕细细弱弱的香。香自何处?定神细视,乃知,此白霜非真白霜也,竟是疏落的白梅点点。贪恋冬日坚持着不肯走。可是,春风已昂首阔步,暖阳也蓄势待发,春的攻势犹如涨潮的海水,汹涌奔袭而来。
  
  这柳这草这奔涌的浅春,都似曾相识,可惜物是人非,变了的只有我一个。自然之春已来,我可否也如自然之物般再来一度青春?再将壮志撒于河山,为其添的几分颜色?
  
  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偌大的金谷园中,能听见清脆的归燕啁啾的叫早之声。已过不惑之年的秦观,携影同立。
  
  犹记得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风和景丽,山光明媚,水光秀丽,苏轼,苏辙,黄庭坚,晁补之,米芾,秦观等雅士贤人在开封宴集,故人相见,百感交集。当初金谷园高朋满座,雅集宴游,铜驼街人声鼎沸,俊士聚众,细沙路初草早萌,细花渐弥。曾记得追随错别家女眷的香车,那赤色的车窗飞出的素绢一角,竟然还清晰的飘在记忆。彩蝶伴着袅袅柳絮,恍若疏梅盛开的梅林间飘落的鹅毛雪花,那淡极的洁白与红极的赤血搅扰着游走,灵动俊逸。这柳絮这粉蝶,惹得一阵春思,携眷着无限情思泛滥在心湖。如此生机勃勃的春景,契合了秦观壮年的慷慨之志,留的这春色,分三分至我家,其余散至天下。
  
  如此追忆,沉思之中不觉朝早已被人偷换成黄昏,山衔落日,鸦融夕晖。一片橘景,惹的回忆都那么陈旧。古城里,再遇之人,已是花甲年纪,偶过一个妙龄女子,却已不是当年那个错随的她,香车里,那个持扇掩嘴低头羞笑的女子如今应以蹒跚佝偻,同我一样土掩半身了吧,可是我怎么就觉得那个妙龄女子和她那么像呢?仿佛就是她依旧走在我的眼前。持扇扑蝶娇声笑,提裙轻盈与蝶化为同类,曼妙女郎发髻上那朵桃花是否凋谢?
  
  少游慢慢踱至角落里少人的楼宇,步履沉重,似怕惊扰了沉睡已久的往昔。往昔,众人相拥相持,高声呼喊,一杯杯浊酒饮进,一首首好词吟出。高声阔论,谈及诗词之宗,书画之魂,琴瑟之音,经史之义,如今空楼独立,周遭安静之声恍如奔袭的寂落,不禁浊泪涌出,满眼是破碎的河山。
  
  然而西园终是一个繁华之地,夜里饮酒作对宴请的毕竟不少,只是那一曲胡地腔调一下子就把少游引回了往昔。旧地依然,人却老去,强健不再,纵使多少汗泪,多少唏嘘感叹,又能如何?少年壮志难酬,老时重游故地,满目熟悉之景依然是旧时模样,但抬手细查,已干枯羸弱,触及面庞,皱眉横于眉宇,双鬓斑白,束发都有些困难,感慨一声,竟被自己的苍老的声音惊得停顿了几秒呼吸,原来,我已老去。怎么就由少年一步踏入老年了呢?
  
  西园还是那时模样,明晃晃的花灯照亮了本该如暗淡的天际,把那得刚出的月光也悄悄隐了,意境早已不是彼时状态。香车往来繁忙,来来去去碰残了香花。只有自己却先老了去,拍遍栏杆,寻不到一丝往昔的豪气。回忆起来事事嗟叹,却如何让也抒发不了浓浓的无奈。但见,酒旗斜在烟雾里,懒散的不成形状。拭去浊泪行行,远眺危山,偶见归巢之鸦,啼一声,竟震得心头一颤,从回忆里惊醒,将这一抔无法言语的愁心寄托给潺潺的流水,愿他渐行渐远,飘散至天涯。
  
  人无大志,定不会感叹,如果只做的一个平凡小生,终日担心自己的琐碎的小事,便不会这样感叹,万般无奈。我非君主,却心系苍生,生为一个有志之人,纵然要经历这样的心里难关,志向太大,以至于寄托太深,便容易陪上一生豪情。
  
  纵有满腔热血,满腹报国之志,满心治国之策,如今又有何用?少年时苦读诗书,却屡试不中,好容易中举,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却因政治倾向一再被贬,几起几落,不得安生。贬谪之时若得一安稳时间治一方百姓,哪怕在边陲小镇,哪怕在贫瘠之地,只要能安抚我大宋子民,苦也心甘情愿,可是你昏庸皇帝一再将我调之此处又任之彼处,让我如何施展得了?
  
  仕途羁绊,愁煞秦观。他不是李太白,不能于无望处斗酒百篇,寄情山水依然神仙,他没有那般潇洒;亦不是杜子美,写出的点点血泪都是苍老悲痛,抑扬顿挫声声惊天地泣鬼神,他没有那般沉重;更不是陈拾遗,颇感身世凄惨将满腹悲痛化为怆然涕下,泼墨挥出苍老激越的篇章,他没有那般雄浑。吼出来,总是能使得胸中一股怨气散于天地,心中的悲痛愤恨自然也就轻少一些。可是,秦观不会。如果说历史在唐朝那些诗人的手中是黑色的,是厚重的,是暴雨雷电的铿锵交响,那么到了少游这里便是昏暗的无声雨,墨色天际包裹的是喑哑压抑,他的心是静的,他的情也是静的,静的悄无声,纵使胸中太多的悲愤积郁,聚到指端,流出笔尖的也是凄美的诉说,不见狂放,不见豪迈,终是一温润如玉的男子。他只会借凄迷的意境含蓄抒怀。他的词,凄清优美,恬淡婉静,不见慷慨激昂的言辞,不见奔放恣肆的意境,始终弥漫着一种故地江南水乡的凄婉,淡雅,工丽,纤细,缠绵气息,是王国维口中的“有我之境”。冯煦在《篙庵谕词》里评价秦观为“真古之伤心人,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在政。”我想,这种风格不仅仅和少游自身的菲薄命途有关,更是和宋朝的重文轻武政策有关,北宋文人柔气太重,狂飙奔放者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且壮士只懂蛮力,不攻文辞,二者无法兼容。他只是一个不惯直言直语,总是辗转缱绻的将情思融进凄婉忧伤诗篇仕途不得意的文人,右迁时少,贬谪时多,甚至在贬官期间还未到任途中又再次被贬,他的这些幽婉感伤的词,是个人遭遇和内在心灵的反应,说穿了,也是他所依附的整个政治及官场失败的必然产物,他甚至是北宋后期国势衰微时弥漫于全社会的感伤情绪的折射。
  
  可是,如果没有宋朝,秦观还会不会是秦观呢?
  
  (拙作献丑,希望得到大家评论,给予指正)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67094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