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的时候-关于栀子花开时的文章

时间:2018-11-13    阅读:85 次   
  篇一:栀子花开的时候
  忽然一阵烦闷,抓起车钥匙就出门。去哪里呢?迟疑间,一个声音对我细语:走吧,路在转弯处。
  收音的新闻说奥巴马在加拿大访问,议题自然涉及目前全球瞩目的经济危机等等。布什遗留的这一摊,奥巴马在上任前后就开始动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当然他身边不乏类似诸葛亮的智者,但采纳或者举一反三多少是他的自一由,也是他胆略的体现。可最后结果如何,有时只能端视一种运气。蒙田说:"无论我们如何周密计划,小心谨慎,总是运气主宰结果。"
  命,这玩艺,捉弄人,也造化人,谁知?
  假如当初没有出国,我还是今天的我?与其说我不自知,不如说我试图回避。尽管我知道有的东西是避不了的。我不时自责自己,假如我不选择出国,至少可以多陪陪父母。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我一游就是数年。近年与父亲通电话,他虚弱的声音,常使我的心往下沉……回溯妈妈健在之时,她在电话里的谈笑风生,真是恍若一场梦呀……
  而开车做梦是危险的,可我怎么才能抑制对妈妈的怀念?去年夏天去一家日本超市购物却发现玲珑的茉莉花,我惊喜万分,弯腰抱起她便朝收款台款步。茉莉花是妈妈最喜欢的植物之一,那久违的芬芳,唤一起的不仅是对流逝岁月的记忆,更是对妈妈无尽的眷念。我甚至觉得她是妈妈的化身,是来慰藉,陪我度过异国岁月的。
  那么,今天妈妈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扑面"?我猛地掉头,往Home Depot开去,孰料,停车场居然是那么的空荡,这又是不是经济危机的另一类写照?妈妈尚在的话,一定为此牵肠挂肚不已。不过该来的谁也挡不住,一如该去的……只是花谢了,还有来年。而我固执地相信:世上的植物开花,也开意,也在等待她的高山流水。
  骤然,一缕馨香扑鼻而来,循着气息寻觅,天啊,竟然是洁白的栀子花!是妈妈在坪台养护的栀子花?是重庆沙坪坝街头卖花人背篓里的栀子花?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笔下的"色疑琼树倚,香似玉京来"的栀子花?是一首歌唱的栀子花开,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我轻轻地捧着她,犹如捧着一张可爱的脸。她依然一脸的清纯,跟我回家吧,我情不自禁地向她耳语。
  虽然家从某种角度而言,是一种束缚,虽然家有时成其不了避风港,虽然家的季节与季无关,虽然家的内涵不是房子,虽然家在某一天也会成为难解的乡愁,但渴望的本能让我们在寻找中忧伤和快乐。
  
  篇二:栀子花开时
  这个季节是与栀子花相遇的季节。
  惊喜栀子花开,粲然满园,每每走入园便感受了它扑面来的魅力和如焚火般的热情。
  缀草偃行无语,也定是在窃闻栀子花的清香了。
  用手指缓缓地拨开寂寂的芳馨,摺摺又绕柔,在耳、在衣,香袭了满身。捻开幽幽的瓣,颤抖恰在蕊心间,然随即流淌于一地。
  栀子花开,或含苞或嫣然一笑,亭立于雨露中、晨曦下,那般的美、那般的俏,却始终持静静的模样。
  如水的夜,听见园中传来花瓣坠落在草间的声音,隐隐似乎是一阵阵的轻叹声。
  披着薄如蝉翼的衣,汲着鞋,悄然走出,穿行在漫漫的香氲深处,寻着那种清冷的叹息。
  任由散开的发如女萝,迤逦地缠住一园的花香。用鼻点点地捕捉那份袅绕。
  轻摘一枝栀子花用它来装饰我的发,更让它的馨香盈入我起伏的胸膛。捻着栀子洁白的瓣,很自然地微笑了,轻轻得笑成最唯美如栀子花的色彩。
  夜色中,随香轻摇,凭衣衫翩舞。让自己化成清香而洁净的栀子花,以千百种曼妙的姿态,静静地绽放着美丽。
  曾见否?这花上也有诗有词,是这个季节、如是的夜为之赋上的。于是心情也散落成文字,有时候像诗,多的时候更像词。
  细捻着鬓角的发丝,纷散着满襟的馨香,用心笔反复涂抹着自己长成花的样子,以栀子花的睡姿,以一种遗世的美,擒得一枕缤纷的梦,遁进那叫栀子花的世界。
  比起史湘云酒醉憨卧芍药裀的花间石上的“只恐夜深花睡去”,我更愿意穿过阳光、穿过烟雨,静静地抱着栀子花,衾着满褥子温婉的香氲、念着栀子花的词,一任时光在指尖滑落,一任红颜在栀子花的季节里渐渐地老去。
  
  篇三:又到栀子花开时
  “栀子比众木,人间诚未多。于身色有用,于道气相和。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
  又到栀子花开时,想起了唐朝诗人杜甫的《栀子》,想起了那个诀别的季节,伤感再次推开记忆的窗户,又回到那块宁静庭院。
  本是不想回望的,但是在这个季节里,栀子花合着皎洁的月亮绽放,便沾上了月亮的灵气,给人冰清玉洁的感觉,虽无牡丹的富丽,却也不失荷花的妩媚,正如有诗写她:“雪魄冰花凉气清,曲栏深处艳精神。一钩新月风牵影,暗送妖香入画庭。”不知老院中那棵栀子花是否千枝银压,是否馥郁满庭?
  那棵栀子花已生长近三十年了。记得它被父亲带回来的那一天,我就被它的美所吸引。叶片革质,翠绿光泽。那个夏天就开了唯一的一朵,花白色,且花香直沁人心脾,我问妈妈,我可以摘下来吗?妈妈说,花在枝上,会开很多天,如果摘下来就会因缺少供给的营养而枯萎。既然这花是属于你的,你就应该爱护它,而不是毁了它。这一席话沉沉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所以,很多年来,我从来不肯采撷过任何花朵。想象着它们娇美的容颜因为我的已念而慢慢枯萎,总会莫名地生起伤感。
  采下的第一朵花,是九年前的这个季节,是院落里的栀子花。
  那个季节,是痛楚的季节。妈妈带着满腹的心事悄悄地去了天国,留给我们无尽的伤痛。
  父亲不舍我声音喑哑,摘下几朵栀子花,用沸水冲泡,代茶饮。
  办完妈妈的后事,我摘下一朵含苞欲放的花,生在灌满了水的杯子里,放在床头。见花如见母。
  那年,栀子花开得异常大而多,香气溢遍了半个村庄。
  父亲知道,妈妈生前最喜欢这棵花,悉心地照看着。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又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然而茂盛的栀子花满树花蕾,却迟迟不肯绽放。父亲依然悉心照看着,只是不肯悉心照看自己。二十天后,父亲也悄悄地走了,未留下只言片语。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满树飘白!
  谁言草木无情?
  转眼间,九年过去了,岁月褪逝不掉的是满眼的青葱叠绿,还有记忆的断章。隐约的泪痕诉说着诀别的痛楚,空灵的月光见证了生活的滋味。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1174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