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文章

时间:2018-06-20    阅读:15 次   

  
  篇一:回归
  不知到什么时候开始,我读完了大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了工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曾经的岁月在父母和老师的脸上悄悄留下痕迹。
  今早,想起昨天的同学会,还以为时间被拖回到了5年前。竟然还在想昨天的功课做完没有,为什么天亮了,妈妈还没有催促我起床。,难道是我睡过头了吗,还下意识的看看床头的闹钟。这时候才猛然地发现原来我几经握不住过去,他们已经成为了一个经历和回忆。倘若世界上真的有时光器,我们能穿梭过去,像看立体影片一样去体会,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突然觉得时过境迁的据成语的分量竟如此之重。时光是不会倒流的,即使时光能够倒流,生命也是前进的。这让我想起了由大卫·芬奇导演的美国电影《返老还童》。即便不小心将时钟装反了,人生和别人截然相反,却生命如同奔腾的河流,没有回流,只能前进。
  世事如烟,是道之境界,看破红尘,是佛之境界。我生于华市,即便有时厌倦了世间的浮华,却只能做一个俗人,因为我放不下,忘不了,看不透。我没有做导演的料,不能像歌词一般那样惊鸿,有着梦回大唐的夙愿,我只想回到几年前。
  原来,今天不需要再赶着上早自习了,这个曾经觉得没有尽头的梦,如今也醒了。将闹钟扔置一边,蒙着头,又睡去了,在梦里,我又见到了那条长长的走廊,我背着书包,走到顶楼,杨起娅背着书包站在窗户前面回头望着我,微笑着说,早啊,教室还没开门。我也来到窗户前,俯瞰着整座教学楼,那些来来回回,追追打打,吵吵闹闹的影子发生在每层楼的走廊里。或许我们都放不下那些用尽我们生命的地方。
  
  篇二:回归的天真
  某一天突然发现,一种叫天真的品质正逐渐地远离你。
  每个孩子出生时都拥有天真。成长的过程中,这种天真不断地受挫,一点一点地被磨蚀,直至完全丧失。很少一部分人能够在人生的某一阶段重拾天真,这种回归的天真十分坚韧,很难再度失去。
  奥修在《成熟》一文中这样写:“所有的小孩都必须失去他们的天真。”失去只是过程的一半,许多人失去,却只有很少的人重新找回,这是不幸的事,非常的不幸。大众都会失去天真,可是偶尔才会出一个佛陀、查拉图斯特拉、克里希那、耶稣,能够再次得回他们的天真。耶稣不是别人,它正是回来的亚当,而玛格达莲正是回来的夏娃。他们曾离开过海洋,尝过痛苦,看出自己的愚昧,他们明白离开海洋并不会快乐。
  前两天偶尔读到一个关于德国漫画家卜劳恩的故事,似乎佐证了奥修那段文字。卜劳恩功成名就后,一次采访中曾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听说是一本日记成就了你,真的吗?”“是的,的确是一本日记,我儿子的一本日记。那年我再度失业,满大街找寻工作无果后的一天,劳累疲倦,抑郁困顿,我去了酒吧,用最后的一枚硬币换了杯酒。回到家,我唯一的希望——儿子克里斯蒂安——的成绩居然比上学期退步了,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回到房间呼呼大睡。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我习惯性地在日记本上写道:5月6日,星期一,工作无着,钱已花光,更可气的是儿子又考砸了,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盼头?写完日记后我走进儿子的房间,准备唤他起床上学,发现他已经走了。我顺手翻看了儿子忘记锁进抽屉的小日记本,看到:5月6日,星期一,早上去上学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心情很好。只是这次考试的结果不太理想,可当我告诉爸爸时他却没有责备我,只是深情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使我深受鼓舞……我把儿子的日记本拿到房里,与自己的日记逐日对照,读着读着,我跌坐椅中,冷汗淋漓。”同样的日子,同样的事件,在儿子眼中是玫瑰色的,而在他眼里却是灰黑色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曾经拥有过的天真,不知不觉间已弃他而去。猛醒后的卜劳恩,决定重新用一双天真的眼睛去看待世界。他开始创作连环漫画,其《父与子》大多取材于他与儿子克里斯蒂安的寻常烟火生活,漫画中父亲的形象天真、宽容、善良。卜劳恩说:“真正的大师不是我,而是我的儿子。”也许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师不是我,而是我回归的天真。
  
  篇三:回归文学
  好久没有自愿的拿起笔写文字,写自己的真实的文字。我很犹豫,到底该不该放弃这一长期培养起的兴趣爱好。原想大学里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写作,在作文上小有成果的,可是真正开始了大学生活,才知道情况并非如此。由于课业与文学丝毫无关,逐渐养成的思维方式也不同,逻辑之于发散,理性之于感性,我也来不及做到及时的转换。一边从事理科的学习,一边从事文学创作,之于我,确实是个难题。一个学期下来,虽然在校报也写了一些文章,但是投入的心血并没有多少,自知没有写出感动于自己的文字,当然也就感动不了他人。是个遗憾,在校报一个多学期以来,我还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这确实对于编辑部的内部人员来说是说不过去的。我也自知不能如此下去,否则,呆之何意。
  内心涌动,奔腾成河。是的,得重拾文字,继续沉寂许久的兴趣了。也为能在校报上发表文章,履行一个记者该做的事。
  回想以前,写的文字不过是关于是爱情的诗歌,排遣生活的压抑与烦恼的散文,也爱写一些关于哲学的思考,自己在生活中发现的人生的真理。现在看来,颇为狭隘,一些小情绪,小感触而已,而在当时却是到大如天的呐喊。我停笔的原因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怕写的还是那些小我之感,没有新的东西出来,真正给人带来一些思考和启发。只道当时寻常。是的,曾今的那些感怀灰灰湮灭,已不能给自己太多的感动,同情吧,心酸大抵还是有的。不想还有这种心情,不想再写这种心情,于是也忘乎所以,不闻不问文字。狭隘,决不能是现在的内容。空洞,又如何填满。我在问自己。我也难以真正给出答案来,因为此时此刻,我确实不能写出有层次的文章来。
  看的书少了,自然不懂得文字世界。我只能这样告诫自己,勉励自己读更多的书来充实自己,以至于写出优秀的文章来。早已听说俞敏洪在大学时期看了八百本书,自己颇为敬佩,也想效仿,可是真正轮到自己去做,才知道这其间的艰难。为了写出灵动的文字,也是不得不涉猎以丰富自己文学底蕴与素养。八百本,自知难以做到,尽可能的去做吧,游弋于文字世界,得到了欢心与幸福,也就够了。不至于在忙于课业之后陷入一种空虚之中去。
  回归文学,重拾文字,再创造,也是一条不易的路。就像所学的专业,花了很多时间去钻研,也不能领悟个透来。文学,在心里流出条河,随时间流逝,也会走远。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335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