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麦田的文章

时间:2018-05-15    阅读:62 次   

  
  
  篇一:守望麦田
  五月,风儿多了份温柔和腼腆,太阳把温暖热情的送给人间,多情的小鸟也在枝头开始了情话绵绵,忙碌的人儿开始孕育着希望……
  我虔诚的站在麦田里,静静的守望。
  眼前的麦田是一片霍霍燃烧着的绿色海洋。麦子刚刚探出头颅的芒刺带着灵魂深处的几丝脆弱,隐隐约约看似锋芒毕露,其实它们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的小手,稚嫩的柔弱,正贪婪的吮吸着泥土的清香,舔舐着阳光的味道,一点一点孕育着丰收的成果。一缕春风划过头顶,广阔的麦田顿时波涛滚滚,哗啦啦的一片,空气中洋溢着麦子将熟的气息,缕缕麦香,似春季里的霏霏雨丝,香炉里氤氲开来的青袅,无声无息的将心底内缓缓酝酿的思绪,弥漫开来。望着这一波又一波的麦浪,我似乎听到了麦子孕育麦粒的声音……
  初春时的北方,空气中凝聚着一层寒气,儿时我担心过这会影响小麦的生长,可是那时妈妈告诉我说:小麦的生命力极强,只要不在扬花时受冻,就不会影响它的丰收。面对此时绿涔涔的且密密匝匝的麦子镶嵌在大地时,我在遐想,在不久的日子里,这片麦浪里会衍生出成熟的金黄。人类用勤劳和智慧编织了五彩斑斓的世界,这是别的有生命体无法跨越的奇迹。
  守望麦田,一股浓浓的麦熟气息扑面而来,带着蓄积,膨胀,蓬勃奋发的劲头,渐渐从晴朗的天空下孕育出来,徐徐拉开心田里柔软的帷幕,缓缓抹出片片金黄。
  守望麦田,就是守望人生的希望和辉煌还有憧憬,我想我会继续在这里年复一年的守望着……
  
  篇二:守望麦田
  青青的道路旁边,那些刚刚播下了种子的土地,在一次次雨水温柔的抚慰下慢慢的露出来了那么一点点的新绿。似乎真的只是那么的一点点,时隐时现的出现在了那里,仿佛是酝酿了整整一个深冬的结果。我默默的蹲在了露珠未散去的田埂上。
  远方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麦田,点点隐现的生命在破土中奋力的想要争取一片成活的天空,抬首企盼的是那份努力的执着,不想与大树争那么长久的生命,也不想拥有那么长久的绿阴,仅仅是想在短暂的生命中寻找到一份自己的执着。
  长久的忙碌,时间把生命抛向了另外的一段,仰望只是执着在那一刻的信念,然而对待生命来讲,上帝又是那么的公平,即使你忘记了成长,忘记了吃饭了忘记了睡觉的规律,可是自然的一切却不会因此而忘记这一切。当用长久的冷漠来看待这个社会,来看待所谓生活里要你面多对的一切的时候,忘记了麦田里奋力拔节的麦子已经默默长成为绿色的麦田。当再次涉足麦田的时候,那些隐现似乎只是昨夜夜话里谈笑的一个轻微的步骤,那么的不小心就已经涉河走进了今天的世界。(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清新的空气随着不断舞动的青色苗子一股股汇入到已经被现代化腐蚀得快要穿孔的肠子,那么的一刻似乎可以感受得到那样久违的感觉,像极了走入空山中看到刚刚长出来的新芽,而且闻到散发的那份清新,露珠未化,明丽,隐隐的有升腾起的朦胧,一点一点带入到一个心灵的故乡,感受泥土散发的最纯净的味道里。
  青青的麦田一日一日在成长,我像一个守望麦田的人那样,每天都要跑到麦田里看看,仿佛那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一种东西,苦苦追寻那种想要的完美。其实每个人做一件事真的不是都需要理由,就像我喜欢麦田,没有那么多的理由,仅仅只是喜欢。那种绿是属于生命的颜色,没有做作,没有伪装,就是一种生命追真实、最原始的颜色,从泥土里长出来,带着泥土的清新,不染纤尘的洁净气质。
  等着等着,麦田从一片荒芜到了一片青绿在到一片金黄,那是完成了一个生命的轮回吗?似乎是的。在看到农夫拿着半新的镰刀走向麦田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是难过吗?似乎不是,看到收获该是欣喜的,因为那是农夫一季的希望;那么是高兴吗?似乎也没有,从破土到现在的收获的守望,仅仅只是这样。没有吧!
  那是一片麦田,从长满希望在到把希望融入土壤成为真的丰收的一季,那样的守望似乎真的可以偿还一年一度夜夜思念相思的结果。时间是个轮回的孩子,总是俏皮的书写了那么多的喜怒哀乐,一点点融进血液的开阔和希望,默默相守的是一份执着的梦想。静静的守望,也许守望的是一份幸福,在无数离开的日子里无法割舍的只是曾经陪伴一起走过的岁月。
  看!月夜从山的那端开始慢慢的升起,那片皎洁似乎映衬了整个麦田成长的时光。无论是拔节而出的芽还是绿得把生命都融进的成长,仰或者是金黄得逼人眼的收获,都像人生所经历的那样,一点一点不带任何的假,掺揉进的都是生命的血色和精彩。即使没有大树的长久和绿荫。
  守望麦田,守住的是一份希望,也是一份爱和幸福。
  
  篇三:守望麦田
  孤独地守望麦田,是我现在不愿意做的,可我有种强烈的预感,不久我就会厌倦我现在所追求的生活,到时候说不定我会真的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守候过去单薄而又充满力量的青春,守望平淡却安稳的未知。不像现在,一切都是混乱。
  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今天哈三中化学组的一个老师去世了,虽然没怎么上过她的课,但也听说很久。总觉得这样的死亡太过突然太过仓惶太过让我无法想像甚至没有动力。前不久校里有一个女研究生上吊自一杀了,听说是为情而死。我总爱用一种绝对理性的态度去痛斥这种行为,但其实她们心中都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是我所理解不了的吧。越长大越接近死亡,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震撼和担忧,顺应自然顺应命运,虽然感觉上不像是我说话的风格,但在这方面,我确实不敢太过猖狂,因为我绝不会和生命抗衡,也绝不会轻视任何一种任何一个生命。
  J。D塞林格在书里借安托利尼之口说了这样一段话:"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的死去,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恭的活下去"看了这段话,觉得世上一切的矫情,抱怨,不安分都是没有用的。有什么用呢?你又不可能去死。在生死面前,一切追求的荣誉啊,利益啊,甚至是最浮夸的羡慕啊,都是没有用的。只要还想有目标的活着,就得谦恭顺服,不要再有那么多的棱角,乔先生说的好,那样伤害得总是自己。
  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个对人类行为感到困惑害怕乃至反感的,我也知道现在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感到困惑。我只是不知道,在这样一个时代,如果我愿意等待,愿意珍视,到底能不能找到一个像先哲那样能激励我,让我走出这些迷茫的人。我也不知道,对一种行为的困惑不解到底源自于什么,因为我相信我本身也是个俗人,所以我现在从不,要么说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批评任何一个人的任何行为,看得下去的我忍着,看不下去的我转身,这样,是不是在保护自己?以失去个性的代价。
  如果说大学的社会式教育因为让人越来越多的失去自我而遭至批判,如果我以前和重光弟探讨过的大学目的论还在困扰着一些人。我觉得安托利尼说的也很对,虽然并不是受过教育,有学识的人才能对这个世界做出重要贡献,如果这些受过教育有学识的人首先也是才华横溢的具有创新精神的,他们会比仅仅拥有二者的人作出更多的贡献。他们能够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也有着顺着自己的想法做到底的热情,最重要的是,他们十个里头有九个比那些没学识的思考者更加谦恭,而且在大学,过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对自己的心性有了个认识,还会认识到什么不适合,你也会了解,哪些想法适合你独特的心性。这会让你节约大量的时间,而不用去对那些不适合的想法试来试去。
  经过了一个学期,我习惯了这种模一式,没有像以前那样疯狂的怀想高三,极度的痛恨自己。慢慢接受也开始享受大学时光。我有着顺着自己想法做到底的热情,但往往很盲目很冲动很冒失,我能够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往往很猖狂很自大,我总是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要谦恭要谦恭,甚至在手机上都写下放低自己。为的就是不让人觉得我有骄傲,因为毓染说我总有一种神奇的气场,而我还真的没有好到可以堂而皇之地接受或许可以这种我无法抗拒的骄傲感,所以我一直被鞭策被左右,为的就是合上这种天生的气场。
  我可以称北京现在的季节为春天了。我喜欢傍晚走在路上,空气很暖,总能让我想起新三中的体育场。我总会提醒自己,在别人的记忆里生活,从来不是我的目的。但这也不耽误我会因为任何一点儿曾经有过的情节而深刻的怀念,我不懂在怀念什么,怀念那些过去浪费掉的时间?还是那一个悲剧的结局?但只要经历过,什么都有了特殊的意义让人忍不住放不下。
  我还行走在路上,用我一贯的风格。但我无法再肯定的预言自己的未来,因为我再也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和能得到什么。越来越谦恭的态度,让我越来越不自知。但只要被认可,我总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找到自己,然后说一些絮语,没人听得懂。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212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