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驻足的文章

时间:2018-04-14    阅读:37 次   

  
  篇一:偶然驻足
  闲来无聊,偶阅好友空间,无意之间来到散文网,浏览其间的散文,顿觉心清气爽,心旷神怡。那娟秀的文字如淙淙的清泉流淌心间,又如知心的密友互诉衷肠,让人不忍离去,于是决定安家落户,安营扎寨。
  只想为自己找心灵栖息之地,不能如行尸走肉般苟活。让麻木和窒息的心不再停留,去欣赏生命沿途那些美丽的风景,在生命的终点给自己找一些留恋的理由和借口,在闭目谢世时还能微笑离去,因为这里曾有我倾注的感情。
  
  篇二:静静的,驻足等待
  多少年后,如你依旧,我愿携曾经的回忆在此驻足,静静地等待,等待······
  细雨代替夕阳占领了黄昏,打湿了一颗破碎的心,模糊着我们的曾经。你走了,头也没回,我哭了,泪还没干。这雨?是为谁流的泪?毕竟你还是走了,将这份残缺留下,我悄悄的捡拾起这残缺的爱,一片一片,一段一段。偷偷的深藏在破碎的心里,不为你,不为我,只为了我们六年的曾经。因为我把灵魂丢在了这曾经的某年。
  你说,我除了给你爱,其它都给不了,这样的爱是枯瘦可怜的,你宁愿抛却这虚渺的爱,去换一生的华装。我没有回答,只静静的看着你。(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终于,六年后,你走了,走的那么绝然,走的那么坚定。我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你。
  黄昏的细雨仿佛有些茫然无措,慌乱的洒落一地。渐至深夜,窗外依旧淅沥。及近黎明,月光不知何时偷偷的迈步进来,着实让我一惊。原来,一切是这么安静,只有这恼人的心跳声。旭日即升,又忆起背着熟睡的你去看日出的画面,还是那么清晰。我没有说话,还是静静地。
  我又去了老地方看日出。静静地,等待······
  多少年后,我还携曾经的回忆在你离开的地方驻足,静静地等待,等待在某一刻你突然出现。那时,我不在静静看你,我会告诉你:“亲爱的,那枯瘦可怜的爱是我生命的全部。”
  
  篇三:驻足瞬间
  偶尔,细数生命的淡痕,我们会发觉,尤令人难忘的,竟非那些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章节。倒是某些如流星般滑过的瞬间,于心头恒久璀璨,余韵不绝。抑或因而缘生出一份感动,几许体悟;缭于心际,历久弥新……
  相恋三载的女友突然提出分手。好长一段时间,直感山河失色*,激*情不再。至一日读到:
  “蓦然回首,才惊觉最愿与之携手的人已经另有怀抱,任再怎样寻死觅活终将是一场迟到。只徒然灼痛了自己,伤害了别人,也毁坏了那份因朦胧而生的美意…”
  刹那间恍然顿悟,适时地放手你爱的人,原是爱的另一种境界。
  一段尘封的往事。
  那天我去邮局领稿费。一位衣着破旧,裤管高卷,乌黑的腿上还留着泥渍的中年人正趴在窗口,跟里面的工作人员老实巴交地央求着什么。原来,中年人来领儿子的汇款,却忘了带私章(那时候邮局规定取汇款要有本人的私章)。如果往返家里一趟,最少也得大半天的时间。何况,眼下又是农忙时节。看到中年人着急的样子,我灵机一动说,“您去买块橡皮泥和一把小刀来吧。”很快,我便照着他的名字刻好了一枚“印章”…中年人千恩万谢后轻松转身的瞬间,我第一次有种难以言表的小小成就感——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啊!
  不日前读到一则报道。市内一公交车上,某青年给人让座。这本是社会公德,人之常情。可对方却睁着疑惧的眼睛,迟迟不敢坐下,令青年好生尴尬。
  呵,好久了,我们只顾匆匆赶路。什么时候,我们还能为一株岩缝中倔强昂头的小草频频回首;还能为夏日雨后的一汪清泉静静驻足?还能在雨中为他人支起一把小红伞?而不是一味地慨叹人心不古,时风日下?甚而为他人善意的靠近刻意设置重重障碍?
  感动于一段文字的凄美意境,感动于一曲绝唱的悲怆情怀——那是对瞬间的图腾。沧海莽原,小桥流水,我们驻足于自己瞬间的感动,那是对似水流年的眷眷深情呵!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5536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