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时间:2018-04-12    阅读:52 次   

  
  篇一:回家的路

  在一次机缘巧合中,我心血来潮,想用文学形式告诉同桌,怎样才能到达我家。感觉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题记
  现在,就让我们从我们最熟悉的校园——三中开始吧!
  嗨!瞧瞧!咱们的学校多么渺小,渺小到这么容易确定校园大门在哪儿,并且是唯一的校门。迈开脚步,试着走出校门。刚迈出那道可怜巴巴的校门,前面是一栋栋楼房,一条不十分宽敞的街道,就这样横在两处楼房群中央。伙计,到了这时,请把你的注意力,全面朝左。然后,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说实话,这路真的平凡至极,而且崎岖不平。不过,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放眼望去,布满尘土的路开始升高。走到了最高处,你就处在了拥有四个方向的十字街口。然后,再左转。起步走,这条街刚开始几乎全是卖日常杂货的。慢慢的,随着路途的增加,景色也随着变化,变得安静了,一些冷清的房子映入眼帘。房子中间,时不时地被这样或那样的小巷分割着。
  继续走下去,空中由远及近地飘来一阵血腥味儿。接着,宰羊的、宰鸡的、宰牛的各种血腥场面毫不避夷地呈现在你眼前。很残忍吧?那种味儿也很令人呕吐吧?
  不过,接下来,你就要注意了,这个地形较罕见。面前的路,扭曲地不成样子。并且前方还有一个不与任何街道接壤的广场。左边离自己最近的是两个街道,这两个街道的进口像V似的连在一起。你此时看的只是V下部的尖儿。好了,咱们先不管前面有什么东西,广场又是什么布局。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那个屠宰场。转身向右,顺着一条短短的街道走。如果这条街道的左边是广场,右边几乎大部分是什么小饭店之类的。那么,你走对了。
  走着走着,就出现了几个路口。再右转,就是一条寂静且宽广的柏油路。那么,再顺着它走下去。伙计,我劝你最好走柏油路的左边。不久,你就会发现一个加油站,而且加油站不远处,又有一个汽车站。
  加油站就算一个标志,通过它,你还会发现它的旁边还有一个铁道横躺在那里。铁道像是一个分界线,加油站的这一片天地喧嚣不已,而跨过铁道,又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就是,静。你应该奔向那片寂静。老样子,左右是楼房,中间是笔直大道。不知,你是否发现,左边的楼房都比右边的高很多,而且右边的房子都很简朴。
  发现了这个问题,你应该靠右直走。你会发现修车的很多,特别是修大型汽车的。一眼望去,修车的最后一家,也就是到了那家,再向前走,再也没有其他跟它在一条街的同行。视线该收一收了,到了我所说的那家,就走进它右边的小巷吧。左边没有。
  走进小巷,留意左边。起初,是一堵围墙,里面尽是杂草疯长……再走走,那片杂草疯长的地儿又紧挨着一个两层小楼房。那个楼房就是我爷爷奶奶的家,依然沿着左边儿,向前走,隔着一条小巷,又出现一栋三层小洋楼。那就是我家。
  很静,很静,仿佛脱离尘世……
  欢迎光临!
  
  篇二:回家的路
  小的时候,最渴望的事就是能够远行,去见识外面广阔的天地,所谓好男儿有志志在四方,也许自己就没有志向,长大后竟然没有这样的机会。也只在西安上学那几年,才真有了一种离家的感觉,不过每到阳历新年过后,学校就会早早放假,那时回家的路很是难行,那主要是因为大秦岭的阻隔,每次从西安到山阳就要一个整天,一般都是因为路途堵车,就这样一路回到家中,路上就要花费两天的时间,回家在我的印象中是多么艰难,好在学校给的时间很是充盈。
  那之后,就一直渴望能有机会游历四方,命运往往喜欢和人开玩笑,将我从他县送到州里,又在送到县里,直至乡下。那时的我对于此是没有什么大的感觉,这种地方呆在那里都一个样,也就是这样的认识害得自己,没能出游四方,倒在秦巴深处偏远的小镇,家的四周转了个来回,所以那些年里对于回家的路是没什么感觉的,放假回家,收假到单位,只不过回家的路很是辛苦,因为那时这里还不通公交车,往来的多是四轮车,很不安全,但总比不行要好得多。(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这样的日子,就这样浑浑噩噩,我都不知道哪里会是个头。慢慢的自己为人父,父母的头发开始花白,我才意识到回家过年是多么重要,毕竟那里融着亲情、父母的牵挂,还有自己内心深处对故乡的感情。由是每到春节,不能回家时,我都一种莫名的失落,家因为父母在,而一直牵挂在心头。那时心中最恨的是那梅子沟的路,冰雪难消,回家的路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记得那年都准备好了回家过年,说好第二天一早就走,不想父亲突发脑溢血,我一个人还不敢驱车回家,好在凌晨时分找到了原来单位的司机,一路艰难的回到家中接父亲到县医院就医,那一日整整在路上折腾了一天,两个人换着开车,好在强的时间及时,还没给老人留下太多麻烦。
  也正因为此,我一直很恨那天回家的路,以前没铺水泥路面,路还被养路工人养护的很不错,这一通水泥路反倒窄了不少,再加上冬日的冰雪,就更是难行,我拿到驾照至今,从每一个人在这种季节,单独驾车回家。回家在少时多么简单的事,由于这条路变得艰难了许多。
  慢慢地,我才明白这只是一种借口,安全固然重要,可故乡几万人还不是都赶着回家过年,而独我因为路找到了一个托词。其实这个时候,舍弃所谓的面子,坐上公车回家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就此踏上坐公交车回家过年的路。
  也许是因为要回家过年,我是那样的兴奋。单位放假每年都是二十五以后,今年也不例外,上周五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个周二开会,一般来说,开完会远路的人就可以离开,幸福的是会又被提前,周一下午召开,这是通知上写的,很是明白。叫你没想到的是又提前了,周一上午十时三十分年终大会准时召开,终于可以回家了。我回家的时间也又一次提前,那个晚上我是失眠的,不知是兴奋还是忧虑,毕竟孩子坐车是老晕车的。
  早上八时准时起床,匆匆用过早饭,按照班车司机所说的到站时间九时,还整整早到了车站二十分钟,毕竟这么多年也没坐过班车,司机我大度是不认识的,不早到等车座位就成了问题。就这样在寒风中呆到十点,班车才进站,在一位熟人的帮助下,我第一个冲上汽车,占了几个座位,等着妻和孩子。为了坐公车,我是不主张带行李的,毕竟这个时候,带上太多的行李,再带上孩子是很麻烦的,路上的状况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上车时,和司机的攀谈中,得知他早上上来时因为没挂防滑链,就差点出了事故。我更加忧虑,不知决定回家是对还是不对。这样等着妻和孩子吃完早饭,上车等候。这时的车已经满员,但仍然没有走的迹象,只是反复说明十二点准时出发,这个方向有三辆车都在上人下人,如此反复,终于一辆车走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十二点半第二辆车出发了,司机把我们车上超员的乘客一起带了下去,说是都叫你们坐上车,但是检查的太严格,必须用小面包车把你们送到半路上。这样我们终于在十二点四十分出发了。可能是好事多磨,车刚要出站,一对父子骑着一辆摩托赶来,非要上车,司机说是已经满员,怎么说,这对父子坚持要上车,这位父亲还要回去放置摩托,司机很无奈,只好对这位父亲说,“我必须开车出站,你能撵上我的车你就坐,撵不上就明天回家。”这位父亲就骑着摩托赶回去放置,司机一路对着这个儿子骂着他老子,慢悠悠地开着车,发动机不时怒吼着,终于这位父亲租了一辆车还是撵了上来。还没等车提上速度,前面已经堵了一条长龙,司机没有犹豫,掉头往西,直奔高速路口,不过这对可怜的父子又被扔下车,让其爬上高速路,在路旁等候,这样我回家的路就从银武高速开始,过了几个隧道,载上这对父子,一同奔赴家的方向。
  因为害怕孩子晕车,看着路好我就扶着她睡在我的腿上,我也一同进入了梦乡。隐约感到车停了,当我在梦中醒来时,车上已不是超载了那一对父子,而是带副驾驶员超了九个人,这样的情况还在恶化,到要上梅子沟时,又上了一个女乘客,这种情况,司机是很有同情心的。这时的车,在高速奔驰中突然慢了下来,要穿越鹘岭了,最危险的路段到了,我也没心情再睡觉了,不过还得哄着孩子睡下去,毕竟睡着了就会舒服很多。路没有想象的那么恶劣,不过很是颠簸,这是路被洪水毁了以后还没完全修复。到达小镇时,车胎又没气了,修补轮胎花了半个多小时,这是真正感到饥寒交迫,车又开始向山中穿行。
  终于看到父亲佝偻在路旁,终于到家了,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回家的路很是艰难,却在心中开花,那是老父老母对儿的牵挂。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5485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