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园的文章

时间:2018-01-12    阅读:6 次   


  篇一:儿时的百草园
  儿时村庄多竹子,尤其是有沟壑池塘的村东头和西头,郁郁葱葱的象绿色的围墙,村人叫做东园西园,我们叫它百草原,其实也有点名不符实,只知道它是我们的乐园。
  春来水秀,微风吹起满塘的涟漪,这会儿我们是按捺不住的,有空就溜出来。竹园里一冬被善于编织的村人砍去好多竹子,春天里小小的笋子不安份的探出了头,带着战战兢兢的喜悦和丝丝缕缕的躁动,我们结伴在园子里漫步,因为地上经年的叶子很厚,脚踩上去软绵绵的,轻悄悄的。看到笋子多了,就映告着大人采些回去,这物儿嫩得很,一掐一汪水儿,妈妈多是切得细细的,用热水抄一下,再用凉水一冰,撒上调料和麻油,拌上醋,甭提多鲜,让人想把舌都吞掉哩。自然,星星点点的野花也开得到处都是,地盖子、面条棵、酸不溜、掐不齐……数不胜数,还有些根本叫不出名子。一种开紫色小花的我们叫它“紫罗兰”,可以用来相互穿插着编织出美丽的花环,每年春天必玩的游戏,仿佛不看一次紫罗兰,不编一次花环就枉过了这个春天!长大后才知道,俗称的掐不齐其实就是四叶草,开出淡雅的蓝花,叶子有种酸酸的味道。狗尾草毛茸茸的,大家用来追逐着挠痒痒,童真欢快的笑声,回荡在百草园的上空。
  夏天总是不知不觉的来临,盼望着,盼望着,热闹的端午节来了。百草园里艾蒿长得到处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断然不必为其发愁,小玩伴们都有了光明堂皇的理由去东园看看,西园瞧瞧,采摘艾蒿,一部分插到门前窗边,另一部份晒干,既可以燃了熏蚊虫,也可以做为药草备用。天时地利,端午节这天用来采摘晒制是最好的了。包棕子也是必有的传统节目,我们早就拾取了逐渐长大的竹笋的包叶,这会儿拿出来放在清水里变柔软之后,就可以用来包江米的棕子,煮熟了在凉水里冰一下,我们总是顾不得烫,两只手轮换着,小嘴巴津津有味地咬上一口,热得直伸舌头!我家的园子属于西园,和别人家的连在一起,但那时在小小的心里连同别人家的都划入我的势力范围。这时候偶然刮大风、落急雨,我们不得不跑回家里,就奢望着能搭一个小棚子,反复了很多遍终是未成功。当然,这会儿是黑云翻墨末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雨来得快却也去得急,一会儿功夫,蓝蓝的天空又呈现在人间。我和妹妹总是雨一停下就往西园跑,那里还有好几棵果子树,大风骤雨总是会带落好多果子,捡了果子啃咬着,雨后的竹林更是清新可人,绿得逼人的眼,晶莹透亮的水珠儿随着一阵风扑扑的落下,掉到我们脸上,脖子里,清凉清凉的。
  男孩子们爱游泳,虽然被大人教训了多次,也还是贼心不改。西园有池塘,传说很多年前村子里有一个外号叫大白鹅的淹死了,爸爸就绘声绘色的讲故事,说大白鹅成了淹死鬼,每年都盼着找替身呢,我是胆小的,因此不敢入水的,即失洗小手也是和小伙们相约着。东园是长长的沟,岸上除了竹林还有树林,高大的皂夹树就长在树林子里,这种树在村子里只有一棵,树身光滑,但这难不到我们这群小猴子,大家伙儿脱掉鞋子,猫着腰,小手递次上移,十几下就爬到树上。摘下肥厚的皂夹果,然后再用砖块儿砸开,里面就露出一粒粒的米来,剥出表面透明的一层,晶莹剔透,在水里清洗一下,就迫不及待的塞到口里,筋道而有嚼头!
  夏天爷爷常用新鲜的竹叶来煮水,煮沸后再小火开上一两分钟,那水儿就呈现出淡淡的绿色,喝到口里有竹子清新的气息。
  要要忙,豆叶黄,秋天大人是最忙的,没有多少时间管我们,而我们的百草园也迎来了空前的热闹,大小的孩子都能在乐园里找到各自的乐趣,要么摘酸酸甜甜野石榴,要么打红玛瑙一样的野枣子,要么捡珠子树上掉下来的泡泡,里面都包裹着二三料坚硬的果,溜圆溜圆的,可以用来穿成饰品。女孩子们喜欢折一枝竹枝,穿五彩斑斓的柿子叶,大自然是多么神奇的一支画笔呀,棉花白了,玉米黄了,柿子红了,竹林还是绿油油的,而这柿子叶却是晕染了万紫千红,每一片都是独一无二的。捡起缤纷的叶子,恍若编织一个缤纷的梦。
  有一次我在竹园里看到一只古怪的鸟儿,很是惊诧,小伙伴们都仰着脑袋观望,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有人轻手轻脚的回家叫来大人,一看才知道是猫头鹰!这里也是鸟儿的天堂,叽叽喳喳的麻雀、灰黑相间的斑鸠、通身雪白的鸽子、给树看病的啄木鸟……倦了累了就坐在竹叶上,看沟对岸的风景,那边是低矮的竹园,再过去就是田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哇,梦里我有一个小网兜儿系在两棵竹子之间,我就在里面睡,上面还有一个小棚子,落雨惊风也不怕了……
  野菊花金灿灿的,一片连着一片,随手采摘一些,回家插到玻璃瓶里,清馨的香味弥漫在家里的角角落落。
  冬天来临,树木叶儿都掉了,唯有竹园还是一片苍翠。落雪的时候,积雪覆盖着大片的竹子,象戴了一顶白花花毛茸茸的棉帽!孩子们这会儿多半都在家里窝着,除非上学,家长是不让出去的。英明的大人们早趁着天晴朗时,早早的砍好竹子,这会儿又忙着一季的编织,过年的物件,孩子们来年的学费都在这竹子里面呢。大人不急,有竹子在,日子就奔头,小孩不燥,这竹子明年春天又会长出嫩笋子!
  一年年过去,竹子不知换了多少荐,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先是出村,接着出乡,再后来是出省了,离家乡越来越远。岁月的河流,依然在悄无声息的流淌,很多陈年往事都沉淀在河底,而无彩缤纷的童年却总是记忆犹新!多少次在梦境里,再次漫步在那给了我快乐和收获的百草园,仿若再次回到了金色的童年!
  
  篇二:自留地,我的百草园
  我想,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孩子,一般是不会知道什么是“自留地”的,因为在中国,随着农村生产责任制的产生,自留地已经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了。
  而在六十年代在农村出生的孩子,几乎家家都有一块自留地。这自留地,对于大人们是生产蔬菜的地方,对于我们孩子就是心中的乐园。小时候读过鲁迅的回忆文章《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自留地就是我当年的百草园。在农村,除了学校和村庄,就是大片的农田,农田里一年四季种的都是单调的水稻,我们早已经看得心烦了,只有那五光十色的自留地才是最美丽的地方,也是孩子们的乐园。
  自留地在我们老家,就是一块菜园,因为我们老家的人们无一例外地将自留地作为菜园来侍弄。人们常常将祖上留下的田地称为“一亩三分地”,自留地可没有那么多。在生产责任以后,有些地少的地方全家也只有一亩三分地,那主要是用来种粮食的,拿来种菜的地可就要少得多了。我们鄱阳湖平原的田地已经算是很宽裕的了,我们村人均可分到两亩田,可是,作为菜园的自留地往往只有三分地,最多的也不过四分。(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我们村的自留地全部连成一片,一垄垄的自留地加起来有十几亩地,这在我们孩子心中可就是一块很大的去处。自留地在春夏两季种些常吃的蔬菜,有白菜萝卜黄瓜、西红柿南瓜等等等等。每年的同一时间,收获了蔬菜以后,家家户户就拿出一半自留地种甘蔗。
  每到春天,大人们在自留地里劳作,准备播种上半年吃的蔬菜,蝴蝶在菜园里飞舞,虽然我们当时还不知道杨万里的诗句“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可是,那翩翩起舞的生灵对我们来说,实在是诱惑力太大了。我们刚刚放学回家的孩子迫不及待地来到菜园,有时候捉蝴蝶,有时候帮助大人架起蔬菜攀爬的菜架子,有时候听爷爷辈的人在菜地里讲故事。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姜太公钓鱼等等好听的故事,我都是在我家的自留地里听来的。
  到了初夏,丝瓜、黄瓜都已经成熟,黄瓜可以生吃,我们在自家地里摘着黄瓜,瞄准着痴心潜伏的蜻蜓,那可是我们孩子们十分开心的事。有些嘴馋的孩子把自家的黄瓜吃完了,就开始打别人家菜地的主意,所以也难免上演捉放曹的好戏————在大人眼里,即使孩子偷吃了自家的黄瓜,哪怕是更为稀罕的西瓜,说一两句也就罢休了,没有谁会把这当一回事的。到了西瓜大片成熟的时候,自留地里的孩子几乎可以组成两个幼儿班了,因为我们觉得看着西瓜成熟的过程也是很美的。在自留地里吃完西瓜,再到村前的互惠河里游一回泳,那就是我们当时最美的人生了。
  到了秋天,甘蔗成熟了,我们常常缠着大人给我们掰甘蔗吃,一根根甘蔗发出的叭叭叭的断裂声,在我们少年听来就是一首最美的音乐。在那一片片甘蔗林里,我们几个要好的伙伴坐在甘蔗林的田埂上,读着诗歌《青纱帐——————甘蔗林》,那是多么的浪漫和温馨啊。不过在秋天,菜地里除了掰甘蔗,做的事实在不多,偶然也会在那片乐园里掘蚯蚓,因为蚯蚓是钓鱼的好饵料。
  冬天的菜园,除了种些白菜,埋些甘蔗,有一小半自留地白白空在那里,不过,那正是我们在雪天捕鸟的好地方。
  啊,自留地,我心中的百草园。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3436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