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的文章

时间:2018-11-14    阅读:1595 次   
  篇一:刚好
  刚好,正如我们之间的距离,正如我们之间的关系。刚刚好。
  我在想我们认识多久,应该是从初二开始,我们睡一个铺。
  记忆也从那开始。记得你喜欢宋词,你会背很多。我从你那学会了一首,是《声声慢》。我总记不住憔悴损,总会说wei悴损。后来你看名著,我跟着你看了一本,是《格列佛游记》,情节记得不太清,只记得,是你说里面的有人吃粪便,我甚敢惊奇,便翻了两翻,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没翻完。记得,我有时会老逼着你跟我说另外一个人的事,其实我并不感兴趣,只是想你会不会违背别人诺言,你看你总是守得那样紧那样紧。我威逼利诱,你也不说。后来我想,不管我的什么事都可跟你说。记得,你的蚊帐有个大洞,我们用纸盖上了。记得我们的被子套的不平整,你总说,睡两天就好了。后来初三了,庆幸的是,我们还在一个班。你的文笔是越加的好,我的还是老样子,后来,我要你跟我写本小说,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一口就答应了,我很开心。
  我在想,初中的我们。唉,我们什么联系方式都没留。高中,我报名的时候,知道我们同一学校。你看,我们就是如此有缘分。我想当时什么都没留,就是对彼此的关系有份笃定。不过你是文科,我是理科。后来有一个本子,说着两个人的事。传来传去,一天,它不见了,我有点慌乱,很久,我才问是不是在你那里,你说是,我便很安心,虽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继续,但我想,你这样做,肯定是好的。
  高中总是很繁忙。好像过了很久,我想你写小说的事应该是搁浅了,不过我还是看见了,我想那天会是幸福的一天,我一面一面的看,都是你的故事,我才明白,我对你如此不了解。我总是会看很多遍。圣诞你会给我巧克力,苹果。还有铅笔字,你说铅笔不生硬,很温暖。我便以后写字,大多是用铅笔。自己削的铅笔,我喜欢看它不平整的样子。后来,我们的联系就淡了,不过我知道你在我很近的地方。高三,吴老师(语文)总会拿范文给我们看,其中不少都是你的,我很开心,就像是我写的。那时,我写文章经常跑题。我很讨厌写议论文。我们很少见面。那天阳光正好,我们坐在草地上,絮叨了一会,便匆匆回到教室。高中就这样没了。
  我想我真不会做朋友。总是有很多偏差,与别人也造成不少误会,幸好,高中还有她们,让我明白了不少。而你,不太在意我偏差的部分,所以在你面前,我是分毫未变。
  我在想大学的我们,你开学了,跟我打电话,很久,是用普通话,我不喜欢你跟我讲普通话,不过我想不大的事,但我真的不习惯。你是校报的记者,一天一天很忙很忙。你说,你在着手写一本小说。你说,你谈成了一笔自己的生意。你说,你喜欢张悬。你说,你建议我不看张小娴。你还说,你学校的恐怖事件。其实,大多都是,你写。我喜欢看你字迹的洋洋洒洒。总会去你空间看你的留言板,看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你会自说自话。不过,我想你是清醒的。就如喜欢海子,喜欢张悬,很清醒。记得我说过,我怕你有红玉的故事,你的字里行间大多是悲凉的,很寂寞,很冷清。偶尔看见你的《亲爱的,我很好》我便开心的不得了,那里面有很多人,但是我只看得见我的,哈哈。不管我发生什么,总会有你。
  除了初中,我们很少在一起,很少联系,偶尔也只是只言片语。我知道,我不会是你的唯一,你也不会是我的唯一,我们的身边都有着很多人,有着属于没有彼此的记忆,但这份距离刚刚好。不疾不徐。束缚太多越难受。我真是庆幸,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
  我想这份距离得亏于你。从初中,高中,大学。你一直在我前面。我到如今才明白,或许,我在开始明白你。我真是笨的紧。哈哈。
  我们总会遇见很多人,明白很多事。寂地说,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幸福的路上。我想你便是我幸福路上站着的人。
  
  篇二:刚刚好
  台湾归来,那匆匆的、淡淡的、飘忽的、被连续灌输的记忆与感触,有时愈觉鲜明、清晰。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以纪此行。
  赴台之前,就与同行的刘君相约,到台湾后一定要买点书。刘君是位教育工作者,早有此意,于是欣然响应。他还早早搜得台北“诚品书店”的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