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山桃的文章

时间:2018-03-01    阅读:11 次   

  
  篇一:山桃花
  山桃,多么醉人的、美丽的山桃呀!
  站在萧瑟的寒风中,我不该提及山桃的名字,因为那美丽的山桃花,是我在每一年的春天来临之季最期盼的景儿。也是因为站在萧瑟的寒风中,我却更期盼着山桃花的盛开……
  家乡贫穷,也远离了城市的喧嚣,遁入世外,成了真正的桃园。每年的冬季呀,在我的印象中特别的长。一进入了冬至,我就会学着老人们一样,数着寒九过完冬天!那最难熬的是三九、四九,冻死猪狗!三、四九的日子,我多半是睡在了被子里面,不想见人,也不管事儿!虽说贵州的冬天也不是太冷,但贵州的冬天到处湿滑、泥泞、交织着一些伤心的往事,伤心的痛。让人不自在,也让人寒到了心底。数着数着,熬呀熬!好不容易熬到了七九六十三,穷人把衣单的日子,虽说冬寒不减,但我却会每天早晚各看一次窗外的山桃树是否有了点动静。这样的数着天数,看了好几天,且一点动静也没有。有时也会想,是不是山桃树因为寒冷而冻死了,或者说是因这里到处都是碎石瓦砾,没营养,没水份,也没有了生机。于是,我又会去别的地方看看别的山桃树是否有点动静,确认后回来在给窗前的山桃浇浇水,施施肥。其实所谓的施肥也就是把周边的土往树根下在挪挪,因为那地势,是不可能容得下太多的土壤的!
  不管我的刻薄,山桃还是在我不经意间,突然露出了一丝绿意,然后,或许,在一夜风雨之后的某个早晨,就能看到一个个小莹蕾,带着一丝的羞红色,展现在你的窗前。须臾,悠悠然,在你抬眼之间,又多了一抹羞红。你在抬望眼,也许,远处却已是花团锦簇,带着绵绵细雨,夹杂着缕缕轻香,随风飘荡荡的,来到你的耳边、唇前,拔动你的发丝,扣入你的心弦,勾起你的爱怨嗔嗟,向往着桃林丛中的轻歌燕语。在你心醉之时,还不忘留给你一种“火”的想象,向往着青春的岁月,美丽的人生要如同这山桃一样开得漫不经心,开得火辣辣,开得激情洋溢,开得让每一个经过山桃林的人都忘不了。经历了严冬寒砾的山桃,其时根基的单薄会让你觉得一提就能连根提起,但在她开花之时,那场面,真的是“火”,火得会让你觉得到“烫”,就算是严冬之时想起,也是一样的烫呼呼,热洋洋的……
  在许多的日子里,我会想起山桃,一种根似浮萍花似火的桃儿。在许多的日子里,我真的以为,山桃就是我青春年少时的追求,甚至会错觉的认为我就是山桃,就是那种能让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的“山桃”!只是,在醒来时,我知道,我的青春远远的差着山桃好几公里的距离,我崇尚山桃的精神:“条件给予的,我接受,但青春的绽放就一定要火辣辣、光灿灿的,绽放得耀眼!”
  追寻着山桃的灵魂,我羞愧,我自责,我只能等到落英缤纷的时候,远远的望着那漫山遍野的山桃花儿,漫漫淡出我的青春,我的梦。我闭眼,不在看,不在想,但她的“火”样的激情早已装入了我的脑海,流入了我的血液……
  每当困难、挫折、欺辱的时候,我就会想想家乡的山桃,多么美丽的、醉人的山桃呀!在我三十岁的这个冬季里,依然还能保留着青春年少时的激情与梦!
  我爱你,山桃花!
  
  篇二:一株野山桃
  小溪边生长着一棵桃树,一棵野山桃树。孤独枯瘦,老泪纵横,开放着几点粉红的花,花瓣碎小,却招蜂引蝶地美丽着,装点着荒凉的峡谷。
  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峡谷。除了野狗野猫和偶尔找不到母亲而走失的小牛,有生命的东西是不屑于到这里来呆那么一时片刻的。于是没有人发现它的美。它总是寂寞着。
  它曾是一颗山桃种子,继承了母亲的基因,便渴望着成长为母亲一样参天的大树,开一树的花,结一树的果。就在它刚刚成熟了的一个午后,一只大鸟乘着夏日的山风降落在桃树枝上,啄食了它身上的果肉,衔着它扶摇直上。透过丝丝缕缕的白云朵,它见到了蓝天的高远,大地的辽阔,见到了碧绿的田野上高楼耸起,炊烟缭绕,于是它感觉一种更远大的理想深深浸入了它温热的血液。忽然一阵飓风吹来,大鸟倾斜了羽翅,惊恐地鸣叫一声,它便飘飘悠悠掉进了这僻静的充满野性的峡谷中。
  它兴奋着,就要迈出伟大的第一步了!然而它却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一片贫瘠的土地,除了满山谷的石头、野草,就是一些矮小的灌木和小乔木,根本长不出树形更高大的乔木。但它期盼着,它快乐着,它满怀希望地度过了漫长的寒冷冬季。当正午的太阳再次把金色的阳光撒落谷底的时候,温暖的春天终于到来了,它生命的春天也就来了。
  冬雪融化,和煦的春风轻轻拂过,满山谷的花草就绿了。野猫野狗从山谷轻轻跑过,尾巴尖儿都变成了绿色。溪水欢快地唱起了春天的歌谣。它开始发芽了,伸伸腿,弯弯腰,抬起头,叶片伸出地面,羞答答地半遮着面庞。啊,这是一个多么光明美妙的世界呀!温柔的春风中,它偷偷地打量着周围新奇的一切。松鼠从它头顶跳过,它害羞地点着头;小鸟在它身旁唱歌,它就扭着弱小的身子给它跳舞;小雨点儿落在它的叶片上,它就十分珍爱地捧着,生怕它滑落在地上……它渐渐长大了,身子骨变得茁壮起来。大约有一尺高的时候,它超越了身边茂密的野草,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是生长在一条狭窄的岩缝里,薄薄的一层土壤,空间也并不阔大。怎么会这样呢?它一边流着泪,一边又寄予着新的希望,努力把根扎进岩缝的最深处,贪婪地吮吸大地母亲丰富的营养和甘甜的山泉水。渐渐地,树干增高变粗,它的食量也慢慢变大,水分和养分都不能满足它生长地需要,阳光也因周围灌木的遮蔽而显得格外稀少。它越来越枯黄,枝干扭捏,虬龙般地盘曲着。(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然而这株野山桃却很顽强。待到成年,它生长得比母亲要瘦小得多;可是,“如琢如磨,如切如磋”,经过苦难生活的磨砺,它的志向更明确,意志也更坚定,生命也更加的坚韧和成熟。夜深风静的时候,在溪水哗哗的小夜曲中,它总在沉思默想:怎样才能成为大厦上的一根椽,一匹檩或一条梁呢?
  偶尔有人开着黑烟腾腾的拖拉机唱着悠扬的山歌到峡谷中来。歌声和机器声一响起,山鸣谷应,立刻就吸引了野山桃全部感觉的器官。它看着这个外面世界来的陌生生物,凭着敏锐的感觉,它可以知道,这是伐木来了,这是为未知的一座大厦砍伐梁柱或檩椽来了!它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个直立行走的生物的手中。走出峡谷,到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到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去!到实现自己理想的地方去!这是它还是一颗小小的种子的时候,被那只大鸟带上蓝天见识了世界的广阔后就立下了的理想。于是它哗啦啦抖动着身子,发出大声的呼唤,希望引起伐木工人的注意。伐木工人听到它的呼喊声,轻轻地微笑了一下,唱着快乐的山歌,提着锋利的斧头脚步很重地走过来,摸摸它粗老的皮肤,拍拍它颤动的胸膛,不知是看不上眼还是其他什么未知的原因,伐木工人却摇摇头又脚步很重地走了,走到一棵身材比它还要娇小的柏树下开始了叮叮当当地砍伐。野山桃再次流下了伤心的泪水。经冬历春,一批又一批的伐木工人来了又走了,一棵又一棵曾经一起在春风中舞蹈唱歌的伙伴们被拖拉机拉到了山谷以外的地方,这棵野山桃却仍然生长在小溪边,过着孤寂昏暗的日子。有鱼儿偶然游到它的脚底下来,和它的根须嬉戏,向它吟诵着新作的优美的爱情小诗,引起了它无限地怅惘和忧伤。
  岁月如同脚下的溪水不停地流逝着。野山桃脚下的一块块岩石在岁月和溪水的冲洗中慢慢变小,最后完全消失了。它也终于衰老了,繁华落尽!北风从山谷里呼啸而来,猛烈地抽打在它瘦弱的腰身上,它剧烈地颤抖着,身体变得更加地弯曲,树冠完全趴在地上,树心也开始腐朽变空,浑浊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胶粘得更加丑陋。
  然而,它仍期待着。每当明媚的春天来临的时候,它总会开几朵粉红的花,结几个青青的果,显示着生命的顽强和力量。
  
  篇三:家乡的山桃
  窗前的梨花开了,满树的雪白,这正是农村炸咸菜的日子。
  儿时的童谣,到现在我还能朗朗上口:桃花开,杏花败,李子开花炸咸菜。每年桃花梨花盛开的时候,几乎家家一上午都飘出袅袅炊烟,午后便飘出新咸菜的浓浓醇香。用地瓜干煎饼卷上新出锅的老咸菜,再卷上一根碧绿的大葱,吃起来那可叫一个“对味”或者叫“过瘾”,味道比现在城市里特色菜馆里的“煎饼小葱”要好得多。
  于是,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关于桃花、咸菜、煎饼大葱的美好,当然还有毛桃山桃的记忆。四十年来,我对咸菜、煎饼大葱、山桃情有独钟;四十年来,只要一听到蒋大为演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我就自然而然地会想起遥远的山村,遥远的家乡,会想起家乡的父老、家乡的山桃。
  我是60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正是我的童年时代。那时候的中国农村还没改革开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度也是七十年代末期才遍地开花。因此我们山村孩子的童年没有幼儿园,没有生日蛋糕,没有各种玩具和布娃娃。我们的幼儿园就是自家土院,田埂地头,或者山洞石峡,因为农民父母要种田,要上山割草拾柴。我们山村孩子的玩具就是木块,树枝,石头和泥巴。我们的童年没有牛奶,没有零食,更没有水果,渴了就用水瓢大口大街口地猛喝水缸里的凉水,饿了就吃黑色地瓜干煎饼卷咸菜。我们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们是风雨中的小草,我们的体质很好,生命力很强,不知道是我们适应了环境,还是环境适应了我们。稍大一点后,我们就结伴上山,春天的蚂蚱,夏天的毛桃青杏,秋天的野生山枣,就成了我们山村孩子们的丰盛牙祭,特别是山里的毛桃,记忆中吃得最多,也最甜。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河吃河。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度后,我们家乡父老把山桃种进了地里。学会了剪枝,学会了掐花,学会了科学种桃,学会了科学种田。提高了经济效益,甩掉了贫困的帽子。每年的三月,家乡遍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桃花,乡亲们的笑脸也像那朵朵盛开的桃花。两个月后,桃子次第成熟,有四月半,有五月红,有六月鲜……我最喜欢吃四月半,又白又红,又软又甜,那独特而纯正的的甘甜一直从嘴里甜到心里,甜透了孩子的嘴巴,甜透了大人的心窝,也甜透了农村父老的笑脸。
  我的家乡成了真正的“世外桃源”了。我家也在唯一的三亩责任田里种了桃树。樱桃好吃树难栽,其实,桃树也是如此。且不说深挖树坑、施土杂肥,喷洒农药,单单桃子进入成熟时期吧,需要及时喷洒一种农药防治腻虫,夜里还要有人看管,防止外村人偷摘。
  我家的桃园就在路边,或许是因为我哥当年上的是农业大学,懂得种植,或许是因为我父母侍弄得好,下的功夫大,我家的桃子总是比别人家的个头大,颜色好,味道甜,当然也能卖个好价钱,可是这也让外村的毛贼时刻惦念着我家的桃子。
  于是,我那小学校长退休的老爹,从春天开始就一直吃住在桃园内。桃子渐趋成熟,十一点前几乎没睡过觉,下半夜往往还要起来几次,拿着手电筒,一瘸一拐地全圆巡视,我爹有关节炎走路腿疼。有时候外村的毛贼很是狡猾,欺负我爹腿脚不灵便,从桃园的西头赶跑了,一会又出现了桃园的东头,搞得我爹一夜也不能睡个安稳觉,整个桃园里都留下了我爹蹒跚的身影。
  我娘,为人热情豪爽,心地也特别善良。总是笑着说:生瓜李枣,见了就少。总是劝我爹不要当真,把毛贼轰跑就算了。白天有陌生人从我家桃园路过,我娘总是热情招呼他们坐下来,尝一尝我家的山桃,听到陌生人的夸奖,我娘显得特满足。我村没种桃子的人家,我村的的五保户,我村的孤寡老人,我娘总是一篮子一篮子的给他们送。亲戚同学朋友那就更不用说了,去了随便吃,吃完随便带。我娘知道我最喜欢吃四月半,我下班一回到家,我娘早就洗好了一篮子晾着呢,我坐下剥皮就吃,一气吃下二三十个,直到吃饱为止。人家的桃子一年能卖很多钱,可我家的桃子卖的不如吃的多,吃的不如送人的多。可我娘总是乐呵呵地,一辈子在山里种地的农家妇女,从不会像商人那样斤斤计较地去核算成本,去计算利润,更不去想自己的辛勤付出。,
  暑假里我在家,我娘天不明就把我喊起来和她一起去桃园摘桃,一篮子一篮子,累得我腰酸脖子歪,而且桃子上的毛,弄得全身痒痒的,难受极了。真的很受罪的。我真不明白,我娘每天都这样,真不敢想象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啊。看着我娘干裂得如松树皮般的双手,看着我娘飘浮的灰白头发,我的心很痛。
  结婚成家有了孩子的拖累,不能及时回家吃桃,我娘就让我爹给我们兄妹几个挨家去送。再后来,爹娘年龄大了,,体力渐渐不支,身体也不是很好,已经不能从事重的体力劳动了,更不用说种植桃园这样繁杂艰辛的劳动。再加上我们兄妹几个都在外面,各有各的工作,各有各的家庭和孩子,都不能及时回家帮助父母,再说桃树已经10多年了树龄了,也老了,因此都劝父母把衰老的桃树砍了吧,可我父母总是说,我们在老家种点,你们兄妹几个就不用花钱买了,山地的桃子好吃,味道纯,而且孩子们还吃得泼辣。最终父母忍痛割爱,最后留下三棵桃树。后来,只剩一棵,我们兄妹都还有山桃吃,再后来,最后一棵桃树也老死了,这时候,我爹娘也都是满头的芦花了。我们知道,是桃园的艰辛所染。
  每年桃子下来的时候,看到市场上的新鲜桃子,我就会想起家乡的山桃,看到买桃的农民,我就会想起我那依然在农村生活的爹娘,市场里,超市里,买过的桃子不计其数,可是都没有家乡的山桃好吃。今年我带高三,早上6:20上早读,晚上坐班到9:00,模拟考试期间,有时加班到深夜。所以没时间去赶集,听说桃子早就下来了,可一直也没吃上。老天爷好久没下雨了,出现了罕见的连续三季干旱。不知道家乡的山桃是否早已经旱落了呢?
  电话里,听老爹说,我们老家的三口老井都已经干枯了,南山脚下的南泉也已经断流,这可是年近八十的老爹记忆中所没有的事情,老井,山泉,可是我们全村三百多人的生命之源啊,它们的干枯断流,让全村人心痛。
  听说我们村的生活用水需要到山下的行政村去买,而且还限定数量。周末我们兄妹回家首先要给父母带着水。冬麦早已经枯黄亩产不到100斤,播种于春季的花生棉花、地瓜等根本无法播种。现在农民已经放弃了对夏季玉米的播种,家乡的山桃更是干旱得无精打采,个头比往年小了一大半。听到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我那可敬的父老乡亲啊,到如今,依然生活在大山里,土里刨食,靠天吃饭,我那可怜的家乡山桃啊!你们在承载着巨大的生命之重的同时,还要桃花飘香,结果枝头。
  高考后,我在家调休。本打算好好睡个懒觉,无奈电话响起不情愿地接过来,方知是老爹来到我们学校门口了,而且是来给我送山桃的。我心里兴奋极了,慌忙穿衣起床,下楼骑电车去接。刚刚飞车到小区门外,就看到我爹一手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篮子,一瘸一拐地吃力地往前挪动着脚步……
  我赶忙迎上前,接过篮子。我们家不是没桃了吗?是你娘在你二婶子家的桃园买的,他们家的桃子和我们以前的桃园是一个品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你们工作忙,专门让我送来。想带老爹回家休息。我爹却说,我不去你家了,我还要赶回北于、枣庄,给你姐姐,给你哥哥送桃去。
  看着老爹渐渐运去的背影,我控制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哗哗地直流,老爹,你不该这样拼命地给我们送桃!看着两篮子久违的家乡山桃,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娘,你不该这样拼命地疼爱我们!
  傍晚,我站在我家阁楼的晾台上,吃着家乡的山桃,虽然个头很小但味道依旧很甜。看着家乡的方向,夜风吹拂着,仿佛我爹的蹒跚身影在桃园上飘拂,仿佛我娘的白发在桃园上飘拂,飘拂出我一脸的泪花,飘拂出我一生美好的的回忆。
  我知道,是我爹蹒跚的身影,是我娘满头的白发,装点了家乡的桃园,成熟了家乡的山桃,也温暖了我的心房。
  啊,家乡的山桃哟,还在桃园上飘香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529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