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的文章

时间:2018-02-20    阅读:620 次   

  
  篇一:一壶下午茶
  拉开窗帘,透过玻璃下午的阳光暖暖的投到地板上。外面的好天气,让人忘记了昨天前天大前天还有再大前天的连日阴霾。
  天是蓝的,没有一丝的云。
  是啊,这应该是个很好的去户外的天气。
  懒懒地坐在窗边,听着电脑里存放的一些老歌,为自己泡上一壶浓浓的茶,翻着那本看了许久也没看完的书,一字字的领悟星云大师博大的智慧,让自己渐入禅定。
  大师问:旅游为何?并以清朝李渔“才情者,人心之山水;山水者,天地之才情。使山水与才情判然无涉,则司马子长何取于名山大川,而能扩其文思、雄其史笔也哉?”之说为引言,鼓励人们走进户外。
  大师说:旅游为四,地理环境-历史文化-风景古迹-结伴联谊。读书万卷,行路万里。人生苦短,多闻不如多见,多言不如多行,多疑不如多问,多虑不如多防。行则应寻师访道,广结善缘,多学多用,然无“如入宝山,空手而回”之憾。
  也很想外出游历一番,生活需要走出去,走出去才能去伪存真。被环境禁锢的大脑,应该在游历中活跃并思维。
  我解禅意:听到的叫传说,看到的叫现实;说的多叫空话边天,行的长叫脚踏实地;多疑之人神鬼不帮,善问之人耳聪目明;智者多虑尚有一失,小心驶的万年之船。
  呜呼,哈哈,光照东墙。
  浓浓的普洱虽苦,回味却甘甜。品茶即是品人生,品味与品味有大不同。品味有一为粗品,酸甜苦辣咸,可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品味有二为雅品,山水风月云,琴棋书画诗词赋有感而发。
  一个人品味不在于富与贫,那是一种生活态度。
  是积极进取,还是散漫懒惰;是精致细微,或是粗枝大叶。
  午后的一壶浓茶,一篇短文,一曲老歌,未尝不是一种生活。
  
  篇二:下午茶的回味
  天阴了,降温了,昨日暖暖的阳光暂时隐藏了,当没有夕阳西下的温馨时,只有隐隐的万家灯火愈明愈暗,下午的清清延续到傍晚的香浓,默默而又耐人寻味。
  听着音乐,任凭那些幽暗散落,看着窗外,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匆匆的走过,什么也没有留下。那忽闪而过的笑脸,却仿佛感染了我们,于是,我也学会了,拿起镜子,练习微笑。
  很喜欢这种无拘束得闲聊,说说别人,说说自己,不经意间,好像释怀了很多,也领悟了很多。
  有时候给自己一面镜子,好像什么都瞒不过它,是那么的真真切切。没有虚伪,仅仅是一张再为不过熟悉的脸,却可以折射出酸甜苦涩。(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天色渐渐暗下来,留在心间,依然可以回味。一杯咖啡,可以很苦涩,也可以很甜蜜,完全在于你将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品尝。
  纯纯的,是苦涩的真实,浓浓的,是甜蜜的延续。
  我想我应该,试着去追寻那一抹余香,残留的,却流淌至深。
  也许,转过一面,就是我想要的,试着去转换下,也许会有不同的印迹。
  一杯下午茶,品味心情,品味人生,品味带给我的反思。
  别人的开心永远是别人的,只有自己让自己如何开心才是对的。羡慕和感受是可以同时进行的,只是我太较真。
  或许,就是这个味道的吧。
  我应该去尝试下,尽管……
  
  篇三:人生下午茶
  翻一本杂志,看到里面有说三十岁的女人,就像下午茶一样。这样没什么不好,只要不是陈茶就行,而陈茶保养得法,也自有令人沉醉的地方。
  想起白流苏来,大致上就是如此,所以我唏嘘和倾慕。有过许多遗憾,在最好的年纪,没想到却在心死的时候遇到比她小的徐致远,一辈子的宠爱有加,自己不知道,也没过多的去想,这才是自己生死依恋的人。一直永生都忘不掉的范柳原,其实早在他选择离她而去的时候,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应该说,她是幸运的,要不是遇到致远那样欣赏她的男人,可能她这辈子全完了,一辈子势必在失望的枷中左手握右手,带点对人世的厌弃和对范柳原的恨。哪怕曾经彼此因为一座城市的陷落,谱出了一段倾城之恋。想着他的知遇之恩,曾经不是没有很委屈的要成人之美,无奈范柳原太俗,无奈他根本不了解白流苏是一个怎样从容和淡定的女子。很久没有音信的他,打去电话,说我们还是把那事办办吧,她没有说话,或许他以为她对他还有留恋,或许她放低姿态去恳求他,他也许会因为不忍而留下来。但是她没有。想着他的知遇之恩,因此决定好聚好散,提出最后一次请她喝杯茶,但他却没有勇气,在仓惶中一副很没主意的样子,也难怪她白流苏要失望。
  但是他匆匆离去,走了一段路后,他才发觉失去白流苏,实际上他失去了生命里最可珍贵的,他找不到自己的来路。只有白流苏,才是他姓范的所尊重和牵挂的女人。没有谁能够像她一样能够宽容他的缺陷和自私,没有人能像她一样静守光阴,她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对静守光阴的迷恋和温柔多情。后悔也没有用了,几经周折,找到联系的方式,但是在线的另一端,她已经不肯回应了。即使他后来写了那么多给她的忏悔信,她也只是一笑置之。她太了解他了,这个男人一辈子爱的只是他自己。像一个淘气的小男孩一样,总是不讲情理,要自己想要的一切。经历了那么些年,人事已很恍惚,忏悔也只是想要自己好过些罢了,没有负累的离去。
  他吃了自己的亏。这是她对他这一生的看法。
  但是致远,偶尔会有一点酸意,但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他认为他很知道她爱的人是范柳原,但是好的,他不介意。这是一个如此值得守候的女子,她有一种少有的大气和对命运的顺服。因此没有犹豫,不安的坦陈了自己想做她一辈子的经纪人,永远站在她的角度上,替她出谋划策。当初她糊里糊涂的用很少的钱,买了几块地皮,没想到后来翻了几翻。她这人天生的懂得激流勇退,在拍卖会上她选了当时正在学法律的致远帮她处理这些事物。而她选择他的理由,只是他看上去不讨厌而已。因此当他提出这种想法,当然,对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白流苏来说,她不会傻到把它当真。不过她已经很有些保护自己的意识了,于是说,等你再学几年,我再看看是不是聘用你。没想到他果真跑去了英国的剑桥,也没跟她打招呼,只是半年后,她收到来自西半球的卡片上,写着,请不要请别人。第一年,她心里轻笑这只不过是孩子气的话。第二年,照样如此,简单的几个字她心里就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等到第三年快过去的时候,她开始计算他归家的日程。她没有选择。没想到自己最不看好的,倒是最适合的,没有风花雪月,没有缱绻缠绵,只是在平淡中过日子而已。可是她知道他爱她,一个女子,要知道一个男人是不是爱她,有很多简单的道理。平时搬不上台面的那些破事,他是不是能够不在意。
  与致远相伴的一生,他让她完全的做了自己,待到他去后,她仍然能平静的享受他带给她的一切。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374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