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路

时间:2018-11-07    阅读:87 次   

  
  篇一:远方的路载满幸福
  有时,眼睛从电脑面前移开,望向窗外,看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总会有一种百无聊奈的忧伤。在这忧伤里却又忽然的惊觉,那只是悼念,悼念那些没能成行而本该有艳遇的旅程。
  生活沿着约定俗成的轨迹不紧不慢的走,人在其中慢慢变得麻木,似乎一切都可有可无,没有热情,更没有激情,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坦然。
  听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人的灵魂只有7磅。在不断的麻木中,我坚定的相信着,我是只有7秒记忆的:前两秒我做了什么,后两秒我该做什么,中间的三秒我在细数着时间的刻度,它像动画片里常常出现的漩涡,可怕地吸走了我一切的知觉,以及7磅的灵魂。
  7磅的灵魂都用来作梦了:周游世界的梦,细数乡间牛羊的梦,如风忽逝的梦,总之,全在旅行上耗费掉了。但是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和床褥和桌椅联系在一起,如果拿出去化验的话,我想他们的材质和构造应该近似于棉花和木板,一个无力无形,一个呆滞无趣。
  朋友总告诫我,想像虽美却虚无缥缈。人得实实在在的活着,去感受酸甜苦辣,品味现实的残酷也感受生命的激情,却不能让梦想停留在想像的层面,既欺瞒了自己,还荒废了世界。
  于是在她连拖带拽之下,踏上了我的第一次旅程。由于是清晨,还有薄雾缭绕,但是一路上,同游的旅客们已经精神抖擞,只有从来都习惯晚起的我,依然在他们说说笑笑的谈话里呵欠连天。由于路程并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那里是彝族聚居地,我们去的时候恰巧遇上寨子里的小伙子娶亲,小伙子上着镶着花边的黑褂子,下身则是一条宽宽的裤子,头上裹着头巾。黝黑的脸,整天乐呵呵的样子暴露他一口好牙。听说他去的媳妇儿就是在一次彝族的活动中唱山歌“赢”回来的呢。小伙子的嗓音尤其的好,在寨子组织的一次活动上,他被同伴们要求亮嗓,这一亮可不得了,一下就让全寨子的人都安静下来,用他朋友小伟的形容来说就是:“清亮的哟,跟云雀似的。”我小文他云雀到底长什么样儿,声音如何,他却害羞的低着头:“没听过,书上这么说的。”云雀没见过不要紧,邻村的美丽姑娘却是实实在在的被他的歌声迷住了,羞涩地将刚秀好的荷包送到了他手上,新郎官说:“当时啊,我都懵了,还没看清楚她的脸叻就捂着跑开了。”还好的是,娟子一头秀发帮了大忙,朝大伙一问都知道,姑娘就是邻村的娟子,就这样一首歌成就了一段美丽动人的爱情。新娘子背过来后,又闹腾了很久,直到月上梢头喝喜酒的人才带着兴味散去。
  回来的路上,想起白天的场景,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朋友嗔白:看吧,光是想像能把人折磨成活死人,就得活到现实里,实实在在的感受才能笑靥如花。
  再后来,多次出门,终于有所悟:走出思想的囚禁,真正地走在路上,每走一步就遇见一步的精彩,到一处就遇见那一处的美丽,无论是邂逅一个人一个故事,还是征服一座山一条河,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和真实的触感。唯有在路上,才能够真正载回满满的幸福。
  
  篇二:家与远方的路
  小时候自认为自己方向感很好,从不迷路,无论自己去哪,都会顺顺利利的回到家中,我常把自己比作是识途的马儿,所以无论我去哪里,仿佛家就在身边,一步也没离开过,儿时的我,家是那么的近,仿佛只要伸手推开门就可以闻到那浓浓的饭菜香,就可以投入妈妈那温暖的怀抱。
  家是温馨的港湾,它庇护着我成长,关心着我生活,也许我的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儿童时代,可是眼前的一切不一样了,时光像是沙漏,颠覆了眼前的所有,它把过去剪成一段,又一段的记忆,那记忆是美好的,奢侈的,许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无奈和顺其自然的安慰声中度过,总是一边因失去而伤心不已,一边又说着:“失之坦然,顺其自然”,的话来安慰自己。(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长大了,追求的也多了,事业,婚姻,家庭,处处奔波劳累。有时自己明明躺在自己的床上,明明就在自己的家中,可是还是会觉得,家在千里之外,家是不是已经淡出我们的视线,也许家是什么样子的?早就无人问津,因为我们忙碌,我们奔波,我们应酬,我们打拼,离开家,到很远的远方去闯荡,交了很多很多的朋友,可是也越来越孤单,越来越寂寞。我们茫然与眼前的浮华,沉醉于纸醉金迷的都市。
  青春就像奔流的江河,那些曾经的美好,早已转眼不见,在我的心中一直都觉得,家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的眼前,一步之遥,只要我想,那斑驳的大门随时都会为我敞开。
  印象中,第一次觉得家很遥远,是在十年前的救护车上,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出远门,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第一次出远门的摸样,那时一定会有家人陪送道别,我也会在家人祝福和欢声笑语中踏上远行的班车,可是那生命中的第一次远行,在驶往,县医院的救护车上,爆炸,弄得我面目全非,我似乎受了重伤,第一次觉得死亡竟然是这么可怕,没想到第一次的远行,第一次的与家人道别会是生死之别。
  我害怕极了,我想回家,家的温暖,家的摸样在脑海中渐渐清晰,可是忽然又觉得家离我好远,我像是一只受伤的雏鸟,暴露在猎人的视线中,我必须回家,不然猎人的枪口随时都可以洞穿我的胸膛,是的我怕极了。在梦中,家就在我的眼前,可是又仿佛隔着很远,真的很远。漫长的两个月,生离死别的两个月,我被抢救过来,在监护室,转向普通病房,父母一直陪在身边,那两个月就在父母每天以泪洗面和我的痛哭呻吟中度过。凭着健壮的身体,熬过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诀别,顺利康复出院了,于是我又踏上了第一次回家的班车,我只记得哪天我笑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回到家,尽管在上车前,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映入眼帘的一起所震撼,荒凉的院子,角落里长满了杂草,往日的大门早已锈迹斑斑,房屋门口摆放着一台破烂不堪的电视机,电视机的一角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窟窿,再看看其他地方已经是面目全非,只能凭靠破烂的外壳和凌乱的线头,才能认出它。在仔细看看房间内,破烂的家具摆满了一地,全是些不值钱的毫无价值可言的家具,毫无秩序的摆放着。在那摆放电视的桌子上,空空如也,桌子也是有一块很大的残缺,桌子的正上方,吊着的篷布也有一块很大的窟窿,就连桌子旁边的衣橱也有一块很大的窟窿,也许这些就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可是就在那天下午全部付之一炬,毁的毁,坏的坏,看着眼前的物品,这都是灾难的代表,也是我痛苦的根源。
  回家后不久,就从当地摄像师那里拿来了一份光碟,是事发后当地工商局拍摄,并刻录下来的,记录了事发后的一切,后来由于我害怕,就连同照片一并给烧了,之后那些儿时的记忆也都被我抹去,封存了起来。
  也许残酷的现实,给我原本纯真的童年抹上了阴影,即使自己一个人,在外奔波打拼,此时的我已经离开家好远好远,但是不管自己走多远,家,它一直在我的心里,它永远是温馨的,是坚实的依靠。无论我们走多远,家,就在我的身边,时时刻刻的陪伴着我,所以昂起头,不难过,不伤心,我是坚强的。
  也许残酷的现实给我也给家带来了,悲伤与疼痛,可是我仍旧开心的活着,家也坚强的存在着,我们都不需要眼泪,我们不需要失落,只要家在,只要有我在,我们就是幸福的,我真切的希望有家的人,都是幸福的天使。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1025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