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荷的文章

时间:2018-07-16    阅读:42 次   

  
  篇一:青年园观荷
  路过青年园,看到小湖里面碧绿的叶子以及耸立其间的花朵,才发现花中的仙子—荷花,已经带着她优雅的气质和高贵的姿态来到了这个酷热的盛夏。
  西边的晚霞已渐渐退去了,晚风吹来,似乎要掀一开满湖荷花的裙子,而娇羞的荷花急于恢复自己的姿态,整理自己的妆容。修长的枝干,宽大的叶子,以及红白相间层次分明的花朵,使得荷花无愧于花中仙子的称号,也难怪晚风会如此地钟情于这满湖的荷花。晚风时强时弱,强时似乎发起了迅猛进攻的态势,使得荷花难以招架;弱时好像缠绕在荷花的周围,轻声细语,诉说着绵绵的情思。晚风过后,荷花依旧直直的立着,纤细的枝干托起她美丽的裙子,裙子上是她娇美的面容,她似乎对晚风的这几番追逐不甚在意,意态慵懒,容颜还未完全展开,有些花还在包裹一着,似乎一个羞涩的少女对这个世界还有几分的顾虑,不敢完全展露自己。
  记得唐代山水田园派诗人的杰出代表孟浩然诗中的一句“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以写景状物来表达其清幽孤寂的感受。孟浩然早年失意,后来隐居山林田园,时常恨无知音。如今虽有荷风,但无香气,花也未全开,而我在这个湖心的亭子里独自徘徊。一湖的碧水还有多情的荷花,陪伴着我度过了这个有些燥一热的傍晚。
  先前班级组织过一次落雁岛之游,放眼望去,看到田田的荷叶,出一水不高,心里就默默地念着一定不能错过“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情景。晚上已经十点多了,景区里已经消去了白日的喧嚣,看着湖光山影,以及远处透过的微光,心里感到出奇的宁静。此时看着已经睡熟的荷叶,心里有着几分寄托。而今的青年园,荷花虽没有完全的绽放,却有不少的韵致,只此,已经足够。
  
  篇二:观荷心语
  夏日炎炎,繁花消失。然,便是荷花次第绽放的季节!
  温润的清晨,鸟儿回旋吟唱,柳树垂着迷人的秀发在晨雾朦朦下显得格外柔顺,草丛在湿润中透着幽幽暗香,多么美好的夏日清晨啊!沿着湖岸走去,淡淡清香弥漫。翠荷、垂柳、水中流光倒影,被一圈圈涟漪轻轻摇摆,如梦如幻、心旷神怡!
  自古遍生荷莲,湖畔垂柳依依。花木扶疏,便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三色半城湖”的美景写照。“清荷照水影,冰心在玉壶”,“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名句,更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之说,是何等之美妙!一塘和风雨,半池古韵音,谱写一席涉。(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水不惊的过往......
  荷,已静雅的姿态,脱尘在世间,那片片荷叶像一把把撑开的绿伞,婷婷玉立,似层层叠叠的绿浪,如片片翠玉,明亮的露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水面上碧绿的荷叶,也便托出“少女”般粉红羞涩的面颊,有的花瓣洁白如玉,花里又托出绿色的莲蓬,随风舞动,娇羞欲滴;有的含苞待放;有的羞答答的开放一半,不由引来蜓、蝶飞舞,嬉戏打闹,调皮的蜻蜓飞来飞去与荷同乐。鱼儿在荷下快乐的游来游去,看着眼前的美景,我陶醉了,醉在,荷花像极了一位风姿绰约得荷花仙子在翩翩起舞......
  自古,多少人被美丽的荷吸引,多少人讴歌荷的诗篇,赞其荷的庄重,根其如玉,莲子入药、荷叶做出很多美味佳肴,如:荷叶鸡、荷叶饭、荷藕粉、荷叶茶、据说,荷叶茶消暑、提神、减肥、
  降血压等等等等......
  荷,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荷还蕴韵了顽强的生命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吹雨打,只见,风来、盈袖飞舞,雨来、笑傲长吟......荷,不与群芳争艳,静守一池淡然,高洁、素雅、挺拔、高傲,漫过红尘澜起处,笑傲江湖......
  荷,婉约的风姿,不只有月、不只有歌,还有一池,静候了五百年的莲,青青,便是莲的衣襟;悠悠,便是莲的心事!......
  一纯一洁一美丽,一优一雅一潇洒。
  一红一绿一妖娆,一静一动一豁达。
  静观、荷之萦盈、花之心语!
  
  篇三:招堤观荷

  仲夏之夜,安龙人到招堤观荷,这已习以为常。或扶老携幼,或情侣双双,或友人结群,三三两两,来来往往,热闹至极。
  这天正是八月初,夕阳逼近西山之时,为避房舍躁热之苦,我亦携妻及二位友人到招堤寻一片清爽。
  走过来,荷塘旁的游泳池里,好些人在水中游泳。忽然几个孩童沿池岸奔过来,边跑边喊“在那儿?在那儿?”“钻洞了,快扯住尾巴!”这时,迎面委委而来一位弓形的驼背老人,听到喊声也往池中伸头而去。那是一条小水蛇,被孩童扯住,晃了几下,又脱手而出,潜入水中倏地消失了。那老人依旧弓着背,失神地注视着水面。蛇有何稀罕?童心未灭呀!
  踱过长堤,曲桥上及荷塘旁边的石墩都坐满了人。几个摄影营业者忙得不亦乐乎。紧张地按动快门。忽然一妇人抱一只臃肿硕大的布熊猫,携儿匆匆而去,“带这东西来游玩,岂不负累?”我笑道。“哪儿,是给孩儿照相用的!”妻说罢,果见一位挂包提相机的男人匆匆赶来。
  我们走上曲桥,纵观两侧荷花,已稀疏了不少,只有荷叶依旧坚毅地绿着,一股清新之气,团团而来,扑人鼻息,透过拥攘的人群和喧哗的声音,仍然可以感到荷花的天然纯洁之气。于荷花,我已经是熟视无睹了。天天几乎都到这里,不可能有那么多新的发现。
  踱上一座“几”形拱桥,正逢一位旧时同窗抱着她刚满月的婴孩迎面过来。我礼节性地笑道:“哟,一家人来呀,叫什么名字?”“叫盼盼”他笑道。看那孩子毛发蓬乱,满脸长一些红子。“是毛还是妹?”我问,他看又问:“你猜猜”,说完脸上露出莫中其妙的笑容。我犹豫片刻,猜不出来,便含糊地笑了笑不作回答。“是毛!”他妻子兴奋地朗声道。我又笑了笑走了。
  我们在九曲十八弯处,寻了两侧栏杆坐下。闲谈笑语。忽然妻子说道:“来这儿看什么呢?只有看人了。”对面石墩上那对青年男女,插扶着下腭,静观荷池,这种情致是特别文雅的了。这时,那边传来一妇女惊呼声:“快过来,注意狗!”转眼间,那妇女将孩儿抱住,紧张地惊视那条肥黑的狼犬。那黑犬双眼闪着绿光,紧紧地跟着一位穿着委琐的中年男人,我认识,那是本城的暴发户。
  我又看了看荷池。荷花无语。纤绿的硕叶在眼前散漫开去,壮阔无边,很美,如果没有朱自清的笔力,是很难写出像《荷塘月色》那样绝美的景致的。现在只能用心去感受,不能言喻。我忽然想起,清末名家在《钱塘观潮》中的几句:“七月半,钱塘无一可看。最可看是七月半观潮之人……”于是我又注意起人来。这时,两个少女从桥上走来。我认她们。这一胖一瘦的女孩个子一般高。性格却不一样。瘦的温柔而善良。胖的羞涩而傲慢。看她们走过来了。瘦的脚步极轻,目光注视路面。胖的脚步极重,仰着那南瓜一般的圆脸看着天上。他们走过几步,忽又折回来。象在寻找人,好象又不是。看她那高昂的目光,象在寻找云彩,可惜此刻蓝天万里无云,那么在寻找多夕阳么?夕阳已经西下。管他在寻找什么呢。也许因为胖的缘故,她背有些驼,我觉得她比那瘦的矮了许多。
  其实,到此观荷的人,心情并不一样,到此来游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来观荷。有白发的老者,有纤纤孩童。有城里人,有乡头人。城里人看花,观而不语。目光转得快。乡下人看荷,指指点点,惊讶不已。久久痴望不厌。这时,一位穿着一双破胶鞋,衣裤沾土人的中年人匆匆低头走过。转瞬消失在人群中。那可能是刚从工地上完工归来,饥肠辘辘的卖苦力者,他是无心看荷的。看与不看是什么两样呢?我又想起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到黄果树观瀑,在那儿呆了三天半。忽然想起回来,于是提包赶夜车。从贵阳下来的车,人挤满满的。每车都不停,和我赶车的两位“川军”提着铁桶钢筋秀麻袋挤车。挤上了车,东西被售票员砸下,硬是不带,于是我们闲侃起来。“你是来看瀑布的吗?”“是的”我说:“我在这儿呆了三天。”“三天?”他们很吃惊。“的确名不虚传!”我说,“你们觉得和怎么样?”“怎么样?”他说:“不过就是看那一串落水吗?我在这儿整整四年了,从没有下去过,觉得没意思。”我听之后心中一惊,觉得极有高渊而又朴实之哲理,于是我整夜无眠。
  这时,几个小青年人过来了,笑嬉怒骂,专盯游览的女人。其中一个骂道:“妈的!刚才我正下水折花,却被那狗日的公安吼了上来。”他们走过后,我忽然觉得好恶心,直想呕吐,仿佛闻到一股恶臭。奇怪,在这纯洁的圣地,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我们便站了起来,向醉荷亭走去。这时,西天一片耀亮,白析得犹如久居深闺的处女的肌肤。那眉新月静静地悬在西天上,满天寻找不倒一颗星星,纯净无比。这种情致好极了,几缕清风伴着荷叶的颤动,亲切而又甜蜜地抹上皮肤,然后传入心底。
  走入亭间,那里已坐了很多人,有人在注视我,转过头来,一个少妇惊慌地将目光收走,低下了秀美的头。这时,一位副乡长过来了。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以“嗯”的一孔鼻声应我便擦身而过。想当年,曾是有过交情的,如今混上了一官半职,便疏远了许多。一个抱小女孩的妇女和我们招呼。我过去抚了抚那小女孩的脸。这小女孩是她娘二十多年的苦盼迎来的辛酸的爱的结晶。她娘与她父亲在二十年前就在大学里热恋,后来分手了,她一直等着她,他结婚了,生孩子了,二十年后,他那女人弃他而去他才找上了她,那时她已经四十五岁。那小女孩,名叫荷花,她母亲的心却比荷花要纯洁,执着而又高雅。
  我们一路想起荷花父母那一段美丽而又凄丽的爱情故事。夜色已渐渐弥漫开来。只有那几只不疲倦的蜻蜓仍徘徊在荷与芦苇交织的浅水上空。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942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