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记忆

时间:2018-03-13    阅读:18 次   

  
  
  篇一:我们的记忆很美
  每一朵花开过后都会留下一片芬芳,即便是昙花一现;每一棵树叶伸长过后都会留下一丝凉爽,即便是枯的梧桐;每一次雨下过后都会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即便是伞下短暂相逢的我们。
  天空蒙蒙雨亦奇,晦暗变化的天总在无声无息中派遣雨的使者降落在街头人的肩上,也总有人会被雨选中,避不开。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雨一直徘徊在我头顶,却顺着伞叶留下“乒乒乓乓”似天使在打击着乐器从世界的一端响起。我一直漫无目的行走在雨中,聆听这奏乐的声音,遇到你,我也把伞叶赠予你一半。显然,你也加入了这场无休止似的音乐会。
  沿着街道一路走下,雨顺着伞角连成帘,铺成纱,一层层叠向远处,直到看不清。我看你,满脸静素,回神对视目光,莞尔一笑。它告诉我,你心绪坦然,不为雨不停下而慌张,如同我,如同这击乐的使者。
  你我的对话并没有几句,却像熟了几个世纪,似曾相识,如同读晏殊的诗不要求太多几句足矣。我已明了,原来你与我与天与雨,上下一清。
  莫大的雨,来得有些出其不意,去的也似乎比以往都快。
  渐渐的,天空收束了雨的下落,颤抖了几下,雨,便停留下来。乐曲终,人影乱,你我因雨而遇,又因雨而散。
  相逢虽然只有这一场雨那么短暂,但回忆却有那么天长。正如昙花一现,落叶飘零,即便短暂,即便荒凉,但这回忆就像雨下过后那么美,那么好。
  我们的相逢很短,而我们的回忆很美。
  
  篇二:谁埋没了我们的记忆?
  A)朋友问我:这个东西好不好?我随意一说不怎么样结果他就认定这个不好,很欣赏朋友这之间的关系但我在没有怎么看东西时好坏以后还是以事实说话话好了,在如此的社会中还是真常常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个社会的人员,有时我时时的把自己当成局外人,因为自己所听到的媒体网络这层薄薄的白面黑字和真实所发生相差太大了,现在不知道相信是谁说的对谁是错的
  对于高高在上的人我宁愿相信层层在下的人,因为我们都是朋友别无选择,可望不可及的他们重复欺骗了弱小的我,在他们眼里不是当初的我们了,尽有的一无所有有时生命无任何保障的情况下,那么如果我有枪的话那么我一定会毙了他,会狠狠拔下恐惧的心理!之后我想我一定不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看到忏悔室那此几个大字不是针对我的
  如果有可能逃的话,知道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还是会逃的,也知道这是多余最终还是逃不了归宿,逃出来的那些时间会好好的找个地方放松自己久违的压抑,可以去游泳可以看一部电影或者喜剧电影这时我笑起来才是最真实的,也有可能的话我还会到自己一生最喜欢去的海边走走看看,呼吸一下海风吹过的如母亲的抚摸,凌晨醒来时我还想看看天上的太阳看看朵朵白云是如何的拥抱在一起,然后我会紧紧和他们拥抱在一起不舍不弃,不想被他们发现或者抓捕,因为他们肮脏的灵魂会玷污了我,也许我的父母亲会为我哭泣也许关心我的朋友会为我不值,我的离开也许是为了更好的归来,因为我们都是血脉相连的朋友!相连的朋友!
  B)我始终沉默着不让自己有太多的想法,如果有一个人走着让我走的无路可走的时候,次次的把我逼上了绝路,我也会像江西抚州尽有少见的白衣天使一样上街抗议,在没有效果!权利镇压深深的情况下,我还是会继续的出路,拿起自己的尽有的生命捍卫自己的生存,扛住了炸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和江西抚州的人民朋友一样,什么豪华政府法院啊!留之何用!我与你同归于尽!至少让你知道生命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成然看到不为人知的内幕!是谁屏蔽了我们的知情权!我相信自己的仇人,仇人也有良知的时候,而我不相信我们的视为为父母的人,看到多事不了了知,虚拟假报,金钱的社会至上的人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一个白白的冤坐了三四十年的人,留之法院何用!为了回家吃饭随变的判一个人的命运,人可以犯错人无完人可多次犯了同样的错哪有可了解之理,糖衣炮弹金钱的腐蚀影响太大了,小的时候我爸爸和我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什么都不是!现在想想也是有道理的,嗨!
  C)爱自己的家不知道如何去爱,真的爱莫能助无能为力,就像我眼睁睁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从面前刻刻离去一样,只能以这中最低级的方式写写自己心声,真的希望有一天可以做点微薄之力来解脱自己的压抑
  在上次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江西赣县茅店事件,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我们这个家很多时候报喜不报忧,所以我们天天的听到了好以为真的好,有些事情是能不报尽量不报或者偷梁换柱的报一下,大事话下,小事化无,不了了之!这是我们一向的风格,为什么说(爱枣报)这么好的一个揭发事实实话实说的平台在中国这片土地难以生存下去,有些事实不用你来告诉我怎么样我们能自己来判断的!和爱枣报相伴一年真的像早餐一样重要,为了我们获得更多的知情权牺牲了生活安宁,我此深深的他们致敬!
  注:江西赣县茅店事件我看了官方媒体和民众说各持一词,如果从官方媒体看这个没有什么大事普普通通的,但是一个朋友亲眼所见我宁愿相信他的说法,(政府规划——开发商老板——农民朋友三者关系难以说清楚),五十多岁的农民兄弟年以过百了他的池塘养了不少鱼,开发商要开发这块土地,池塘也在里面,补贴的钱没有算清楚吧!老人家及家人他们去阻止开发商把他的池塘给挖掉,不让挖土机挖掉池塘,开发商的老板请了些社会人混混对老人家又是恐吓但是老人家也不甘示弱在他眼里像他们这些霸道的人,最后老人的执着直接躺在挖掘机的前面不让他们挖掉池塘,混混的火气就上来了,几个混混把老人家抓住按在推土机下面叫开推土机的师傅用铁链条开过去,师傅不开最后小混混用刀架这师傅的脖子师傅也没有开,然后把他给拉下来狠狠的打一顿,之后混混他们自己来开这个推土机活活的把农民兄弟分尸,推土机开过去头、手、五脏,下肢几乎分开了(媒体说推土机压过去,司机以刑拘、开发商老板已抓及先关人员)
  现场的朋友用相机把这个场景偷拍了下来传到了北京引起了轰动,此地方的人知道了这事开始反抗把开发商老板的公司玻璃用石头给砸烂,引起了很多的民愤,集结了几千个人堵国道(媒体说几百个人)堵掉高速公路路口一直到凌晨2点迟迟不散,赣州市区及赣县派出好多车得防爆部队听民众讲对他们进行打驱散及不散人员抓起来,后面这边的民众继续抗议放人,这件事闹大了,后来赣州市委政府书记出来道歉等!这边还有一些说法那边的相关人员一直在和老人家的家人说不要上访之类的话,这些悲剧何时才是个尽头呢?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837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