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机的文章

时间:2018-10-17    阅读:122 次   


  篇一:中国·生机
  看当今中国,完全政府主导的经济。仿佛楼市绑架整个中国,每一次的小小涨与跌牵动亿万国人的心;虚热的汽车产业,堵塞了中国各大中小城市,却没有我们在国际上叫得响的品牌;抱有些许希望的股市,水深千尺,十年终成泡影;冲击我们视野的电子产品,只剩下丁点可怜的山寨机;关心我们衣食住行,用的是越来越多的洋东西;每天用的水电煤气,越涨越无奈。背后的伤,谁能解中国百姓之痛。
  危机,中国现在已经陷入了危机。
  国家兴衰,全民努力。寻找危机中的生机吧。
  记得有个经济学家提出藏富于民的观点,可能是个唯一能解决中国现状的根本办法了。但这个关于全中国政治改革与发展的系统工程,经济创新与革面的艰难任务,各利益平衡调整的残酷较量。我相信中国能做到。
  希望我们的政治,能做到军队,政府,百姓三方选出独立的司法,三方相互协同,相互监督,服务全民,共同进步。有我们独立地法制与文明,稳定与和平的社会来创造我们的财富。
  经济是中国的软胁,不要看总量,要看国民所有的切身利益。
  重视我们实体经济基础的制造业,用那精益求精的制造业来支撑我们的品牌。集中全国现有财富来打造高科技的品牌,关乎衣食住行各行业的品牌。让各行业协会作主,让这些品牌企业成为市场主体,让国企稳定成本成为品牌企业坚强后盾。我们需要品牌,国际品牌,去赚取更大利润。
  有了我们共同的财富就需要最坚决,公平分配方式。所谓不患贫而患不均,很难有一种办法做到。我想有两种方式:股市分配和按劳分配。国有股份要全民均配,并从中获益,优秀品牌公司上市定期分红,让全民参与。公司员工严格执行按劳奖惩分配,并实施法治化。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更有责。虽说不以天下为己任,但要人人做好本职工作。中国强盛,还看今朝作为。
  
  篇二:生机
  由了生活的困难和固有的残疾,人生对我来说已索然无味了。
  一个临冬的上午,我在一条街道上漫无目的走着,路旁的白杨树正在寒风中飘零着枯叶,这于我当时悲悯的情绪正好适宜。
  就在我要转向另一条小巷的时候,只听有人用掺合了的乡音对我喊:"朋友,能给我10元钱吗?"
  这简直要我的命。10元钱在当时差不多可以维持我一个星期或者更长一段时间的生活。我停了下来,见那街头坐着一个年龄同我差不多的青年,衣服很旧,比我更不幸地是没了双腿。
  我走了过去,他眼里立即闪着希望的光彩。(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可是,"我说,"我并不比你好多少呀,你怎么开口就向我要10元钱呢?"
  "我不想再过这种流落街头的日子了,我想改变现状,有自己的事业,可是没人帮助我。"他说,"正因为你同我一样不幸,所以你最能了解作为一个残疾人的痛苦,知道他们要干一件事非常困难,能给予同情帮助。"
  "我并不能帮你什么忙,"我摇摇头,"就算我给你10元钱,你就能改变自己吗?"
  "不错!"他自信地说,"虽然只有10元钱,但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我可以用它来做许多事。比如,我可以凭自己的双手劳动,去买来鞋刷鞋油,摆个小摊为别人擦鞋,再凑钱买台补鞋机搞个体,说不定最后还能办个鞋厂呢。"
  这是很好的想法。我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我知道里面还不到10元钱。沦落异乡,对一个找不上事做的残疾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多了。
  "我这儿没有10元钱,"我对他说,"不过要买擦鞋的用具也许还够。"
  他用力点点头:"那太好了!"
  "你在这儿等我,"我说,"我去帮你买来。"
  我去了几家商店,对比了价钱之后,等买了鞋油鞋刷和擦布,我口袋里剩下不到1角钱了。
  "现在就干吗?"我把那些用具放在他眼前问。
  "是的,现在就干!"他激动地说。
  他以满怀的信心投入到工作,开始把那些鞋油,鞋刷和擦布摆在身边。见到有人走过,他便热情地招呼:"朋友,擦鞋吗?"
  有人过来了,他就灵巧地动用手中的鞋刷和擦布。不一会儿,那双鞋就被擦得明亮、洁净,好像新鞋一样。
  "不错。"顾客说,"干儿年了?"
  "第一次,"他兴奋地回答,"你是第一位顾客。"
  顾客双手递给他2元钱,临走的时候对他说:"好好干。"
  看着这生平第一次靠劳动挣来的钱,他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我站在旁边,同时分享他的喜悦。我羡慕他这种对生活的自信,和他战胜困难的能力。在我看来,这种能力,就像每一个健全的人生存的能力一样。还不到3小时,他已挣了8元钱。可是他并没有把钱装进口袋,而是把它又投入到他追求的事业中。他让我拿钱去又买了一些鞋油,让色料齐全,使他的摊点看上去初具规模。
  到最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