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的文章

时间:2018-06-13    阅读:14 次   

  
  篇一:迷幻
  可怜你我在人世的层层迷幻中,自以为潇洒地度过了一生,到头来不过只是在青史上徒添了几笔,回首却是如此可笑,如此可叹,如此无奈。这人生不过闹剧罢了,明白人自是明白,迷糊者自是迷糊,任你如何包装,那迷幻中无不透露着虚假,除却那些自甘堕落者,大都是看得明白的。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迷,太多的变幻,太多的神秘,叫人无从寻找答案,只能一步一步向前,慢慢地去探寻,慢慢地揭开面纱,慢慢地看清真相,最终走向灭亡。或许有些东西过于神秘,或许有些东西迷幻着你我,或许有些东西很是诱人,或许你我有着太多的好奇,只是有些东西不是可以盲目去碰的,那只会带来灾难,有好奇心固然是好的,万万不可太过好奇,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物不是表面看到得那样简单,那些表象不过是迷幻外物的屏障,抑或掩藏,看得清固然是厉害,可是有些事力不能及,最好装作糊涂,且看事态发展,万不能害了自己,更害了无辜的人们。当然力所能及的,最好弄清缘由,破除那些幻相,叫大家看个明白。我不想举例,其中那些空白都是你们自己想的,我无意指责什么,更没有资格。
  那些迷幻心的东西可是不少,如地位、声望、金钱和一些玩物等等,举不甚举,可是为什么这些东西能蒙蔽良心,叫人丧心病狂呢?这就有待考究了,是被迫,还是自愿?这更是有待钻研了,无论是什么,最初我想定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执念,以致利欲熏心,慢慢迷失了自我,最终再也分不清是被迫还是自愿了。由此可知,执念这东西是个双面刃,控制得好,于人于己都是好的,可是一旦控制不住,偏离了方向,那可有些危险,轻则毁了自己,重则害了别人。做人嘛,宁可无知,但不能无心,只是希望下代的教育最好能身体力行,万万不可再像如今这般只是纸上谈兵,更有些老师利欲熏心,一味地注重成绩,忽视了那些眼中可有可无的差生,为人师表,最好能从己身做起,否则可能无意中硬生生逼出了坏学生,要知道这世上本没有天生坏的,只有后天逼迫的。可惜我不能做些什么,只能发些牢骚,祈祷有人能看破这些迷幻,直指本质。
  这世间有太多迷幻人的事物,只希望各位自求多福吧,这些别人是无从帮助的,只有自己看破了才真正明了,否则一切不过只是夸夸而谈,毫无意义。古人总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却怎么也悟不到什么,心中只是模模糊糊,连写出的文字也是如此断断续续,粗看有些道理,细看却是不知所云。
  迷者,自迷;悟者,自悟。人生万千,看似不同,却是相同。所谓大道殊同,大抵也便如此了。
  
  篇二:迷幻的色彩
  春天的阳光真好。
  河边的小男孩,欢快的耍跳,他的母亲嘴里疼爱的唠叨着,手里的相机不停的咔嚓,孩子的父亲燃起一颗烟,在一旁爱溺的看着。几株河柳婀娜飘逸,他若有所思,走近一株河柳,从上面折下一段嫩枝,慢慢的拧着,须臾,一段白生生的柳枝从嫩绿的树皮中抽出,一个柳笛拧好了。只见他掐齐了两头,用牙捋去了其中一头的绿皮儿,腮帮轻鼓,一阵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小男孩被这从未听过的声音吸引了,撒娇尖叫着抢过了柳笛,断断续续的吹了起来,吹到卖力处,鼻涕泡都冒了出来。
  孩子的母亲笑弯了腰,孩子的父亲被烟呛得直咳嗽。
  “别费劲冒泡儿了,”
  孩子的母亲变戏法似地从提包里拿出了吹泡泡的玩具,孩子见状,忙不迭的放下柳笛,连跑带癫的起劲儿吹起了泡泡儿。一串儿泡泡随着孩子小嘴的蠕动飞了出来,泡泡儿拥挤着,迸裂着,更多的还是飘了起来。泡泡儿轻盈飞舞,触动柳梢,再迸裂,飘的更高飞向天空,迎着阳光看去,泡泡儿美轮美奂,美的把太阳的七彩借来了。
  不由得想起了雨后的彩虹。记得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彩虹,我们把彩虹叫做‘降’,无从说出它为什么这样叫,也解释不来,可能是一个地方的方言,也可能是‘天降’的意思。一般彩虹的出现是在暴雨之后,雨过天晴,虽说天边的乌云还在,但一架彩虹就以当空升起。老人们说,彩虹只能看,不能用手指,不然会手指疼的。还说,‘降’的色彩宽窄不一,什么色宽,今年就收什么庄稼,红的宽,收高粱,黄的宽,收谷子玉米,无形中流露出对色彩的原始崇拜。时间流逝,不知怎的,现在的雨虽说还在下,只是彩虹出现的太少了。
  又想起了在黄河壶口瀑布看见彩虹的情景。那滚滚黄河水,在刹那间收窄,狂羁的黄河水带着惯性的沉坠,忽的砸下二十米多的落差,河水拥挤着,嘶鸣着,奔腾着,顷刻间黄河水变成白色的泡沫,升腾出烟样的水雾。奇迹出现了,一道彩虹在水雾中出现,跳动,神奇的变幻着。(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色彩,这神奇的色彩,这来自太阳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天上七彩虹,地上鲜花开,这色彩,天成地就,这色彩,原始天然,这色彩,毋庸置疑的早于人们对它的认知与命名。真的想追寻这些色彩最压根的来历,为什么人们把这称作红,把那叫做白?最初的色彩命名权是谁人,最后的归属又怎的确定?可以相信,五彩缤纷的植物以致它们盛开的花朵存在于人类之前,当然色彩也会随之出现。这是天公造物的奇迹,有些事情是解释不了的。在对色彩的认知中,有可能人们把红说成黑,也可能把绿说成黄,色彩,在人们不规范的说词中,演变成今天达成共识的色彩称谓,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坎坎坷坷,经历了多少的层层筛选,历经了多少沧海桑田。
  权力的定夺也许是至高无上,与文字的产生一样,人们需要某一个天才出现。神农教以务农,祝融传播火种,大禹治水鼻祖,西来释迦,老子布道,孔子儒学,万宗都得有个归宿。或许真的是某个部落的首领,或许真的需要“指鹿为马”的荒诞,或许真的需要“颠倒黑白”决策,不管怎样,最终的认知决定权是经过集思广义或独断产生的。人们经历了一个从不熟悉到习惯过程,经历了口传心授,实践检验差别,这就是红,那就是白,最终达成了共识。
  多彩的世界是人们都喜欢的。无阶级的色彩,最终还是打上了阶级的烙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色彩开始从上至下的被人们征用,黄色,皇权,黄琉璃,红墙,绿瓦,紫禁城。待最高统治者们挑剩下以后,再经层层的专利选择,庶民百姓只剩下捡漏的份了。多少年来,多少朝代,各种色彩被人们冠以不同的象征,代表不同的释义,从专制到色彩的解放,又经历了多少的斗转星移。人们用沿袭下来的色彩抒发自己的情感,用认知的色彩表达自己的意志,色彩按人们的意志被择选。
  人们不满足已知的色彩,凭想象添加调和着色彩的基因库,然后依据色彩的初衷加以扩大,但是无论怎样,还是来自天然,还原天然。不妨列举一二,色彩的前面加上天然的成分,以示形象。如:朱红、桃红、铁红、酒红;天蓝、海蓝;草绿、葱心绿、橄榄绿;乌黑、炭黑……当然还有人们依据色彩加重、稀释、融合出新的迷彩。
  人们把色彩升起为庄严神圣的旗帜,人们用色彩依据喜好装点自己的生活,人们还用色彩标志区别自己的职业,人们用色彩描绘丹青书画,人们把色彩绽放成火树银花,人们把色彩点缀成流彩阑珊,生活,在色彩的绚丽中被演绎的五光十色。
  要想让视觉得到色彩的满足,要想让色彩展示自己的妖娆,还得说自然的百花园。最好的展示莫过于面对无垠的草原,蓝天,白云,绿淖,青山,毫无修饰做作的草原,绿草簇映满地的繁花,色彩发挥到了极致,再配上那天边雨后腾起的彩虹,一切色彩都在其中。
  色彩得到了极致的诠释,因为色彩本就原自天然。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185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