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你

时间:2018-03-13    阅读:75 次   

  
  篇一:熟悉而又陌生的你
  表面的你,好随意、好无谓、对一切的感觉都是那么的不在乎,但内心的你比谁都在乎着你在乎的人、你的父母、兄妹、朋友还有你心中的宝贝。因而我也偏偏喜欢上你这样的性格,那么的索性、那么的小孩但又默默的关心着爱着别人。你的索性让你每每做的都是你所喜欢做的、想做的事,以致让别人觉得你很叛逆。但我不觉得,我觉得你只是想一个人去看看新事物做做一些事罢了,这一切只因你年少轻狂、好奇心贼大而已。我知道的你,不喜欢吃辣椒、番茄,但喜欢吃鲜菇和菜心;不喜欢喝奶茶、烧仙草,但贼爱喝可乐;不喜欢穿板鞋因而老是穿着一双特步的运动鞋,还总是穿着T恤牛仔,没一点风格;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不愿和朋友说心事、喜欢伪装;还特喜欢一个人去流浪、一个人行走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喧嚣的都市里。这样的你感觉我好熟悉、、、
  你好索性。每次你不想理会人的时候你就悄悄然地转身离开了,一声招呼都没有;你不想理会时,你会索性的关机、上线索性的隐身、更甚的是索性的删了我们的Q,任凭你的手机上显示有多少未接、任凭我们的头像在你的Q那闪动了多久、任凭我们找你找得有多着急、有多担心,你都不会理会,故作对我们无所谓、不在乎。
  本质上的你是个好孩子。因为你慢慢的变了,变得懂事了。你虽叛逆但很孝顺,你会想爸妈的辛苦,会为他们的感受而再去选择自己要做的事,你会尽力的帮助姐姐,你会为他们而考虑自己的未来该怎么做。。看似很不够,但其实这样真的很不错了,只是自己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多而已。事实是不够,但目前为止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给予他们一些必要的精神慰藉,不要让他们再为自己操心。至于后面的就未来再为他们继续努力,给他们幸福吧。呵呵,说了那么多你最不想听的没说服力的说法,或许是因为这个你我还挺陌生的原因吧,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咯。
  你对女孩子总是很体贴、很温柔,以致有好多女孩子很倾慕你,为你付出,只因你给予了她们爱,感动了她们,其中我也不例外。是的,你曾给过我的那一次幸福我不会将它遗忘掉,只是把它深深地埋葬在心里,便于以后偶尔回忆一下。我们虽没有那一起的多久多久的甜蜜时光,但有着一次短短的幸福时光,好美,在记忆中,不想把它抹去。那你给过我的拥抱和亲吻和你牵着我的手所走过的所有大街小巷里的青石板路、还有一起到过的每一个角落我都不曾忘记,只知道那是爱、那是幸福;你多次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有多痛,我只知道那是你的无奈,我仍记得你的忧愁总是那么多的无奈。这一切的你感觉我好熟悉……
  总以为我对你很熟悉,都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其实不然。有时候的你让我感觉好陌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你总是伪装着自己,在我们面前努力地笑,让自己一个人痛。那个沉默的你、那个伪装的你、那个离开我的你、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伤心还是快乐?我好陌生。
  
  篇二:陌生的夜陌生的你
  题记:穿梭时间画面的钟,从它的反方向开始移动,回到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空,停格所有内容、快乐,所有回忆对着我进攻,我的忧伤被你拆封,誓言太沉重,离别的泪被纵容,脑上汹涌失控。
  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窗外依旧刮得很紧的风在微微作响。思绪在黑夜的弥漫下也渐渐萦绕了起来……心中不断努力地刻画着她的模样。
  黑夜里的春风更加肆无忌惮了,它张狂地透过窗户的缝隙,让我无奈地把被子又盖了一遍。回想着,我分明在白天的时候看到楼前的桃树枝头缀满了粉红色的花朵,那镶嵌在枝头的花朵在晴朗的天气下分外妖娆。那为什么在夜里又变的那么黯淡无光,让我领略不到它的娇艳呢?或许,孤寂的夜与妖娆的花永远不会相逢,就算相逢也只是陌生的了……就像我和她一样。
  她,我高中的同学。总是把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搭在深蓝色落袋白格子的校服上,宽宽的额头上不留一丝刘海,这便是她三年的行装。大概受她所说的“留刘海挡视线、耽误学习”的缘故罢,我也把刘海像她一样用黑色发卡别住,额头上不留一丝头发。就这样,两个女孩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梳着同样朴素的发型,再俗称“地狱”似得校园里共同挥洒汗水,共同追求理想。我们约定好早上要提前二十分钟醒来,趴在被窝里要坚持背二十个英语单词,待起床铃声正式响起时,我们便早早地穿过操场,手挽着手一起奔向教室,进行着互相提问、互相听写单词的环节。我们怀着考入本科大学、报答父母的简单目的,往往把下晚自习的时间一拖再拖,宽阔的教室里只留下我们两个,还有笔接触纸张时发出的“沙沙沙……”的急促声。直到政教老师不耐烦地、严厉地催促我们离开时,我们俩才不情愿地离开那张淡黄色的桌子,带着些许疲倦、困乏,拎着重重的暖水瓶向那个泛着银白色灯光的宿舍楼走去。(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在封闭式教育束缚下的两个女孩,时常也会到操场边的一棵大柳树下,倾诉着心中的酸、甜、苦、辣,畅想着心目中理想的大学生活,履行着我们彼此的诺言,虚幻着我们以后的种种变化……
  每当夕阳将余晖洒满操场的某个角落时,我们都会约定好时间来到教学楼下的花墙边,我们懵懂地相信在这片茫茫苍翠的三叶草的天地里能找到一棵被赋予“找到幸福”寓意的四叶草。蹲在花墙边,我们执着地找寻的目标。在湛蓝湛蓝的天空与我们深蓝色校服的映衬下,仿佛在这交错的颜色里记载着一段两个女孩的美好故事。对于这里,有着我们记忆中的影子,不管是浅黄色的桌椅,还是那个两人共用的暖水瓶,都是记忆的载体。任凭它们的颜色褪尽,也不改变着心中五彩斑斓的画面。我们依旧手挽着手穿梭在教学楼——食堂——宿舍的三点一线上,忘却了学校的束缚、学习的枯燥。时而又会跑到大柳树下倒数着在一起的天数,我们彼此对视着,用眼神交流着,时不时地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但彼此都避讳地说出离别的字眼。
  可是,别离是注定的。当我们拿着各自的通知书时,依旧来到大柳树下,唱着“相逢是首歌,同行有你和我……你曾对我说,相逢是首歌,分别是明天的路,思念是生命的火。”
  带着些许留恋和悲伤,我和你选择在同一天离开,为的就是不想感受到送与被送的别离滋味。那一天,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仿佛是个泪人一样,把我的思念与记忆都浸在这雨滴里,混合着空气的成分分裂、扩散直至成流,再也无法珍藏。
  终于,我坐上了去鞍山的客车,你也踏上了去广西的火车。就这样,我的客车和你的火车向着反方向驶去,渐渐地将我和你的距离拉远。说好的承诺,保持密切联系!看来似乎也架不住距离的阻隔,它会慢慢地吞噬一切,直至平淡、消亡。
  确实如此,誓言太沉重,消磨了一切。我和你的联系渐渐的少了,我想这不是“忙碌充实”的大学生活所导致的罢。每次看到你的头像亮起时,想和你倾诉一下心情,却很犹豫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从你平淡的语言中,我能看出你是在勉强应付我。我知道我们各自都有事情去做,不会像以前一样时刻关注对方,但我执着地相信我与你的诺言,最起码,我们有着同样的发型。
  可是,当我从其他同学那里意外地听说你居然网恋了,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强迫自己不能相信,坚信你是不把感情看轻得人。可是,在你的相册里我发现我的判断错了,是一塌糊涂地错了。那个搭在背后长长的马尾辫被卷曲的红发所代替,和我有着相同发型的额头上也被厚厚的红红的刘海所盖住。虽然也洋溢着笑脸,但在我看来你的笑也不是以前那样单纯、可爱了。难道这就是你在柳树下虚幻的种种的变化吗?也包括网恋、时尚、成熟……?我想不通,也想不透。在床上辗转反侧,对着窗外隐约有些亮光的黑夜发呆。难道人真的都会变吗?还是我虚幻的变化不够完整呢?
  这一夜,或许我真的会失眠。在脑海中努力勾勒你的轮廓,却总也描摹不好,挥之不去的是你陌生的面孔。
  不知何时,我听着手机里的音乐“相逢是首歌,同行有你和我”默默地流了泪……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838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