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条狗的文章

时间:2018-07-10    阅读:7 次   

  
  篇一:记忆中的那条狗

  一直不喜欢狗,不管碰到什么狗都远远的躲着,被狗咬了两次,至今都心存恐惧。
  哥养狗,宝贝似的,即便是闯了祸,也愿意陪尽小心地护着它。我真是有些看不惯,他不算什么富人,却喜欢养,骂我没爱心。
  我惭愧,不因为哥骂我,也从没觉得不养狗和爱心有关!只因我和一条小狗的关联。和老婆孩子讲起那条狗的时候,她们笑我迂腐,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内疚?无法理解我这种矛盾的心理。
  回忆起来,时间还没有过去太久,去年夏天,因晚上的盘点,拖得很久才下班,有些疲惫,慢悠悠的往回走,街上的行人已不多,坐久了,我真还不愿意匆匆往家赶,反正天太热,不如享受散步的感觉。
  什么也不想,即使街上再热闹的地方也不留心,已经很晚了,有一丝丝凉风,倒也觉得很惬意!
  背后有汽车在按喇吧,猛一回头,嘿,有一条黄毛小狗在跟着我,顿时警觉起来,倒不是怕汽车,而是狗!我靠边走,它也靠边走。我快走几步,它也快走几步。它不会也是来咬我的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烦恼我前世是不是丐帮的成员?打过它们!它们才会如此纠缠我。
  听人说,有狗跟着的时候,只要你蹲下来,狗以为你捡石子砸它,就会马上跑开。我立刻蹲了下来,观察它的举动,可是它却没有跑开。失望之余,不竟抱怨起介绍人的鬼话。
  还好,这条狗还真是一条很小很小的狗,浅黄色的毛,估计就一尺来长,我一大男人还怕这么小的一条狗么?胆子大了许多,如果它真咬我的话,我会好好的教训它哈。心中多了很大的底气。
  不管它!继续走,它却不识趣的跟着走。
  我停下来,它也停下来,我慢走,它也慢走,既然不咬我,那我们就作个伴吧。
  因为当初遇见它的慌乱,不知什么时候凉鞋中进了几粒沙子,放松警惕后才觉得脚很不舒服!找了个能坐的地方坐下来,刚脱下鞋,它就凑到面前来,嗅着我的裤脚,完全没有敌意!我就奇怪了,这路上的行人不只我一个,为什么偏偏跟着我呢?我身上可没带任何有气味的食品啊?
  继续散我的步,不快也不算慢,从别人的眼神中能读出,这就是我养的一条狗。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我们也算和谐。
  我想这条小狗可能是饿了,又寻不到食物才跟着我吧,等到卖食品的地方给它买几根火腿肠。
  卖食品的地方都陆续打烊了,要过了红绿灯才会有一个小店日夜营业。
  有红绿灯的地方是一条十字路,车来车往,夜里兜风的人喜欢开车乱窜,我得小心过。
  等我站在小店门前的时候,发现小狗没有跟来,还在马路的对面犹豫着,等等它吧。
  唉,它就是不过来,刚才的那种粘劲完全没有了。心想,再过五分钟不过来就真走了,我可是刚刚对你有些好感的!
  不只五分钟了,几辆车挡住了我的视线,等车开过以后,我发现马路对面`已没了它的踪影。
  突然失落和自责起来,我应该抱它过来的,可我没有,也许它对我是极度失望才走的。
  我最终没有等到它,让它白白地陪了我一程,并且路程不算短,它的样子从此只能留在我的记忆中了。
  我后悔我厌狗则迁怒于所有的狗。它不能因为饥饿而死,那样的话我会非常不安!愿它还活着,我愿意养它。虽然我仍然不喜欢狗。
  
  篇二:那条狗......
  一条沦落街头的狗,每天我都会见着它。因为我们都在一条大街上生活:我在摆修鞋摊缝缝补补为生,而它却在遍街寻找食物混日子。
  到了冬天,上海的气候也是很冷的,所以我推迟了出摊的时间。大约是早上八点以后,我才骑着三轮车,把修鞋用的工具和材料,拉到我每天摆摊的地方。这时候的太阳已经出来了,黄灿灿的有些暖意。每天我到了目的地,看见那条狗早已蹲在那堵围墙下,把头靠在砖墙上,半闭着眼,让暖暖的太阳照着自己,使整夜寒冷的身体,在阳光下暖融融起来。
  这堵围墙,是一个建筑工作的住宿区域,围了好几个月了;从小区的大门口,直到我修鞋摊这里。只要小区的人出来,路过那儿,都能见到那条狗。(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对于那条狗,我是对它起隐恻之心的;就向许多人,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沦落街头修鞋为生的残疾人一样的同情。上海的冬天夜晚是很冷的,它夜宿街头,寒冷折腾得它无法安睡,经过一夜的煎熬,好不容易等到天明,盼来暖暖的阳光,却时不时还要受到行人的惊搅,提防着别人伤害自己。我总是看到它的身子在瑟瑟发抖着,并且还受着体内饥饿的折磨,可想它内心的忧虑和恐惧。
  其实那条狗,我是认识的,从小我就看着它长大。在这小区大门前的街道右边的人行道上,我摆修鞋摊已多年了。在街的对面,有一排当地村委会修建的二层高的门面房,用来出租给那些个体户经商。其中有套门面房开的是一家小餐馆,就在我鞋摊的对面。每天中午,我都会到那家小餐馆花几元钱吃顿快餐。餐馆老板是安徽人,50多岁了,为人忠厚实在,人缘很好,就有人送给了他一条小狗。小狗毛茸茸的,一身柔黄,样子很乖,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它见了总是亲热地迎上来摇着尾巴嗅嗅你,很是招人喜欢。小狗在餐馆里生活,自然是无忧无虑。可是,半年过去,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去年3月的某一天,村委会发来通知,说是那排门面房的土地要征收,限商户们到时必须搬走。由于赔偿款项没商量好,商户们迟迟没有动迁,村委会就组织百来号穿迷彩服的大队人员前来强行动迁,双方发生了冲突。事后,因餐馆老板参与了打斗,被行政拘留半个月。从拘留所出来后,头上扎着绷带(是冲突时受的伤)的餐馆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离开了此地。
  餐馆老板走了,留下了那条狗。谁也没有注意这件事;我也不曾去在意它。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突然看见那条狗,出现在对面那排推倒房屋的废墟旁。那儿曾是它生活过的地方,但是以前的房屋已经不存在了。我也为是餐馆老板又回来了,但我一打听,都说不见此人。
  那条狗比以前大了一些,毛色更黄了;看上去消瘦了许多,可见凸起的背脊,和凹下的肚皮。我到对面去唤它,那条狗赶紧跑开;好像从来没见过我这个人,好像人是恶魔会给它带来什么伤害。
  我原也为那条狗仅仅是路过此地,或者是前来寻找主人没见着,等不多久就会离开去别处了。可是笫二天,我依然见到它在废墟旁东张西望。
  由于夏天天热,我一般早上七点过就出摊了。当我把修鞋的行头从三轮车上往下搬的时候,无意之间,我又看见了那条狗。在对面的废墟旁,它显得似乎很迷茫,东看西瞅有点无措的样子。我知道了,它现在已经沦落街头,成了流浪狗了。也许在别处,生活艰难日子无法过了,就又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可一切都面目全非了,找不上昔日的主人,找不上昔日的家了。
  那排门面房被推倒后成了一大片废墟,那条狗就在废墟的某一处住了下来。这里四周都是居民小区,很少见有流浪狗活动,这对它的生存会少了一些竞争。
  可事实上,它的生存并不容易。
  作为流浪狗,总要四处寻食。好在这条大街的两边,有许多的饭店餐馆,那条狗就会经常去那些地方找食,却常常遭人驱赶。有时候我总是见那条狗被人用棍捧打得尖叫,拖着跛腿拚命逃跑。
  那条狗是越来越怕人了。炎热天它会在树下或墙角荫凉处休息睡觉,可是一旦有人靠近它就会赶忙起身跑开。它也再不敢到那些饭店餐馆旁边去寻食了,所以它常常挨饿,总是站在那儿四处张望,不知该去何方。
  那条狗总是可怜巴巴望着别的宠物狗,被主人抱着一边走一边喂食,见有一小块食物掉下来,它就会跑过去添食。特别是到了冬天,那条狗的日子更难过了。天气寒冷,别的宠物狗穿上了主人准备的外套;有的还穿上了鞋子。可是那条狗瘦弱的身子,只能在寒风中颤抖着。
  在寒冷的冬天里我常见那条狗,呆呆地蹲在那儿,有时干脆就是大街的道上,也不管人流和车辆,独个儿望着某一处出神。我不知道它心里在想什么,难道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困惑吗?据周围小区的人说,这段时间来,他们常常听见那条狗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呜呜咽鸣,好像哭泣般凄楚!
  我这几天,总是见那条狗蹲在那曾经是餐馆的废墟上东嗅嗅西看看,一蹲就是半天!难道它这大半年来,还在寻找往日的记忆?还在等待它的主人?
  那条狗的主人如今在何处呢?我为它着急和难受起来。我也算是沦落街头的人,虽然有修鞋的手艺,可总是在为房租费和菜钱发愁。对那条狗的处境,我可以说是感同身受,所以我对它是同情和怜悯的。可是我又无能为力啊。就想写点文字,把它留在我的空间里。借来一个手机想为它照些像片,可它见了我依旧是远远跑开了。
  本来那条狗晒太阳的地方,是我原先修鞋摆摊的地点,自从它每天早上在那儿后,我就把摊位移开了。每天早上,我都会看到那条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801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