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风云的文章

时间:2018-06-12    阅读:34 次   

  
  
  篇一:笑看风云
  仍在跳动——我喜欢简单
  我喜欢在无意中感受真诚,喜欢在一所瞬间抓住永恒,喜欢在痛苦的经历中体验幸福的预言,喜欢在生命窄窄的过道口欣赏它的宽容与博大。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但我们却可以做出选择。用心灵,一如痛楚,一如人生,痛楚作为生命的一种感觉,本不必去赞美什么,但它作为人生的对立面又去激励着生命,诠释着生命,无知的人在痛苦中抱怨,消沉和堕落!而我选择享受痛楚,在享受中学会坚强,奋发和珍惜……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岁月从指间流去,年华在不觉中逃走。曾经的几度春秋,几度飞花;曾经的樱花又红,芭蕉再绿。也许很多人会暗暗感喟人生的无常,不知老之将至,愁满心怀。而我选择用微笑和从容。用广博和坦然面对人生,面对死亡。聆听花开的声音,诏示着绚丽辉煌;聆听花落的低吟,蕴含着宁静淡美。也许旧事变黄,人变老,但不变的惟有一颗心,任尔东南西北风,在变化无常的世界里,静观潮起潮落,坐看云舒云卷……
  也许,很多人磕磕碰碰,寻寻觅觅一个天涯梦,而梦与现实并非咫尺,过度的执着于认真熬白了双鬓,憔悴了容颜,是否更添了几缕惆怅与惘然?而我会选择放弃,寻一个更合适的梦。既然找不到“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何不寻一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净土?既然无法欣赏“明月共潮生”的佳景,何不煮一壶菊花酒,邀疏星共享?
  从一幅风景里,看出另一种颜色,也是人生的哲理和诗韵。
  从喧嚣中,我选择宁净;在浮华中,我选择淡远;在痛楚中,我选择幸福和甜蜜;在坎坷中,我选择一段完整的人生。我无怨亦无悔,因为这都是我心灵的归宿,心灵的选择。
  天边云起,天边云散。让微笑映染半天云霞,让心灵涤荡数里云烟。即使沧海变成沧田,即使海枯又石烂,我的笑容依旧,情怀依旧。
  笑看风云,日月可见;一颗真心,天地为证。
  
  篇二:笑看风云变
  归心似箭近些天,同学们都表现得浑浑噩噩的,我也感到度日如年,无心上课,不过,既然有那么多的“同是沦落人”,便有了几分释怀。依然是些黑压压的负罪感,却又挥之不去,有危机感固然是好的,但这也注定了漫长悠悠的一天。因为昨晚跟舍友高谈阔论到12点,致使今天早上“神经衰弱,头脑麻痹”,为了不让自己在考试时熟睡,早读课借着老师的不经意和那极优越的地理位置,我趴桌、闭目养神,有所好转!
  “考场”上,两位监考老师,一位在前,另一位置后。做完试卷,环视了四周,众多同学眉来眼去、暗自打着手势对答案,即便是平日的“好学生”在此时也是原形“必”露了,目的之一是打发时间吧,我想。我摆好架势,让自己舒服地睡个觉,又不至于被老师发现。在多数人看来,这正是显现“智慧”的形式之一。(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徘徊不定
  “老师......我,我要回去。”“要回去干嘛?你回去肯定不会看书的。!”“真的有事要回去啦”“有什么事?说来听听,你说。什么事?”班主任说着,一副“侧耳恭听”的姿态。无奈,失败告终。是在是有事,我绝不是他想的那么怠慢,那么贪于玩乐。我本打算今晚去叔叔家,第二天跟堂们一同去买书的。如果可以,我会单独行动,但环境所迫,家人在深圳,要出去还真是不方便,而大人嘴里装满的全是“社会之乱”,所以只好这么干。
  “但这一切,说起来是多么繁琐,而且又要结合许多家庭背景,我真不想随随便便提及这么多——”我向同学诉说道。“哎呀,这不简单?随便拈来个谎言就行啦!~~”他们是这么回答的。鼓起勇气,再次踏入办公室,尽管我极厌烦这个动作。“老师我要回去,姐姐她回来,在家。”说完,缕缕负罪感悄然袭来。“那,这样是吧?可以,第三节晚修下课来拿单。”竟然那么快就答应。接着,班主任拿一叠蓝色的离校单出来,为诸多住宿生开单。
  “哪路的?”“5A,第一批,7点30分。”“不行,现在学校对这方面管得很严,”班主任坚决地说道,“跟你姐姐联系一下先。”我怔住了——其实我完全有能力去随机应变、去圆谎,但我也明白,一个谎言需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弥补,最后我一五一十地说真相。“你为何总不说实话呢?!”他显露出不耐烦和一丝愤怒。“总”?“总”?难道我在老师眼中是这样的?无奈,只好垂头。
  五脏如焚
  本是对假期充满憧憬的,可现在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转身对小曾说:“缕缕愁思涌心头。”接着,我倾吐了一番。然后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结束对话。上语文自修时,更是惶恐至极。我们都在埋头写作业,当然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加轻松的假期才干这事。我也认真地写着......
  “NOKIA...NOKIA”天!!我的口袋荡起一阵不小的铃声,震波源起,蔓延开来,到达大脑之际,我的心猛一震。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掉了手机,这时,四周开始窸窸窣窣。三分钟后,又是一阵震波,好在我有所准备,左手一直守着手机,稍有不对,马上采取措施。又是窃窃私语,不必看,我感觉有许多双眼睛望来,马上把手机关了。
  如坐针毡,究竟是谁打来?我收拾好书包,雅然而起,掏出亮晶晶的离校单,向语文老师挥一挥,点一点头。“周记,记得带,要写一篇。”她说。“嗯——”我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当然记得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不会忘,也正在那一霎,我想好了周记主题。转身之时,同学们抛来羡慕之目光,虽然只是一堂课、一个晚上之差,但在人们心中,是天壤之别,我得意地与他们告别。
  心平气和
  还是不爽,甚不爽快,可以的话,我真想做个诚实的学生。在车上,我为这个为题感到不快,心头像是缠绕着藤蔓,撩也撩不开。
  “喂,HELLO!”接了几个电话,差不多把那事忘掉了——至少不会因此懊恼了。
  听着音乐,又进入最佳状态。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7159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