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个年代的文章

时间:2018-02-15    阅读:46 次   

  
  篇一:青春那个年代
  让我们继续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
  ——题记
  你有见过这样的灰蓝色苍穹么?犹如鳞片一样的云朵点缀天空,就像一条巨大的青白相间的鱼身延展到边际,形状轻轻变换,看似悠然舒展,其实正在翛然消失。
  你有听到过这样哽咽的暗泉涌动么?仿佛眼泪滴在地上,疼痛与微腥在土壤里氤氲开来,是那般轻微而又真实的存在,它那样清晰而又缓慢的浸润在土壤里,俯身看去的瞬间,已然消失。
  是的,就是这般怅然若失了。我们的青春就是这样无意间被开启,还未来得及抓紧就消逝了的事情。
  日暮夕沉,青岛在海风的低吟里也上了秋凉,远处港口里的汽笛一如既往的怅然着,海鸥是那样不值疲倦地来往,带走了一拨又一拨人的遐想。秋天的夜晚是这般宁静柔和,就像一纸被遗忘在桌上的诗稿,教人不敢轻易去触碰,生怕一拾起就会抖落一地尘埃。最近一直忙碌着,迎新,纳新,去采访,写报道……面对的都是怀抱着满心梦想和激情的大一新生,青春盎然的样子让人过目难忘。回想往日点滴,忽然觉得年长数载,一转眼呵,我也成了嗟叹的人。
  终于安静下来。不知道是谁忽然又放起那首静谧的《故乡的原风景》,旋律悠扬,这曲子是这般熟悉,仿佛还在傍晚的高中校园里回放着,落日余晖一一映照在那些朋友们的脸上,勾勒出柔和的光晕,笑过,哭过,然后说不见就不见了,各散天涯。感伤的音乐溶解在整个空荡的公寓里,又忍不住随手翻开相集,看着那那些填满青春笑颜的照片,蓦然明白,时间原来是谁都趟不过去的河呐。
  人说学会叛逆是青春的开始,犹记得初上高中是我是那样的不安分守已,军训时就捣蛋被罚,午夜翻墙出去又恰逢大雨,从不骂人的生物老师只对我有过点名批评……历历在目的旧时光,一一记录着当年那份年少的躁动。
  就是在这段躁动的时光里,没想到青春的叛逆也紧随其后,反复的考试让我无所适从。因为不甘平庸,总觉得自己与一片大好的应试格局格格不入,开始向往张扬的时代,总会对那些埋头苦学的人深感不屑。有人就曾说我清高,其实自己何曾敢以清高自诩,当时怀抱的只是一颗不甘沉寂的心而已。
  彼时也不是全无上进,也曾有过刻苦努力的日子,深秋萧索的岁月,天空深深泛寒,雾浓得就像失火后的漫天浓烟,连面对面都看不清彼此。天还不亮就去到教室,默记单词或者计算习题,有时候连早点都忘了吃。只是青春毕竟不甘平静,我亦非那样中规中矩的好学生,这样的岁月总难长久,坚持一段时间就会放弃,随着成绩的起伏又会恶补一阵,久而久之,我也成了反复的人。
  十八岁。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高中终于结束了,原本打算随便考一个二本混沌度日的,考完最后一科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连二本都考不上了。揭晓分数那天,因为不忍亲眼目睹亲友失望的表情,我以打工为名去了昆明。在那个破败的小厂里,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却才八百的工钱。听着电话里报来的分数,忽觉夏天在一瞬间热了百倍,但是,炎夏并不怜悯我的悲伤,在七月盛夏,汗水和泪水来的一样无耻。一度以为,我一度以为我会潇洒的面对高考过后的那个总数的,当真正一败涂地的时候,原来我也会这般脆弱。
  当我背着书包再次踏进高中的大门准备补习的时候,方才真正体会到人生的落寞无依。看着新校园里的桂花落得神采飘逸,开学典礼上演绎的发卡少女,好友昔日好友从大学里发来的鼓励信息……我偏执地反复品味着自己这次失败的味道,几近一蹶不振,原来美好的东西也被发酵了……这段路途,必定走的艰苦卓绝。是在十九岁的时候,当我孤身来到北方,看着青岛澎湃的大海,听着涌动的潮声,方才明白:不懂得从一次失败中站起来,而且还去期待永不可能的时间倒流,才是人生中不可挽回的失败。
  阒静哑然的时间,标立着曾经过往,苍然不眠。回想,也是在那段不安分的高中岁月里,心中的梦想急剧膨胀,写作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上课时常在课本底下压上一张纸,放学后便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走在路上也时常构思,撞了人都浑然不知,夜晚蜷在被窝里,常为突然找到了一句可以表达内心的情感的句子而激动得彻夜难眠……成绩一落千丈,却依旧坚持。种种在别人眼里不合理喻的做法,一一证明这曾经那段炽热的热情存在过。
  细细算下来,如今我亦已远离故土一年,来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因地域差异带来的种种不适应也早就适应。看着陌生的风景,听着陌生的歌,看着太阳从海面升起,看着从山的那头缓缓坠下……走在校园里,再也不会嘻嘻哈哈肆无忌惮的打闹了,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也不再轻易表现出来,在经历了人世的二十个年头之后,没有源源不断的期许和义无返顾了,如此看来,在回家时小表弟那句漫不经心的“完了,你老了”原来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今日上课的时候,偶然听到一个女生吟出此句。如今在大学里随处可见相恋的男女生,忆起初中暗恋过的某位女生,毕业后就一直不见,没想到大一寒假回家过年,走在大街上,她竟叫出我的名字。循声望去,我竟已认不出她来!这个世间尚且熙攘着,人们自顾不暇,各自冷落,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时隔近五年后还会一眼认出我来。纳兰容若说,十年踪迹十年心。而只用了五年我就明白: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谁都以为,拥有一颗坦荡的心,就有潇洒的理由,可是,谁能把多年悲苦付之一笑,千里尽长歌。我知道,很多人都不能。我心中稍涩,但也深知,这只是来自对岸的温情,就如诗写的那样:我只是来河边吹风的闲人,碰巧遇见这场火海。仅此而已。
  因为有了时间的篡改,记忆不再真实,多年后如能与故人相逢于繁华的尘世,不过也就是客气的一笑。我知道我再也不可能像十几岁的时候那样,蓦然想起一个错肩而过的人就写下《旗袍锦年》那样的篇章,用以寄托我的思念和怀念。年华的流浪里,你必须明白:谁是谁的盛世繁华,谁是谁的海市蜃楼——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清楚什么是应该忘记的,什么是该记住的!
  岁月以一种迅疾的姿势飘过,犹记得今年春天刚搬到新校区的时候和同学一起走到学校背后的小山,小道两旁的柿子林正在吐露新绿,而今走在校园小道上的时候已经看得见落叶飘零,再去到那片柿子林,树上空空如也,一个柿子都寻不到,叶子也快落光了。从花开到泥泞,竟也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不远处房子里似乎还住着人,漠不关心的看着我们的突然造访,仿佛我来就知道我会走,权当我是路人甲。同样的,他也不过是我行途中的又一驿站。时间是这样的风轻云淡,无关风月。庭院深静,命运疲于抒情,我们不需要抒情。
  花开看半,旧影微醺。我们甚至还未过完生命里四分之一的人生,实在不必旧事重提,一再述说回忆。毕竟,生命还远远没有过到只剩下回忆的境地,种种伤感,不过是矫情的说辞。春老方觉短,别后方知远。珍惜才是美德。当记忆变成一条河,死去的时间所形成的一条河,骸骨和幻影在水中鉴照,交织成绰约的真实。你,一定要趟过来。
  我自倾杯,君且随意。哪怕理解只是无数误解的巧合,我相信,在时间的冲刷里,你终归会成熟起来。如果真是这样,在你我都还拥有青春的年代里——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就让我们继续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
  
  篇二:哎,“那个年代”
  那个年代,本末倒置,发生一些今天看起来是笑话的事情,那就不足为奇了……
  “雪花膏”与资产阶级思想
  我的初中是在一所农村学校念的。
  那时候,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解放军支左,学校的主角——老师靠边站。我们做学生的,不知该干什么,春种秋收夏锄地,军训跑步一二一,惟有就是没得时间好好学习。
  放假了,农村的学生回家挣工分儿去了,我们,吃商品粮的学生,开始了农活实践学习。由贫下中农领着,从早到晚泡在地里,体验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意境。到了收获的季节,学校学农基地里的庄稼都要收回来,那时,没什么运输工具,全凭人拉肩扛,我们的干活力度,已经超过贫下中农了,生产队里还有牲畜呢?地里的活计干完了,于是贫下中农又下令,还得把学校的土坯墙打起来。
  我们綑夹板,挖潮土,抡大夯,填苒草,(和泥、盖房、垒砌、添加的稻草之类)累的汗流浃背,最终成就有了,原始的筑墙法竖起了学校的屏障。下来,学校的厕所也归我们这些吃商品粮的学生们掏,管理学校的贫下中农说:“你们不劳而获,资产阶级思想太严重,需要改造。”
  果不其然,在掏厕所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同学被逮了个正着。厕所该掏就掏吧,他可好,戴口罩不说,还在鼻子底下抹了块儿“雪花膏”,被抓了个“资产阶级”思想的现行。下来的结果就是,被勒令连续掏一个星期厕所,没办法的事情哟。
  军训(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相比而言,我们更喜欢军训。走队列,练刺杀,投训练手榴弹,搞实弹射击,喊着一二三——四,雄赳赳的唱打靶归来歌。来充其量我们算是大孩子,有一次,在支左解放军的组织下,我们进行了一次拉练。
  够隆重的,贫下中农跟着,老师领着,解放军还带着步骑枪,行军锅,米面分给不同年级的同学们背扛。记得那是秋季。沿途的景致很美,队伍在蜿蜒的山路上爬行,一声令下,开始埋锅造饭,女同学煮饭,傻小子抱柴,一时间,满沟儿炊烟,景象倒也壮观。走累了,饿得够呛,刚出锅的小米饭就着咸菜,吃得蛮香。
  山崖上,开着似火的山丹丹花,不知名的花漫山遍野,野马蜂在头顶上转,怪吓人的。抬头望去,老鹰在崖头盘旋,悠悠然的一圈又一圈,云彩在走、在动,看得人眼晕晕的。
  忽然,传来原地休息的命令。哎呀,也不找个好地方,山坡上怎么坐下呀,只见老师与解放军耳语了一会儿,样子挺紧张,解放军的枪也紧紧握在了手中。后来得知,有一只土豹子卧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可能是基于人多,没敢轻举妄动,好悬呀!
  晚上,我们宿在老乡家。真新鲜,我们这儿不是黄土高原,老乡居然也有住窑洞的,算是开了眼了。还有新鲜的,老乡家养的鸡,晚上落在树杈上过夜,也不知下蛋在什么地方。早上,我们学着八路军的样子,给老乡家挑满了水缸。
  三天下来,我们走了一百二三十里。好在年轻,没觉得太累。
  忆苦有点“走板”
  管理学校的贫下中农,也不容易,没什么文化,整天扎在知识分子堆儿里转,够累的。忆苦思甜是学生的必修课,隔三差五的忆一次,忆多了,大家也有些麻痹了,只是口号还要大声喊的,拳头还要高高举的。个别请来的贫下中农在忆苦的时候,多少有些走板,比如,地主在收秋的时候,给长工吃炸糕啦,发羊肚子手巾啦,还有,家里穷,是因为老子抽大烟啦,等等。
  学生,老师,都不许笑,不然立场可能有问题。记得有一位管理学校的贫下中农,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你们,塑料底儿鞋,花头巾,就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表现!”那年头,资产阶级的“杠杠”似乎也忒低了点。
  时间过去了,该干嘛干嘛去了,只留下了酸楚的回忆。
  昨天就是今天的历史,史可借鉴,史能重温,但愿不要重来。
  
  篇三:那个年代
  有的年代过去了,有刀凿之痕;
  有的年代,平淡无奇,如漂浮流云,风来雨去,了无迹痕,只留一些味道在其中。
  回忆有时候就象五味瓶,总是有酸有甜。
  还记得小时侯,我们那个年代,奶奶最喜欢我,那时候就奶奶最疼我了。有什么好吃的就都是我的。
  阿堂姐们呢,总是觉得我年纪太小了。有代沟,所以总是孤立我。可我还就是喜欢跟在我堂姐后面,她们要不和我玩,我就哭了。那样她们呢就不敢对我怎么着了。嘿嘿。现在想想,小时候多好啊,不高兴就哭,高兴就叫。呵呵。
  那时候我不会游泳,总喜欢看着人家游,不料,被我那玩伴,那一向文静出名的玩伴把我推到了那个小河里。搞了个全身湿还不说,还被其它玩伴取笑,说我是个地上鸭,在我们家乡那里就是不会潜水的鸭子了。上岸后全身发抖,回到家,我那老妈,就开口了,那个声音啊,真是在我们老家那山坳坳里荡漾回转啊。五邻六舍都听的一清二楚了。还是我奶奶好,说是说了我两句,但是比我老妈温柔多了,然后就给我端洗澡水了,用热水给我洗拭了下。那个温暖,那个奶奶给过的温暖,我至今都记着,记在心坎上。深深的。
  那个时代似乎有点先进,不然,我怎么仍然记得,打小学的时候,我就暗恋过一个人,不过是否是因为他惹人喜欢,我也跟着起热闹呢,我也就不知道了,至于怎么暗恋的,我也说不清楚了。不过后来,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不过亦今我还记得,他是个坏人,还欠过我2块钱,还把我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疑似有点夸张了。)
  再后来,喜欢的人也不少,但都是我自己单相思。现在想想吧,那时候还挺愚蠢的,想着的都是童话般的故事,但是那时候我都没有弄懂真正爱情的定义。傻笑,我会,傻爱,我也会,那时候的我,或许就是在上演着傻瓜式的爱情吧。
  到后来,中考了,不过,我都没心思学,临考的那学期,我硬是强迫我妈,扔点钱给学校,让我上了个特补班,接着我就顺理成章的住进了我那语文老师兼我姑姑家。恶补就恶补吧,我可真下决心了。硬是在我姑姑那得了点长进,不过,在班上的一些不良行为,就很容易见形了,那时候那个班主任叫李风云,我可是清楚的记住了,顶了他一句,他就在我姑姑面前打小报告了。真是受不了,他那风云,还刮着挺带劲的。好啦。到完结的时候啦。中考结束,我楞是考了个559分,分数线还没出来之前,我妈妈就开始上油了,就算是按以前的分线560,你也差了一分,这话可把我给整的够呛,我还真是没话说了。结果还是出来了,我上线了,不过是上了可以买上去我们那个第八中学的底线。嘿。还是挺逗。这结果一出,我妈那个带劲啊,那个哭啊,骂我呀,说我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啊,弄的我也哭啊,我手里拿着笔啊,我恨啊,我恨我咋就没考上啊,那个伤心啊,
  不过还是,我还是买上了那个学校,还是我妈妈去竟的标。我妈那一交完钱回来,那又是唠叨啊,电视不准看,不准出去玩,“给我复习”这句话就把我初中毕业的绵长暑假给摧残了,说实话,我还恨过我妈,不过这时候记起的时候却已经淡忘了,看来还是血浓于水啊。
  上高中了,那个带劲啊,那个新鲜地儿,我看着了,我乐着啊,槽糕的是,我就琢磨着,我家怎么就那么多当老师的呢。跟着,是我姑姑,现在接着是我表姐,我就纳闷啊,怎么就到哪就哪有人跟着啊,结果,我连现在工作都是在堂伯的脚下做。那甭说有多少人跟着你。不能用个来形容,要用伙才合适。是一伙人。我心里就想着啊,这下是又栽了。
  好啦,言归正传,高中生活,也就这么马马虎虎的过上了,不料,一年不到,我就发牢骚了,给我妈妈打一电话,说我不想读了,原因是我压根就跟不上班级脚步,成绩,我是排在最后。班上判定我是属于差生类。一下,把我信心扑灭了。打那以后,就没过上啥好生活,钱不够用,上课也没心思,班主任告状,姐姐开始教训。高二的时候直面指责我班主任,(他居然怂恿我好友说不要和我玩,我真是气的无语。)然后和班主任彻底闹翻,更厉害的是,我一请假他就一句话应付我,“先写退学申请吧”。还说的斯斯文文的。可我偏就和他唱反调,我硬是把高二给读完了,还涉外杯的作文比赛,我还给拿了个一等奖。这下那姓罗的就开始敷衍我了。没想到学校这么垃圾,连老师也不例外。也是在高二这一年,我和他好上了。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就在那刚刚好的的时间出现了。结识很老套,是因为我喜欢他朋友。说来还听蹊跷的。只是在大人们眼里却是不被允许的。后来怎么在一起的,我也不说了。总之我们相儒以沫。
  话说回来,在八中的那些日子还都是我怀念的。表姐对我也挺不错的,只因现在出来了,没时间,不然早想着去看看她。听说已经生了小宝宝了,现在估计都有1岁了吧。时间过的真快。
  高三那会,我还是没有耐性了,逃学了。学费也没交,就那么走了,学校不知道,家里也不知道。我就那么消失了,就一个人知道。就是他。他舍不得我,让我留下,为了他留下,可是我没有。因为忍受不了压力。父母施加的,老师施加的。太多太多,只是他不了解,我承受的比他多。
  后来之中出现过很多波折。但结果是我终止了我的学业了。我离开了学校,最终留在了我现在在的这个地方。
  很多人都以为我和他也将会因此而分开,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我们一起走过了3年,现在,我们依然在一起。每天用的都是简讯,来传递我们的感情,他在那边,我在这边。相隔了800多千米的路程。很少见面,但是难得的见面总会让我和他异常的高兴。我觉得我们是相爱了。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我们心里的那份感触是已经定格在这个年代了,深深的记忆,就算以后会记忆零散,但终究也不会忘记,那是份只属于我和他的感动。我会坚信的走下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现在,我应该算是个都市白领,做了个小小业务员。日子还算过的去,但最重要的是干上了我喜欢做的事情。由衷的高兴。这个年代,我是属于强者的。为了生活而努力,为了梦想而加油。
  幼小的年代总是值得怀念,因为那是童真的。相比来,那是简单的生活,宁静的生活,但是没有办法,上帝创造了我们也创造了不一样的生活让我们去领会。
  我的那年代。怀念的年代。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312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