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的文章

时间:2018-09-13    阅读:43 次   

  
  篇一:戏说“相见欢”
  前几天,检查学生背诵李煜的《相见欢》,第一行学生很熟练的背过了。第二行学生背的时候,一男生背到:“无言独上青楼……”背完第一句,其他学生立马哄堂大笑,此起彼伏。我忍住笑,“是啊,有哪个男人敢厚着脸皮明目张胆地走进青楼呢?即使皇帝老儿也是穿了便服逛窑子呀!”接着,一女生背到:“无言独上青楼……”听到第一句,同学们已经笑翻在桌,假如有谁正在喝水,必定会水花四溅了。我也早已忍俊不禁,哑然失笑,“除非是在春秋时管仲公设女市时期,青楼女子大可以自豪地为国捐躯,为国家创收,以后再也没有哪个风尘女子敢光明正大地踱入青楼了。”
  你们有创意的失误,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也许不见来者,给我们的课堂带来了欢乐,使我们的生活更有诗意。
  殊不知你们千年后的创意也正戳到了南唐后主李煜的隐痛啊!
  李煜,工书法,善绘画,谙音律,诗词造诣更是高深。他本无心从政,登上南唐国君之位完全是个意外,继位时,南唐已奉宋正朔,多次入宋进贡,南唐苟安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宋太祖屡次诏其北上,李煜均拒辞不去。文人向来孤傲清高,厌弃俗利,这种秉性使多少文人遭遇坎坷啊,三闾大夫“举世混浊我独清”,所以被放逐;靖节先生不为五斗米折腰,于是弃官归隐;东坡居士执意为民,因此出狱开荒。李煜的孤傲也必然会引火烧身。
  李煜这一辞,可惹恼了宋太祖,赵匡胤一怒之下,十月就派兵攻打金陵,第二年金陵城破,后主李煜肉袒出城投降,被俘汴京,被封违命侯。宋太宗即位后,革去李煜违命侯、改封为陇西郡公,表面上优待,暗地里却打起了小周后的主意。
  小周后乃后主发妻周后蔷的妹妹周薇,她较之姐姐更妩媚,是个绝色美女,周后死后,后主不顾群臣阻挠,娶薇封真妃,日日笙歌。
  太平兴国三年元宵,太宗宣小周后入宫,数日不还,后主心急如焚,正月将尽,小周后始还,与后主相见,掩面痛哭,斥责后主:“都是你当初不知求治,以致国亡家破,令我蒙羞!”赵光义以后多次强留小周后于后宫。
  李煜过上了囚禁似的生活,又一次,太宗又命小周后进后宫,李煜是夜愈发痛苦郁闷,他独自登上西楼,举头见一弯残月如钩,钩起一串旧恨新愁;低头看桐荫深锁,锁住了满院清秋。他愁恨满怀,踽踽独上,此时的西楼又与青楼有什么异处啊!
  “独自莫凭栏”,院内之清,唤起多少亡国的愁楚;栏外之欢,勾起不尽绞心的酸痛。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管是得意英雄还是失意英雄。爱了江山,还要霸占美人。李煜百感交集,落魄的人,孤寂的心,思乡的情,亡国的恨,都深深禁锢在了这高墙深院之内,这种情怎一个愁字了得?“相见欢”绝妙的讽刺。
  生有何益,生出个死来。不知谁说过这样一句话,而李煜就正处于生不如死的境地,苦闷抑郁,不如归去。
  据史书载,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初七,李煜出生之日,又逢七夕,本应该是爱人团聚的日子,太宗特意挑选这一黄道吉日,让李煜夫妻生离死别。李煜饮下太宗所赐牵机毒药,了却残生。从此和小周后“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阴阳两隔。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了了,了了,一切都了了。
  
  篇二:十月,相见欢

  认识静儿,是在论坛。彼时,静儿正经受一段情感的困扰,写出的文字感伤而忧郁,每每读过,都让人心生怜惜。也就是在静儿的帖子里,我知道她和我都是江苏人,只不过,不是一个地区的,也算是半个老乡了吧。基于此,对于静儿的文字,更多了一层关注;对于静儿本人,也更多了一份牵挂。彼此互通,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具体的不记得了。
  静儿比我小不少,每次见面,她总是很客气的叫我姐姐。一声姐姐,无形中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不管是地域上,还是生理上,亦或心理上。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天涯路远,贵在知心。
  跟静儿的交流并不是很频密,不常联系,不表示不惦记。偶尔的网上相遇,她总是很愿意将她的心事与我分享。我帮不了静儿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是一些言语上的安慰和开导,很苍白,很无力。我只是希望,正值妙龄的她,远离情感的伤害,开心快乐的生活着。(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08年底,静儿竟然给我邮寄来了产自东北的长白山野山参。都说,礼轻情意重!更何况那本就昂贵的野山参?其中的情意,又岂止一个“重”字能够衡量的?而作为姐姐的我什么也给不了她,感谢二字又怎么能表达那一份厚重的情谊?不说感谢,只把这一份情默默的存放在心里,一直一直。
  去年冬天的某日,网上遇到静儿,聊到孩子满手的冻疮,她向我提供了某种疗效不错的冻疮膏,我说,用了很多方法,但一直没什么效果,至于她说的那种药我们这可能没得卖。其实当时,也未必就是没得卖,只是我懒,没有多跑几家药店而已。没想到,几日后,有快递通知我到楼下取东西。却原来,细心的静儿从她那儿买了冻疮膏寄过来了。女儿用了后,明显好转。
  很多时候,觉得语言的匮乏,对于静儿,我不知道用怎样的文字来书写;对于彼此间那一份看似淡淡实则醇厚的姐妹情,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那么,就让我把这一份情感放在心里吧。依旧不常联系,但,想念一直在,牵挂一直在。
  淮安和南通,不过数百里,想见静儿的念头不知从何时开始有的。也因此,在今年春季,当得知先生由于工作将会常去淮安时,我是欣慰的。我想,如果可能,我一定不会放过去见静儿的机会。但这样的想法,我只是放在心里,我期待梦想转化为现实的那一刻。
  站立丹桂飘香的淮安街头,我无暇顾及鲜花的娇艳,无暇感受秋阳的和煦,无暇欣赏城市的繁华。充斥在我脑海里的,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静儿。给她信息,方知我所处的位置离静儿的家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于是,约好,返回时绕道楚州,看望静儿,了我一个心愿。次日午后,静儿的信息和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来了。询问我们几时动身?几时到达?她让我一定要去见她一面。我又何尝不期望着早一点见到她呢?静儿的家在总理故居附近,我们约好,在故居见面。
  来的时候太匆忙,我想在见面之前,给静儿的宝贝儿子买个礼物,进入楚州古城区后,我们的车子开得很慢,沿街的店铺一家连着一家,却没有一家专门的礼品店或者玩具店。也许是过了约定的时间,静儿再次电话询问我到了哪里?车牌号码以及什么牌子的车?几分钟后,正当我还在注视着路旁的店铺时,静儿骑着电动车载着她的儿子已经到了我的车旁,若不是她停下来叫我,我还没注意呢。
  依旧清秀雅致的模样,跟我先前照片上见到的人儿没太大的区别。在地下停车场入口,我和女儿先下了车,静儿已经等在了那里。没有想象中热烈的拥抱,彼此面对面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深入内心的亲切和温暖。仿佛,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只是分离一段时日后的再次相逢。在她的脚边,放着为我们准备好的淮安特产,因为还要去故居转转,静儿让我们先把东西拿到车上去。看着静儿,看着她买的礼物,那一刻,我才体会到什么叫词穷。
  到达那里已近四点,静儿带我们去总理故居转了一圈,然后,又去了淮安府署。淮安府署经过重新修饰后,国庆前三天免费对外界开放,而我们有幸成为最后一天最后一批进去游览的游客。淮安,是一座古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对于淮安,对于淮安的景点,我是陌生的,一路上,静儿极其热情极其细心的为我们讲解着。静儿说,下次去淮安,她要好好的陪我,做我的向导,带我游览淮安的名胜景点。有些景点,适合慢慢的欣赏,细细的品味,走马观花,看的只是表象,无法真正的去体会去感受内在的东西。
  临别,没有离愁。也许我和她都相信,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回程的路上,我还沉浸在相见的那一幕中。回顾这几年网上一起走过的日子,没有特别亲密,也没有特别疏离。也许,不善言辞的我们,都习惯了那种浅浅的淡淡的言语交流,习惯了那种无语亦相惜的知心和理解。看着身边静儿再一次购买的礼物,我有点汗颜,如果换了是我,我能想到这么做吗?
  都说,朋友之情,姐妹之心,淡淡如水为最好。那么,静儿一次又一次为我的付出,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才是最确切呢?搜遍脑海,我竟找不出一个词来。这一份隽永的真情,我该如何来诠释呢?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9476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