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逝的文章

时间:2018-11-08    阅读:31 次   

  
  篇一:远逝
  我知道,都知道,其实你也很难受的,站在你那里想我不怨你。可是我的心还是很难平静,我知道我一直以来很真的平凡,也没能为你做过什么。心里想的可人儿,现实中似乎是那么的遥远的。但我是给你了,也给了自己两次机会了,引用一句话是“我允许你走进我的世界,也允许你离开我的世界,但我不允许你在我的世界里走来走去……”。我知道自己并不高贵,可我也没有那么的卑微。再不要你一眼不吭的就离开了,走也得要人死这个心啊,这样不言不语的来来回回到底算什么?如今再回头,再把它拿出来,不是我很记恨,只是我们都逃避也不是个办法,虽然事已远逝。
  你是有着那么强大的理由离开一个人!离开我的世界!明明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为什么你还要闯进我的生活里?都已经飞走了,为何还要飞回来?你可知道这样会一次比一次伤的更重,明明知道会受伤,可自己还是会忍不住的礼你,明明知道你很残忍,可是还是没有恨你的理由。也告诉自己,自己也曾是个有气节的文学爱好者啊,真是丢尽了文人的脸了,真不知道下一次你再飞回来,我又会是如何的贱样子了。我是人间惆怅客,多情者总是自伤,痴者总是伤的那么甘心。
  我是一个多疑的人,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有着太多的不可能了,有着太多的荆棘沼泽在眼前了。可是自己还是没忍住对你狠下心来,还是停下来多看了你眼。这一眼却让我掉进了你的圈套,让我陷进你的故事,不愿出来。我不知道这一眼的意义何在,却让我再也找不到拒绝你的理由了,就“今朝有酒今朝醉”吧,哪怕是一时的快乐也是好的,痛苦既然是我所想的未可知,快乐已经是摆在眼前了,我还需要去选择么?
  真是有一种被生命愚弄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错误的情节。我想我是还没找到对的人。
  我知道你的选择是对的,一个外人怎抵得过生养自己的人呢?更何况和他在一起的未来是那么的不可预知,为什么不去找个能看得到未来的人呢?我的声音很大,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不自信,我的胆子很大,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恐慌。其实连我自己都自己都是很失望的,对自己的未来也是充满的不安。我是那么的没有勇气的一个人,给不了你幸福,也希望你能幸福,总不想叫你跟了自己而后悔,而到后来的恨了自己。如今,一无所有的我还是一个人的好。
  心乱的半年了,虽然自己只能在一旁空嗟叹,却无力挽救自己的幸福;虽然只是我在给别人机会,别人也不给我机会;虽然有好多话还没来得及对你说起,有不甘但心已经释然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梦正朦胧……
  
  篇二:即将远逝的美好
  刚交上十月,村子里就开始唱戏了,为了感谢神灵的佑护,一年里风调雨顺的,到年末了自然是要唱戏谢神的。
  每年的庙会,唱戏谢神是村子里的一件大事!早先的庙会唱戏,比过年还要热闹,主人提早要做好接待亲朋好友的准备,磨好白面,榨好胡麻油,炸好油饼,家道好一点的,还要割几斤肉,买几瓶酒,姑姑舅舅家是要提前去请的。唱戏的前几天,村子里就已经到处是喜庆的味道了。
  一挨大戏开唱,台下黑压压的站满了人,尤其是那些须发皆白的老人们,或是坐在自家带的小凳子上,或是搬一块石头坐上,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地瞅着台上的角色,忘情之时,也站起来喊几声“好!好!”一台戏三个多小时,硬是叫尿尿憋得左挪右移,脚步却离不开戏场半步,硬是咬着牙撑到戏毕人散,才艰难地移动脚步,到一个遮羞的地方,哆哆嗦嗦的尿大半天才消除了小肚子涨的痛苦。那些中年人,不光眼睛牢牢地盯着戏台上的角色,还根据情节的转换投入其中,或是跟着角色小声地哼哼,或是把这个角色和以前熟悉的角色作比较,褒贬一番。小媳妇们三五个一簇,漫不经心的看着台子上的人物,大多的时间在彼此比较评价着身上的服装,如果有谁穿了一件款式新颖的服装,那么她就成了大家的焦点,谈论的对象了。那些穿开裆裤的娃娃,则忙着在戏台下寻找没有爆响的鞭炮,或是趴在戏台的边沿瞅着旦角脚上的花绣鞋或是将官脚上的厚底靴子。最兴奋地要数那些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和姑娘们了,平日里无由相聚,彼此不敢靠近,唱戏给他们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们站在人群稍后一点的地方,彼此谋划一阵,便制造一个骚动,故意把几个男孩挤到女孩身上,女孩子们则一边娇嗔地斥责着一边转身查看是哪个冒失鬼,男孩子们则忙不迭地道着歉,陪着笑脸。这样一挤一闹,男女之间就消除了陌生,进而达到熟悉,有了说话的理由。胆子大一点的,挨在姑娘身边边道歉边捏住了姑娘的手,如果不遭拒绝,那么就是另一个美好故事的开头了。一年岁末,村子里庙会唱几天戏,要成就多少美好的姻缘啊!(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这是我们少年时代看戏时的情景。那时候如果哪里唱戏,不拘远近,不管有无亲戚,都是一律的兴奋不已,早早地奔向戏场,尤其是晚上的戏更是不容错过,因为夜戏遮丑耐看,还给少年躁动的心创造了绝好的条件。如果是《花亭相会》、《白蛇传》、《拾玉镯》之类才子佳人成就好事的戏目,更是与青春的激情相吻合,台上在演戏,台下在创造情景,那些情景,至今还是令人铭心难忘,激动不已啊!
  只是,这种美好的情景已经逐渐远去,令人叹息不已。庙会还在举办,戏也在唱,只是戏场里看戏的人已经屈指可数,几乎是廖若晨星了。去年唱戏,台子就搭设在学校前面的麦子地里,由于天气暖和,看戏的,凑热闹的人数还算不少,不管怎么讲,看戏的总比唱戏的多。今年唱戏,台子还是搭在老地方,由于天气不怎么好,看戏的人只是十来个老汉,十来个娃娃,如果不算那些掉鼻涕的娃娃,看戏的人比唱戏的人少多了,虽然演员们唱得还算卖力,那些《下河东》、《斩单童》、《打镇台》之类的戏目仍然是喝彩声不断,但是那喝彩的声音微弱的很,还没有听清楚呢,早已经消失在铿锵密集的锣鼓声中了。
  唱戏,按照老辈人的说法就是高台教化,为的是对后人在忠孝礼仪诸方面进行熏陶、濡染,使后辈人承袭忠孝,通晓礼仪,明辨廉耻,这在农村是最高规格的传统教育,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在这种教化中成长、成人。《三娘教子》、《铡美案》、《卷席筒》等传统戏目在农村孺妇皆知,家喻户晓。行走在乡间小道、沟坡山洼,不时能听到汉子们粗犷悲壮,淋漓尽致的吼唱,使你不由得也和上吼唱几声。
  而今,五花八门的娱乐方式和被铜臭腐蚀了的心田,早已不能容纳古典戏曲里面的惩恶扬善,因果报应之类的教化了,一切都是速成的流行,一切都是短命的热捧,热闹之后是更加的寂寞和落魄,浮躁之后是更加的浮躁空虚。
  站在空旷的戏场里,我不由得杞人忧天:当这些美好的东西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之后,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让子孙传承呢?而我们的后人们,在自己的记忆库存里面,将会留存一些什么东西作为心灵的慰藉和寄托呢?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1043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