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声的文章

时间:2018-05-14    阅读:48 次   

  
  篇一:夜无声
  摇拽的雨滴,在花落的季节伴着风不期而遇,携着淡淡的花香,略带一丝土地的气息,飘然而至,只是少了你的喃喃呓语,才知道夜寂静无声。
  醉酒,不是伤感,不是想忘记,更谈不上是放弃,只是突然发觉你已远去,看不到,听不到你的丁点信息,心里一直等待,等待蝴蝶在身边飞舞的身影。
  是谁燃烧了这段感激情,让它漫天飞舞,任清风盈盈,落花满肩,好像整个蓝蓝的天属于你。
  是谁让我们相遇,打碎了你浅紫色的梦,天边的彩虹撩开了你的面纱,把你烂漫的微笑带到这里。
  又是谁那么多情,展开隐形的翅膀,偷偷的为你精心穿上多彩的嫁衣。
  仰望星空,不由轻轻叹一口气,也许红尘漂泊,总会有它的归属,在好的故事,也会有结局,暗香残留,清心似玉。
  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我会把灵魂埋在春天里,等待你,等待你重新唤醒,用前世续上今生
  最初的牵手,只不过是夜风拂过窗台,嫣然一笑,便挥手而去,只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还有一丝温柔藏在梦中。
  安之若素,寂寞如雨,人到最后,一定特别独自,爱也不过如此,雨夜无眠,那样的时间,已黯然神伤,一转身,华丽落去,只剩下似水流年。
  不在乎你是否离去,因为还能感觉到你,不在乎相对无言,还有风在那里为你歌唱,不在乎是否天长地久,因为雨还会带来希望。
  飘来的是云,飘去的也是云,总会习惯,总会明白,一个人的世界,只有影子在徘徊。
  今夜,夜无声,只想用散乱的文字把你写满,淡淡而梦幻,在狂野荒凉的世界里取暖,细数旧日时光,慢慢翻转。
  
  篇二:秋夜无声
  今夜,谁将再为你凭秋窗而独立,黯淡的灯光,照过几张平凡的面孔,安静而闲逸的日子中,微微闭上双眼,尽情的深深的呼吸,没有了泪水的思绪,荒乱的如秋草一般枯萎。而我们却只能以追悼的方式来回忆,旧年照彻小径的月光和花树下的你。
  眉宇用紧锁来欢送唇间隐隐的叹息,一声声呼唤,唤醒了一支支霜菊在永夜,寂寞的绽放于月色斑驳的色泽里,我等了太久,终于等到了一只孤鸿声中的悲秋意,视线梳过秋日枯黄的羽翼,落日熔金,一片金色晃的让人眼前发黑。
  天渐冷,人渐去,谁将会为你添凉衣,披着这一年的疲惫,一个秋的深,却冻结了一整个季节的苦悲。孤独的滋味,长椅背后的落叶片片,似乎早就把一首小诗的痕迹抹去,而有人的爱情如火,却将你当做一粒种子,种植于大地,试图用暧昧的情火,温暖渐趋僵硬的你尚未发芽的躯体。
  幽婉绵长的箫声内,传来了一声声音律,却如同一个人低哑的哭泣,这一丝压抑在喉咙愤怒的声响,只为我们过早的不再歌唱,只为我们曾经的山水与梦中的故土,而熊熊的焚烧着肺叶上沾满的霜迹。
  霜在火中燃烧,烈火之花,却绽放出如太阳一般的光芒,用一声声最原始的怒吼,在生命最低沉的禁区,扩散着迷人心扉的香气。
  喝一口清冽冽的远水,远山四在瞬间从童年的幻想中以跳跃的方式,击碎被岁月围困的墙壁,如冲锋的战士一般,勇敢的从坡我如今完全不在少年的虚伪,裹带一丝丝如水般清凉的月色,浇熄心头那一簇簇错乱的思绪。(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鱼鳞一般的波光里,一个个破碎的镜头,以三维排列的方式组成一组组荒凉的画面,而我们被放逐的记忆,便已牧人放牧归来的喜悦,捆着用镰刀收割的眼泪,把无数个晃动的身躯,化成手心中点点隔世而冰凉的水。
  秋意,于这一刻,再不发出一点声息,用沉默的方式,将雪里梅花般的渴望,装饰成胸口那一句句断了章的诗句。这一句中有我,那一句里有你,组在一起,便点燃一个人的流年中,那一条比情人泪凝成的海洋还要深邃的秋水。从西向东,途中不停的翘首,眺望北方,那一个隐在阳光角落中的背影,从地平线的弧度之外,穿越今夜的月光,穿越这一个无语的秋季。
  当双眼望穿了雨外隐约的远山和东水,却还是望不穿,这一个秋夜,深潜于你心中的秘密。
  北极植北,彩云之南,远水之岸,秋水之湄,我将用烈火来擦亮我多雾的眼神,让梦回故园,于幻蝶轻舞之际,从银河扬起归帆,载一个流浪的人,魂归落花小径,用轻柔如春风的语气,来问候你今夜沉沉的一场睡。
  缆绳的末端牵住了少年不再的思念,画册上的枫林渡口,异乡的游子,在枫桥的渔火。扁舟之上,听着晚唱的渔歌,披一身轻寒,枕着一片泪的水声等待雄鸡叫的天下白。
  中州狂客般的傲气,早已淹没在樽酒里,请辞先一醉,最后不知愁滋味,桐花谢,桐叶落满柳院里,。墨雪厅外的松涛阵阵,捉笔磨墨,写下词几句,倾述着今夜的忧伤,把头和尾都深藏于爬山虎深深的怀抱里,而那场过早绽放的情花恨火,却在昔日那个同样的秋夜,轻轻的画上结尾,紧掩了心之门扉。
  我们就这样,把年轻的自己,丢弃在远方那一片神秘的水域,浅唱着来世今生,于四围无路的水波里,陷入永恒的绝望,做一尾困在水巷中的鱼。
  那一年的花香飘散成一出繁华而孤独的烟雨,这时的我们依然年轻的不知该怎样挥霍年轻的朝夕。
  结尾的故事以不必在提起,秋夜中的孤寂,也无需在问起,不知从何时起,我突然喜欢上绵绵密密的飘着茉莉香味的江南水乡的一切悲伤与炫丽。
  闭上眼,幻想着白墙青瓦之下,那一条条深幽的青石小巷,而江南所特有的阁楼却紧闭,杨柳叠烟,湖光映翠,接天碧叶中更有一朵朵月色下清绮如梦的莲花在水面开得如同心事一般静寂。一切都似乎很安宁,而那些白裙如莲的人,手执油墨竹伞,从幽静的水巷中轻轻的来,又柔柔的去,未曾回首,一直消逝在前方朦胧的丝雨内。
  这样平静的来去,却是我想起,同样离开的你,只不过,唯一不同的,仅只是她们在南,你在北。她们温柔如同绕指的水,漫过干枯的心扉,而你则缠绵的如同舔舐身躯的火,同样的转身而去,同样的让人在窒息中流泪。
  于是,我便总是相信,江南,无论怎样,都是悲伤的,所以每一次念及江南,我便总会身不由己的写成文字内深深的苦悲。
  悲江南那一支遥远而古老的采莲曲在无人唱起,悲江南,漫天的杏花,全都染成情人的胭脂泪,秋千风起落红离,人比黄花瘦,花比人憔悴,温柔成了多少人的埋骨地,寂寞,更在安静的时光里如雪一般的静溢。
  秋风吹起水面上的涟漪,凝水做弦,挥动手指,弹拨一曲久唱不衰的歌谣,从记忆深处,探寻那一缕清凉晶莹的水光,于透彻的远水之上,以行走的脚步声,来祭祀,已逝去的月光和埋在黄土中的悲伤。
  婆娑的月光很美,很美,寂寥的秋夜很静,很静。我所有汇集到诗句中的词语,似乎都在胡琴纤弱的丝弦上被切割的粉碎,大片大片断开的语句中,无数个模糊的身影,似都在大声的说着悲凉,弦然欲泣的面孔便在脑海中若隐若现,庄子写完<秋水>之后,秋月逐波,泛起鳞般银浪,浪起花生,浪落花谢,刹那芳华,妙语凝成菩提相,烈火化莲,一支<阳关曲>一首<白雪歌>便再也无人去低声唱。
  往事恍如碎在指间的风,头顶着自我放牧的长发,飘荡摇曳。音乐从身后传来,用无形的双手,把一树月光摇碎,摇落成盛开遍地的霜花,冰封红尘滚滚的闲事,穿透心的屏障,漫撒清辉,还秋夜于沉默之后,一个更加的清凉。
  笛声婉约,已承载不起胸中喷涌的怒火,只好用无声的咆哮,尽化沉默往事,一任悲欢,皆被秋天如落叶一般收藏。
  水榭上的歌声渐歇,歌者早已声嘶力竭,池塘中的水色将月光叠加成我所写不出的诗行,只余下末尾,才让我将全部的心事,写上另起的一行。
  这一刻,瘦落一地的相思,便于霎那,跃满泛黄的纸张,于偶尔的一声叹息声里,拥风带雨,匆匆而来,悠悠而去,在时间的长河中,伴落花朵朵,饮恨而逝。
  在梦中,我依旧站在青石板深深的水巷中独自冥想,于刀光,剑影的幻觉之中,犹自感慨着一些往事和一些人正在消失,而阳光与月亮却依然在沾满露珠的石阶之上闪亮,待一声青翠的步履打破凝固在思想中的沉寂之后,有人的手再次弹奏一曲新韵的诗词,远走他乡的人归来,剩下这一场繁华的舞剧,却又该由谁去落下帷幕,秋夜无声,无声秋夜,到最后,竟只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184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