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的文章

时间:2018-09-01    阅读:118 次   


  篇一:生活在别处
  活在当下,心灵就要处于一个至高的境界。生命的本源是灵魂。就要生活在别处。
  我不曾去过天堂,天堂是一个虚无缥缈,却又充满无数遐想的圣地。似古老的伊甸园,有若如理想般的乌托邦。但当我们执意去追寻天堂,久而久之迷失了方向,也许觉得天堂并不真实存在,也没有那么富丽堂皇,但脚下走过的平凡之路,那一排排泥泞的脚印,让我们知道了付出的艰辛,因为这脚印是心中执着的追求,代表了一个坚定的信念。纵使前路还有荆棘满地的沼泽,依然踏遍千山,寻海誓山盟之约。愚人说自己不曾有过幸福,一份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和付出这就是所谓的幸福,而走过的汗水就是你精神的结晶。
  十一月的开始是冬季的一个迷。北方微冷的寒气中总带有一点仓皇,穿行在街市上的人们似乎早已习惯缓缓而来的冬季,依然落落大方的无所畏惧,似乎还在期待是一场洁白的纷纷飘雪降临,将眼前的一切涂鸦成迷失的城堡。
  闲暇之季,我喜欢捧着一本卢梭的《瓦尔登湖》坐在阳台那一米暖阳的照射下,读人生之精华,赏生活之妙趣,让心灵的永远给自己创造一个世界,可以自在的呼吸。人生就像一壶刚沏好的茶,十尺之外你都会觉得茶香四溢,品一口,就是浓浓的生活味道,先是会有苦涩的味道,第二口,甘甜的香味会让你回味无穷,如痴如醉,当你品上第三杯,。第四杯更会有苦尽甘来的滋味。正所谓苦尽甘来,必在其意!然而茶叶也是有生命的,不然不会在浸泡之后,香气扑鼻,生命诚可贵,人生价更高,齐乐无穷在,生活在异乡。品懂了人生,醍醐灌顶之后你也会觉得自己的价值有所提升,不枉此生再美好得人间留过。
  记忆是一种伤痛,回忆是一种成长。一个人降生在这个世上必定会经历很多事故。有成功的欢喜,必然会有失败的流泪。有甜蜜的初恋,也会以又伤心欲绝的分手。再痛不是爱,是手放开。有人说笑着哭最痛。又有人说没有做完的梦最痛。其实,相识不能爱才是最痛的,不是距离产生了美,只是距离让我们可以自在的呼吸。
  都说人生若如初见,第一眼扑朔,第二眼迷离,我们省略问候,忘记了彼此的过去,没有过多的寒暄,你当我是过客,我却当你是我生命中零下一度的风景。我希望你是我此生华丽的光景,我是你此生不散的柔风。总在抱怨如果悲伤不在逆流成河,那么爱也不再是寂寞撒的谎。其实,相爱的幸福很简单,就是你爱我,我也爱你。
  我们每天都与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扮演一个路人甲的角色,把微笑变为奢侈品,让眼泪成为必需品,人生这场戏里存在太多趣味盎然,但又不失会有勾心斗角,常见尔虞我诈的欺骗让我们不知不觉在黑白无常中成长。我说,我是一个流浪的笔者,将生活的孤单和琐碎用属于自己的文字来编写一段色彩交缠的故事,世界的光怪陆离,生活的悲喜交加,我会用一直笔,一张纸,记录撰写,讲述一个不老的生活景象。
  活在当下,就要生活在别处。
  
  篇二:生活在别处
  “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这是唐时孟浩然《大堤行》诗中所吟的句子。而今年春来迟,时已近“五一”,各种春花才逐渐开放,有些高寒地方的花开得还要晚些,譬如我们青岛文学杂志社所在的信号山路25号,院里那棵被大家叫做“紫玉兰”的树,直到现在才吐露花一蕾,像少女不高兴了拧着的小嘴儿,不肯开怀畅笑。那是一个春花满盈的小院,除了紫玉兰,还有迎春花、丁香花、樱花、海棠花、碧桃花……在春风轻轻的抚触中次第开放——不,她们次第开放在往昔的岁月里,仿如营造百花齐放的文艺氛围。后来却大都被割掉了,甚至那些常青的竹子,仅留有那棵紫玉兰在“一花独放”——呜呼,生活在别处,作家编辑们便只好携了行囊,车马劳顿去远方,春天在那里召唤。
  外出春游,应该叫做踏青。也叫探春,寻春。清明时节,春回大地陽气上升,是生命活力与欲|望勃一发的时节。我们的祖先从先秦时便在这个时候祭扫先人的墓地,做“思时之敬”,同时举行一些充满活力的郊外活动。清代的纪晓岚有“我尝清明上冢,见游女蹋青”之说;杜甫有“三月三日天地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句子,都状写了女子春游的情态,也就是说在春天追思先人的同时,有期待生命与大自然中的花草一起生长的愿望。我们知道,古时候的女子是被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而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则不同,不仅允许她们外出春游,而且允许她们参与各种活动,譬如荡秋千、放风筝等等。若干男一女青年的“好事”便是在这个时候促成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时至今日,城市的水泥森林比雨后的春笋生长得还要快,且不论季节,尤其是空调与集中供暖所创造的“第五季”,压缩了四时节令,大家可以不知桑麻,可以不事春耕秋收,如果连四时中的花季也屏一蔽掉了,那就真如白居易所言:“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了,生命的意义又在何处?
  生活在别处,还是要背起行囊去远方,春天在那里召唤。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前日去青州的云门山,仅海拔400米的山头,被风雨侵蚀洞穿了一个石洞,被称之为“云门”,而因这个云中之门成就了云门山。想来此门所历经的风雨岁月,与青州古老的文化历史一样令人景仰。这是大自然的魅力,人仅仅是大自然中的一分子,我们是携带着如青州五千年的文化积淀一路走来的,而风雨岁月又赋予了我们的生命以什么呢?几千年甚至几万年过去了,多少英雄豪杰都淹没在茫茫大地中,而云门依然,而云门山依旧,作为中华文明的传人,我们难道连敬畏都不能留存么?
  哦,生活在别处,春天在那里召唤,背起行囊走天涯……
  与大自然的造化,与中华五千年的文化相比,现代城市才有几天的历史?如果连这点风雨岁月的痕迹都不愿留存,都要推倒重建,都要割掉的话,就是拿自己的生命都不当事儿了,除了物欲我们还能敬畏什么?
  呜呼,背起行囊走出去吧,生活在别处。
  生命离不开春天,城市里至少留一点让春天报信的地方,让人们知道春天来了,是可以出去走走的时候了,在那里有我们的另一种生活……
  苏东坡诗曰:“可使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如果说人们被物欲所挤占,俗得无奈的话,那么信号山路25号小院里的竹子被割掉,不仅是俗士所为,更是对生命的蔑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9164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