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亲节的文章

时间:2018-05-07    阅读:86 次   

  
  
  篇一:母亲节怀念母亲

  母亲离我而去已经好几个月了,但她那慈祥的面容却时时浮现在眼前。我的母亲身一子骨一直都很硬朗的,很少到过医院住院,但她还是走得那样的匆忙。
  好几个月过去了,母亲离去的悲痛,并没有随时间的逝去而淡化,那个残酷的日子回想起来让我痛心疾首。夜里骤然醒来,才知泪水湿了枕头。我一点点回忆往事,从呀呀学语到参加工作,从走入社会到自己养育后代,得意也好失意也罢,长长的人生路上,每个脚印都与母亲息息相关。
  从小到大,我对母亲和父亲的感情是很深厚的。用这句话应该能表达我多年来对母亲的情感。母亲随没多少文化,却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老师,是我的人生导师。母亲做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平凡的,在我的眼里却是最伟大的。伟大的是母亲的付出,是母亲的爱。
  母亲离我而去已经好几个月了,几个月前我们把母亲安葬在家乡高高的山峰上,好让她遥望到我,时时关注着我,每每想她的时候就朝家乡的方向眺望叩首。
  怀念过去那些与母亲一起走过的时光,没有陪伴母亲多说说话,散散步。而把多数的时间投入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愧疚之心油然而生。时光若能倒流该多好啊!母亲走得是那样的匆忙,甚至不给女儿一点守候病榻的机会。可是她慈祥的面容却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今天是母亲节,女儿怀念您。女儿坚信天堂上的母亲也是幸福的。您安息吧!女儿永远是您的骄傲!
  
  篇二:母亲节的沉默

  春夏交替时分的夜色,显得最真、最浓,和朋友夜宵后带少许酒意回到住处,看了看表,已经23点了。想到明早还得上早班,不由将疲惫的身子放在了床上。正待入睡,一串信息在脑海琼过,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我经常不落屋,以前是因为在外地读书,现在确是因为在外地上班。特别是大学毕业,走进基层当了志愿者之后,整天忙于工作,回家的机会少了许多。不同的理由,相同的结果。
  曾经,我和爸妈一起上山下地,特别是农忙季节,我们每天都起早摸黑,每天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每次无意间看到他们手上的茧子和穿着破烂的衣物,闻到身上的汗味,我心里阵阵地痛,眼泪在心里奔涌。妈妈经常患病,为了我们三兄妹读书,她脆弱的身子几乎超过了常人的坚强。拨通了电话,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平啊,怎么还没睡啊,有事情吗?我在外面背了一天的砖,所以早早就睡了。”哦,是妈妈,声音那么熟悉。“今天是母亲节,我特地给你老人家打个电话,向你问好,儿很想你。妈,母亲节快乐。”我说。“什么叫‘母亲节’啊,我不知道啊!”瞬间眼泪在我这个大男孩的眼睛里面流了出来,都好是夜晚,都好是在自己房间,要不这个平时不会在众人面前轻易落眼泪的大男孩定会尴尬。我仔细给她解释,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母亲就是妈妈的意思,母亲节就是属于“妈妈”的妇女的节日。“哦,这样啊。”听到妈妈说,我的心里复杂的情绪犹如五味瓶。长这么大了,这是母亲节第一次专程给她电话。(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妈妈是文盲,没有文化,连阿拉伯数字都不会用。幼年时候她父母就双亡了,跟着同母异父的哥哥长大。吃的苦,受的累。当时的大背景已经够那代人受罪了,何况是云贵高原,深山处,那个被时代抛弃,父母双亡的弃婴。我们无法理解,也没办法完全给她分担。只是知道那酸甜苦辣,让我们这代80后的人不敢有“苦”的表达。母亲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但是没有去过真正意义上的大城市,不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在变些什么?要些什么?或者说是该做些什么?只是知道种地、喂猪和养家糊口,地地道道的深山农民,但是我的母亲善良、仁慈和乐于帮助他人。她不像文盲,可以为了子女读书跑大半夜借学费,可以为了子女读书到银行贷款借高利贷,为了子女读书不舍得多吃一顿肉,为了子女读书早出晚归才半百的人头发雪白。“儿啦,在那边要好好做志愿者,要多接受别人的意见,多为当地老百姓做事。要踏实、勤奋,不要给别人闹矛盾,学会宽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我便安慰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和她聊天的情景,听她的语调,明显感觉到了她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也许母亲早就睡了,而我却望着夜色难眠。
  
  篇三:母亲节随想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是耳熟能详的《游子吟》在我年幼时,就被老师和家长“填鸭式”的塞进我的脑海里,当时只觉得琅琅上口,并未觉得有特别的深意。也曾有无数人用尽天下褒语赞美母亲的伟大、母爱的无私,我就这样做过,恨不能把所有能想到的赞美之言都搬出来安到母亲身上。
  据说世界上语言的种类有近万种,语言学家研究后却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妈妈一词的发音是一致的,可见妈妈一词的厚重。妈妈——-无比亲切的字眼,不但神圣,而且意切,具有无限的亲和力。世上的情有无数种,最刻骨铭心的就是母爱。母爱是表现得最彻底、最直接、最无私的一种爱。说它彻底,只因它是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从心里倾注出来;说它直接,只因它和你面对面,心贴心,毫不做作,毫不遮掩;说它无私,只因可令天地动容,日月赞许。它掏心掏肺,给温送暖,不求回报,不计得失,而且心甘情愿。世上所有的人都有背叛你抛弃你可能,唯有母亲不会。
  记忆中的母亲除了患病期间娇娇柔柔,其余时间里总是风风火火、泼泼辣辣的,好像她就是世界的主宰。稍有不如意,就不看场合不计后果的大吵大闹。记忆里没有和妈妈拥抱过,更没有在她的怀里温存过,一度以为自己不是她亲生的。青春期以及过后的那几年,感觉世上任何的地方都是天堂,只有我家是个地狱。为此我逃离了我的家,摔了大跟头。挫折过后,浮躁过后,沉淀过后,反倒倍加渴望家庭的温暖,妈妈的关爱。无数次大包小包的赶回家,做上一桌爸妈爱吃的饭菜,看着家人亲亲热热的围坐在桌前,常常不吃一口东西,就被这浓浓的亲情喂饱了。
  慢慢发现原来妈妈是爱我的,只是粗枝大叶的她不善表达,而我又偏偏冥顽不灵,因此错过了许多和妈妈相亲相爱的美好日子。印象中只有一次是在妈妈小屋,我因为连日劳累病倒了,可担心一个人在家的她吃不上饭就赶过来看她。看着摇摇晃晃的我,她很小心的问:“别回家了,在这个炕上睡一会儿行吗?”看着她热切的目光,我心里一动:难道妈妈怕我拒绝她的疼爱吗?于是乖乖上炕睡下,小炕很热,躺在上面很舒服。她就坐在我身边,眼睛一直跟着我,我就在一片温暖中进入了梦乡。我很少白天睡觉的,因为一直以来我就有个很不好的毛病,白天睡觉就会梦魇缠身,我怕极了那种挣扎、恐惧与无助。奇怪的是那天我睡得特别香甜,连个梦都没有做。醒后我发现她还是坐在那里,眼睛还是在我的身上,一时间我恍惚了,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紧闭着双眼只当还在梦中,热泪却止不住顺着眼角流下。
  后来我也成了母亲,为了给儿子提供一个相对完整相对健康的成长环境,我放弃了许多。每天都能看到儿子开心的笑脸,是我心中最大的慰藉。我把对儿子的爱倾注在一针一线、一饭一汤、一颦一笑里,倾注在包容、理解、关爱里,同样粗枝大叶的我变得细腻,细腻到足以发现儿子笑声和眼泪里的故事。我渴望儿子能平安健康、正直诚实,这份渴望让我甘做他的人梯。我想人类就是这样,一代接一代踏着母亲的肩膀向人类的巅峰攀登。儿女每一次成功的喜悦,都沾满母亲渴望的泪水,每一次幸福的微笑,都有母亲给予的无私奉献。
  有朋友说我是个伟大的母亲,我不能苟同。我自有我的道理:有了儿子,我才发现原来母亲的付出都是出自本能,源于天性,既然是本能天性,何谈伟大。朋友反驳我,说谁谁谁为一己私欲,抛夫弃子另求新欢,我说:“我们谈的是人的本能,人的天性,她不属于人类范畴,不提也罢。”也许我的话过于恶毒,但疼爱下一代是连动物都会做的事,如果有谁做不到,那她也就与“人”字绝缘了。
  走进五月,窗外一片新绿,樱花梨花丁香花竞相绽放,空气里弥漫着花香草香泥土香。美丽的五月,因为母亲节的到来,显得分外的芬芳灿烂,多姿多彩。
  
  篇四:难忘的母亲节
  今年的母亲节,我早早就起床啦。头天晚上睡得很晚,许是白天写了两篇文章的缘故,晚上健梦如飞,约略的睡了不足3个小时,醒来一看,才凌晨2:30,不知何故,睡意全消,索性起来,打开艺都网,翻看过去的照片、回帖……
  眼睛觉得不舒服极了,便给母亲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什么,并告知她一个小时后便可到家。母亲一一陈明所需的一些药品,和我一样,她的眼睛也不很好,似乎正经受疑似飞蚊症的搅扰。
  到公费医疗指定医药公司,把该买的买好,连同该带的都带好,便踏上回家的行程。在旅途中,遇见许多的人,都是抱着孩子,或者携着伴侣,回家过节。令人很是感动,心想一个节日,给人提醒的意义还是不可小视的。
  下车后,要走一小段路,那是我童年上小学必经之路,路旁的果树地刚好是祖先长眠的地方,不知不觉便放慢脚步,信手拍了几张片子。虽然我还没真正学会摄影,但还是忍不住拍照的冲动。即使拍不好,也似乎稍有一丝慰藉。
  到家后,迎接我的是母亲快乐的目光,她正在扒着花生米,已经扒了好多,装到盆里,近乎满满的一小盆。看来,她是一边扒花生一边等待我的。可以想象,母亲的牵挂和等待,是多么需要一点营生来配合,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因为她毕竟也是69岁高龄的老人了,有时也难免手足无措,尤其是对于我,对于我的情感世界,母亲唯恐触礁般的触碰我的敏感细胞,这是我早已体会到的,近几年来,这种倾向尤其更加重些。或许她从自身的老境,揣测我也正一步步迈向中老年吧,所以不免杞人忧天般地为我不确定的未来捏着把汗,这是我早已察觉并得到实证的。而我呢,总是满不在乎地,一任自己儿童般的堕落,也不愿流露些许的不快甚至哀伤。因为,我确信,人生就像一出剧,到落下帷幕的时候,自然就曲终人散。
  上小学二年级的侄子从山上回来后,我们开始学习两篇课文,一篇是《华佗学医》,还有一篇是《爱读书、爱写作的托尔斯泰》,这是小学四年级的课外阅读教材。为了考察他的听说读写能力,我就拔高了要求。当侄子把不认识的字“惭愧”念为“渐鬼”时,我和妈妈都同时乐出了声,母亲竟然近乎出其不意的快笑喷啦,我感到十分开心,似乎好久没有见到母亲这么笑过,也没有听到母亲这么富有爆发力的笑声啦。因为还是我们很小的时候,才能看到母亲如花的笑容,才能听到母亲灿烂的笑声。而对于侄子,把形似字混淆,把生字念半边,似乎也合乎常理,而他的大胆,又多么像极我小的时候哇,即使不认识,也要斗胆的搏一把,绝不因为个别拦路虎而影响整篇文章的阅读。从侄子身上,我仿佛寻觅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看到了一丝丝我可以不放弃未来的希望和曙光。不知不觉的就到晚上21:00,侄子还要上学,我们的学习不得不结束,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次日,我便去家里的果树园子转转。这片近20母地的果树园,在十几年前,给谁都没人要,母亲却以对土地超乎寻常的挚爱,没花几个钱就买了下来。而那时满地都是砍伐森林后,留下的树桩子,是父母亲和弟弟弟妹一起,起早贪黑,个个击破,才逐年改造成如今的良田的,以致后来许多人都艳羡这块地的肥沃,甚至后悔不跌。
  而同样的事情,又故技重演般地发生在前年,还是一块很浩茫的荒山,邻组的人,根本没人敢要,不只是畏惧劳动,大概更是畏惧荒凉,母亲又力挺弟弟要了大致20亩,而就是这块地,经过我们全家不到二年的改造,又有许多人说,给5万也不能卖呀,而当时也确实没花多少钱。人们又再一次扼腕叹惋,后悔自己没有远见。
  我正在果树地里,走来走去,母亲就过来了,说是给我装了一箱咸鸭蛋,非得让我带给我的孩子,还是在老宅没出来前,我都说不要了,她却不甘心,非撵到弟弟家,硬拿来。这样的,我们在地里边走边聊,我顺势就给母亲拍了几张照片。母亲和我一样,天然的不太喜欢照相,尤其是我上高中那年,我们全家高兴地合了一张影,结果我因为车祸差一点命丧黄泉,她便天然的对照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消极抵触。唉,母亲就是这样有自己的定力和执守。她说真实的存在,比什么都让人觉得快活,相片只是影子罢了,有一两张就足够了,等百年之后,拿给后人看看,有个抓挠,也表示一个人确实曾经来过人间……唉,这就是我的多少有点怪味的母亲!
  而,今天,我破例紧赶慢赶的弄出几张,已经非常难能可贵啦,我真的要感谢母亲,还有几分情绪,哪怕不很经典,至少对我而言,填补了一项空白,真正的精神的空白。
  我深知,拍好母亲很不容易,但正像一个人对母亲的完全理解,需要岁月的积淀,需要时间的淘漉一样,我总有一天会很好的把握母亲的神韵的,因为在每一个孩子心中,每位母亲都是真正的神……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605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