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了的文章

时间:2018-05-13    阅读:23 次   

  
  篇一:轻轻地,你走了
  清晨推开窗子,竟然发现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已经把世界打扮得粉雕玉琢一般,好一片洁白的世界啊!我轻轻地伸了个懒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中赞道“又是一年开始了!”这洁白的雪儿令我想起了“瑞雪兆丰年”的老话儿,心中十分欣喜,忍不住想大声呼喊一声——2012你好?但四周如此静谧,我怎能为了自己的好心情而击碎了这清晨的宁静?况且身居楼群里也要讲究社会公德啊……忽然,耳边传来了压抑而悲哀的哭声,循声望去却是从五楼的刘家传出来的,年前就听说刘大爷住了院,难道大爷他……?回到屋内,我的美好心境竟然被这哀切的哭泣荡涤一空,为那熟悉的老人悄然离去伤痛得潸然泪下,难忘的往事也一幕幕涌上心头。
  说来话长,和刘大爷初识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刚刚搬进新居不久,对周围的一切都十分陌生。对于常住城市的人们而言,住进了高楼几乎就断绝了与邻居的交往。每天上下班回家后,随着门后的砰然关门声,进了自己的方寸之地,过着孤家寡人的日子,我当然也不例外。
  不久听说周围都相继开通了煤气,惟独我们这个单元因为一楼的住户装修比较高档,坚决不同意在他家挖掘施工,故而被跳过了。因为家里人口少,又有液化气罐,起初我并没在意这事儿。可是,有时上下班看见一些老人们费劲儿地往楼上搬煤气罐儿,不免援手帮一把,心中也怨恨那一楼的住户太不讲究,不通情理。但又一想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还是少说为佳。
  记得那是个星期日的清晨,一声清脆的门铃声惊醒了我的清梦。是谁这么早就来串门儿?这在我们家可是少有的。我迅速地穿衣而起,开门一看一位大爷站在门前,歉意地对我说“姑娘打扰你了!我是五楼的老刘,是从铁路退休的。听别人说,你是做业务工作的,平时见识多接触人儿也多。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去做做大家的工作,把咱们这个单元的煤气也开了栓,省得大家都不方便……”看着面前这位比自己年纪大许多的清瘦老人,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所以吃过早饭就和大爷一起挨家走访,做起了大家的工作。
  我们先来在了一楼,那家的主人比较顽固,因为辛苦大半辈子,好容易住进了楼房,确实是下了一番苦工。屋子里装饰一新,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全部包装起来,整个房间十分高雅。经过艰苦的工作,他终于答应了,但要求给他一定的经济赔偿。接下来我们又楼上楼下挨家做起了说服工作,正所谓“人的手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般长呢,何况人呢?”经过几番周折,大爷的精神和毅力终于感动了大家,我们这个单元也在不久后用上了煤气。
  从那以后,我们见了面总是亲热地打招呼,他管我叫闺女我也就欣然答应着。后来我才听邻居说起,大爷退休前是铁路公安处的副处长,是名老共产党员了。儿子在大连当海军军官,女儿在北京做教师,只有老两口在我们楼上住。平时大妈天天去公园晨练,顺便带些五谷杂粮喂喂那些小鸟……
  说起刘大爷,那真是百里挑一的好老人。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他知道都要助上一臂之力。楼道里的感应灯坏了,不管是几楼的,他都默默地掏自己的腰包买来,然后换上。天下雪了,他总是在清晨就拎把铁锨下楼清扫,其实他那么大年纪,又住在五楼,不来打扫谁也挑不出理由。在他的带动下,我们那个单元的邻居都很自觉,只要雪一停就自动地出来扫雪,令周围的住户十分羡慕。
  寒来暑往,一晃几年过去了。忽然有些日子没见大爷出来遛弯了,我心中疑惑,跑去一看原来大爷得了脑血栓。从那以后,大爷的身体遭到了致命的损害,走路一拖一拖的,在冬季扫雪的人群里再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了。每当这时我的心情都十分难过,为那可敬的老人担忧。
  这一天还是无可避免地来了,我痴呆地坐在那里心中一片混乱。我仿佛看见那个清瘦的身影,在缓缓地拖着那沉重的双腿,慢慢地向远方走去……此时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一首熟悉的诗歌,“轻轻地,你走了/背影在渐渐远去/冬日的空气/被霜雪凝固成了死寂/我的心在发出碎裂的声音……
  
  篇二:你走了,回忆哭了。
  柔柔的晚风、轻轻拂过这一坡呈绿的草坪,夹带着七月至末的气息,划破了一切本该宁静的意境。努力的深呼吸了几番,盼望被悸动的心灵能得尝所愿的平息下来。徘徊在这有点静却牵带风声的草坪上,似乎又有几许愁绪要抒发了。
  看着被下午暴晒过的小草,现在活力的迎风起舞。昏暗的路旁,伫立着几盏残孤的灯,散发淡淡的橙色,默默的映照着几个零散的路人经过。忘记什么时候,我来过、并享受过这里的处处优雅。只是现在感觉到它陌生了。或许,并没有带着当时来过的心情,所以给予的感受也就不同吧。
  蹲坐在这似曾熟悉的地方,习惯性的燃点起支烟,狠狠的吸了几口。突然,心脏又激烈的跳动了几下。或许,是因为这动作太过熟悉了吧!只是身边并没有那个人,那个令我笑,也令我哭的人。此时、却有些后悔弄清楚了。我知道,只要记起了这甜美的笑容、温热的怀抱之后,我便会彻彻底底的回归到以前那忧郁、颓废的生活。
  可恨、却克制不了。于是,记忆的大门便轰闸而开……一段、一段的画面,便不顾后果的涌出了眼前。我伸出裹在袋子里双手,揉揉了眼眸,便认真的开始阅历眼前的故事。我在想,哭、之后一定会哭。乱、以后一定会乱。为何,不再好好的品味一番这些永恒的记忆?既然,这些回忆永远都拼不起现实,那么就让一切随风。
  最近,总会很奇怪的梦到一些情节。梦境中,总有一男一女坐在木沙发上,依偎在一起。男子在哭泣,不!应该是抽泣。可是,他却牵着女子的手掌轻轻触摸着他脸庞。她,便强颜的笑笑当做回应。男子终于失声的痛哭出来。于是,女子惊慌的拥抱着他,……之后,就会立刻醒来。看似很遥远的记忆,很陌生的牵挂。然而、却是那样的熟悉。因为,这仅有你才能给予我这美丽的温柔,美丽到让我痛哭的青涩温柔。
  其实,当初我以为紧握着的是你的手,所以、我便安心的松开了一次。蓦然回首间,我发觉只不过是牵着个气球,当我放心松松手的时候,只见你伊人微笑渐渐的远走。我无能为力的失声痛哭,于是,蹲下身子,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身影。
  后来,我沿途寻找那人千百次,都没有再看见她,当我认为徒劳,感觉到气馁的时候,不经意间又回头一看,只见那人伫立在灯火零落稀疏的地方。或许,她并没有走,只是存心的躲避我而已。又或许,她经已找到更好的归宿。所以决定,舍弃这段不值得投入的感情。所以,我哭了,因为我已不再拥有你了。但是、你又哭了,因为你看见自己远走、我哭了。
  轻轻的执起笔,将思绪搁置于白纸上,为你画地为牢,困我一生记忆。我不敢再奢望,只想、你陪我看一次流星雨。只想你陪我过一次生辰。但是,我只能将这些想法于午夜,挥霍在我无人悟懂的世界里。
  蹲了这么久,仿佛全身也僵硬了,甚至就连记忆都已经麻木。路旁的灯,依然在散播,只是没有人再经过。一切都在寂静,就连喘息声也清晰入耳。几缕孤风,正在抚摸着脸颊、很暖,就似你的手。于是,两行清泪同情的顺着两颊流下。此时此刻的情景,凄美了回忆,我知道回忆一早就在抽泣了。它在祈求别再令它听到刻骨铭心的誓言,别再令它看到似曾熟悉的容颜。
  明知道,自己也怕痛。却总是会回顾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其实、我也是不由自主,看着身下的影子自言自语。我知道是自己的不舍,才会被这些以往的缠绵纠缠,导致回忆也在细细哭诉。于是,我懂得了。所以,我再不去强求什么。
  因为,时间容不得我再去驻足停留。淡忘,也许就是对这个故事结局最好的诠释吧!我也只能,枷锁它,让它成为流年里的一道风景吧。
  然而、当文字开始略去华丽的修饰记载这道风景时,我发觉想不起的只有一点点,记在脑海的却是全部。原来,时间神偷依然是偷不走某些一切。只是颠覆了当初的誓言而已。
  滴…哒…!又是一串晶莹落下、连续的又一串。怎料,原来是下雨了,冰冷的雨滴一连散落尘间,看着众人的惊慌失措,我却迟迟不肯离去。雨,经已湿透了全身。我想,就再任性一次吧!让雨水扑息我一次又一次的痴心妄想,让雨水治疗我无法愈合的那枚伤吧!
  终于、我又哭了,回忆也跟着哭了。但是,泪水很快就被雨水所覆盖。于是,我双膝跪地…仰天长啸。
  
  篇三:戏散了,你走了
  习惯了一个人懒懒地听着那忧伤的旋律,习惯一个人默默地看着那伤感的文字,总觉得天那么蓝,蓝得让人有点忧郁。夜那么静,静得让人有点想哭,生活那么苍白,苍白得让人有点无力。现实那么残酷,残酷得让人有点悲哀,感觉那么清晰,清晰得让人有点虚伪。疼痛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人有点麻木……选择孤单,选择寂寞,选择沉沦,选择等待,等待一个没有结局的天长地久。在一个人的世界上演与爱无关的独角戏,把梦想和希望折叠了寄给明天,把悲伤和痛苦陈旧了在记忆里埋葬,用沉默和淡然来掩饰所有不安,无措,还有绝望……
  一个人的盛情,一个人的落寞,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有华丽的舞台,少了煽情的观众,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凑不成完美的对白,妄想用爱弥补一切残缺。。点燃堆在身后的所有寂寞,我也可以披上凤冠霞衣,画上满面油彩,抹上艳丽脂粉,独自把这出无人欣赏的独角戏来卖力演出,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祝福,无所谓,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独自导演,一个人诠释精彩,奢望我也可以拥有幸福!
  忘了自己的角色,已投入情绪,在剧中尽情释放着自己的欢乐悲喜……笑,笑得凄然绝美,哭,哭得肝肠寸断。。角色是孤单的,对手是不存在的,对白总是自言自语的,而故事,也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却是投入得太彻底,沉浸在剧中演得忘情,舞得妖娆……或许正是多了这种残缺不全的魅力,才让人沉迷于此,碎了完美伤了自尊丢了灵魂却依然留恋,深深惋惜。。
  终究淡不了浴念,躲不了俗世的欲望,好了伤疤忘了疼,也或许只是因为寂寞,一次次又将这孤单的角色重新上演,欲罢不能,沉浮一世,萧索一生。。是故事太过美丽,让人有了一种幸福的错觉,以至沉溺在剧中不愿醒来,默默等待。。是感觉太过真实,让人以为快乐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却忘了这是个说谎的城市,谁把谁当真。。不过只是一场戏,何必骗自己……
  幸福其实是虚构的,微笑也可以是伪装的,而快乐,是不该被恐惧的。我知道很多时候的所谓痛苦是自己给的,可悲伤始终无法忽略十八岁最美丽的年华逐渐消逝,却还是解不开心里的那把锁!有人说,回忆是一种病,而伤感,则是终身不愈的一种残疾。我想,那就给心自由吧,纵使悲伤再痛苦,也一定会又痊愈的一天。抬头仰望天空,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而我,是什么颜色呢?站在窗前,闭上眼睛,对空中伸出双手,努力想抓住我想要的一些什么,比如我弄丢了的爱情,比如我曾亲手毁掉的那份执着与感动,曾经不置于否甚至不屑的,现在却显得如此珍贵,曾经弄丢了那份虚伪的网络感情,却是如今再也无法拥有的,想来自己真的可笑,抛开我高傲的本性,拔掉我满身戒备的刺,卸掉我武装冷漠的面具,为了那所谓坚贞不渝的爱情,却不知换来的只是撕心裂肺的痛。。想表现得豁达一点,说不必一生一世,只需曾经拥有,足以告慰平生,可无法释怀的痛楚却紧紧伴随……
  想把记忆封锁在时间之外,让仅存的一丝美好窖藏了偶尔细细品尝,可散发出的不是醇香,却是过期了的腐朽不堪气息,无处不在的忧伤让我不得不去面对,回头寻找我曾误以为的幸福,却发现那不过只是一场邂逅,说说而已的所谓诺言,却让我义无反顾地做了感情的奴隶,如此卑微,如此落魄,如此用心,却成了一场昂贵感情游戏里的道具,玩够了还能全身而退,没有不解,没有遗憾,绝情得比任何时候都彻底,……
  一个转身,留下的,是背影的冰冷,笑容变得虚伪,温存变得不堪。。还得承受一世无法释然的苦涩作为代价,麻木地看着可笑的自己,仓皇无措草草收拾这凌乱的残局,却发现心早已碎得支离。。我无法找寻正确的出路,想回到原点,却发现根本无路可退。
  这种感觉让人痛苦,使我常常深陷在幻想和现实,冰与火中,不可自拔。。躲在内心深处一只看不见的魔鬼总在我脆弱的时候出来作怪,在无法宣泄身体里汹涌翻滚的焦虑,烦躁,恐慌,无措,悲伤,绝望。。鬼总得意地嘲笑我的懦弱,忘形地在空气里张牙舞爪,抢走我的勇气,我的善良,我的温柔,我的理智,走我一切关于美好的东西,让我发疯般的不可理喻,无法思考。
  我像个无知的孩子,一个犯了错颤抖着不安的孩子,只是想要属于我的水晶鞋,却没捧住幸福,碎了一地。脚,血流如注。望着镜子里苍白的脸,我笑得虚弱,不需要解释,不想给自己找借口,我能拿什么自欺欺人,唯有虐待自己,划得伤痕累累,也许血腥能让我找到那么一点自尊,也许身体的疼痛能刺激已经麻痹了的神经,不是想死,只是想痛一下,痛得再深刻一些,可以停止慌乱,可以不再呼吸困难。
  我站在圈里,总想走得更远,却始终走回原地。在深夜把忧伤扯碎了,点燃寂寞,裹紧了孤独舔伤口,这世界唯一收容我的却是自己的影子。伸出左手想握紧右手残留的余温,指尖触到的却是思念后更深的寂寞,福,从指缝中溜走,我握住的只是空气。我想寂寞是一种感觉,寂寞可以让手漏洞百出,也可以让人漏洞百出。。寂寞,也只是安静的妥协。
  原来这一切只是我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导自演的一场独角戏,现实中的主角不是你也不是我,我们只是在别人的戏里演自己的故事,戏散了……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了,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在演一次?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175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