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的文章

时间:2018-05-16    阅读:15 次   

  
  篇一:半林暮春
  突兀的峭壁被削开一条车用便道,掩在压径的林木间。谷雨已经过了时日,布谷的催叫声隐进深林,老天吝啬的雨滴才在这个暮春姗姗来迟。淅淅沥沥,断断续续,幽深的谷更加空濛,落英蘸满泪珠,沉甸坠躺在枝下,等待着化作春泥的宿命。雨雾在林端晕染,象在做一场断肠的惜别,极力要挽留春天的脚步,依着伏迤的山势,飘渺游走,恣意挥洒一副动静相宜的水墨国画,那恰到好处的留白,便可见春天这位出色画手高深的端倪。
  有着六万多亩山林的半林林场是安溪这块热土上少有的原始森林,起码,在速生林横行的这个年代,加上近代茶园果园的开垦,像这样的天然氧吧是令多少城里人趋之若鹜的!它像块未雕琢的璞玉,镶在泉州的西南边陲。
  长岐不止是个方外桃园,它是半林约略未嫁的闺秀。梯田晕染开一个一个弧形的酒窝,一圈一圈,储满倏然而降的甘霖,套叠起一面面水平光亮的镜子,镶嵌在那一片向阳的小坡,成就了春天华丽转身背影里拖曳的裙裾,镶成一片片亮闪闪的孔雀羽,扮点着春天的雍容华贵。白鹭鸶撑着长脚,或低飞,或耳鬓厮磨,三三两两,组成裙裾上一朵朵播撒花香的素雅小花,悦动着,在云霭里轻盈飘渺。痛饮了一番的禾苗此刻抖擞起了精神,葱茏簇簇。相较这个春日里忙碌农人的不可开交,野牧的水牛此刻是悠闲而且散淡的,大口大口地咀嚼着这个春天,偶尔抬头,在鸟啾涧鸣里深思,是在体味春天的口感吧?
  这里的林场给足了你惊喜。如果说雨打芭蕉只适合在竹屋檐下轻推的夜窗边把盏续茗时听取,那么就请你抬头吧,那一片灿漫的樱花像千万只粉蝶栖息枝桠间,密密匝匝的,找不出一丝罅隙,开绽着它幸福的今生,风吹来,离枝的又翩若惊鸿,在这个春日里,它甚至没有一丝生命短暂的叹息,似锦,如匹,如挂在春天脸上灿烂的笑靥。
  樱花深处隐现着驳蚀的拱桥,在雨雾里如虹静卧,写满年月的印记。在这个粉红的映像里,是否该添上一把漆油纸木伞,两个相视脸布飞霞的呢喃人儿呢!在那个桥头,应该铭记着一个海枯石烂的故事或者传说吧,那离乡背井萍飘海外的游子心中应该也储满未婚妻和故乡老拱桥的容颜吧?踽踽上桥,凭栏循溯,涧泉好似出自那些遒劲的躯干,一直从那些绿色里汩汩流出,涧石落差兀卧着,如叠铺开来的一面面扇子,水小心翼翼流经扇面,下跌,再跳跃成一串串珠帘或者帷幔,四处溅开,一个个小型瀑布就这样在这个春天里展示着雪白的肌理;剑柏则忠实地伫立成排,苍翠欲滴,这一刚一柔并济,就这样养着眼。油桐树则干脆在碧绿的冠盖上,赤裸裸地袒露一腔雪白的心事,望它,却是这样的扎眼!
  步入幽邃深谷,你会发现,桫椤谷绝对是这个春天最心爱的珍藏,接萼连茎,楚楚动人的高贵,经由春雨温润,一颗颗黛绿娇羞,秀逸古朴,欲言还颦。
  半林,少了陶潜的鸡犬相闻,多了几分山重水复;少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神秘诡异,多了几许柳暗花明,追随春天渐行渐远的脚步,一个季节的流逝,是否也是一个等待的开始呢,春燕不语,也许来年,它会带回一个更加明媚的春天。
  
  篇二:暮春,牧春……
  难得清闲的日子,午间的一场薄酒,无聊的心绪酣然入梦,醒来已近黄昏。
  倒是醉也无聊,醒也无聊。
  慵懒的驾车于城外,夕阳灿烂,暖风吹拂的柳絮,漫天飞舞,自由自在的缠绕着匆忙的人流。迷濛之中陡然而生一种随风飘舞的柳絮竞超脱于世人的感叹,无拘无束的柳絮让人着实的心生羡慕。
  “偷随柳絮到城外,行过水西闻子规”随口吟出,悠然中翻开手机中的日历,已是立夏,知道春天已去,错过了花期的心绪倒是出奇的平静。
  也许是夙愿未了,不知不觉之间,竟到了白羊峪地带。于是闲庭信步的悠然走在寂静的山林。
  微暖的风,翠绿的树,遍山的野草,掩映在天边的渐渐淡去晚霞之中。脚下桃花落絮依稀的痕迹,泣然诉说着捡落不起的的忧伤。曾经的浩荡春风中,生机盎然的发芽吐绿,尽情的绽放。在短暂春色中尽显妩媚和妖娆。风雨过后,悄然的飘落,凋零满山,透露着岁月的沧桑,万物的轮回。(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沿着寂静的山林小路,我踯躅在这暮春的光景里。敛眉沉思,暮春的花事悄然拨动了心底之间思念的弦。
  远处几声杜鹃悲嗟,预报着暮春中芳菲已尽,应怜惜春光。这样的情形,更该采撷几支残红,于是忘情的找寻暮色中的一抹春痕。俯身低首拾起败落在草丛中的几片花瓣,干枯的已不在柔软,褪红的惨白也不再妖艳。寂寥的心隐然作痛,再长的花期,无论怎样的妩媚,也只有一季的芬芳,终究都会凋谢。
  隐忍的冲动再次掠过心头,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冷漠的,尽管也欢愉花团锦绣的盛放,更感叹荼蘼的凋零,还常把“无可奈何花落去”化成文字,悄然诉说心底的忧伤,其实那只是一种心灵的放逐。
  “一花一世界”,你悄然读懂的我长长的忧郁,是对花爱怜,对这个花花世界的冷漠。
  不期而遇的邂逅,恍若与你三生的惊世。回忆着你温情纯洁的笑脸,一如眼前静静的悄然开放的无名小花,那样的淡定、从容。默默凝视着你娇小的身影,尽管没有牡丹的雍容富贵,玫瑰的娇艳欲滴,水仙的倾心夺慕……在桃李争妍的季节,没有她们忘乎所以的绽放,没有她们的大红大紫的妖娆。正是你的超俗脱尘,恍惚与你心灵对话。我当如从名与利的欲望长河中泅渡上岸的俗客,更像是个泡在灯红酒绿里的浪子,骤然从时刻面对提放、奉承、欲望的旋涡里逃离出来,突然面对一个清秀脱俗的女子,一双干净纯洁的眼神。
  在芳菲已近的暮春时节,你悄然绽放着自己的美丽。在蓝天、白云、夕阳、青草之间淡淡的芬芳溶进微风,恰是你绕指的温柔。
  一直以来,想为你写些文字。或是懒惰、或是浮躁的心情、或是忧郁的思维,一直告诫自己应该以虔诚读懂你简单的纯净,不要搅醒超俗脱尘的一帘幽梦。
  就在冥冥的注视中,有风吹过,眼前娇小的花身,随风颤动,此刻瓦解了所有的隐忍的那份固执的坚持。
  跌跌撞撞的下山,已是暮色四合,一切都将归于沉寂,已无人欣赏归于夜色中的暮春。
  心绪随着翻飞的柳絮摇晃着,眼前的河水静静的映着深远空白的天空,突然竟有一丝柳絮肆虐的飞入眼里,弹抹之中已是丝缕成网,似千千扭结。忽然想起北宋词人张先的《千秋岁》中的“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的句子。残红并非春归去,试问千千情结,谁可催灭?
  踉跄的背影尽头,仿佛一直是那朵无名的小花,如一双清亮的眼睛,真切、纯洁的注视自己。暮然回首,半山中隐约的大肚弥勒依然慈悲的笑着。我虔诚的祈祷:迷茫和浮躁时与你靠近、相遇,凝视你悄然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淡然的坐在车里,手里的花瓣已经碎了,打开车窗,任从指尖滑落,随风飘远……
  徐徐行驶在回来的路上,依然沉浸在寂静的暮春山林之中,大肚弥勒慈悲的笑容、悄然绽放的无名小花,豁然中捂得一丝禅意:那朵悄然绽放的小花,是心中永恒的春天。
  暮春,牧春……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239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