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且行的文章

时间:2018-10-17    阅读:51 次   


  篇一:且歌且行
  时间的眼睛是回忆纠缠的涡流。
  沧澜看似激荡不安,滴水相融,转而不见。纯净点染了湛蓝,环环涟漪抚平波纹,终成一汪宁静的水,
  时而潋滟,时而默然。
  日月在旋转,时光在奔流,回忆汇成一片海,宁静无波。不必去追寻每一滴雨露的名字,不必去设想沧海变桑田的寂寥,纵使几千年风雨沧桑,回首时,却也短暂如一个易碎的梦境,在无垠的沧海里早已匿去踪迹。
  我也曾奔流,我也曾枯竭。
  我现已弥漫般地流淌,倾听流域叮咛,大地沉吟。曾经年少轻狂般地奔涌,以湮灭一切的气势无畏地闯荡,而今涓涓细流却也滋润一方,较于凛风悲壮般的对抗,倒不如邂逅诗卷中蒹葭的柔情。
  时间的眼睛俯视着我踽踽独行,回忆的涡流吞没了无数相遇复又别理的人事,苍穹之下,沧澜点染了湛蓝,地平线总在遥不可及的彼方,连接了星汉与碧波璀璨的倒影。
  寂静,回荡着黑暗冷峭的叹息,晨光熹微,黑夜将熄。
  那一抹冲破黑暗的天光。
  日月相催,纵使诸岁年光静美,遗落的足迹却也不能再寻其归路。世人行者多于归人,匆匆而过,映于眼中的只有前路的千江水千叠山,何人曾细看那逐渐背离的往昔。
  今朝菖蒲葳蕤,明日落红逝水。
  岁月如指间流沙,不待细数,不曾停留。待字红颜终如落花般凋零,世间多少事,何能与岁月侵蚀相比,繁华如春梦,落釜黄粱,南柯一梦,歇尽平生。
  将心中所郁皆化为纸间文字,墨迹留指间,最难留的却是掌上流年。偶尔于梦中回望旧时的青鸟,翠羽牵引的航迹早已延伸至不知名的远方。不知是否已在不知然中蹉跎了岁月,一个又一个寻而不见的妄念,陈铺起一个又一个镜花水月的虚像。当现实的无情悄然将我推进了毫无退路的绝境,又是谁在喧嚣中挣扎,窒息在自己圈出的牢笼里。
  世事无常,今夕昨非。我追寻着梦境指引的方向,却无力于现实沉重的叹息。曾经倾羡于点墨色泼茶香的生活,伤晓风残月,恨杜鹃声切,唱华灯明灭,歌好景好天,执细毫,写一纸风华三千。一直以为我会走上文字铺就的道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绽于笔下,两三烟树一轩明月映于纸间,撷四季山光水色,遥寄江月。然而,现实终未能实现我的梦想。
  知毋需悲,世事难料,何人又是如此简单的如愿以偿。但伤如长夜,总是萦于梦回。
  记忆里的那份疏狂如今又凋落在何方,浅笑间回望,故里的青石街道盘亘着岁月冥冥中沉淀下的古老忧伤,母亲枕边的歌谣里,轮回着一个熟悉的梦境。缄默的青瓦白墙沉睡了细数不尽的年华,露湿的青石,模糊的足迹,若即若离的笑语,藏匿在咏叹般的歌谣里匍匐的影子,蛰伏在尘封的书页里。
  如同离我而去的青鸟,恒刻在尘封的记忆里。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或许还有满缀花海的彼方在阴霾掩盖的尽头,就如同我脚下的路,已有依稀零落的花颜。
  歌仍在唱,虽已脱去了华裳,宫商仍就清丽。路还很远,衣衫染了霜霞,踽踽独行,阅尽繁华。
  且歌且行,试问尘中客,浮生能有几年?且歌且行,醉别烟雨,回首云淡风轻。
  
  篇二:且歌且行
  不知道昨天都做了什么,8点左右睡意就席卷而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脑子里充斥着什么,却没有去思考的力气,洗漱完毕静静躺下,以为可以一觉到天明,却迟迟不肯睡去,明明什么都没有去想,却有一种莫名的压力让我清醒。推开窗,秋雨敲打着窗棂,下得很急,但每一滴都那么结实的打在我心底,分外清晰!我竟是麻木了,窗外下着雨都没有觉察?又是一个冷雨夜,不知又有多少人辗转反侧?
  秋天的雨是寂寞的,空虚的。用它无力的双手弹奏着荡入心魂的惆怅。等待,无穷无尽的等待,那是忍把浮名换作浅吟低唱后最落寞的存在。
  但秋天的雨又是昂扬的,激慷的。它以绵绵之力对抗着那些无法触及且又存在的东西,她们冲向前,义无反顾。那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也是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的倔强。秋天的雨就那样飘落着,留给人的是无穷的哀怨和无尽的遐想。(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曾经雨中吟咏,雨中淋漓。那个在风雨里奔跑的痴心少年携着那把岁月里挥舞的“清风长剑”迷了路,现在连听雨声都觉得心生疼。长大,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我们才二十几岁,有着他人羡慕的年华和容貌,有着大家充足的肯定和期许,然而,璀璨的年华却被现实摧毁了灵魂,那些我们不敢面对的强大的现实……雨,整整下了一季,梦,轻轻碎了一地……
  人们说:与文字结缘的人其实是不快乐的,他们的快乐想像贪玩的孩子,游荡在天边迟迟不肯回来。这是我吗?一半明朗,一半忧伤,一半热情,一半冰冷。喜欢看着别人的故事落泪,却在自己的故事里没心没肺;上了,习惯隐身,但看到朋友的头像总忍不住留下点什么,即使没有及时回复也没关系,他们一定在忙,自己何尝不是呢;总是习惯帮着别人,但自己的事不到迫不得已总不爱麻烦别人;总想以长姐的架子保护妹妹们,却忘了自己没那么宽阔的肩膀;很固执,不懂得放弃,一旦放弃了就绝不回头;在陌生人面前很安静,在朋友面前胡闹;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听悲歌,写作没灵感总是听歌寻觅灵感;总认为自己很了解自己,在朋友那里才发现还有另一个自己;觉得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不可靠却还是选择相信别人;不相信星座,却总是对号入座,因为有时会找到心灵的慰藉;不相信童话,却一直期待会有个真正懂得自己保护自己的人出现;常和大家玩得很疯很开心,等到欢喜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又感叹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生活是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就像钟表可以回到起点,却已不是昨天,若人生只如初见该多好,就不会有后来的泪滴垂、心灵碎,也不会有后来种种际遇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也不会有成功、失败……
  小时候急着长大,却忘了长大是必经的路程,而天真的现在是一去不复返的。永远不要以为最好的日子很长很长,不必那么快离开,就在我们不以为然时,最好的时光悄悄地溜走了,留给我们无尽的遗憾和空虚。我们唯一能弥补的就是珍惜现在的每一天,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当我们回归心海深处那片幽蓝深静中,想起那些年,有那么多人和你同撑一把伞,走过漫漫的雨季时,定然会如鲛人一样落泪成珠。
  浮生若梦,岁月静好,我愿做一朵陌上花,摇曳在红尘。悲伤时,淹没日夜风流,自赏孤芳;幸福时,飘落红尘角落,温暖流年。相信我若盛开,清风自来。
  冰心曾说: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世界与我,相互而已。世界不尽公平,我们应有“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的精神。一路前行,一路高歌,一路成长!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0420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