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痕-关于残痕的文章

时间:2018-11-13    阅读:81 次   
  篇一:残痕
  划过岁月的痕迹,有的会自动消失,有的会残留在岁月的深处。康康便是岁月深处的一道残痕。
  康康是狗的名字。
  很多年没有谈过狗,也没有正视过狗。这其间读过和听过许多关于狗的故事,也深深地被打动过。但除此而外,再没有说过狗,更没有养过,包括我的兄弟姐妹。这完全缘于一段童年的经历。
  十来岁的时候,同学在上学的路上捧着一团花绒绒的东西,那时我们和母亲一起住在她从教的乡村小学,没有围墙,远远地看着同学捧着花绒绒的东西向我们走来,原来,他给我们捧来了一条小花狗。那是刚刚从母腹中诞生的雄性的婴儿,它是那么的美丽,娇小,黑白相间的绒毛分布着很好看的花纹,圆圆的脸,亮亮的眼,两只形状很好的耳朵不大也不小不尖耸也不耷拉地长在头顶上方最合适的位置。那一定是它母亲一窝的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位。它用最稚嫩的嗓音轻唤着,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学校里还有一个家庭,那是校长和他的孩子们。应该说是小花狗和我们一起组成了一个大家庭。那时大人孩子吃的是学校的食堂,每顿,我们把碗里的东西匀一点给新来的“小主人”,它的可爱让我们心甘情愿。它最爱吃又软又甜的山芋皮,因为它是刚刚出生的婴儿。没有名号,父亲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康康”。它居然很乐意地受用着,一声康康,总是顾盼生风,轻摇绒尾,乖乖巧巧地向你走来。在它的婴儿时代。
  它和我们一起成长。至今不明白,它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择了我们的家庭。晚上,它钻到了我们睡的木床下,它把床下一个破旧的纸盒认定为自己的窝。母亲坚决不肯,说是有粪便,硬是要将它“请出”家门。我们睁圆了眼睛看着母亲把它拖出了床肚。天越来越冷,然而,它比我们更宽容。它每天夜里就绻缩在我们家乳黄色的门前,身体紧紧地挤贴着门逢,无论雨雪风霜。天长日久,那水泥的门前竟然留下了它身体绻曲的印痕。
  我们眼看着康康从幼年、童年长到少年,比我们长的还快。它越来越矫健,可谓英雄年少,雄姿英发。静观时,后腿弯曲,前腿直伸,两耳警觉,目光炯炯,遥视前方;运动时,身体轻盈,动作敏捷,奋蹄狂奔,溅起尘土飞扬!那样的线条轮廓,那样的英武阳刚,那是美与力最好的诠释,也是我们年少时最初的感动。
  它的活动范围也随着身体的生长在逐渐扩大,常常走出了它赖以生存和活动的操场。有时候,我们也行走在小学校的外面,池塘、菜园、小路,稍稍放眼便是开阔的田野,隐隐的村庄,偶尔,就会远远地发现我们的健美的康康,感到分外的惊喜和亲切!于是我们会对着旷野,放声地呼唤着:“康康——”余音拉得很长,很长。而康康呢?也立即给予了最快速最敏捷的回应!只见它奋力扬蹄,穿越一切起伏不平的沟沟坎坎,沿着并不好走的弯曲的小路,一路狂奔而来!它用卷起的高扬的尾巴,诉说和表达着心中的惊喜与激动。应该说,那是童年乡村的一道风景。沟通是幸福和美丽的,不仅仅限于人类。
  那时,父亲在邻近的一所中学教书,晚上,常常有定时的教师学习,等学完归来,应是寂静的夜晚了,就在这乡村的夜色里,回家的路上,父亲总会遇到这样的场景:康康默默地等在中学的围墙外,大路口,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主人无言。康康无言。那一路护送的岁月啊。
  小时候,妹妹的身体总爱闹毛病,感冒,发烧、吃药、打针是常有的事了,还往往赶在夜晚,在前往医院的路上,母亲背着妹妹,身后肯定跟着个康康,那漂亮的穿着“花花衣服”的康康。
  但漂亮的康康也有发怒的时候,一个暗淡的黄昏,不知为什么它竟然死死地盯住校长的小女儿青青,顺着操场的边沿穷追不舍,一圈、两圈、三圈,发疯似的边追边吼着,样子很吓人。青青更是脸色发青,一路惨叫着,鞋子早已跑飞,惊魂不定的脸上分不清口水和泪水。只见青青的父亲挥着菜刀,对准康康也同样发疯似的追赶着。记不清到底转了多少圈,应该是天色全然昏黑了,所有的疯狂才随之安静了下来。
  校长的女儿青青那时大约八岁吧,本来就脸色青黄,又时时会发作“羊角风”,发作的时候泛白眼,流口水,在原地转小圈,最后颓然倒下,样子很可怕。这对于年幼的我们,大概还不会产生同情吧。但那个夜晚我们最担心和同情的却是康康,不知当时它藏在哪里,天亮了,它能否躲避被报复的厄运?
  天亮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没有谁再追究它了。我们暗喜。然而,仍有一种担心在潜滋暗长。
  早就听说过一个人,是专事打狗的,不知他的真名,村民们都管他叫林二狗。暑假了,小学校那阵子成了民兵集训的地方,林二狗是民兵排长或是班长,反正是个小头目,他背着枪驻进了学校,休息时,也面目和善地走进了我们家。不管是不是有一些康康的因素,父母和我们都非常地友善和客气。就这样,他天天到我们家坐坐,可能是“职业”习惯,他很敏感地就发现了正睡熟的康康,还高兴地赞许了几句。可我们谁也没有点出让他“手下留情”之类的话。应该说是有心但没点破!为什么不点破?是因为他笑嘻嘻地送给我们吃了一个很好看的赖葡萄?是因为我们年幼单纯,想不到那么远?
  秋天了,那个秋阳温煦的下午,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沫,都在教室里。几声枪响,划破了田野的上空,为秋阳染上了血色!许多人目睹了那幕悲壮的场景。有人数过了,七声枪响,七颗子弹,康康一路狂奔。
  在血色的秋阳里,我们漂亮的、忠诚的、勇敢的康康,终于倒在了第七枪,倒在了回家的路上。
  
  篇二:望沉而败,只留断锦,残痕
  繁华似锦掩不住的是荒凉,忧思如雨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春光已老,佳期如梦,点点滴滴地疏狂放纵,也只是遮不住。掩不了的思愁满眼,盖不住的隐痛如山,心波盈盈,荡荡无极!深入浅出是一种境界,笑尽天下可悲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境界?
  抬头仰望穹苍,心里莫名其妙的悲伤,好久没有触摸斯里歇底那一抹阳光,看星河斑斓,别有凉意,一时默默无言。在成长的日子里,我在追寻着生活的沧桑与奔波,可是也正是在不知头绪的忙碌中蹉跎着岁月。感叹着时光的逝去,却又难以摆脱岁月年轮的拉扯。也许,在匆匆的人生道路上,是该珍惜迎面吹来的那缕清风,是该珍惜那轮散发着清辉......我疯,癫,痴,傻,贪,怨,怒!我五毒不清,六根不静。七情以绝!悲伤的时候总是没有人理解自已,说的在多又怎样?
  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别人还是不会理解,人总是原谅自已容易,原谅别人难,在表面上笑的那么开心,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张面具,摘下的面具再也带不回来了,因为没人想看到这样丑陋的自已。如果,生命里注定要背负遗憾,那么,请让我真诚的祈求,祈求那一阵阵过往的风,可以带走我所有尘世的痕迹。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我愿意用一生的欢笑,来沉淀这杯人生五味的佳酿,让自己沉醉于其中,从此不愿再醒来。只是无奈,一路走来,尘世的花开,岁月的苍茫,被寂寞的呼吸,渗透清风拂过的呢喃,最终,我只能用沉默,来代替所有的忧伤。快乐总是那么短暂,忧伤才是命中注定的毒瘤,随着血液生衍,无休无息,在某一时刻会变得更加凶猛,不可歇止说什么天命攸归,其实有时候只是我们身不由己。我祭奠我的十八岁,从这一刻起,我埋了幼稚,葬了天真,埋葬了那颗容易被感动的心。现实中发生的种种一寸寸渗入我的每一寸皮肤,一滴一滴融入我的每一点血液。
  我并非诗人,可我有着诗人般的惆怅!
  我并非坚强,可是事事都在强欢靥!
  我并非演员,可是时时在伪装!
  我并非心凉,可是句句都心伤!
  一场烟花寂灭,观众一哄而散。却不知躲不躲的开命运的安排......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1174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