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雨的文章

时间:2018-03-12    阅读:58 次   

  
  篇一:一场雨
  一场雨,让人想起江南——湿一漉一漉、糯笃笃的江南。江南的雨,是“沾衣欲湿杏花雨”的雨,是“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雨,雨是江南的血脉,也是江南的灵魂。江南,和雨共生,没有了雨的江南,我想象不出会是什么模样。
  撑一把伞,走入如泣如诉的雨帘,北方的雨,从何时起也变得这般婉约?2011,江南春旱,而沈陽自开年以来竟不曾正儿八经地下过一场雪,春雨也只是星星点点的几滴。仲夏时节,终于盼来了一场雨。柔风吹拂雨线,轻轻地扑上面颊,惬意便如春草,在心头丝丝萌动。自春时起,园区里便花开不断,如今正是月季、石竹花们的季节。但这一刻,所有人工栽种的花木都被一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花抢去了风头。那一蓬蓬白色小花迎风沐雨,开得无拘无束。我带着欣赏的目光驻足,见证了她们飞扬的青春。四周的雨,淅淅沥沥。
  而此时的江南,雨又开始下个不停,城市内涝问题再度浮出一水面。去岁沈城春雨连绵,我有好几次都是踏“浪”回家的。后来得知全国多数城市皆如此,唯独江西抚州因沿用了宋代的排水设施,从而逃过此劫。一场雨,原来作用这样大!它可以催生一段美文,譬如戴望舒的《雨巷》;也可以成就一段姻缘,譬如白蛇与许仙;还可以考察出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像龙应台说的那样:“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如果你撑着伞溜达了一阵,发觉裤脚虽湿却不肮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这大概就是个先进国家;如果发现积水盈足,店家的茶壶头梳漂到街心来,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锅子捞鱼,这大概就是个发展中国家。”
  今年沈城少雨,我因而不必再四处踅摸水鞋。可某一天我忽然发现,北陵大街上的绿化带砌满了青砖,树坑里也铺上了光洁的鹅卵石。乍看上去,的确很漂亮,可问题是会不会影响树木吸收水分,大雨来时会不会给排水本就不畅的城市添堵啊?再者,那些白天可作装饰的鹅卵石到了夜里会不会成为歹人的武器,从而引发血案呢?如今的城市建设,似乎越来越注重面子而忽略里子,只一场雨,便让诸多看上去很美的城市泄一了老底。盼望下一场雨来临的时候,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能将群众脚下的湿意化作心头的诗意。
  
  篇二:一场雨而已
  午后的阳光十分燥热,令人心悸。晴转雨的预报醒目地挂在手机屏幕上,可平静的天空丝毫看不出有下雨的征兆。坐在教室里听着那和谐的讲课声,令我倦意顿时萌生,百般无聊,心里本不希望下雨,却又似乎在等着雨。也不知从什么时候,一阵风带动了远方的云,或是之前的微风就已令那雨云匍匐前进,一瞬间,雨如同廉价的玻璃屑般倾泻下来。
  如同所预料的,雨不负众望地下了下来,大家对雨并无太多讶异,但又有许多人开始抱怨那被雨打湿本该晾干的衣服,那被雨搁浅地筹划已久的远足,或是一场期待已久的球赛,此刻,也许有一佳人携手于你雨中漫步会显得更有情调吧。可是一场雨并没有改变什么,衣服湿了可以再晾干,远足可以再一次筹划,球赛也可以等到放晴的那天。这或许就是大家都泰然自若的原因吧,但人们又总是想不开,一味的庸人自扰,索然无味。(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其实我对天气预报很是无奈,因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它是否准确,即使我们通过预报得知了天气,又是否能确信它?即便预报正确,我们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它,只能调整自己去更好的面对。对于命运也是如此吧,我们面对命运只能卸下一切伪装。有人说,命运是属于强者的,我并不这么认为,即使是强者也无法开创自己的命运,或者说,我们不过是在命运的玩弄下活着,就像这场雨一样。“突如其来”的这场雨,改变了格局,让我们处在不顺中,脆弱中,可是我们还是会好好活着好好等待,因为我们都很清楚,这是场会停的雨,就像我们知道,那雨最初会降临一样。
  执笔到这,窗外的雨依然下得很欢,乐此不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打开窗户向上看,雨和云交织在一起,阳光不知从什么时候透过雨云洒向大地,一切是那么地祥和,祥和到忘却了当时的无奈和纠结。只是雨还是在下,而我却傻傻地看着窗外,期待着这快要停下的雨停止,和美好明天的到来。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817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