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安然的文章

时间:2018-05-11    阅读:43 次   

  
  篇一:平淡、安然
  守着一张空白的纸,凌乱的思绪随笔尖流淌,想着想着心就静了,也渐渐听清了耳机里的旋律,轻抚一下眼前的刘海,过去发生的像一部电影,自己扮演者再也普通不过的角色,好像没有主人公,或许主角还一直没有出现。每天过着四点一线的生活,虽平淡也舒心。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会为自己的世界平添几分色彩,她们宠我惯我,也管我,在她们眼中我是长不大的孩子,有时想摘掉“孩子”这顶帽子,然而冥冥之中又似乎改变不了什么,或许时间会告诉她们,也会告诉我,她们是天使给予我的礼物。人毕竟带有感情色彩,那电子游戏呢?不知是哪一天我学会了“”炫舞,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游戏很低级,只动用四个手指,虽然我玩的不好,但它却是在我心里压抑时候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没有人会明白它对于我的意义。有人说我恋上了游戏,是吗?不,没有,我不会用游戏来游戏我的人生。
  不知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有幻想过但不曾灰心过,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这种思想也代表了一部分人,知足常乐,但有的人能做到,有的人口是心非,有的人永远做不到……但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读自己喜欢的书,写下笔尖的思绪,守着那份远行的承诺,等着不久后回来的幸福。
  记忆的背影已经隐去,流年的倒影里,我依旧在欢乐与忧伤的交织中成长。喜欢笑,喜欢在熟悉的人面前疯的肆无忌惮;喜欢哭,喜欢在寂静的夜晚模糊自己的眼睛;喜欢静,喜欢踱步在有水的地方,留下一个人的倒影;喜欢百合,喜欢在它绽放的季节把鼻子靠近它,却不曾践行过杜秋娘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喜欢一个人,喜欢在喧闹的步行街上留下一大一小的足迹,在别人眼中有手牵手的成像。喜欢自己所喜欢的能看到的和能感觉到的一切,过着有感情的流年生活。像天空中的一朵云,自由自在地徘徊,风可以把我吹散,但天空仍会有我的痕迹。
  远处的霓虹,好美,倒映在湖面上。摘下眼镜,眼前的一切,斗转星移,如微风吹拂过湖面,如碎了一地的诺言,虽凌乱却恬静,虽模糊却美好。静静的,平淡、安然,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
  
  篇二:安然初冬
  家在东北,即便是初冬刚刚露头,也总会有那么几天气温低的让人匪夷所思,冷的要命————真可以说是滴水成冰,呼气为霜。小手,小脚,小脸,给凛冽的寒风逮着,摸着,淋了一丝一缕都生痛生痛的。
  天有不测风云。西伯利亚的寒流蠢蠢欲动,电视里报道着,这边已经呼呼成形了————傍晚,阴风飒飒,凉气嗖嗖,贴着地面便膨胀肆虐开来。这个时候,我总会习惯地躺在暖暖的被窝里提醒妻子:明天我穿那条厚棉裤。
  厚棉裤,是我母亲亲手一针一线缝制的。每年都要翻新一次,或是加一些新棉花,或是换一个里外面——-这些都不用我想,也不用妻子惦记着唠叨,因为母亲会一贯地提前几个月甚至在春天里就为我更新,缝制。母亲大人的观点是:商店里卖的棉裤单薄,不够厚实,是中看不中用的架子。妻子呢?在母亲面前哼哈答应着,却依然苗条,依然美丽冻人。而我则从不虚荣的寒冷自己,在冻天冻地的日子里总会穿上母亲为我做的棉裤,悠哉悠哉的于风雪里安然————-臃肿也罢,土气也罢,总之寒来不颤,风过不抖,图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温暖。温暖我身亦温暖我心。(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也记得小时候,每每晚秋时节,假期里父亲总要带着我们去收获完的田地里拣柴火。
  我们那地方以种植玉米,大豆为主。家家户户把各自的柴火拉回家,垛成垛,就都会蜂拥到田地里,拣拾落下的柴禾。你背着一捆乐颠颠的回家;他扛着一抱抱往返不疲。
  秋风习习,天高云淡。父亲走在前面,我们在后面小手也不闲着。有时候,发现几根又粗又长又壮实的茎杆,我都会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的不得了。众人拾柴火焰高,几个小时下来,父亲的肩头便会托起结结实实的一大捆。我们呢也会力所能及的抱一些。谁也不会喊累,只是觉得好玩,快乐。
  几个礼拜天过去,院子里便会小山似的堆起老高老高。
  秋天走了,冬天来了。外面,寒风刺骨,冰雪凄凉,而我家的火炉总旺旺的,暖暖的。
  多啰啰,多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再搭窝。父亲总叮咛我们:“不要学寒号鸟。要晴带雨伞,饱带干粮。一年有春夏秋冬,人生有悲喜冷暖,在每个季节,每个日子,每个人生的阶段都要做好铺垫,打好提前量,储存好‘柴火’,以温暖,安然每一个瑟瑟的初冬”。
  
  篇三:安然,异客
  听着窗外的虫鸣,什么时候我也开始惧怕起一个人坐在没有任何人声的地方。
  中秋放假,寝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放假是每一个人都期盼的事,然而,却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像寝室里的人一样,早早的买好车票,兴奋的拿起自己的行李回家。
  整栋大楼里面依稀的亮着几盏灯,她们或许是家太远,亦或许是有什么事没有办法回去。反正是不会有我这样的想法,单纯的不想回家。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样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回去啊?一个人在学校看着你很孤单啊。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我同时也问过自己。
  我是一个不恋家的人,有时也会冒出自己不孝顺的想法。每个月我最多只会给家里打两个电话,多半还是因为生活费。当然,我的家庭没有任何的问题,每次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都是好好的。
  有人问我,今天中秋节,有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看着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心里突然有一点愧疚。其实这也是我在异地过的第一个中秋,怎么来说也应该向家里说说话。每一次看见别人吐露自己过节时不能回家的心情,我始终不能理解。
  前几天教统计学的老师做了一个小游戏,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统计。出了50道的题做心里测试对应自己的心理气质。具体是什么我忘了,一共是有四个,而我的是抑郁质。上面说我就是那种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那种人,外界对我的影响要比别人多几次我才会有反应。我承认,我对一切确实有点淡然,也爱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反应的迟钝或许也造就了我现在依然坐在这里同样不能体会他人“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受。
  在电话里父亲提起了前些日子爷爷过生的事,为什么我没有给爷爷打电话给他。隔壁有一个与我差不多大的人,生日日期和爷爷的是一样的。在自己的空间里面看到了他发的心情,说着生日快乐。想着自己要打电话回去,但还是忘了。
  有时候我也害怕打电话,一句重要的话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抱着电话半天也不出声。和年长的人说起话来,更是如此。
  我不能说这是我抑郁质的表现,在许多人的眼里,我还是一个疯子。总是傻笑,总是会有无数的无聊话题,总是不计形象的做着让人发笑的事。
  笑过背后是沧桑,越是这样的人,越是隐瞒着心事。
  我没有和人说过心里埋藏的是什么,永远想着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一道伤疤,可大可小。我不想去探寻别人的伤疤,也不想把自己的伤疤拿给别人看。已经够伤的心,为什么还要别人在回忆中再增加一次痛苦呢?
  这样的事,我没有和自己的父母提起过。我认为我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痛苦说出来让他人不知所措。
  午夜已过,中秋也过了。
  整栋大楼里面的灯全部熄灭,以前的我很喜欢这样的环境。寂静,没有一点声音,可以让自己真正的安静下来,细细的想着自己的那些事,不怕有人来打扰。
  寝室里有人的时候,时不时会传来室友的声音,不得不用回应来打断自己当时所做的事。常见的就是睡得迷迷糊糊时叫了名字,又不得不忍着自己的脾气“嗯”一声。
  现在独自一个人在寝室度过中秋,还有现在的国庆假期。能够有一个安静的环境确实感觉很不错,然而,这时的我,却有一点点的害怕。毕竟我还是一个人,一样有感知。
  但是,对于一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的人,其实很容易接受身边的一切。
  还有6个这样的夜晚,我会安然度过。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124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