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光的文章

时间:2018-06-15    阅读:22 次   

  
  篇一:天光
  稻花过后的季节,满山的红色。窗外就要下雨了,来不急说话,就变成了雪。我种的植物还挂着果实,冬天就要来了,是不是很想念,在春天里成长的礼拜天。
  好久没去教堂了,敷衍了一段自己的日子。
  是的,离教堂远了会说粗话,会做让自己不解的事。把十字画在心里,就平如流水了。
  夜里安静的时候,听一下“爱的真谛'圣经里的歌。我还是懂中医的,很是自豪的说“生命里的春天永远不会窒息的”。在这殿里的坛向你起誓,无论是啥疾患,都要养护好我的植物,求你把天窗打开,把雨降下到我的土地。灌满平安河,让我们生活在这片福地,唱着天国里的歌。
  主啊,求你把我的植物在冬天来临之前救活,这样我们可依靠着快乐。
  窗外就快下雨了,我能感觉到你还在,天使的垂听。
  植物啊,太阳会为你不下落,因为“耶和华”给了你光,在那岭上我已看见,我就是那守望的。
  心里有了火,就会燃烧,山里的路也会尽现,
  主说的话必会成就,虽然还比较遥远。
  礼拜一去教堂是没啥人了,还是下个礼拜天去的好。那会有人会对我说的,说话人的笑脸都是主给的,是幸福的光照耀。主曾经挽救过我,使我拜在这殿堂,穿越过海。
  我又看见了植物生长开花,听见了许多天使的声音。船儿也都靠了岸,海浪也都平静。许多神也都擦去了眼泪。
  
  篇二:天光
  最微妙的是人际,既无规律,又满是规律,恰似一支数列,通项不止一个的数列。
  生命如晨曦清露,经不起日光照耀,相聚往往太短暂,短暂到,不能用手染茶,写下——等待。绝大多数的都是过客,偶尔会剩下那么几个停留在自己的生命里,却又还是被一种叫做血缘的东西缠绕住了远离的轨迹,如若不然,委的不知这人,这心,该有多么苍白。
  我总兀自以为婚姻是件不可多得的珍品。男女关系最是值得玩味,相处的恰当了是佳话,相处的不好了会变成闲话。佳闲之间,只在于一个度,度是一座垣墙,隔出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既不抵死交缠,亦不疏离淡漠,墙不在高,只你刚好看到我的微笑看不到我伶俜的背影,挡住的是惆怅,阴郁和那一种挥之不去的苍凉。忧伤啊,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小资情绪。偶尔看到兰心慧质的女子将文字编织成细细晶莹的棉丝,“仰起头望着天空,眼底是倾斜的海,泪水不知怎的就流了下来。”我素来少看童话类的书,生怕从那些太过于单纯美好的语句中看到逐渐远离的天真,被记忆放逐了去,再也寻不回的悲伤恋慕;以前看安徒生童话,故事将我带入情境,我还可以向玲姐那样昂着头睥睨红尘肆无忌惮的高歌《不想长大》,现在呢,是我在拖上一个重重的棺木,冰冷的誓言沉睡其中,我只能走到一片荒芜境地的时候向这座青冢沉重的叩首。(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夫”在妻眼里比“天”还要高,可如若我并非你的谁,你还会不会,像荷西对三毛说的那样,和我交换你的心呢?
  三毛:今天回来,心已经碎了。
  荷西:碎的心,可以用胶水把它黏起来。
  三毛:黏过后,还是有缝的。
  荷西把三毛的手拉向他的胸口,说:这边还有一颗,是黄金做的,把你那颗拿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吧。
  你死去了,我因你的死而获得了重生的安宁,却在星月沉沦时唱起《子夜歌》,唱着唱着,大醉大哭大笑,俨然痴人。
  你用死亡捍卫了你指天为誓的诺言,其实你并没有实现多我说的天长地久,而我,却冗自认为,你早已兑现了你的承诺。
  死亡时间自私而公平的事,它不许,我陪你。故此之后,我耗尽一生,成作一个,守灵的人。
  
  篇三:生在七月的无限天光
  我反复地提醒出生在七月的自己,十七岁的你一定要温文尔雅,一定要笑靥如花。
  ——————-题记。
  我站在屋顶,看着琉璃瓦的房子盖在云上,看着飞鸟哀号地飞走,看着地上的行人来去脚步匆匆,说不出滋味是怎样。我从嘴角逸出一声哼唱,忽然一阵风,卷走所有的知觉,湮没我的声响,就这么伴着尘埃落地而消失不见。而仰望天空的姿态,已经足够让我悲伤。
  你还记得曾经说过的梦想么?你说你想成为建筑师,用想象建起梦幻的城堡,成就王子公主的童话。你说你想成为画家,一笔丹青挥毫出江山如此多娇,坐拥一场沉默日落的绚烂。你说你想成为摄影师,走过无数条路,看无数的风景,然后把每一瞬的美好典藏。你说……你曾说你有一个又一个的梦想,你等待着成长,你等待着飞翔。而终于,那一天到来了,你却忘记了当初自己为什么那么痴狂。原来,人们都是在原点开始启程,而随着规定路径走的同时,早已背离了最初的方向。
  有人把这种现象叫做,岁月。是啊,岁月。
  如同疾驰而过的列车一样,当你还没有看清楚它的车头是怎样的时候,就只见车尾在轨道之上渐行渐远,仅仅留下扬起的尘土在风中叹息。而谁又知道下站它要通往何处?或者,你站在原地,你等待的又是怎样的世事无常。
  一切都在生命的齿轮之中,一切,又都是如此世事难料。
  寂寞也好,孤寂也好,无人懂也好。一场一场的风景,一岁一岁的轮回,不还是一个次第接一个次第么?莽莽撞撞地走到今天,十七岁的年纪,总是让人想起花季雨季的明媚、忧伤,想起窗外的葱绿世界,想起泛黄笔记本上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心思。而我反而觉得,十七岁应该学会正确的看待时间所带来的一切。看吧,它宽容了曾经的仇恨,让我们慢慢学着接受伤害。只是,不知道荒芜的心是否还能开出繁花一片。
  数不清楚遇见过多少人,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人,更不知道在未来会有怎样的邂逅,只是一步一步的伴着喜悦,伴着失落还是走到了今天。但是,不管这条路有多艰辛,我们仍然要勇敢而偏执地走下去,仍要看不同的风景,仍要遇见不同的人,仍然要在红尘之中奔波流浪。
  掌心的纹络,纠纠缠缠,我分不清哪里是出处,哪里又是遗落。只是知道这些曲线随着血液在我的体内奔腾,它们在我的多愁善感里讲述着宿命,无休无止。刚刚愈合昨日的伤痛,而星辰又将朝阳打破。
  七月浮殇,隐藏在蝉鸣的深夜里,想点亮一盏灯,希望照亮脚下的路向。在我看不到的未来里,不知道有谁会陪着我彷徨?我在渡口傻傻地站着,过往的旅客神色漠然,自己都不知道,在等着谁。
  十七岁,明媚,忧伤,彷徨,成长,懂得……这些都将成为青春中不朽的纪念与标志。等我老的时候,这些记忆便提醒我,你曾那么年轻过。
  从此,十七岁摆脱幼稚,成熟稳重。
  娴静从容,举止端庄。
  我要快乐,我要学会爱和宽容。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242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