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香的文章

时间:2018-04-18    阅读:178 次   

  
  篇一:幸福的清香
  只要你有一颗知足、感恩的心,幸福就会时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你幸福吗?近期,央视新闻联播围绕这个话题采访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人,得到的答案不尽相同:有的回答很幸福,因为自己是曾经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战士,战友早在战争年代就失去了生命,自己能活下来,且能登上长城,心中感到很幸福;有的回答,幸福就是每天多捡点瓶子卖钱供女儿上学,女儿大学毕业了,就知足了;有的回答,自己得过癌症,做手术后恢复得很好,且子女照顾得很周到,感觉很幸福
  ……
  尽管每个人的回答各有不同,但有一点相同是,那些感觉幸福的人,都有一颗知足、感恩的心。
  前几日,母亲在家不小心将手上的肌腱切断了,手上绑着石膏,洗漱吃饭都很不方便,需要人照顾。一天,我外出散步回来,看见女儿正在小心翼翼地给母亲洗脚。只见她用小手将母亲的两只脚浸泡在水中,一边揉搓,一边轻拍,祖孙俩还一边小声谈笑……我忽然感到很欣慰,觉得女儿长大了,外婆没白疼她。
  有了这份孝心和爱心,女儿将来也一定能收获更多的幸福。说到这里,我便想起父亲。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永远是在“战争”中寻求平衡,父亲随性,母亲细心,他们之间总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从我记事时起,他们就一直磕磕碰碰。可说来也怪,只要母亲在我家呆上一两天,父亲必定会打电话来,问家里的这个种子放哪了,那个证件放哪了。他嘴上虽没说,可我知道他心里念着母亲,他一人呆在家里,一时没了拌嘴抬杠的人,很不习惯。其实,这么多年来,父亲很是照顾母亲,家里重活他尽量不让母亲沾;母亲也很在乎父亲,每当陪她逛街我要给她买衣服时,她总会说:“我有衣服,别花钱了,一定要买,给你爸买一件吧。”父母相依相伴走过近40个春秋,也许幸福的含义他们比我们更懂。“少年夫妻老来伴。”作为子女,我唯愿二老身体健康!
  于我而言,看到女儿健康成长,父母开开心心,家人平平安安,便是最大的幸福。
  幸福其实就是平淡中的那份问候,相视中的那个关切的眼神,是流淌在平常岁月中的涓涓细流,是点缀在寂寞荒漠中的那片绿洲。
  幸福很简单。只要你有一颗知足、感恩的心,幸福就会时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篇二:玫瑰清香
  已入秋思,寒霜打黄了枝叶,踱步于林间小径,一支云烟,前尘往事,燃尽我寥落今生。
  前世寥落,于红尘苦苦跋涉,枉不知来生,那三生石上,早已刻下你我的名字,你苦守那份温柔,莫非前世奈何桥旁,你我那回眸一笑,让你未曾饮尽那孟婆汤。
  三年之时,平安之夜,银雨淅淅,打湿你领间白蝶,你俯首,聚一滴水珠,凝视它依指尖滑落,丝丝印痕,形成一道弧度,淌入掌心,透着掌中细纹,你与我合掌,让它印入我手心,透着那份冰凉,温暖我僵直的手指,一抹霓红,你羞涩的脸额,自然一笑,成为我他日入梦的涟漪。
  倚身寒窗,你兰花玉指,拧一袭白宣,染成紫红,织一株红玫,抹予清香,娉婷地走来,一身紫衣,微风拂发,你微翘的嘴角,醉了红颜,碎了平生。那清香,让我凭栏独醉;那紫红,使我就枕入眠。
  几时芳心,几时暗许,此情景,包裹在眩美之中,停留于热恋的倾慕,双双隐去……
  今生缘,三生变,抚尽明丽风流,不忘涉足踏浪。叹宿命弄人,你别开我一语深情,余我相思。抹不尽柔情之皱,锁不住湖中莲荷,片片苇席,如荷叶厚实滴翠,圆润似玉,欲筑成一方私地,夜至之时,素情淡颜,洞听窃窃私言,缠绵缱眷
  一瞥一笑,缓缓飘去,暮然寻望,那紫红玫瑰,似如矜持的嫣然颔首,含蓄的芬芳,是凝华在黄泉路旁的霜露,凉得刺骨,艳得夺目。
  泪眼望远,流霞飞逝雁孤鸣,风卷残花风中舞,随波而逝。只叹黛玉葬花,欢颜伴流水,可怜无情冷笑痴情者,问天涯,情归何处……
  缘至,早度望川,我欲苦守千年,持株红玫,跪于佛前,只求来生一见。
  
  篇三:茶园溢清香
  巍峨绵亘的秦岭山脉,自西向东涌入秦豫交汇处,山势渐缓,峰峦隐去,岗丘呈现,良田垅亩,村落烟直。古老的富水驿站就坐落在这里,她是商於古道著名的驿站,南衔豫楚,北通秦陇,交通发达,商贾云集。王公卿相、将帅文人曾在这里或运筹帷幄,或吟诗题咏。汉墓葬群、闯王寨等古迹遗存记忆着曾经的繁盛。这里风光旖旎,景色如画,龙山雨盖、龟背云横、金盆韫玉、生龙积翠、古寺朝晖、阳城晚霞、池塘烟柳、溪涧松风。近年来,智慧的张淑珍南茶北移,勤劳的富水山民赋予了这方热土新的内容。
  这里山矮土肥,气候温润,极适合茶叶生长。自秦豫界牌沿国道向西,一路茶树滴翠,清香扑鼻。每到初春季节,万物复苏,一场春雨过后,茶树冒出了嫩嫩的绿芽儿。妇女村姑开始忙碌,自坡脚至山顶,散落着她们的声影儿,说笑声此起彼伏,山歌不绝于耳,蜜蜂穿梭其间,与她们竞赛勤劳。勾勒出一幅幅美妙的画图,让你流连忘返,驻足品赏。(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唐朝复州竟陵郡陆羽著《茶经》闻名于世,尊为“茶圣”,祀为“茶神”。自古以来,人们对茶有特殊的情感,最苦的茶,性也不烈,只让人感到深沉的余味在舌尖萦回。茶,适合幽窗棋罢,月夜焚香;适合在禅院求经时,僧人奉上,边饮边谈,偷得浮生半日闲;适合午醉醒来无一事,孤榻面对雨中山,独自品茗。茶与酒时常联在一起。茶类隐,酒类侠。北方人近酒,南方人近茶。倚剑独饮,可以吸燕赵秦陇之霸气;雨窗小啜,如沐江南吴越之清风。云水里载酒,松篁里煎茶。茶能消俗,佛家钟爱。酒可养气,仙家饮之。有茶,学佛听禅,有酒,便可乘云学仙了。
  茶渐渐成为现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疲劳过后,烦闷之时,一杯清茶下肚,顿觉神清气爽,倦意尽消,挑灯苦读,有茶相随,影不孤,精神倍增。友人相聚,年关节礼,有了茶,脱了俗气,多了品位。
  有了人们对茶的钟情,便有了茶叶行销的市场。种茶已成为富水人致富发家的主业。漫山塞野,连成一片,构成了商南一道新的靓丽的风景。
  富水的八景写尽了山的秀丽,水的清澈。新景观构筑出新气象。茶园让这里多了美丽,多了清新。
  富水今日添新景——茶园溢香。
  
  篇四:品一杯茶的清香
  夜,静谧,白炽灯照亮漆黑的房间,电脑运作的声音充斥寂静的空间。
  在侧头那一霎那,决定泡一杯茶,一杯绿茶。
  离开电脑,提起水壶,水壶有些轻,可以猜到:水,不烫了。不过一贯随性的自己连煮开水也得看兴致。很明显,此刻的我想喝一杯茶,遗憾的是没有煮开水的兴致。于是将就着那半壶不热却也不冷的水倒入白瓷杯,然后放入一撮茶叶,盖上杯盖,一两分钟后将水倒掉,家乡里的话来是说是洗茶叶,第二次倒入水才能喝,最后便是等待。
  对于喝茶,我是一个很会挑剔的人,我挑的不是哪种茶好喝,而是挑心情。喝茶,我不是行家,不过兴趣倒是有些。
  小时候我们客家人多数是吃擂茶,即使来了客人我们也是用擂茶来招待,擂茶代表着客家人热情好客,当然除却商务工作上往来。客家擂茶的制作原料里即也包含了茶叶,只是也品茶不同。品茶是泡茶,最后会剩有茶叶;而擂茶是将茶叶捣碎,捣碎后是可以直接吃的。两者相比较,泡茶相对文雅些。
  小学时想过这泡茶与擂茶的一个问题:泡茶会剩有茶叶,擂茶是直接捣碎茶叶,这两种方法该是擂茶更好些,因为将叶子都吃了,那茶叶的“精髓”不就是完全吸引了吗?而到后来才觉得泡茶比擂茶好。用开水泡茶,开水可以将茶叶中可溶物质溶解于水成为茶汤,剩余的则是残渣;而吃擂茶则是将残渣也吃了。这跟我们学习知识很相像。
  以前的自己并不喜欢泡茶喝,总是觉得苦,无法理解爸爸为什么每次吃饭后都要喝一杯茶,当时爸爸说是清肠胃,将肠里油腻的东西清理掉,那时竟也觉得在理。只是后来接触的书籍多了,武侠电视看多了,茶文化知道得多了才知道爸爸那样喝茶是在糟蹋茶。好在我不是个茶迷,不然一定会跟爸爸争论。其实说到底,最终我也在学着爸爸,学着糟蹋茶。
  自己真正喝茶是在初三中考那一年,当时功课繁重,每天夜里都是要到凌晨才能离开书桌上床睡觉,那时候没有熬夜,也没有失眠的习惯,反而每晚十点多就要打瞌睡,为了提神就泡茶喝,一杯两杯(那是喝开水的玻璃杯)进肚,提神的效果还是可以的,于是每晚都泡茶喝,甚至带水去学校的瓶子也改成泡茶带着去。那一年里,家里本来不用特意买茶叶的却因我妈妈每次买拜神的茶叶时都会比以往多(初一十五拜土地公要用到茶叶)。家里买茶叶很随便,都是散装的,没有区别什么茶叶,而我喝的也总是那一种味道,现在想起来觉得想绿茶。
  中考结束后不用再晚睡,也没有养成喝茶的习惯,想来是因为有目的的喝茶并不能让人成为习惯,我不是像武侠电视里的那些高人那样——品茶。我是在喝茶,带着目的去喝茶。
  之后过年回家每餐饭后爸爸依然是在泡茶喝,而我偶尔也会倒一杯,轻轻抿一口,然后放下,不再拿起,有的是因为过于苦涩,有时是因为没有那份心情。我觉得心不静,浮躁的时候喝茶也是在糟蹋。茶的清香、苦涩是需要用心去品。茶不是白开水,不能用喝白开水的方式去浪费茶。
  写《红尘宴》时写到一段关于茶的知识,写得不深入,只是介绍说那些茶叶适合生长的环境,虽然写得不多而自己却因此特地去搜索了相关知识,了解多了之后茶叶于我而言没有上中下等级之分,它们都是属于生活中的一种味道。
  文字敲完,桌子上的茶也凉了,看,我又糟蹋了一杯好茶。
  
  篇五:清香满荷谷
  悄悄地,我来了,为了一个曾经的承诺。
  端午节,因为陪同好友游走关山,下山的途中见到了你,你硕大、碧绿圆润的叶片引得友人阵阵赞叹,他们为你议论纷纷。我说这是野荷,生长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高寒地带,农历六月初开花,花色黄,黄豆大小,清香四溢。同行的朋友有人约定,说是到时候来看野荷花。
  时间已是七月下旬了,该是野荷开花的时候了,我两次启程都被暴雨所阻,莫非老天爷有意作难,不让我去赴一次心灵的约会!心里便很是纠结,莫名其妙的烦躁。
  今天是个薄阴的天气,天气预报上说是有小到中雨,我是不能再等待了,带上一把伞孤身进了关山,来看我的野荷。
  阴云低垂,山径无声。只有喧嚣的的溪流陪我同行,偶尔一声两声的鸟鸣衬托得群山更寂静,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比往日清晰了许多。峰回路转之处,眼前豁然开朗,河谷里一条碧绿之上,高擎着无数黄色的花絮,蜜蜂嘤嘤嗡嗡忙着采花粉,蝴蝶翩翩起舞,沉醉在这清香之中。
  我静静地立在河边,看着满沟的碧绿,浸润在浓郁的芳香里,双眼竟然湿润了。朦胧中出现了少年时的我,在如注的暴雨里头顶野荷叶,艰难地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奔向学校或者回家;在毒辣辣的太阳下,我们放学后躲过老师的眼睛,钻进野荷谷里捉迷藏、打水仗,那个清凉啊、那个惬意啊,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浑身湿透了浑身也浸满了野荷花的清香,不止一次的被父亲拧着耳朵拎回家;到了秋季,我们把野荷花的杆折断,把中间的隔膜捅开,在山上放牛的时候灌上水背上,口渴了就牛饮一气子,那个舒服啊,啧啧啧!谁家修房,打好的土坯子苫上野荷叶,再大的雨都不怕被淋坏……野荷,这种既好看又实用的东西,给了我们山里娃娃多少欢乐啊,给了山里人生活上多少方便啊!
  邻居家的莲莲,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因为她家就她和姐姐两个娃娃,家境殷实的很,隔三间五就有白面馍馍吃。我家就可怜了,除非是大年三十过年才能吃上两三顿白面,平日里的菜糊汤都没有稠的喝。莲莲性子柔和,寡言少语,圆满的脸上一直露着甜甜的微笑。每次她家烙了白面馍馍,她都会掰开一半,用荷叶包裹好偷着塞进我的书包里。每次吃了白面馍馍,我都万分感激,只是没有啥东西可以回报与她,只能在太阳毒的时候,折一朵荷叶捂在她的头上,看着荷叶下她那粉嘟嘟的脸蛋,毛茸茸的眼睛,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了。莲莲给我偷着送白面馍馍的幸福日子持续了两年多,直到小学毕业后她大不叫她再念书了。到我高中毕业那年,莲莲已经被他大许给陕西凤翔人了,那年的深秋,一个阴沉沉的日子,一头青色的叫驴驮着她出了山,远嫁陕西了。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珠汇聚在荷叶上,凝聚成一汪汪清亮的晶莹,宛如莲莲那明亮的眼睛。我静静地伫立在野荷边,任凭雨水淋湿了我的头发和衣服。青山依旧,人面已非,莲莲走了,我的乡亲们也走了,去了山外的新农村,只有野荷没有走,依旧春生夏长秋枯,依旧在深山老林展示着她的碧绿,飘逸着她的芳香。无论是否有人在意,她的碧绿依旧她的芳香依旧,惟其如此,每年的夏天和秋天,我都要专门来看你,赴一场老朋友间的约会,不为别的,只为曾经的欢乐和记忆!
  凝望中,我恍惚不已,眼前竟有无数的莲莲在嬉戏。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5653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